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唐门考核

飞天舞剑 死神舞 3900 2019.06.20 07:47

  唐门校场高台上,已经错落有序的坐满了人,三年一度的考核大会,唐门极为看重,门主和长老都到齐了,连受了伤的大长老也来了。

  校场上密密麻麻站满了准备考核的外门弟子,校场外零零散散的站着一些内门弟子。

  唐飘站在高台上洪声说道:“虽然本门历届弟子考核都是由大长老主持,但是如今大长老受了伤,因此这届弟子考核就由二长老来主持。”

  二长老洪声说道:“唐门外门弟子考核现在开始。”

  第一场是考核配毒能力,每名考核的弟子面前都堆放着各种材料,在一柱香之内,配制出一种可以通过验毒石标准的毒药。

  随着考核的开始,外门弟子正在热火朝天的配制毒药,校场上不时的飘浮起各种暗香,但是所有外门弟子都知道,真正顶尖的毒药是无色无味的。

  一柱香的时间转瞬即逝,二长老洪声说道:“时间到,停!”

  看到有几名弟子不遵守规距,还在配制,二长老随手一挥,将他们毒晕。然后对着校场外的内门弟子一挥手,立刻将这些人抬了出去。

  高台上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不愧是唐门长老,用毒真是超一流。”

  “是啊!就算是我们,恐怕也同样无法幸免。”

  “哼!只不过是一些下三滥的招式而矣。”

  “小声一点,你不要命了?这里可是唐门。”

  “嘿嘿,怕什么,反正早晚要动手。”

  唐飘听到这些声音,顿时皱眉向说话声音方向看去。认出其中一人是七星派的掌门何大海,但是坐在他旁边的几个老者却连一个都不认识。

  何大海看见唐飘看向自己,连忙笑着拱手点头,心想你这个女人,早晚是老子的人。

  唐飘冷冷的看着他,眼中满是厌恶,这个家伙强抢民女,色胆包天,是江湖中的败类,我早晚要他的命,为民除害。

  外门弟子井然有序的走向验毒石,小心翼翼的将自己配制好的毒药放在上面,验毒石上面的数字不停的转动着。零分为最低,十分为最高,五分以下为不合格,直接淘汰出局,五分以上可以进入下一场。

  验毒石上面突然出现九,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哇!竟然是九分。”

  “是啊!真不愧是谢英。”

  “这应该就是这届的最高分了吧!”

  听着这些称赞声,三长老在高台上笑得合不拢嘴。

  五长老笑着说道:“恭喜三长老,第一名非谢英莫属。”

  三长老摆手笑道:“那到是,外门弟子里面,这已经是配毒的极限了。”

  验毒石上面一束光照射在谢英的胸牌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九。

  谢英得意洋洋的站在一旁。等待着第一名的荣誉。

  突然,验毒石上面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十,谢英惊讶的张开了嘴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高台上,三长老的笑容也是僵在了脸上,看着校场上那个少年风轻云淡的面容,心中一股怒火正在燃烧,心里狠狠骂道:“陈维,你竟敢坏我的事,以后有你好受。”

  整个校场上突然异常安静,所有人眼中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二长老盯着验毒石上鲜红的十,震惊的看着面前陌生弟子的胸牌,过了一会才洪声说道:“第一名已经产生,他就是陈维。”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陈维身上,有愤怒的,有惊讶的,有疑惑的。

  唐朵从看台上站起来喊道:“维维哥哥,恭喜你得了第一名!”

  三长老在旁边提醒说道:“少门主,这只是第一场,他也只是拿了第一场的第一名!”

  唐朵笑着说道:“我相信接下来的几场,维维哥哥也会是第一名!”

  三长老嗤笑说道:“那可不一定!”

  唐朵笑着说道:“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三长老冷笑道:“好,老夫就不信了,这个小子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唐飘笑着问道:“朵朵,这少年是何人?”

  唐朵笑着说道:“姐姐,维维哥哥是唐门外门弟子。”

  唐飘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他是外门弟子,我是在问他是哪里人!”

