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超凡入圣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126 2019.07.13 23:03

  界桥镇,神州楼

  翌日一大早,龙吟背着一个极大的包裹走出神州楼,他似无意向不远处的嵩草中看了一眼,接着纵身骑上店小二牵过来的马,然后马鞭一挥,向益州府疾驰而去。

  嵩草中,陈维紧紧的盯着龙吟离去的身影,心想那个背在他身后,极大的包裹为何物,难道是颜如霜在里面?想到此,陈维直摇头,心想不对,以他的武功修为,完全没必要如此。

  陈维在嵩草中等了半柱香的时间,不见其他人走出神州楼,心中不禁一愣,难道是我猜错了?颜如霜当真就在那个极大的包裹里面?想到此,陈维连忙从嵩草中跃出,向神州楼快速跃去,几个起落间就来到了神州楼大门口。

  就在此时,一群巡捕从神州楼里冲了出来,将陈维团团围住。

  为首的巡捕喊道:“大胆狂徒,还不束手就擒!”

  望着突然出现的巡捕,陈维顿时一愣,说道:“各位官家,不知我所犯何罪?”

  为首的巡捕喝道:“大胆狂徒!你昨夜在此行凶杀人,既然敢做就要敢当,难道你还不想承认吗?“

  陈维连忙说道:“各位官家,昨夜我并未杀人,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矣。“

  为首的巡捕喝道:“简直一派胡言,竟敢在官爷的面前狡辩。“

  陈维转身向神州楼大门走去,冷冷地说道:“我说的句句属实,各位官家爱信不信。“

  看到陈维要走,为首的巡捕立马拔出钢刀,跑向前拦住陈维,喝道:“大胆狂徒,杀了人还要跑?“其他的巡捕也一起围了上来。

  陈维望着为首的巡捕,接着左右看了看,四周都是明晃晃的钢刀,心想官字两个口,今日之事恐怕说不清楚,我若有走,这些巡捕根本就拦不住我。

  为首的巡捕喝道:“大胆狂徒,还不快束手就擒!“

  陈维望着为首的巡捕,邪魅一笑,突然纵身跃起,踩在他的头上,借力跃上了神州楼。

  看到陈维跃上神州楼,巡捕们怒喝一声,急忙跑向神州楼大门。

  神州楼上,掌柜看到陈维跃上楼来,顿时吓得尖叫,连忙朝楼下跑去。

  陈维走到楼梯口,冷冷的望着掌柜跑下楼的身影,立马挥剑将楼梯斩断,然后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查找。找到第三间客房时,一个女子背着个极大的包裹,从窗户处纵身跃下。

  陈维急忙跑到窗口,看到女子背着包裹直接落在马上,接着立马解开绳子,向益州府疾驰而去。

  此时,巡捕找来木梯,搭在楼梯断裂处,拼命的往上爬。

  望着女子离去的身影,陈维若有所思,心想此人是何人?为何也背着一个极大的包裹?

  巡捕爬上楼,看到有三间客房的门敞开着,急忙跑过去查看,在第三间客户看到陈维站在窗前,连忙冲进房间,大喝道:“大胆狂徒,哪里走!“

  听到巡捕的喝声,陈维回过神,纵身从窗户口跃下,骑上一匹快马,向益州府疾驰而去。

  益州府,官道

  一匹快马疾驰在官道上,官道上顿时扬起一阵一阵的尘土。

  陈维双眉紧锁,不停地快马加鞭,望着不远处飘起的尘土,心中疑惑万分。心想黄袍男子武功修为极高,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为何要掳走颜如霜?他到底有何目的?还有刚刚那位紫衣女子,虽然她看起来似跟黄袍男子毫无关联,但是她却与黄袍男子背着同样的包裹,而且和黄袍男子离去的方向一样,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此时,一匹快马从益州府方向疾驰而来,与陈维擦肩而过。马上身穿巡捕服的男子与陈维对视一眼,突然止住快马,转过身望着陈维离去的身影,面露诧异神色,接着双眉紧锁,心想此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这个方向通往益州府,他是梁王的郡马,去益州府做甚?

