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飞天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再入唐门

飞天舞剑 死神舞 4564 2019.07.14 23:19

  益州府,唐门

  唐飘手中青虹剑被陈维击飞,青虹剑顺势向围观的人群中飞去,陈维不愿伤及无辜,急忙赶去阻止青虹剑,幸好围观的人都是江湖中人,都能急忙避开。众人看到青虹剑刺向唐家堡大门口的唐振和叶逸。

  只见唐振和叶逸相视一笑,接着一起看向刺过来的青虹剑,青虹剑顿时在半空中抖了两下,立马掉在了地上。

  陈维望着不远处的叶逸和唐振,心中异常震惊,叶逸他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另一位跟叶逸年纪差不多的男子是何人,为何他有和叶逸不分上下的武功和修为。观其身上的服饰应该是唐门中人,难道他就是。。。

  此时,唐飘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唐振,眼中尽是惊喜之色,她又有一点不敢相信的神色,生怕这只是一个幻像,她慢慢地向唐振和叶逸走去。

  望着越来越近的唐飘,唐振心中颇为伤感,十五年前自己一去不回,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妹妹,想必日子过的极为艰难。

  唐飘走到唐振和叶逸面前,迷糊的看了一眼叶逸,接着紧紧地盯着唐振,眼泛泪光。

  叶逸笑着看了一眼唐飘,接着看向陈维,纵身跃了过去。

  围观的江湖中人看到叶逸突然跃过来,顿时吓了一大跳,急忙向两边闪避。他们刚刚可是见识过叶逸的武功修为,都不敢离他太近,以免他误伤自己。

  陈维望着面前的叶逸,感受到他眼中的莫名神情,突然感到不安,心想叶逸似乎知道了什么。

  看到陈维没有开口言语,叶逸面露微笑,说道:“郡马没有留在梁州府跟郡主享福,跑到这益州府来做甚?“

  感受到面前叶逸所带来的压迫感,陈维连忙稳定住气息,沉声说道:“叶将军,郡主被恶人掳至益州府,我是一路追赶恶人而来。“

  听完陈维所说,叶逸双眉紧皱,疑惑地说道:“竟有此事,不知郡主可知这恶人的来历?“

  陈维摇头说道:“我只知此人内武修为极高,不用兵器便可重伤我。“

  叶逸想起梁王府内出现的黑衣女子,便说道:“此人是否擅长轻功,善使弓箭,还是一位女子?“

  听到叶逸如此说,陈维想起神州楼的那位紫衣女子,她似乎轻功极高,可是她应该根此事无关,便说道:“叶将军,掳走郡主之人,并不是一位女子,而是一位身穿黄袍服饰的男子。”

  听完陈维所说,叶逸双眉紧锁,疑惑地说道:“江湖上的各门各派之中,好像并无穿黄袍服饰的人,除非是。。。”

  陈维说道:“叶将军,除非是什么?”

  叶逸想起江湖传说,传言南方龙氏一族的人喜穿黄袍,心想掳走郡主的黄袍男子,难道真是南方龙氏一族的人?而之前在梁王府遇到的那位黑衣女子,应该就是北方凤氏一族的人。如今看来,南龙北凤突然重出江湖,这其中必有缘故,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为了郡主和梁王而来,反倒像是为了少主而来。如此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少主的身份,只是如今还不知道他们是敌是友?如若是友,少主登上至尊之位,指日可待。如若是敌,恐怕后果很难意料。

  望着若有所思的叶逸,陈维连忙喊道:“叶将军,你怎么了?”

  听到陈维的呼唤,叶逸回过神来,心想此事暂时还不能告诉少主,便说道:“郡马,我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希望郡马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待我去飞仙岛取出飞仙剑,必定助郡马找回群主。”

  看到叶逸竟然主动帮忙,陈维顿时心中一愣,心想叶逸无事献殷勤,恐怕非奸既盗,如若他真是有所图,我只能暂时装作答应,他武功修为极高,我不能与他硬碰硬,只能智取。

  看到陈维疑惑的神情,叶逸心想少主似不相信我,如今要不要先告诉少主真相,以免产生误会,可是又怕告诉少主真相,如若少主不信,恐怕会产生更大的误会,看来此事要从长计议。想到此,便说道:“郡马,本座一直会待在飞仙岛,如若郡马需要本座相助,就请郡马前往飞仙岛。”

  看到叶逸似有怀疑,陈维恐他暗中掳走自己,连忙说道:“叶将军真是侠肝义胆,我愿与将军前往飞仙岛。”

  看到陈维终于答应,叶逸微笑道:“如此甚好!”