  唐芸在旁边笑着问道:“朵朵,你是何时认识这位维维哥哥的?”

  唐朵红着脸说道:“三天前。”

  唐飘惊讶的说道:“才认识三天就叫他维维哥哥,这可是非常影响你少门主的身份!”

  唐芸也在旁边说道:“更何况他只是唐门的外门弟子!”

  唐朵说道:“我才不管什么唐门少门主身份,我就是喜欢叫他维维哥哥!”

  唐飘怒声说道:“胡闹!”

  唐芸劝道:“朵朵,我们可是为你好啊!”

  唐朵生气的说道:“维维哥哥都拿了第一名,他这么优秀的人,为何我不能叫他哥哥?”

  三长老在旁边冷笑道:“明天第二场的考核他就不是第一了。”

  唐朵怒气冲冲说道:“我们说话,轮得到你个外人在旁边说三道四吗?”

  唐飘喝道:“放肆,三长老是外人吗?”

  唐朵说道:“他姓谢不姓唐,怎么就不是外人?”

  唐飘怒道:“混账!”抬起手来就要打她。

  唐芸急忙拉住,说道:“朵朵还小,你不要打她。”

  唐飘怒声道:“她已经不小了。”

  唐门其余长老在旁边求情说道:“少门主还小,请门主饶恕她这一回吧!”

  三长老也淡淡的说道:“就请门主饶恕她吧!”

  看到三长老亲自求情,唐飘叹气说道:“三长老,真是委屈你了,你先回去休息!”然后又对其余长老说道:“今天辛苦各位了,都回去休息吧!”

  唐门地处天子山,有一个主峰和四个副峰,四个副峰分别为唐门四大长老管辖所在地,主峰则为唐门门主和其余长老所在地。主峰名为唐峰,四个副峰分别为罗峰,黄峰,谢峰,陈峰,分别处于唐峰的四面,正好将唐峰护于正中间。

  唐门的主峰和副峰,都是以姓命名。主峰为唐门门主直接管理,其余四峰则为唐门四大家族管理,分别是罗族,黄族,谢族,陈族。

  四族里面,除了陈族,其余三族都对唐族虎视眈眈,大有取而代之意,其中又有谢族为最,无时无刻都在想方设法取代唐族,好在有陈族从中周旋,他们三族之间又争名夺利,相互牵制,唐族才能暂时保存下来,要不然唐门早就易主了。

  唐峰之巅,大厅里面唐飘怒声说道:“跪下!”

  唐朵却无所谓的站着,不为所动。

  唐飘怒喊道:“来人!”

  门下弟子连忙跑进大厅,拱手问道:“门主,有何吩咐?”

  唐飘怒声说道:“执行家法!”

  门下弟子不敢动手,站在旁边不知如何是好。

  唐飘怒道:“怎么?你们也要违抗我的命令吗?”

  门下弟子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弟子不敢。”

  唐飘从墙上取下铁鞭,眼看就要抽到唐朵身上,唐芸急忙抱着唐朵,咬牙抗下一鞭。

  “啪~”铁鞭落在唐芸身上,立刻就在她身上划出了一条血痕,唐芸咬紧牙关。

  唐朵哭着说道:“二姐,你不用替我受罚。”

  唐芸流着泪说道:“朵朵,不哭。”

  唐飘流着泪喊道:“唐芸,连你也要违抗我的命令吗?”

  唐芸笑着说道:“大姐,朵朵没有教好,我也有责任。”

  唐飘丢下铁鞭,哽咽说道:“唐朵犯的错,跟你是没有关系的啊!”

  唐芸笑着说道:“有关系,只因为她叫我姐姐呀!”

  唐飘紧紧抱着唐芸和唐朵,哭着说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能保护好你们。”

  唐芸哭着说道:“大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唐朵哭着问道:“大姐,二姐,你们在说什么呢?我不明白啊!”

