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真正面容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760 2019.06.25 23:19

  神州楼

  神州楼是一家客栈,其座落在蜀地最繁华的地方,天天都是人来人往,路过的商旅小贩都是在此喝酒休整,此刻正值傍晚,是客栈人最多的时候。

  这时,一个乞丐走进神州楼,看到陈维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喝酒,他的桌子上摆了不少的酒菜,顿时流着口水往他那边走去。

  店小二正端着一壶酒走向陈维,结果和走向陈维的乞丐撞在了一起,手上的酒壶顿时倒向了陈维。

  陈维眉头一皱,抻手将酒壶接住放在桌上,然后继续喝着他的酒。

  店小二吓了一大跳,看到酒壶没要打翻,甚至连一滴酒都没有撒出来,顿时感激的看了陈维一眼,要不然他今日刚来神州楼做小二,就闯下大祸了,他听说之前的那个小二,就是因为经常闯祸,才被掌柜辞退了。

  乞丐抻出破碗,说道:“这位客官行行好,打发我一点酒吧!”

  陈维似没有听到,继续自顾自的喝着酒。

  店小二看到乞丐就来气了,这家伙刚刚差点将我手中的酒壶撞飞,竟然还敢留在这里妨碍我的救命恩人喝酒,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顿时喝道:“哪里来的要饭的,竟敢到神州楼来要酒喝,还不快滚出去!”

  乞丐看到陈维没有反应,也不理店小二对着他大吼大叫,直接抻手去拿刚刚陈维放在桌上的酒壶。

  看到乞丐如此无理,店小二急忙推开他,不让他去碰桌子上的酒壶。

  结果好像推到一座山般,店小二就算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乞丐竟然还是纹丝不动。

  乞丐身体轻轻一震,店小二立刻站立不稳,倒向了正在喝酒的陈维。店小二急忙想拉住乞丐,结果乞丐拿到酒壶后就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店小二没有扯到乞丐,顿时心中大惊,今日刚上工就闯大祸了。

  陈维随手一抻,店小二就稳稳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接着继续喝着他的酒,既没有看坐在右边椅子上的店小二,也没有看坐在左边椅子上的乞丐。

  店小二坐在椅子上,冷汗直流,看了一眼陈维,急忙站起来拱手说道:“这位大侠,小人谢谢你两次出手相救。”

  陈维不理他,继续喝着碗中的酒。

  店小二尴尬的看向乞丐,拱手说道:“这位大侠,这壶酒你不能喝啊!”

  乞丐看了一眼陈维,然后冷冷的看向店小二,冷笑道:“这酒我为何不能喝?”

  店小二尴尬的笑道:“大侠,如若你有银子,你当然可以喝了。”

  乞丐随手拿出一两碎银放在桌子上,笑道:“哈哈~~我不会白喝你的酒,我当然有银子。”

  店小二看着桌上的碎银,尴尬的说道:“大侠,你别跟小人开玩笑了,这壶仙见笑起码要一百两银子。”

  听到店小二如此说,乞丐惊呼道:“哎呀~~你们这是黑店啊?一壶酒就要一百两银子?”

  乞丐这一声惊呼,立马将客栈里喝酒的商旅小贩、掌柜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店小二看到掌柜疑惑的目光,急忙朝乞丐喊道:“仙见笑这种酒,是我们神州楼独有的,你到别的客栈还喝不到呢!再说这种连神仙见了都会笑的酒,一壶卖你一百两银子并不贵!”

  听到店小二如此说,掌柜满意的笑了笑,心想这个小二不错,能吃会道,手脚灵活,不像之前那个小二,寡言少语,笨手笨脚,那像是干活的人。

  乞丐听店小二这么一说,惊叹道:“仙见笑,难怪卖的这么贵,我可喝不起!”

  只见乞丐将手中的酒壶放在桌上,接着拿起桌上的碎银放入口袋,然后站起身走出了客栈。

  看到乞丐就这么走了,店小二心中大喜,想不到如此就将其打发了,害得刚刚差点丢了这份工作。

  看到陈维桌上的酒已经喝尽,店小二急忙拿起刚刚乞丐拿在手上的酒壶,仔细擦拭干净,然后将壶中的酒倒入陈维碗里。

  已经喝得差不多的陈维看到碗中有酒,便端起碗一口气喝下。

  小二又接着给陈维倒了三次酒,至此,这壶仙见笑全部进了陈维的肚子里。

  陈维站起身来打了一个嗝,随手拿出两百两银子放在桌上,然后往外走去。

  看到陈维放在桌上的银子,店小二拿起银子,连忙朝陈维说道:“谢谢客官,欢迎下次再来!”