  陈维抱拳说道:“有劳将军了。”

  叶逸抱拳说道:“无妨。”接着看了一眼唐家堡大门口的唐飘和唐振,笑着说道:“本座唐门事还未了,待本座处理完唐门之事,我们立刻前往飞仙岛。”说完便向唐家堡大门口走去。

  望着叶逸走向唐家堡的背影,陈维面露苦笑,心想此人武功修为极高,我是逃不掉了,想到此,不得不跟了上去。

  唐家堡大门口

  唐振用手擦去唐飘脸上的泪珠,微笑着说道:“唐门主大庭广众之下哭鼻子,不怕江湖中人耻笑啊?“

  听到唐振如此说,唐飘连忙用手擦干净脸上的泪痕,然后冷冷地望着周围的江湖中人,突然催动全身功力,顿时气盛如虹,地上的青虹剑似受到唐飘的召唤,突然凌空跃起,稳稳地落在唐飘手中。唐飘紧紧地据着青虹剑,将全身功力摧到顶峰。

  唐家堡周围的江湖中人感受到唐飘的压迫,全部吓得四散奔逃,不到片刻功夫,唐家堡大门口只剩下了四个人。这四人分别是唐振,叶逸,陈维,另一人是唐飘自己。

  感受到唐飘的唐门内功,唐振双眼中满是赞许,虽然唐飘此刻的武功修为还未超凡入圣,但是也相差不远,已入江湖一流高手行列。

  叶逸走向前,微笑着说道:“唐飘门主的武功修为,真是一日千里,本座佩服!“

  唐飘看了叶逸一眼,接着紧紧地盯着叶逸身旁的陈维,冷笑着说道:“叶岛主说笑了,本座的武功修为,就连叶岛主身旁的这位小兄弟都比不过,更何况是叶岛主本人了。“

  听到唐飘冷言冷语,叶逸自知她还在为少主伤害唐芸和唐朵生气,看来她已经知道郡马就是陈维,只是她还不知道陈维就是少主。

  看到唐飘似对面前的少年不满,而叶逸似乎也认识此人,唐振望着陈维,疑惑地说道:“叶岛主,这位小兄弟是何人?“

  听到唐振相问,叶逸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说陈维是少主,如今恐怕还不能表明其真正身份。说陈维是郡马陈复生,恐怕唐飘已知他是陈维,恐怕也不妥。思来想去,既然目前还不能表明少主陈倚天的真正身份,看来还是以陈维相称最为妥当。想到此,叶逸便要说道:“这位是。。”

  唐飘突然打断了叶逸的话,怒声说道:“叶岛主,你不要告诉本座,此人是陈维?”

  听到唐飘如此说,叶逸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望着她,尴尬地笑着。

  唐振望着怒气冲冲的唐飘,疑惑地说道:“难道此人就是将唐芸和唐朵打成重伤的那个陈维?”

  唐飘紧紧地盯着陈维,冷冷地说道:“如若他真是陈维,本座立马会一剑杀了他!”

  陈维望着唐飘,接着看了一眼身旁的叶逸,心想果然如此,看来他们已经知晓我就是陈维。望着三位江湖中的一流高手,陈维心想,如此说来,今日我想要全身而退,恐怕难如登天。

  唐振望着陈维,感受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剑气,不禁惊叹道:“自古都是英雄出少年!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武功修为却已入江湖一流高手行列,本座观其骨骼,觉得他骨骼精奇,想必是至尊之骨。”

  听到唐振如此说,叶逸心中一惊,不禁深深地看了唐振一眼,心想唐振眼光之毒,恐怕不在本座之下。不过,只要不让其触碰少主,恐怕他也无法确定少主的真正身份。

  果然,唐振望了叶逸一眼,接着说道:“叶岛主,可否让本座替这位小兄弟摸骨?”

  听到唐振如此说,叶逸心中一惊,不由得说道:“唐门主,摸骨就不必了,本座要立刻将他带回飞仙岛。”

  听到叶逸要带走陈维,唐飘不由得说道:“不行,此人必须留在唐门!”

  叶逸说道:“不行,本座要将他带回飞仙岛!”

  唐振疑惑地望着叶逸和唐飘,接着望着陈维,心想这个少年究竟是何人?为何他们两人都要此人?

  陈维望着面前的三人,心想他们三人武功修为极高,我一人恐怕难以逃出他们三人的魔爪,不如在旁边煽风点火,让他们三人相斗,我在旁静观其便,找机会开溜。想到此,陈维便说道:“哎~~真是难啊!叶岛主想带我去飞仙岛坐客,而唐飘门主想让我留在唐门做客,只是在下只有一人,我看不如这样,你们就比武取胜,谁赢了,我就跟谁走。”

  听到陈维如此说,他们三人突然相视一笑。

  叶逸望着陈维,心想你这个小滑头,想要我和唐氏兄妹拼命,这分明还是不相信我嘛!

