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折翼追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腊八粥

折翼追日 四翼蜉蝣 2082 2019.02.01 22:57

  三人都没去休息室,各自整理着情绪。

  她们泡了茶,准备熬夜。

  可沈可心不敢喝,总觉得那喝的水里有着那纱布里往外渗的血。

  “小沈——”小金医生用很轻地声音问着,“你这种情况以前有吗?”

  沈可心摇了摇头,她以前确实没这种状况。

  “家里人有这样的吗?这种一般是遗传的。”医生有点担心地说着。

  “没有呢!”沈可心回答着,没撒谎。

  “这个关,你一定要克服!”小金医生看着沈可心认真地说着,“不然以后挺麻烦的!”

  其实,小金医生不说,她心里也感觉到了,作为医务工作者,怎么能晕血?!

  “不过,你还是轻的,战胜自己,会好的!”说着,递给沈可心那杯茶,“喝一口,暖和一下。”

  她看着医生,硬着头皮喝了一口,刚下去就仿佛又看到了那红,又要吐想吐的样了。

  突然,那病床上刚刚失去儿子的妈妈,坐了起来,要拔掉针头,嘟哝着说手术成功了要去看儿子,埋怨身旁的老公怎么丢下儿子不管,说那年轻人偷懒不去陪弟弟。

  然后,哭着挣扎着要去儿子那里。

  又是一阵折腾,用了药的病人渐渐地睡了去。

  突然,一阵脚步声,刘姨从走廊那边走了过来。她拎着个篮子,里面放着一个铝锅,说是腊八了,要去山上龙隐寺里领腊八粥。

  那裹着棉大衣的身影,随着一阵冷风,‘咚咚’地消失在风雪中。

  大家看着刘姨的背影,刘护士突然开了口:“这刘姨,九年了,都会在这天去龙隐寺。”

  这个平时不爱说话的中年护士,看着烤火的沈可心和金医生继续说着,

  “那时,我刚从总院转来不久,她的儿子从越南前线下来,就在这医院救治,伤势太重拖着,最后各器官衰竭,没了。”

  “刘姨执意在医院陪着不能说话,不能听,不能动的儿子,三个月。他儿子走后,她就待在医院,死活不肯离去。后来医院就给她安排了门诊部做清洁。”她喝了口水,继续道,

  “她自己要求负责太平间,说她可以离她儿子近一点,那是去天堂的地方。”

  刘护士的一番话,说的沈可心阵阵心酸,战争的阴影活生生的留存着。

  其实刘姨的故事,她也略知一二,当然版本不太一样,只是有人说她会疯疯癫癫的。

  说实在的,沈可心不太喜欢这位刘姨,嫌她老捡塑料瓶、纸板收着,又爱管闲事,喜欢唠叨。当然,知道她儿子也算是烈士,就从不与她计较,一年来也是相安无事。

  沈可心来医院以来,从没看到过刘姨请假,只有看到过她女儿来看过,一直觉得很奇怪,就顺便问着,

  “这刘姨家里没人了吗?”

  “没了!他老公在儿子牺牲的时候,就脑溢血死了。她有个哥哥,抗美援朝的时候牺牲了,听说还是我们医院总务柴科长的战友呢!”刘护士叹着气说着。

  战争真的很残酷!

  对沈可心来说,这些也只不过是故事而已。但今天,她觉得听起来内心格外沉重。

  以前,她只看到过村子里烈军属的耀武扬威,从抗美援朝下来的本家大哥,在某军区给首长开车很神气,神气的家人也都要飞上天。她觉得很不服气,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现在觉得,自己的想法多幼稚,多欠揍!尽管自己从文不尙武,

  ‘呼——’

  外面风嚎雪舞,里面的人儿饥噜咕噜,就泡了方便面。那冒着热气的泡面,那香味可是沈可心的最爱。

  可她尽管饿着却没一点胃口。忍着吃了点,想着想着又吐,结果又是一阵翻江倒海,吐得都找不着北了。

  “哎——小沈啊!”吃完面的小金医生,看着一声不语自恼着的沈可心说道,

  “等下在试试,慢慢会好的!我第一次学解剖,开颅,整整三天不敢吃饭,都一年多怕看到豆花豆腐什么的,也不敢吃内脏。”她说着,伸了下手臂,晃了下身子,对着沈可心笑了笑,继续说道,

  “比你还厉害!当时我都哭了,不想当医生,那怎么办?!还是靠自己克服,慢慢就好了,现在我什么都不怕了。”

  才比沈可心大六岁的金医生,在她面前自豪的再次舒展了身子,又坐回椅子烤着火。

  “其实,你这个不严重,只是进化的应急反应。心里暗示自己没事没事,就没事了。”

  “是的呢!我以前也怕打针,第一次给病人注射,那人看我小,硬是不让我注射,都弄得我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刘护士看了看沈可心,拍了下她的肩膀继续道,“没事的,放宽心,会好的!”

  听着她二人的宽慰,沈可心自己也觉得好了一些,心里不太紧张了。

  外面的风雪是越来越大了,她们又聊到了刘姨。金医生说是当时要劝她别去的就好了;刘护士接了腔,说是劝了也没用,而且等下回来见着有份。

  去龙隐寺来回差不多3个多小时,又是这雪天!沈可心突然觉得这刘姨有点令人捉摸不透。

  这八宝粥不就是粥吗?!

  这天!自己煮着不好吗?不就是吃了八宝粥来年可以吉祥丰收么?!自己煮着不一样吗?!多此一举!

  正想着,那刘姨‘咚咚咚’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裹着风跑进来。

  “这粥还热的,大家都吃点!”她说着,从篮子端出锅来。

  天哪!她竟然用围巾裹着锅?!

  她一边舀着粥,一边说着,“大家吃了,吃了来年吉祥如意。”

  她又特意舀了一碗,端到那已经醒来,正在病床上哭泣的母亲面前压低嗓门,说,

  “妹子,你吃吧!寺里的和尚说了,那个释迦摩尼,就是今天吃了腊八粥,成佛的!”

  “我儿子啊!那年才20岁,他走了,我吃八宝粥保佑儿子也成仙!成好仙!”

  “妹子,不哭啊!你哭了儿子会伤心的,好好地吃,保佑他成仙,悟道悟道,和尚说的。”

  刘姨一直说着,表情很认真,一副很虔诚的样子。

  那刚失去儿子的母亲,停住了哭声,端起了腊八粥。

  失去儿子多年的刘姨,也端起了八宝粥。

  心里揪着的沈可心,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