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三王争斗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363 2019.07.03 22:31

  南王府

  王勇来报,益王已令捕神将陈复生押解回益州府,又令王双带领五万兵马,驻扎在城内,益王自己则领了十万兵马,驻扎在城外,别有所图。

  南王沉思道:“陈复生的事已了,益王却不退兵,看来陈复生的事只是一个愰子,其意在梁州府!“

  王勇说道:“王爷,益王兵多将广,况且他擅于用兵,我们恐难与其抗衡!“

  南王若有所思,说道:“若论领兵打仗,益王还是稍逊梁王!“

  王勇说道:“王爷,可是梁王手中无兵马,如何与益王相抗衡?“

  南王沉思道:“如今益王领兵来犯梁州府,本王与梁王是唇亡齿寒,如若待其灭了梁王,本王恐怕非其敌手。”

  王勇疑惑地说道:“王爷的意思是?”

  南王沉声说道:“王勇,本王给你二万兵马,令你前往梁王府拖住王双,助梁王脱身!”

  王勇双手抱拳,说道:“属下遵命!”

  南王说道:“记住!你要先想办法令王双倒戈来投,如若王双不从,你再相助梁王,将王双大军消灭在城内!”

  王勇双手抱拳,说道:“属下谨记在心!”

  南王沉声说道:“你既刻去办!”

  “属下遵命!”王勇双手抱拳,退出大殿。

  看到王勇离去,从后殿走出一位身穿紫色战袍的男子。

  南王望着紫色战袍男子,沉声说道:“南宫将军,益王领兵来犯梁州,其后方必定空虚,本王令你率五万兵马,突袭益州府!“

  南宫枫双手抱拳,说道:“未将领命!“

  南王颔首道:“你既刻领兵出发!“

  “未将告退!“南宫枫双手抱拳,退出了大殿。

  南王若有所思地望着离去的南宫枫,面露诡异笑容。

  梁州府,驿馆

  益王意气风发地步入驿站,对驿丞说道:“驿丞,本王封你为梁州府知府!“

  驿丞大喜道:“多谢王爷封赏!“

  益王对跟在身后的众人说道:“等本王拿下梁州府,诸位都重重有赏!”

  众人双手抱拳,说道:“多谢王爷封赏!”

  捕神抱拳说道:“王爷,为免夜长梦多,属下想连夜将陈复生押回益州府!”

  益王看了身旁的益州知府一夜,说道:“岳父大人,你的意思如何?“

  益州知府连忙抱拳说道:“王爷,我想立刻将陈复生斩首,然后拿着他的人头回去告慰我儿在天之灵!“

  益王说道:“本王没有意见!“

  捕神看了陈复生一眼,抱拳说道:“知府大人,如此不妥!“

  益州知府看了捕神一眼,冷冷地说道:“有何不妥?”

  捕神双手抱拳,说道:“知府大人,按大陈国律法,要先将人犯押解回原地审讯,审讯完看其有无过错,再定罪!”

  益州知府喝道:“捕神,你是知府,还是本官是知府?本官要如何判案,用不着跟你汇报!”

  捕神无奈,说道:“知府大人,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知府大人不可擅自更改律法!”

  益州知府喝道:“捕神!本官命令你,立刻离开此地,不准再管陈复生之事!”

  捕神叹了一口气,无奈说道:“属下遵命!属下告退!”

  陈维望着捕神离去,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如今被五花大绑,但是这并不影响自己的行动,如若没有一流高手在此,自己就可以轻松离去。

  捕神走出驿馆,骑上一匹快马,向南疾驰而去。

  不远处,唐飘望着疾驰而去的捕神,心中顿时冷笑,陈复生可是本座要杀之人,岂能死在你们这些狗官之手。

  驿馆里

  益州知府走向陈复生,红着双眼吼道:“无知愚民,为何要杀本官爱子!”

  望着老泪纵横的益州知府,陈维微微一笑,说道:“大人,我下手是重了点,只是我想不到他如此不经打!”

  益州知府怒声说道:“畜牲!他还是个孩子,你为何要下此毒手?”

  陈维惊讶地说道:“大人,他还是孩子?他都二十好几了吧?我才十几岁!”

  益州知府怒声说道:“哼!大胆刁民,竟敢在本官面前油腔滑调!“

  陈维无畏地说道:“大人,如若我不杀他,他就要杀我,所以我不得不杀了他!“

  听到陈维如此说,益州知府气得浑身发抖,怒喊道:“来人!”

