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天下剑宗

飞天舞剑 死神舞 3584 2019.07.16 22:45

  益州府,城内,神州楼

  神州楼一楼大堂里人来人往,陈真戴着一顶斗笠坐在大堂角落里,仔细的观察着从楼上走下来的江湖人,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一天了,就是没有发现门主要找的人。

  此时,一阵女子的骂声从大门口传来,陈真不由得转头望去。

  片刻后,从大门口步进来三人,是两女一男。男子身穿杏黄色长袍,面若冠玉。其中一名女子身穿一袭紫衣,后面背着一把长弓。另外一名女子则是一袭蓝衣,走路不稳,似被紫衣女子挟持。

  望着面前的三人,陈真顿时心中一跳,心想好家伙,终于来了,不枉我在此等了如此长时间。

  龙呤和凤舞带着颜如霜步入神州楼一楼大堂,颜如霜一直喊道:“为何将本郡主带到益州府,你们究竟想要怎么样?”

  凤舞见颜如霜实在是吵闹,不由得眉头紧锁,立马抻手点了她的哑穴。

  颜如霜哑穴被点,只能不停地张开嘴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龙吟看了她一眼,不由得摇头苦笑,心想活刻,这是你自找的。

  掌柜看到三人,连忙走上前,笑着说道:“不知三位是吃饭呢,还是住店呢?”

  凤舞看了掌柜一眼,冷冷的说道:“给我们准备两间上房,酒菜全部送到房间来。”

  掌柜微笑道:“好的,客官请随我来。”

  掌柜在柜头拿了锁,就微笑着走在前面往二楼走去,龙吟和凤舞押着颜如霜跟着掌柜往二楼走去。

  龙吟和凤舞同时看了大堂角落里的陈真一眼,接着相互看了一眼,面露诡异的笑容。

  一楼大堂里,陈真看到人上了二楼,便立马喊道:“小二,结账!“接着便丢了几个铜板在桌子上,然后立刻离开了神州楼。

  神州楼,大门外

  阴天养望着陈真离去的身影,眼露凶光。

  身旁的教众说道:“教主,为何不杀了这个小子?”

  阴天养冷笑道:“还不到时候。”

  教众说道:“教主,左右两位护法已在天字号客房恭候教主。”

  阴天养颔首,转过身步入神州楼。

  益州府,唐门

  陈维躺在唐家堡厢房里,思考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感觉如梦似幻。

  南龙北凤为何突然现身江湖?颜如霜如今是否安危无恙?叶逸和唐振是敌是友?唐飘为何如此恨我?唐芸和唐朵究竟是被何人所伤?

  突然,屋顶上传来一声异响,陈维连忙坐起,仔细听着屋顶上的声响。

  屋顶上,一位黑衣人影惊讶的望着面前的男子,冷声说道:“想不到中原武林真是藏龙卧虎,虽然阁下年纪轻轻,但是修为恐怕不在本座之下。“

  唐振冷冷地望着面前的黑衣人,冷笑道:“看阁下的装扮,似乎不是中原人,难道是来自西域的魔教中人?“

  听到唐振如此说,黑衣人顿时大笑道:“本座实在是想不到,阁下不只是武功修为极高,竟然连阅历都如此过人。“

  唐振冷笑道:“阁下今日夜闯唐门,不知有何企图?“

  黑衣人冷声说道:“阁下真是快人快意,本座今日前来,只是因为一个人。“

  唐振说道:“何人?“

  黑衣人说道:“胡不归!“

  唐振听后冷笑道:“阁下真会说笑,夜闯唐门竟然是因为一个死人!“

  黑衣人冷冷的说道:“本座已经查验过胡不归的尸身,他的尸身上竟然有唐门十大暗器里面的两种,漫天飞雪和暴雨梨花!“

  唐振说道:“原来阁下今日前来唐门,是来寻仇的。“

  黑衣人冷笑道:“只要阁下肯交出一人,本座便立刻离去,日后绝不再找唐门的麻烦。“

  唐振疑惑地说道:“何人?“

  黑衣人说道:“陈维!“

  厢房内,陈维听到此人是为了胡不归而来,而且还要唐振交出自己,想必此人应该也是魔教中人,只是不知道是魔教的两大教主,还是魔教其他长老。

  叶逸和唐振目前也不知道是敌是友,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想到此处,陈维悄悄的打开了一点厢房的大门,发现此时大门外竟然站着两个黑衣人,观他们的装扮,应该是魔教中人。

  陈维急忙轻轻的合上门,然后悄悄的打开了厢房的窗户,看到外面无人后,连忙从窗子里翻了出去。

  此时,屋顶上的黑衣人似已发现了异响,急忙从屋顶上纵身跃下,拔剑向黑暗中的陈维刺去。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剑气,陈维顿时大吃一惊,急忙纵身跃上屋顶,接着在屋顶上几个起落,瞬间向唐门后山跃去。

  黑衣人刚想追过去,却立马被唐振持剑拦住,两人瞬间斗了几十个回合,结果是不分胜负。

  厢房外的两名黑衣人紧紧地追着陈维,来到了唐门的后山上。

  此刻的唐门后山,月黑风高,光线异常黑暗,两人搜索了半柱香左右的时间,就是没有任何发现。

  陈维躲在暗处,仔细的观察着这两名黑衣人,发现他们的武功修为极为不弱,想必定是魔教护法,或者是长老级别的人物,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对上一人恐怕就难以安然脱身,更何况如今有两个修为极高的人在此。

  想到此,陈维顿时不敢轻举妄动,就连呼吸都压得极弱。

  两名黑衣人再次搜索了一翻,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发现,便纵身向唐门跃去。

  望着两名黑衣人离去的身影,陈维还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这些家伙去而复返,想着唐家堡机关重重,这些魔教中人还能来去自如,想必魔教跟唐门一样,极擅长这些机关阵法。

