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折翼追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湖心岛的秘密

折翼追日 四翼蜉蝣 2033 2019.02.20 10:53

  湖心岛有大华的梦想?!

  沈可心的急性子上来了,顾不得矜持,大撒把一回,拼命地划桨。

  稳重的大华,看着沈可心用力打出的水花,竟也被传染似的,在船颠簸后还未稳当,奋力划桨驶向西南向的湖心岛。

  湖水很快在船身后带着浪花的气息后退。

  冲动是魔鬼,船也着了魔。

  急速的惯力差点撞了前面慢悠悠的小船,刚避开前面的,他们的小舟又拐了弯,兜着圈,与去湖心岛的方向差了90度。

  看着小船的熊样,一阵尴尬,一顿笑。

  沈可心虚晃着浆,不知如何用力,索性看着大华使劲往左划桨,力挽了方向。

  小船终于被制服,老实起来,收住性子直往湖心岛,安然地停在了埠头。

  沈可心想着刚才那船的横冲直撞,余笑未了,想说来着,又止不住抿着唇笑了起来。

  “还笑那,都出丑了!”张厚华一本正经地说着,可刚说完,自己也不好意思‘嗯哈’了一下。

  此时,沈可心完全没了拘束,很自然地挽着大华的手臂,任由走进她世界的人带着往前走。

  湖心岛不大,却种满了柳树和桃树。正直早春,新长的柳丝,含苞欲芳的桃花,不甘落后,迎着阳光,给游客们唱响一曲桃红柳绿的前奏。

  眼中的美景,尽收眼底,也勾起了张厚华的心事,他用他那磁性的声音,徐徐道来,

  “我娘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带着我们兄弟姐妹来看老爷子,来了就待一个月。每次回去前,老爷子就会带着我们来这里。”

  “我有两个姐姐、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孩子多,每次来三个,大家就轮着来。我么,老爷子偏心,指定每次都得来。”

  “那个时候,老爷子身体还好,到这岛上一玩就大半天。那时,老爷子就会背着手,带着我在岛上转悠。转着转着,他就会说,大华啊,你是老大,以后一定得参军,好好表现提干了,找个有文化的女孩。”

  说到这,他朝沈可心看了看,微微一笑,摸了摸挽着他手臂的手,继续道,

  “老爷子没念过书,是在部队里学的文化。他就在这里,指着H城说,江南女孩钟灵毓秀,以后你就找个江南的女孩。”说着,张厚华又指了指不远处坐着人的石凳说,

  “最后一次来这里,我和老爷子就坐在那。当时,我们在城里看了电影《从奴隶到将军》,老爷子就说,’大华,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你要想着自己会成为将军。”我听了,就在老爷子打盹的时候——”

  大华突然拉着沈可心,往那石凳走去。

  那石凳上的情侣,莫名其妙地看着大华和小心。

  大华拉着沈可心绕到石凳后面的一棵桃树,在树干的开叉处找着,

  “这里!你看——”他指着几个依稀可辨的字母说道。

  “Z~L~Y~X”沈可心用英文字母读出,又想了想,看着张厚华说道,“钟灵毓秀?!”

  大华没说话,那深邃的眼瞳,带着笑意直视沈可心,说着,“还有!”

  沈可心不解地看了看大华,咬了下唇,一头雾水,继续看着那几个字母,

  “哈,原来……”她高兴地叫了起来,引得那石凳上的情侣回头一望。

  原来,那四个字母的周围,断断续续连接着一个图案,是一个心形!!

  当年大华用刀刻的时候,应该是完整的,随着时间,桃树也长大了,痕迹变得模糊了。

  沈可心抬头看着枝头桃花,含苞几许,怒放几许,脑袋里突然想起两句诗来,“桃花嫣然出篱笑,似开未开最有情。”

  此情此景,沈可心不由得嫣然一笑。是否百媚生,不得而知。

  反正这笑惹得张厚华凝目良久,然后说,“你——脑袋里有诗?!”

  她点点头,指着头顶还未怒放的桃花,说道,“桃花嫣然枝头笑,似开未开….北宋~汪藻《春日》里的。”

  她改了词,不好意思把后面的‘最有情’说出,然后看着张厚华,笑着,双臂往上而下打了个弧。手里的殷红梅枝,也恰如其分的跟着画出虹。

  那张厚华看着沈可心的样,伸出右手,想搂她于怀中,想着三五成群的游客比比皆是,又放弃了。

  此时,那石凳上的情侣,看着他们一直站在石凳不远处,许是觉得有电灯泡在,扫了兴,竟也起身离开去。

  这下好了,乐的沈可心拉着大华,捡到便宜似的往石凳而去。

  这石凳有点特别,凳面是整一块青石琢成,下面支着两个石墩。

  “原来这里是椅子。老爷子就在靠椅背上打盹,我就去树那边用刀刻了那个。现在想起来蛮幼稚的。”张厚华已然恢复沉稳的样。

  他们背对着那树桃花,眼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湖边微拂的柳丝,远处的高楼大厦,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切都一切,都在阳光下生动地映入他们的眼帘。

  过去的痕迹,现在的的欢愉,将来的憧憬,融合成一抹浓浓的情绪,包围着依靠着的二人

  他摸着坐着的石凳,突然惊喜地差点叫了起来,

  “还在!应该还在!”

  “什么还在?!”

  “这石板没换过,刚才我摸到了那个凹缺。”张厚华指着一小点像兔唇样豁裂的地方,让沈可心看了看。

  然后,弓着腰,弯着背,最后索性蹲下,仔细地摸着细瞧。

  在桃树方向的石凳边缘正中偏左处,他们找到了用刀刻的痕迹。

  “真有你的!也是一颗心,里面是j j——”

  其中一个j的上面的点模糊的几乎没有了,沈可心就用猜的办法,觉得是两个j。

  “这就是我最大的梦想!”张厚华点了点头,有点不好意思,有点期盼。

  “你的17岁,揣着你的梦想来了H市;我的17岁就在这里刻下我要的梦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你的梦想是做将军,我的是写文,它们都很遥远……”

  “梦想总是遥远的!触手可得的不是梦想,只能一步一步的追逐。”

  他转过头看着沈可心,深邃的眼里透出的那种深沉的温柔,融化着她。

  “我们的梦想,我们一起来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