  神州楼外

  乞丐看着陈维摇摇晃晃的走出神州楼,便偷偷的跟在他后面,待到左右无人时,突然凌空跃起,对着陈维撒出一把粉末。

  陈维突然闻到一股异味,抬头看着从天上飘下的粉示,陷入了迷糊,接着两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唐门花园

  夜间用膳时,唐芸看到唐飘没来用膳,而唐朵也没有来用膳,便知两人又在相互闹情绪。

  唐芸先去找唐飘,结果没有找到唐飘,便去找唐朵,找到唐朵后便邀她一起到花园里散心,唐芸日间因为看到叶逸离开会客厅,便一直跟在叶逸身后查探,并不知道她离开后发生了何事,便找她们两人谈谈,因为每次她们之间闹情绪,都是她在中间打太极,所以这次她的太极拳又派上用场了。

  唐门校场

  唐飘看到唐芸跟唐朵去了花园,便偷偷潜进校场旁边的石屋里,在里面翻找了大半夜,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校场守护者陈伯不在,就连他随身衣物也全都不见了,在此唐门危难之际,他身为唐门校场守护者,竟然不辞而别,看来此人果然有问题,陈伯有问题,那么陈维肯定也有问题。

  这时,唐门内警报之声突然响起,唐飘心中一惊,花园里响起警报声,到底发生何事了?突然想到唐芸跟唐朵在花园,顿时心中惊恐,急忙跃出石屋,往警报声处快速跃去。

  待到唐飘跃到时,花园里已经围满了人,花园里喷满了血,一男两女倒在地上,叶逸正在查看倒在地上的男子。

  唐飘看到倒在地上的唐芸和唐朵,啊!惊叫着扑了过去,左手抱着唐芸,右手抱着唐朵,哭喊道:“唐芸,唐朵,你们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何事?”

  叶逸蹲着查看倒在地上的陈维,发现他浑身酒气,不由地皱眉,拿手摸着他的脉搏,发现已无生命迹像,便摇头放开他的手站起身来。

  突然,叶逸似又想到什么,立马蹲在地上,拿手摸着陈维的骨骼,顿时心中异常震惊,他竟然是至尊骨!

  唐飘突然放下唐芸和唐朵,跑过来看到浑身是血的陈维,紧紧地盯着叶逸,冷冷的说道:“叶逸,刚刚发生了何事?”

  叶逸回过神来,慢慢地说道:“本座经过花园,听到里面传来救命声和兵器相击之声,便立马赶了过来,结果看到陈维拿剑刺向唐芸和唐朵,生死悠关之际,本座立刻出手一剑杀了他。”

  唐飘怒吼道:“杀的好!我还要将他挫骨扬灰!”

  叶逸心中凌乱,想起陈维曾经救过主母,脱口而出说道:“挫骨扬灰就不必了吧,本座要将他的尸身带回飞仙岛!”

  唐飘怒吼道:“叶逸,你如此做岂不是太便宜了他!”

  看到怒气冲冲的唐飘,叶逸稳定心绪,沉声说道:“唐门主,本座已经用飞仙心法护住了唐芸和唐朵的心脉,只要多给本座一些时日,本座定能救醒她们。”

  听到叶逸说唐芸和唐朵还有救,唐飘松了一口气,激动的说道:“叶逸,我求你一定要救醒她们,我唐飘一定会报答你!”

  叶逸苦笑道:“唐门主,报答就不必了,本座只希望能带走他的尸身。”

  唐飘冷冰冰的说道:“不行,就算不将他挫骨扬灰,他的尸身你也不能带走!”

  叶逸苦笑道:“他都已经死了,你还要怎样?”

  唐飘冷冷的说道:“我要将他的尸身丢进唐门后山的山崖下。”

  叶逸疑惑的说道:“为何如此?”

  唐飘冷笑道:“山崖下是乱葬岗,跟他是绝配!”

  翌日,唐门后山

  叶逸亲手将陈维的尸身抛下崖,望着快速消失的尸身,叶逸紧紧的皱着双眉,他为何会是至尊骨,难道世间有很多至尊骨?

  看到瞬间消失的尸身,唐飘深呼一口气,自从他出现,唐门就不得安宁,如今终于结束了。

  唐门,陈族

  陈长风在宗祠里供上了一块新的灵位,上面没有写一个字,竟然是一块无字灵位。

  供好灵位后,陈长风亲自上了三柱香,在心中说道:“陈少侠,你受委屈了,如若你要害唐芸和唐朵两位门主,那又为何会回唐门救她们呢?虽然大家都不相信你,但是我陈长风相信你!”

  唐门,谢族

  谢四虎坐在首位上,哈哈大笑道:“劲敌已除,实在是太好了!”

  谢文疑惑的说道:“父亲,就为了这么一个小人物,就给出去谢族一半的力量,是否不妥?”

  谢英说道:“父亲,如今谢族失去了一半的力量,实力肯定比不上罗族跟黄族,这样做不合算!”

  谢四虎说道:“你们俩懂什么,唐族如今只有女流之辈,这种情况很难长久,日后肯定会从四大家族里面选出一人为门主,如若陈维那个小子还活着,定会是最有力的竟争者,如今他一死,门主之位就落入你们四兄弟之手了。”

  谢杰说道:“父亲所言极是,只是陈族还有一个陈真,恐怕也会是有力的竟争者。”

  谢武说道:“这好办,就像做掉陈维一样,将他做掉就是。”

  谢四虎阴冷一笑,说道:“没错,如若陈真一死,罗族和黄族那两位就不值一提了,门主之位非我谢族莫属!”

