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狭路相逢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019 2019.07.12 22:47

  界桥镇,神州楼

  陈维一出手,便被胡不归的阴阳剑法所缠住,只能苦苦的支撑着。

  望着楼下的情形,神州楼上的龙吟和凤舞望着陈维,不停的摇头叹息,如若他连胡不归这一关都过不了,还谈什么皇图霸业。

  不远处的唐飘用力爬起来,看了一眼陈维和胡不归,慢慢地向神州楼走去。

  胡不归看到唐飘离去,立马望向陈维,狞笑道:“小子,本座没时间陪你玩了。“

  胡不归暗运内力,双剑同时一抖,陈维喷出一口血,瞬间被震飞,落下地来接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

  看到阴阳功法没有将其震死,胡不归望了陈维一眼,诧异地说道:“想不到你内力竟然有些根基。“

  陈维一愣,感受到金剑上传来的巨大压力,心想事到如今,只能放手一搏了。

  胡不归看到唐飘已经进入神州楼,连忙使出看家本领,阴阳心法配合阴阳剑法,顿时是虎虎生威,手中双剑瞬间刺向陈维,胡不归狞笑道:“小子,给本座死!”

  看到胡不归使出看家本领,神州楼上的凤舞双眉紧皱,担忧的说道:“这胡不归在江湖上人称阴阳神剑,武功修为已入江湖一流高手行列,陈维恐怕难以脱身,我们是否应该助他一下?”

  龙呤望着楼下的战况,若有所思道:“我们先观察一下再说,如若陈维真是抵挡不住,你立马放出九天神箭助他脱身。”

  神州楼下,陈维看到胡不归已经下了杀心,急忙使出各派剑法,他三岁学剑,七岁时已熟知各派剑法精妙之处。如今面对胡不归这种江湖上的一流高手,陈维已经毫无保留,随手就是一招少林剑法。

  胡不归本以为手中双剑瞬间就能刺穿陈维的心脏,却没想到他突然变招,不退反进。眼看双剑就要刺穿对方心脏的时候,对方手中的剑也必定会刺中自己的喉咙。胡不归不敢冒这个险,急忙撤回双剑抵挡。

  陈维看到此招有效,顿时连绵不绝的使出少林剑法,将胡不归逼的手忙脚乱。

  胡不归毕竟是老江湖,慌忙挡了几招后,立马就摸清了少林剑法的奥妙之处,顿时使出阴阳剑法,要缠住陈维手中的金剑。

  陈维看到少林剑法已老,对方的双剑又将缠来,立马又变化成武当剑法,连绵不绝地攻向胡不归。

  胡不归这次已有防备,看到陈维突然变换剑法,已然撤剑回挡,只过了几招,便已知武当剑法的精妙之处,又使出阴阳剑法的缠功,想要将陈维手中的金剑缠住。

  陈维看到武当剑法已老,便又变化成其它门派剑法,华山剑法,昆仑剑法,七星剑法。。。

  胡不归虽然闯荡江湖多年,见多识广,但是他却想不到,原来一个人可以掌握多个门派的精妙剑法。

  陈维看到此法有效,顿时心中一喜,如此一来,胡不归也奈何不了我,想到此,便不停得变化着各个门派的剑法。

  神州楼上,龙吟笑着说道:“你先回房间,不要让颜如霜逃脱了。”

  凤舞看了陈维一眼,说道:“颜如霜逃了就逃了,陈维可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龙吟看了凤舞一眼,说道:“你为何对陈维如此关心?”

  凤舞冷冷的看了龙吟一眼,说道:“你是在问本座为何如此关心陈维?”

  龙吟望着凤舞,笑道:“本座正是这个意思!”

  凤舞冷笑道:“你应该心知肚明!”

  龙吟皱眉道:“此话怎讲?”

  凤舞深深的看了龙吟一眼,转身向客房走去。

  龙呤疑惑地望着凤舞离去的身影,接着转过头望着楼下和胡不归斗在一起的陈维,不明所以。

  楼梯口,唐飘听到龙吟跟凤舞的谈话,眼中顿时冷光闪动,心想外面的少年果然是陈维,她立马回到房间,从包裹里迅速拿出了漫天飞雪针和暴雨梨花针。

  唐飘看着手中的漫天飞雪针和暴雨梨花针,面露冷笑,自言自语地说道:“胡不归,陈维,你们统统都要死在本座的手上!”