  唐家堡内,黑衣人久战唐振不下,顿时心生退意,虚晃一剑,纵身向唐家外跃去。

  看到黑衣人离去,唐振也不追,只是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唐门后山

  翌日,陈维见天刚微微亮,便起身向山下跃去,他在此打坐了一个晚上,如今是神清气爽,修为到了巅峰状态,如若再遇见昨夜的那些黑衣人,他就算打不过,却也可以全身而退。

  唐家堡

  唐朵一大早就来到了厢房外,轻轻地拍着房门,喊道:“维维哥哥,你起来了吗?“

  此时,唐芸走了过来,望着朝气勃勃的唐朵,笑着说道:“朵朵,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唐朵见是唐芸,便笑着说道:“二姐,我昨夜睡的可足了,一觉睡到大天亮。“

  唐芸疑惑地说道:“朵朵,你平常睡觉不是很容易就被惊醒吗?为何昨夜睡得这么好?“

  唐朵想了一会,笑着说道:“可能是维维哥哥回来了,我心里高兴,一高兴就睡得好吧。“

  唐芸思索了一会,摇着头说道:“朵朵,我觉得此事有点可疑。“

  望着若有所思的唐芸,唐朵疑惑地说道:“二姐,你怎么了?“

  唐芸沉声说道:“朵朵,我昨夜竟然睡得很沉,而且刚刚醒来,感觉头晕乎乎的。“

  听到唐芸如此说,唐朵也摸着自己的头说道:“二姐,如此说来,我早上醒来也感觉头晕晕的。“

  唐芸确认了唐朵也是如此后,顿时双眉紧锁,疑惑地说道:“昨夜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唐朵回过神来,急忙用力拍着厢房的大门,大声喊道:“维维哥哥,你在里面吗?“

  唐芸绕着厢房走了一圈,发现厢房的窗户是开着的,顿时说道:“朵朵,你快过来看看。“

  听到唐芸的呼唤,唐朵连忙跑到唐芸身旁,看到窗户大开,顿时惊呼道:“维维哥哥!“急忙纵身跃进了厢房。

  唐芸看到唐朵跃进了厢房,怕她出现意外,也连忙跟着跃进了厢房。

  唐芸和唐朵进到了厢房,发现里面并无打斗痕迹,想必是陈维自己打开了窗户,然后从窗户里面跑了。

  唐朵见陈维不在厢房里面,顿时坐在椅子上哭泣道:“维维哥哥,你为何要离开我?“

  唐芸走到床边,拿手摸了一下床上的被子,疑惑地说道:“被子是凉的,恐怕陈维昨夜就已经离开了唐家堡。

  突然,院中传来打斗之声,唐芸和唐朵听到后大惊,急忙打开厢房大门,跑到了院子里。

  只见唐振正和叶逸斗在一起,两人修为相当,剑法也差不多。

  此时,唐飘也跃到了院子里,疑惑地望着斗在一起的唐振和叶逸。

  此刻,唐门三位女门主是越看越惊奇,她们发现就算是叶逸使出飞仙剑法,竟然也占不到唐振的任何便宜。每次当叶逸使出一剑飞仙时,唐振都会使出一招古怪的剑法抵挡,叶逸的一剑飞仙碰到唐振的此招时,竟然没有任何作用。

  唐振和叶逸再次硬拼了一招,然后两人快速的跃开,紧紧地盯着对方。

  叶逸望着唐振,冷笑道:“本座实在是想不到,唐振门主竟然懂得如此古老的剑法。”

  唐振望着叶逸,冷笑道:“本座也实在是想不到,叶岛主竟然也知道此剑法。”

  叶逸冷声说道:“你们唐门和剑宗有何关系?”

  唐振冷笑道:“唐门当然就是唐门咯,跟剑宗没有任何关系!”

  叶逸冷笑道:“是吗?可是据本座所知,刚刚唐振门主所使的剑法,并非是唐门剑法,而是剑宗的古剑法。”

  唐振冷笑道:“叶岛主,是何人告诉阁下,古剑法就是剑宗的剑法?“

  叶逸沉声说道:“既然唐振门主懂得剑宗的古剑法,想必也一定懂得剑宗的幻术!“

  听到叶逸如此说,唐振只是笑了笑,而唐门三位女门主却是大吃一惊,都不可思议的望着唐振,心想大哥竟然懂得幻术!难道昨夜让唐门所有人昏睡的人就是大哥吗?

  望着唐振高深莫测的笑容,叶逸冷笑道:“唐振门主,大家都是聪明人,事到如今,难道你还能欺骗本座不成!“

  唐振冷笑道:“叶岛主,本座可以告诉阁下,昨夜正是本座在唐家堡使用了幻术,而你的少主陈维,他也已经离开了唐家堡。“

  听到唐振如此说,唐朵不可置信的喊道:“大哥,你为何要如此?“

  唐振望着唐朵,苦笑着说道:“朵朵,忘了陈维吧!“

  唐朵哭喊道:“我唐朵永远也不会忘了维维哥哥!“

  叶逸望了一眼正在苦笑的唐飘,接着看向唐振,冷声说道:“唐振,如若少主有事,本座绝对不会放过你!”说完便向外走去。

  唐振喝道:“叶逸!如若你是真心喜欢唐飘,愿意做本座的妹夫,本座要奉劝你一句,日后陈维的事,你大可不必再管!”

  听到唐振如此说,唐飘脸上的苦笑更是深重,唐芸和唐朵疑惑地望着唐振和唐飘,实在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何事。

  叶逸回过头深深的看了唐振一眼,接着转身又看了唐飘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唐家堡。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16 22: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