  快马上的陈维面露苦笑,不停的快马加鞭,他刚刚也看到了捕神,心想捕神此刻应该是赶往神州楼,他是为了神州楼的命案而来。如若让他误会胡不归是我所杀,恐怕又有得烦了,看来要远离此人,想到此,陈维不由得又加了一马鞭。

  界桥镇,神州楼

  远远的望着神州楼大门口的巡捕,捕神不由得一愣,难道他们让人跑了?连忙加了一马鞭。

  巡捕看到捕神前来,急忙迎了上来。

  捕神跃下马,冷冷地望着为首的巡捕,说道:“李捕头,你们让凶犯给跑了?“

  李捕头等人低着头,不敢去看捕神的眼睛,李捕头看了一眼众人,然后双手抱拳说道:“捕神,是属下无能,让凶犯给跑了。“

  捕神若有所思地说道:“此人是否武功极高,还是一位少年!”

  李捕头惊讶的说道:“捕神来的路上见过此人?”

  捕神冷笑道:“果然是他!”

  李捕头双手抱拳,说道:“捕神,凶犯跑了,如若知府大人怪罪下来,恐怕难以交待。“

  捕神冷冷的说道:“神州楼本非官府所有,知府大人要怪罪,也怪罪不到你我头上,你们不用担心。“

  听到捕神如此说,李捕头等人顿时眉笑颜开,李捕头笑着说道:“属下多谢捕神!“

  捕神纵身跃上马,冷冷地说道:“本座先回益州府,你们将尸首找个地方埋了。“

  众人连忙双手抱拳,说道:“恭送捕神!“

  捕神掉转马头,往益州府方向疾驰而去,冷笑道:“杀人者偿命!“

  益州府,唐门

  唐家堡会客厅里,首位上的唐振冷冷地望着大厅里的叶逸,说道:“阁下擅闯唐家堡,不知所谓何事?“

  叶逸邪魅一笑,说道:“唐振,十五年前折剑古道之事,想必你一定还记得!“

  唐振冷笑道:“噢~原来阁下是为了此事而来。“

  叶逸说道:“唐门主,本座与唐门颇有渊缘,今日之所以前来,是希望阁下能将少主之事说清楚。“

  唐振说道:“叶岛主,阁下多次相助唐门和舍妹,本座心中感激不尽,只是少主一事,本座今日恐怕难以说清楚。“

  叶逸疑惑地说道:“唐门主,难道少主之事另有乾坤?“

  唐振忆起往事,顿时颇为伤感,缓缓地说道:“当年本座误信人言,在折剑古道伏击阁下与少主,实在是罪不可恕,后来少主在本座手上被人掳走,本座更是万死难辞其咎,日后每当想起此事,本座心中更是悲痛莫名。“

  叶逸从袖口拿出一块发黄的布条,双眉紧皱,说道:“当年本座在山顶上发现了这根包裹少主的布条,望着山崖下的万丈深渊,本座万念俱灭,深感愧对先主托孤重任,便纵身跃下,万幸半山腰有一株万年古松将本座托住,要不然本座如今已是一堆白骨了。“

  听到叶逸如此说,唐振顿时惊讶地说道:“叶岛主知道半山腰的万年古松?“

  叶逸望着唐振,邪魅一笑道:“唐门主,当年本座在古松上,捡到了两本武功秘籍,一本是唐门剑法,别一本是唐门心法。“

  唐振说道:“不错,当年本座被少林玄仁方丈偷袭,掉下了山崖。“

  叶逸冷笑道:“唐门主,你知道本座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唐振叹了一口气,说道:“叶岛主,当年折剑古道旁的村庄里,有两位隐世高人在那隐居,就是此二人带走了少主。“

  叶逸若有所思道:“莫非就是南龙北凤?只是不知道此二人是南方龙氏一族的人,还是北方凤氏一族的人。“

  唐振惊讶地说道:“叶岛主也知道南龙北凤之事?“

  叶逸冷笑道:“本座与北方凤氏一族的人交过手,此人武功修为极高,想必唐门主一定见过此人。”

  唐振叹了一口气,说道:“叶岛主,本座潜伏在江湖中查探少主之事,无意中发现了南龙北凤的人,还和他们交过手,结果本座不敌,落败而逃。”

  叶逸望了唐振一眼,心想果然如此,便说道:“唐门主,南龙北凤的人武功修为极高,本座要立刻赶回飞仙岛,取出飞仙剑和飞仙剑谱。”