  神州楼下,陈维与胡不归大战了上百个回合,已经惭惭的体力不支,心想要尽快脱身,便找准机会与胡不归硬拼掌力。

  胡不归心中也苦,他也实在想不到,这个少年竟然精通百家剑法,原以为他使来使去,也不过就是江湖名门正派的这么几种剑法,却不曾想打到后面,竟然出现了一些刁钻古怪的剑法,据胡不归所知,这些古怪的剑法应该不是中原剑法,有几种是西域剑法,有几种是大理剑法,还有几种是关外剑法,关外之人擅长用刀,这些关外剑法应该是从刀法中演变而来的。

  胡不归想着想着,突然一个愰神,被陈维抓住机会,手中金剑刺了一下,立马一阵掌风击向胡不归。

  胡不归正愁找不到破陈维剑法的方法,突然看到陈维运掌过来,顿时心中大喜,连忙运起阴阳神掌打向陈维。胡不归有很大的自信,虽然在剑法精妙上,自己可能比不上对方,但是若论掌法,我认了第二,这个江湖上恐怕无人敢认第一。

  看到胡不归运掌反击,陈维顿时心中大喜,这个老家伙终于上当了,连忙卖了一个破绽,让胡不归拍中他的肩膀。

  胡不归看到陈维露出破绽,连忙运掌瞬间打向他的肩膀。

  嘭~~的一声,陈维感觉到身体一震,连忙顺势向神州楼上跃去。

  看到陈维想逃,胡不归冷笑一声,连忙纵身跃起,立马追上了陈维,接着阴阳剑法配合阴阳神掌,将陈维缠在半空中。

  突然,陈维和胡不归看到神州楼上白芒一闪,接着听到两声巨响,从神州楼上响起无数道破风声,无数道白芒瞬间出现在陈维和胡不归面前。

  “漫天飞雪和暴雨梨花?”胡不归惊叫道,急忙止住身形,立刻将手中双剑舞得密不透风。

  陈维深知漫天飞雪针和暴雨梨花针的威力,急忙纵身跃起,将手中的金剑也舞得是密不透风。

  叮叮叮~~之声瞬间不绝于耳,片刻后传来一声惨叫,只见胡不归躺在地上,浑身血流如柱,已经奄奄一息,手中的双剑也已经全部折断,碎成数段掉在其身旁。

  陈维跃下身来,看着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胡不归,还有在他身旁碎成数段的又剑,不由得摇头,然后看向自己手中的金剑。虽然经过漫天飞雪针和暴雨梨花针的猛烈冲击,但是此剑剑身上竟然看不到一丝裂痕。

  胡不归躺在地上,对着陈维抻起手来,虚弱的说道:“救我!救我!。。”

  陈维望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去,此人身中唐门二大奇毒暗器,毒已经侵入他的五脏六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救他。

  看着陈维离去,胡不归接连喷出两口黑血,便再也不动,已经气绝身灭了,他双眼怒睁,面色狰狞,似是极不甘心。

  神州楼上,龙吟望着陈维离去的身影,不由得大笑道:“如此甚好!经过此战,他的武功修为必定更上一层楼,武功修为高,心性必然也高,心性高,野心必定也高,看来他终非池中之物!”

  唐飘冷冷地望着陈维离去的身影,心中不由得冷笑,你竟然懂得唐门暗器的躲避之法,你果然就是陈维,今日不能取你的狗命,来日必定令你血溅当场,如此方能解本座的心头之恨!

  神州楼客房内,颜如霜冷冷地盯着凤舞和龙吟,怒声道:“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凤舞幽幽地说道:“本座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好消息,还是先听坏消息?”

  看到凤舞如此,龙吟心中不禁疑惑万分,这人今日是怎么了?

  颜如霜冷冷地说道:“你们想如何折磨我?尽管来吧!”