  谢族大厅里顿时响起一阵大笑声,不久之后,唐门要姓谢了。

  唐门,罗族

  罗俊雄坐在首位上大笑着,唐门以后姓罗了。

  唐门,黄族

  黄志平坐在首位上大笑道,唐门以后姓黄了。

  乱葬岗

  夜间,叶逸偷偷的离开唐门,来到了唐门后山山崖下,寒星般的双眼不停的搜索着目击,结果找了好几遍,还是没有任何发现,乱葬岗除了白骨,还是白骨,不由得一愣。

  叶逸看了一眼陡峭的山壁,突然纵身一跃,轻飘飘的落在山壁上,然后顺着山壁往山崖上快速跃去,一边飞跃,一边查看山壁周围的山缝,看那尸身是否卡在了某条缝隙里面。

  叶逸找了大半夜,来来回回的查看了数遍,他可以肯定尸身没在乱葬岗了,应该是已经被人带走了,会是谁要那具尸身呢?难道是唐飘?

  城隍庙

  一个乞丐正蹲在地上扒着一具尸体身上的衣物,乞丐累的满头大汗,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就是没有扒下尸体身上的衣物。

  就在乞丐打算用刀割烂尸体身上的衣物时,尸体突然开始冒烟,乞丐吓了一跳,喊道:“妈呀,救命啊!”吓得躲在了城隍像桌子底下。

  过了一会,乞丐看到没有任何动静,颤抖着从桌子下抻出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尸体,发现尸体身上的衣物竟然变得宽大,不再紧邦邦的贴在尸体上,顿时大喜,急忙对着城隍像双手合十道:“多谢城隍老爷,多谢城隍老爷!”然后跑过去脱尸体的衣物。

  不一会就脱下了尸体的外衣,接着是脱内衣,然后开始脱尸体的裤衩。

  突然尸体抻手捉住乞丐的手,说道:“可否留下裤衩给我?”

  乞丐大惊,急忙挣脱开尸体的手,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不停的往后退,惊恐的问道:“你是人是鬼?”

  陈维迷糊中看到有人在脱自己的裤衩,急忙捉住此人的手,让此人留下裤衩,如今此人问他是人是鬼,他却不知如何回答,疑惑的说道:“请问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乞丐看到陈维好像不是鬼,顿时松了一口气,坐在地上说道:“这里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而是城隍庙,你真是吓死我了。”

  陈维疑惑的说道:“城隍庙?我为何会在这里?”

  乞丐深呼一口气说道:“是我将你从乱葬岗背来这里。”

  陈维疑惑的说道:“乱葬岗?那是何地?”

  乞丐去到后堂,拿破盆盛了一些水过来,放在陈维面前,说道:“你还是先擦拭一下脸,要不然夜间睡觉非吓死我不可。”

  陈维站起破盆,将脸放进盆里冲洗干净,然后用身上的外衣擦拭干净。

  看着洗干净脸之后的陈维,竟然长得眉清目秀,丰神俊朗,乞丐一时之间看呆了,突然脸一红,转过头说道:“想不到你洗干净脸之后,还蛮好看的,一点都不吓人了。”

  陈维一愣,摸着自己的脸说道:“我脸吓人吗?”

  乞丐连忙将洗过的水倒掉,然后换了一盆清水过来,将盆放在陈维面前,说道:“如若不信,你自己看好了。”

  陈维抻头看着水中陌生的倒影,顿时一惊,说道:“这不是我,我并不是长这个样子!”

  看到突然发疯的陈维,乞丐吓了一跳,怯生生的问道:“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过了一会,陈维安静了下来,似想通了,轻声说道:“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乞丐笑着说道:“不用谢我,你没事就好,我觉得人只要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陈维看了乞丐一眼,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乞丐开心的说道:“你想开了就好。”

  这时,陈维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着,他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陈维尴尬的说道:“请问,有吃的吗?”

  乞丐看了一眼城隍像下面空空的供桌,无奈的说道:“桌上的供品已经被我吃掉了。”

  看到陈维期望的脸庞,乞丐从旁边洞里拿出一个饼说道:“就剩这一个饼了,你快吃吧!”

  陈维感激的拿过饼,刚要吃,咕咕~~这时,身旁传来乞丐肚子的叫声。

  乞丐脸一红,急忙说道:“我不饿,你快吃吧!”

  陈维将饼一分为二,递给乞丐一半,感动的说道:“我们一人一半!”

  乞丐看着陈维的眼睛,笑着接过半个饼,然后和陈维一起开心的吃了起来。

  陈维吃完饼,躺在地上说道:“以后我们俩的吃的,我全包了。”

  乞丐看了陈维一眼,然后躺到陈维的旁边,笑着说道:“好,你包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6-25 23: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