  唐振抱拳说道:“叶岛主,少主毕竟是在本座手上被人掳走,如若日后有用的上本座和唐门的地方,叶岛主尽管前来找本座。”

  叶逸抱拳说道:“如若本座不敌南龙北凤,定会前来打搅唐门主。”说完便转身离去。

  益州府,城内东大街

  陈维一路疾驰,马不停蹄的赶到益州府,在城内搜寻了一番,却并没有找到颜如霜留下的暗号。便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唐门。

  望着唐家堡三个大字,陈维若有所思,难道黄袍男子潜伏在唐家堡里面?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看来是自己太挂念唐朵了,所以才走到唐门来了。

  此时,唐飘朝唐家堡走来,远远的看到站在唐家堡大门口的陈维,心中疑惑万分,真然是他?此人到唐家堡来做什么?唐飘面露冷笑,心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此刻,陈维心中还在挂念唐朵的伤势,完全没有发现有人正在悄悄的靠近。

  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陈维,唐飘双眼紧紧地盯着他,望着丰神俊朗的陈维,心想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此时,她手心开始冒汗,额头也似有汗珠。

  陈维似已下定决心,便往唐家堡大门口走去,心想既然到了唐门,就进去看望一下唐朵,还可以借助唐门的力量寻找颜如霜。

  突然,身后一道破风声响起,陈维心中一惊,剑气?急忙纵身跃起,险险的避过。剑气击打在唐家堡大门上,顿时发出啵的一声巨响。

  唐飘看见一击不中,急忙纵身跃起,手中之剑不停的挥向陈维。

  陈维转身看到是唐飘,顿时大吃一惊,急忙拔剑抵挡,边打边说道:“唐门主,为何杀我!”

  唐飘不答,手中之剑挥舞的更快,顿时使出了看家本领,唐家剑法一招接连一招,连绵不绝的挥向陈维。

  看到唐飘不答,陈维只能不停的闪避,寻找机会脱身。

  此时,唐家堡大门从里面打开,接着步出两人。

  唐振望着被唐飘追的上蹿下跳的陈维,疑惑地说道:“此少年是何人?”

  叶逸望着陈维,邪魅一笑道:“此少年极有可能是少主!”

  唐振惊讶地说道:“叶岛主,难道阁下已经找到少主?”

  叶逸笑道:“唐门主,此事还待本座确认。”

  唐振笑道:“叶岛主,本座为何觉得此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叶逸不语,只是笑着看向陈维。

  看到叶逸不语,唐振也笑着看向陈维,然后又看向唐飘,目光似有赞赏神色。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唐家堡大门口已经围满了江湖中人。

  唐家堡如今在江湖上的名声极盛,无论暗器、毒药、机关阵法、剑法功法等,无一不让江湖中人向往。今日竟然有人敢在唐家堡大门口闹事,此事恐怕和唐家堡有极大关联,江湖中人一想到此,就觉得异常兴奋,想一睹唐门绝技的风采。

  激战中,陈维和唐飘都已发现周围布满了江湖中人,唐飘看到周围人越来越多,只想速战速决,将陈维就地击杀,而陈维只想脱身。

  挪腾起落间,唐飘突然发现了站在唐家堡大门口的叶逸两人,她看到叶逸顿时剑法一顿,待看到叶逸身旁的男子时,剑法顿时大乱。

  看到唐飘剑法已乱,陈维心中疑惑万分,心想以她的武功修为,这才上百招,应该不至于如此呀,陈维找准空隙,手中的金剑一挥,瞬间将唐飘的剑震飞出去。

  手中之剑脱飞出去,唐飘双眼紧紧地盯着唐振,呆在了当场。

  看到唐飘的剑朝着自己这个方向飞来,围观的江湖中人顿时大吃一惊,急忙向两边躲闪。

  陈维恐怕伤及无辜,急忙纵身向剑飞的方向跃去。

  此时,唐飘的剑已经飞到叶逸和唐振面前,瞬间就要刺中两人。

  叶逸和唐振相视一笑,突然一起盯着面前的飞剑,飞剑剑身顿时抖动了两下,立马掉在了地上。

  陈维看了一眼地上的飞剑,接着望向叶逸和唐振,心中震惊莫名,心想此二人的武功修为简直已经超凡入圣了,一人是叶逸,另一人又是何人?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13 23: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