  龙吟望着凤舞,说道:“凤舞,你就将情况跟她说明好了。”

  凤舞便看向龙吟,邪魅一笑道:“龙吟,本座与颜姑娘两个女人在这里说话,你一个大男人,待在此处做甚?”

  听到凤舞如此说,龙吟略显尴尬,转身往外走去,说道:“凤舞,你不想本座待在此处,本座离开便是,你好自为之!”

  看到龙吟离开房间后,凤舞走上前关上房门,然后走向颜如霜,摸着她的脸说道:“本座就先将好消息告诉你好了,好消息就是你的郡马已经赶到神州楼救你。”

  听到凤舞如此说,颜如霜脸上顿时一喜。

  看到颜如霜脸上的喜色,凤舞又接着说道:“可是坏消息就是你的郡马已经离开神州楼走了。”

  颜如霜心中顿时一愣,眼泪顺着面庞滑下,不解地说道:“不可能,如若郡马知道我在神州楼,他不会就这样一个人走了。”

  凤舞用手擦去颜如霜面上的泪花,颜如霜连忙移开脸,不让凤舞触碰。

  凤舞收回手,说道:“他的确不知道你在此处,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无用,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救你!”

  颜如霜摇头说道:“不是这样,郡马武功修为很高,他一定可以杀了你们!”

  凤舞冷笑道:“是吗?难道你忘了你的郡马在元宵佳节被龙吟一招震伤,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颜如霜怒声说道:“那次根本就不算,那次明明是那个家伙偷袭郡马!”

  凤舞突然点向颜如霜的睡穴,颜如霜被她点点睡穴,顿时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凤舞望着在床上昏睡的颜如霜,抻出食指放在嘴边,轻声说道:“夜深了,早点睡吧!”

  离神州楼不远处的嵩草中,陈维远远的望着神州楼,发现在自己离开后不久,店小二就跑出了神州楼,不知是去做什么。店小二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人从神州楼里出来,神州楼大门口的尸首也无人去查看,就连射出暗器的唐飘也没有现身。

  陈维双眉紧皱,心想胡不归毕竟是魔教的大长老,如今他突然死在这里,众人惧怕魔教找麻烦,自然无人敢去处理他的尸首。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有一阵脚步声响起。陈维定眼一看,原来是店小二带着界桥镇的巡捕赶来了。

  巡捕到了神州楼大门口,观察着躺在地上的尸首,不一会就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观其衣饰,此人不像是中原的人,极像是西域那边的人。西域帝国在大陈帝国的西北方向,帝国内有两大势力盘锯,其中一个势力号称毒宗,毒宗的人都很神秘,极少在江湖中走动,中原武林似无毒宗的人踪迹。另一个势力号称阴阳神教,中原武林称其为魔教,魔教的人到是经常出入中原,看来此人极有可能是魔教中人。

  界桥镇离益州府不远,巡捕查看完现场,立马派一人赶往益州府,前去禀报捕神。

  益州府,知府衙门

  深夜,界桥巡捕来报,在界桥神州楼大门口发生命案,请捕神前往破案。

  捕神听完禀报,寒星般的双眼望着来人,说道:“你们已经查验过死者了?”

  界桥巡捕说道:“回捕神,属下等人已经查验完毕。”

  捕神冷冷地说道:“此人是因何而死?”

  界桥巡捕回道:“据属下等人查验,此人应该是死于唐门的暗器,至于是何种暗器,属下等人不知,还望捕神前往查明。”

  捕神冷笑道:“唐门暗器!看来此事又是唐门中人所为了。”

  界桥,神州楼

  唐飘疗伤完毕,急忙收拾好行李,往窗口轻轻的跃下去,然后迅速来到马厩,解开马后立马纵身跃上马,一路向唐门疾驰而去。

  嵩草中,陈维听到马蹄声,连忙抬头望去,只见唐飘骑着马瞬间离去。

  望着唐飘急疾而去的身影,陈维疑惑地说道:“看来唐飘之前不是为我而来,如今也并非为我而去。”

  神州楼上

  龙吟站在窗前,望着疾驰而去的唐飘,眼中冷芒闪动。

  嵩草中,陈维看到神州楼上有一道伟岸的身影,顿时定眼一看,待看清此人时,心中顿时一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12 22: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