  唐飘望着陈维,心想这个小滑头,果然是诡计多端,难怪唐朵会栽在此人手中。

  唐振望着陈维,心想这个小滑头,如此心细缜密,果然是非同常人,难道此人就是我和叶逸一直在找的少主?“

  陈维见他们三人都只是望着自己,却不说话,心想他们三人已知我的用意,真是三只老狐狸。想到此,陈维连忙说道:“各位前辈自己做主好了,我无所谓跟谁走。”

  听到陈维如此说,唐振笑着说道:“既然这位小兄弟无所谓跟谁走,如此就好办了。”

  陈维疑惑地望着笑眯眯的唐振,不知他到底有何企图。

  叶逸和唐飘也疑惑地望着唐振,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何药。

  唐振见三人都望着自己,便笑了笑,接着说道:“本座见今日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大家暂且先到唐家堡用膳,稍做歇息,明日再商谈此事如何?“

  叶逸笑道:“如此甚好!本座还真是觉得有点饿了。“

  唐飘说道:“一切大哥做主好了。“

  看到叶逸和唐飘竟然都同意了,陈维连忙说道:“多谢唐门主的好意,只是我还要去找郡主,恐怕不能跟大家一起入唐门了。”

  听到陈维如此说,唐振笑道:“无妨,郡主之事小兄弟不用担心,本座立刻派唐门弟子出去打探消息,小兄弟尽管先随我们入唐门,至少等到用完膳再说。”

  望着陈维迟疑的神色,叶逸笑着说道:“郡马,正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肚不吃饿的慌,你总不能饿着肚子去找郡主吧?”

  唐飘望着陈维,冷冷地说道:“我们唐门的饭菜又没有下毒,不会要了你的小命。”

  看到他们三人一再坚持,陈维顿感无语,疑惑地望着他们三人,心想他们到底有何企图。

  唐振望着陈维,笑着说道:“小兄弟,如何?”

  陈维无奈的说道:“好吧!那我就打扰了。”

  看到陈维同意,唐振和唐飘率先步入唐家堡,接着叶逸笑着步入唐家堡。

  望着他们三人的背影,陈维心想自己绝对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如今只能顺从他们了,想到最后,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

  不远处,龙吟和凤舞望着步入唐家堡的陈维,突然相视一笑,面露诡异笑容。

  唐家堡,膳堂

  唐芸和唐朵已经从唐门后山回来,一进入膳堂,就发现了坐在椅子上的唐飘,顿时高兴的走了过去。

  唐飘见到唐芸和唐朵已经醒转,站起身来惊喜的说道:“两位妹妹,你们的伤好了?”

  唐芸和唐朵连忙扶唐飘坐在椅子上,然后二人接着坐在唐飘身旁的椅子上。

  唐芸坐在右边的椅子上,笑着说道:“姐姐,我和朵朵身上的伤,已经全部好了,你不用担心。”

  唐飘高兴的说道:“那实在是太好了,真是要感谢叶岛主了。“

  唐朵坐在左边的椅子上,笑着说道:“大姐,我和二姐的伤能好,关叶岛主什么事呀?”

  唐飘叹了一口气,说道:“两位妹妹是不知道,那夜你们两人被陈维那个混蛋重伤,后来一直昏迷不醒,多亏叶岛主以飞仙心法护住你们两人的心脉,后来又将飞仙心法传授给我,我才能日日夜夜地替你们两人疗伤,如今你们两人能够醒转,我们是不是应该感谢叶岛主!”

  听到唐飘如此说,叶逸笑着说道:“唐飘门主言重了,本座只是举手之劳之矣,何足挂齿。”

  唐芸和唐朵连忙站起身来,望着叶逸,双手抱拳,异口同声地说道:“多谢叶岛主救命之恩!”

  看到唐芸和唐朵站起身来,叶逸也连忙站起身来,示意她们二人坐下,笑着说道:“两位门主无须客气,本座实在是受宠若惊。”

  唐振望着他们三人,笑着说道:“叶岛主和两位妹妹都请坐下,我们既刻用膳。”

  听到唐振如此说,唐芸和唐朵连忙坐回椅子上,静待用膳,二人突然看到陈维,顿时相视一眼,一起望着唐振,面露疑惑之色。

  叶逸坐回椅子上,面带微笑的望着唐飘。

  唐飘紧紧地盯着陈维,似感觉到叶逸望着自己,便转过头看了一眼叶逸,发现他嬉皮笑脸的,便又转过头紧紧地盯着陈维。

  陈维刚刚听唐飘说唐芸和唐朵昏迷了好长时间,心中顿时感到愧疚,那夜要不是自己的武功修为不够,必定不会让那个黑衣人伤害到她们俩人。

  唐振坐在首位,看到叶逸望着唐飘,而唐飘三人则望着那位少年,顿时面露微笑,心想今日我们唐门是双喜临门。

举报

作者感言

死神舞

死神舞

求收藏,求推荐~~

2019-07-14 23: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