  两名士兵急忙走向前来,双手抱拳说道:“知府大人有何吩咐?”

  益州知府颤抖地指着陈维,愤怒地说道:“将此人立刻拖下去,斩首示众!”

  两名士兵望向益王,益王颔首示意,两人便立刻走向陈维,将其拖出驿馆,一人将其按在地上,一人拔出大刀,顿时手起刀落。

  此时,嘭~~地一响巨响,顿时一阵破风声响起,陈维大吃一惊,怒喝一声,身形暴涨,向旁边跃去。

  啊~~两声惨叫声响起,刚刚押着陈维的两名士兵瞬间被天罗地网针击杀!

  唐飘看到陈维逃脱,顿时怒喝一声,凌空飞起,拔剑刺向半空中的陈维。

  看到唐飘,陈维大吃一惊,心想她果然是为我而来,半空中的身形一愣,顿时落下地面,急忙运功震开绑在身上的绳索,往黑暗中跃去。

  唐飘落下身来,发现陈维已经远去,夜色中,只见陈维几个起落,瞬间消失不见了。

  唐飘愣在原地,惊讶的望着陈维的背影,此人轻功如此诡异,以我如今的修为,竟然还跟不上他,据我所知,陈维绝对没有这种身手,难道是我搞错了?此人不是陈维?

   听到驿馆外传来的惨叫声,驿站内的益王等人顿时大吃一惊,益王身后一条人影瞬间跃出驿馆,看到躺在地上的两名士兵,惊呼道:“是唐门的天罗地网针!“

  听到身后传来的人声,唐飘心想此地不宜久留,急忙向陈维消失的方向跃起。

  益王等人小心的靠近驿馆大门,观察了一会,发现外面没有了动静,连忙来到驿馆外,发现驿馆外除了躺在地上的两名士兵尸体外,已经空无一人。

  益州知府颤抖地说道:“王爷,刚刚听到慕容将军传来的惊呼声,相必这附近似有唐门中人,唐门可是江湖八大派之首,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危,王爷还是令人将大军调过来守卫驿馆为妥!“

  益王指着身后几人,沉声说道:“岳父大人勿惊,这几位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有他们几位在此,本王定可高枕无忧!“

   梁州府,梁王府

  王双奉益王命令,率领五万大军将梁王府围得密不透风。

  梁王府附近的老百姓也在大军的包围中瑟瑟发抖,他们想举家逃离此地,可是大军一围,任何人都不准出入,这些平民老百姓望着自己年老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只能在彷徨和祈祷中度过一日,这一日是度日如年。

  王勇远远的望着益王的五万大军,心想如若真能说服王双来投南王,那么这五万大军就属于南王,到时我的功劳可不小,想必南王会有极大的赏赐,想到此,王勇大步迈向王双。

  望着突然出现的王勇,士兵急忙拦住他,喝道:“此地不能出入,还不快滚!“

  王勇怒极而笑,说道:“你一个小小的士兵,也敢对本将军大呼小叫?“

  士兵疑惑的望着王勇陌生的面孔,说道:“你是何人?“

  王勇沉声说道:“本将军是你们王将军的同乡,还不快去禀报你家将军,就说王勇来也!“

  士兵疑惑的望了王勇一眼,说道:“将军请在此等候,小人立刻去禀报将军!“

  王勇颔首,士兵急忙向王双跑去。

  不一会,士兵跑回来,双手抱拳说道:“我家将军有请将军!“

  王勇颔首,快步向王双走去。

  梁王府

  梁王偷偷地望着大门外的兵马,心中沉思,如何能引开这些兵马,跟霜儿安全的脱身呢?

  颜如霜望着梁王,说道:“父王,如今倘大的王府上下,只剩你我父女二人了。”

   梁王笑道:“霜儿,如今王府里可不只你我父女二人哦!”

  颜如霜疑惑地望着梁王,转头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其他人。

  看着东张西望的颜如霜,梁王笑道:“霜儿,你过来!”

  听到梁王呼唤,颜如霜立马来到梁王面前,疑惑地说道:“父王,怎么了?”

  只见梁王拿起手,轻轻拍了两下。

  两声过后,王府顿时里响起轰鸣声,大殿中间的花岗石像两边转动着,不一会就出现了一条地道。

  出现地道后,梁王又拿手拍了两声。

  片刻后,从地道里走出来了一人。

  颜如霜惊喜道:“何管家,是你!”

  何管家双手抱拳,说道:“老奴见过王爷,见过郡主!”