  谢峰之巅,大厅里一片喜气洋洋。谢族因为有三长老谢四虎,才能稳坐四族之首。但是很明显,谢四虎的目的并不满足于此,而是唐门的门主之位,现在的唐门门主竟然是三个女流之辈,谢四虎打心底就有取而代之的意思。更何况今天第一场的考核,唐族的人连前十都没有挤进,真是天助我也。

  虽然今天考核出了点意外,还好一切还在我的掌控之中。

  谢英自顾自的喝着酒,心里恨恨的想着今天抢走他第一名的那个小子。

  “混蛋!”谢英骂完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谢四虎笑着说道:“谢英,过来陪我喝一杯。”

  谢英连忙端着杯子上前敬酒,愁眉苦脸的说道:“爷爷,我敬你一杯。”

  谢四虎笑着问道:“傻孩子,还在为第一场考核的事难过?”

  谢英点头说道:“对不起,我丢了谢族的颜面。”

  谢四虎说道:“没事,你后面几场都拿第一就是为谢族争光了。”

  谢英点头说道:“我会努力的。”

  谢四虎问道:“今天拿了第一名的那个小子姓陈?”

  谢英点头说道:“是姓陈,名叫陈谁。”

  谢四虎疑惑的说道:“陈维?陈族何时出了这么一个人物?”

  谢英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他,以前都没听说过这个人。”

  谢四虎问道:“你对明天的考核有多少把握?”

  谢英说道:“我一定会赢他。”

  校场旁边的石屋内,陈维专心的研究着暗器,仔细一看,竟然都是唐门的顶级暗器。

  陈维拿着刚刚制造出来的暴雨梨花针,来到躺在床上的老者面前,轻声说道:老师,我终于成功了。”

  听到喊声,老者慢慢的睁开眼,小心翼翼的将暴雨梨花针拿在手上,仔细观察后,笑着说道:“很好,很好。”

  得到老者的肯定,陈维心中高兴,要知道从小到大,老师很少像现在这样肯定自己。

  陈维兴奋的说道:“老师,接下来我要做什么暗器?”

  老者说道:“今晚你早点睡,养足精神才能赢得明天的考核。”

  陈维笑着说道:“谢谢老师。”

  老者挥手示意陈维离开,然后又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陈维躬身行了个礼,然后帮老者盖上被子,准备回去睡觉,出门时看见挂在门后的短剑,好奇的拿下来观看。发现竟然是一把断剑,剑身上还刻了一个唐字。

  突然,剑离开陈维的手,自动稳稳的挂在门后面。

  陈维吓了一跳,自言自语道:“这把剑为何会这样?”

  床上的老者闭着眼睛说道:“陈维,别傻站着,快回去休息吧!”

  陈维回道:“老师,那我回去了。”

  老者不再作声,陈维走出门去,然后轻轻带上了房门。

  待陈维走后,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紧紧盯着屋顶。

  不一会,就有个黑衣人掀开屋顶上的瓦片,飘然而下。

  月光从被掀开之处落下,洒在屋内的床上,照射在床上躺着的老头身上。黑衣人刚进屋,还没有适应屋内的亮度,只是借助洒落的月光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发现好像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老头。

  床上的人虽然没有坐起身来,但是一直在打量突然闯入的黑衣人。黑衣人个子不高,身上穿着一身紧身夜行衣,凸显着玲珑有致的身材,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只露出两点寒星般的眼睛。

  目光交错间,彼此都产生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黑衣人发现自己心中不由自主的颤抖,大吃一惊,急忙平复自己的心情。

  床上之人已经知道黑衣人是谁,身体轻微的抖了抖后又恢复了平静。

  黑衣人平复心情后,疑惑的问道:“你是陈伯?”

  陈伯说道:“不知门主大驾光临,老奴有病在身不能下床,还望门主恕罪。”

  唐飘掀开面巾,冷冷的说道:“想不到我唐门藏龙卧虎,竟然连一个普通的校场守护人,也能一眼看穿我的身份。”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6-20 07: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