  梁王笑道:“霜儿,这地道里面可不只何管家一人哦!“

  梁王又轻轻地拍了两声,何管家站在旁边微笑着,颜如霜惊讶地往前看去。

  只见从地道里源源不断地走出不少人,有穿着将军战甲服饰的,有穿着士兵铁甲服饰的,瞬间站满了整个王府大殿。

  颜如霜惊喜的望着面前的将士,王府大殿可容纳上万人,如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将士,也就是说这里有整整一万将士。

  何管家笑着说道:“郡主,这些将士都是王爷精心培养出来的,每个人都可以一个顶几个。“

  颜如霜走向梁王,紧紧地抱着他,说道:“父王,你有一万精兵,定可以扫平梁王府外的益王兵马!“

  梁王笑道:“傻孩子,这些兵马是本王这些年偷偷培养出来的,本来是用来替少主争霸之用,可惜十五年过去,本王一直没有少主的消息,如今只能用来对付益王了!“

  颜如霜疑惑地说道:“父王,据我所知,南王不是找到少主了吗?难道那个少主是假的?“

  梁王沉思道:“本王查探过,那少年虽然似至尊骨,其实并非真正的至尊骨,其只不过是南王用奇物制造出来的假像而矣!“

  颜如霜惊讶地说道:“如此说来,南王是想用假至尊夺取天下?“

  梁王颔首道:“正是如此!“

   梁王府外

  王双已经被王勇说动,决定投靠南王,王勇顿时大喜,如此说来,梁王可有可无,待他们二人擒住梁王,再合兵一处,共擒益王。

  王勇与王双派兵撞破梁王府大门,往梁王府大殿而来。

  听到破门声,梁王示意何管家出击,然后示意颜如霜勿惊。

  王勇与王双冲进梁王府,看到从梁王府大殿里冲出来的兵马,顿时大吃一惊,急忙止住身形,望着对面的何管家。

  王双疑惑的说道:“你是何人?“

  王勇在旁边说道:“此人是梁王府管家,姓何,名绍!“

   何绍望着王勇与王双二人,喊道:“王勇,王双,尔等速速离去,否则待到大战一起,尔等必定命丧于此!“

  王双与王勇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挥剑喊道:“众人随本将军,一起杀啊!“

  这时,何管家拔剑一挥,喊道:“将士们,杀啊!“

  两方将士立马撞击在一起,顿时喊声震天,惨叫声也跟着此起彼伏,梁王府附近的老百姓听到喊杀声,顿时瑟瑟发抖,口中不停的念道:“城隍保佑!城隍保佑!”

  王双与王勇朝梁王父女二人杀来,何管家急忙挡住二人去路,三人顿时斗在一起。

  五十个回合过去,王双与王勇越打越是心惊,想不到连梁王府的一个管家,也是一个用剑的行家,三人又斗了五十个回合,何管家已经占据了上风,狠狠的压制住王勇与王双二人,二人压力大增,急忙使出看有本领。

  梁王望着斗在一起的三人,疑惑的说道:“何管家与他们二人竟然师出同门,他们三人都是少林弟子!”

  看到王勇与王双使出看家本领,何管家冷笑道:“少林剑法!”接着使出同样的招式攻向二人。

  王勇与王双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睛里看出错愕的神情,想不到他们二人都是师出同门,令他们二人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何管家也是少林弟子,甚至其用的少林剑法比他们二人还要更为高深莫测。

  一百五十招过后,何管家奋力一击,一剑将王勇与王双二人震伤。

  王勇与王双震惊的望着何管家,想不到以他们二人之力,都无法战胜他。

  二人回头望向身后的战场,发现梁王府这边的将士几乎没有损伤,而他们带过来的兵马已经死伤过半。

  王双震惊地说道:“如此下去,只怕我们都要丧身于此!“

  王勇与王双对视一眼,急忙挥剑喊道:“退兵,退兵!“

  二人带着剩下的兵马,狼狈逃蹿。

  梁王喊道:“何绍,穷寇勿追!“

  何绍挥剑喊道:“众将士原地听令!“

  梁王粗略的点了一下,发现损伤不大,不由得笑道:“有此兵马,定可以打败益王,救回陈复生!“

  颜如霜笑道:“父王,复生哥哥才不需要你去救呢!“

  梁王疑惑的说道:“哦,为何?“

  颜如霜笑道:“此时,复生哥哥想必已经安然脱身了。“

  众人一起大笑,这个郡马还是个少年英雄,益王奈何不了他。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03 22: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