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突变废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邪恶教会3

突变废墟 鲁格道夫 5026 2020.06.04 08:33

  派晋尔带着阿什利躲进丛林,齐娜这边绿化非常好,或者说是任由这些植物疯长,以前的乡村城镇什么的通通变成了森林,沥青路都被植物钻破,长出一片片树苗,路边废弃的汽车被植物钻破,整个车子都被树木吸收在了里面,看上去相当的诡异

  阿什利拽了拽派晋尔示意自己走不动了,派晋尔看了看阿什利,这才跑了多久她就累的气喘吁吁的了,不过他看到阿什利一直在摸着自己的手腕

  “手没事吧?”派晋尔摸了摸,阿什利疼得咬着牙,头上直冒汗,派晋尔这才感觉到大事不妙,因为他看见阿什利手腕上的白色骨头已经外漏了

  “天哪,这么严重!”派晋尔自言自语道,刚才那个高度确是很高,派晋尔跳下来的时候都差点崴到了脚

  阿什利坐在草地上,眼神迷茫的看着派晋尔,她已经很久没有从教堂里出来了,眼前的环境对她非常陌生,以前自己只是从窗户上看到教堂后面,想不到今天居然出来了,以前出去听布道的时候也是走的前门,根本没机会溜到后门去玩

  “你忍着点啊”派晋尔摸着阿什利的骨头慢慢的往里用力,想给她塞回去,阿什利紧闭着眼低着头咬着牙,一声都没有叫出来,也可能是她根本叫不出来,派晋尔自己看着都觉得疼

  完事后派晋尔拿出酒壶往阿什利外漏的骨头上倒了一些消毒,这又是一股剧痛,但阿什利还是忍住了,比起来自己被主教囚禁在教堂里,稍微有些不顺心的就是皮带抽打,这点疼阿什利还是能忍得住的

  “好了”派晋尔给阿什利包扎完之后,敬佩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孩子还真坚强啊

  阿什利伸出没受伤的手攥成拳,大拇指伸出又收起,一句哑语,意思是谢谢你,不过派晋尔可不懂哑语,还以为阿什利搞什么呢

  处理好了伤口之后,派晋尔带着阿什利继续逃亡,自己的任务算是失败了,已经跑出窃听器的信号范围了,而且还拐跑了大主教的女儿,这下可是彻底地惹怒了大主教了,想到自己自从放单执行任务之后还从没有失败过,但他不知道大主教已经对下面的人下了死命令,抓到阿什利之后要把她带回祭祀场执行穿刺死刑,在派晋尔看来闯祸的实际上却是救了阿什利一命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附近都是高耸的丛林,两个人的身上不一会就被树枝划出一个个小口,派晋尔看着阿什利确实走不动了,只好先在一个比较隐蔽的树丛后面休息一下

  阿什利一屁股坐到地上,脱掉自己的靴子把自己的小白脚搭在上面,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她的脚已经磨得发红了,派晋尔看了看,她连袜子都没穿,就这么一双皮靴,怎么可能能走的快?

  阿什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随后张开小嘴又指了指自己的嘴里,这句话派晋尔算是看懂了,应该是饿了

  “你等等啊,我看看你们齐娜这里有什么野味”派晋尔说完拿出小刀,自己的消音手枪都丢了,不过好歹子弹还在

  隐藏好自己的痕迹,找了一个还算是安全的地方,这里之前估计是一个公交车站台,有遮阳避雨的地方,然后派晋尔拿出子弹,用刀子卸掉子弹头,然后把火药倒出来,捡一些干枯的树枝把火药放在上面,随后把子弹底火的雷汞拿出来,捡一块石头一砸,啪的一声雷汞炸了,火星引燃了火药点燃了火堆

  派晋尔似懂非懂的做了一串手语,大意就是你在这里待着,我去打猎,现在派晋尔真后悔自己没有把手枪拿回来

  阿什利好像是听懂了,点了点头

  派晋尔拿着一把匕首出去,也不知道这齐娜的郊区都能有什么吃的,在喀戎的话,外面可能还有野骆驼,蜥蜴,蛇什么的,这里有这么多的树,应该能有不少动物吧

  走在长满草的沥青路上,面前时不时地有几辆废弃的汽车出现在眼前,高草几乎都能把这些车盖住了,要不是他们车身上的颜色还没有完全褪去,还真分不出来这里有一台车,车门都是打开的,估计被齐娜的人搜了多少次了,好东西肯定都被搬走了

  咣!派晋尔跳到一台车上去,他强大的体重直接把车顶压得咣当一声

  扑扑··一个什么东西飞起来了,派晋尔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只野鸡,它的羽毛非常鲜艳,刚才可能躲在车里,自己这一跳上来惊到它了,也许这里是它的窝也说不定呢,也可能会有野鸡蛋?

  派晋尔跳下来仔细的找了找,竟然在车子的后备箱里面找到了一窝刚刚出生的小野鸡,一只只小鸡还没有长成大的样子,羽毛都还是褐色的

  “小是小了点,不过应该还有肉”派晋尔刚说完,只见刚才飞走的那只野鸡慢慢的走了回来,一个劲的大叫,声音非常大,这对于正在逃命的他们来讲可不是能让人舒心的

  “你大爷的”派晋尔不耐烦的随手甩出匕首,身为猎兵教官,派晋尔身手还是有的,匕首变成飞刀一下子插进野鸡的身上,距离也就十几米,这个距离上派晋尔可以说是百发百中了

  “咕咕···”野鸡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一片片羽毛飞在天上,一丝鸡血流了出来,野鸡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派晋尔笑了笑,本来还嫌那些小鸡不够塞牙缝的,这下好了,这个傻母鸡自己送上门来了

  抓着母鸡的尸体,用匕首划开脖子后痛饮一口野鸡血,也算是解渴了

  处理掉母鸡之后,派晋尔找了个水塘把鸡洗干净,五脏六腑什么的都掏出来,拔干净毛,回到营火的地方就可以烤着吃了,虽然没有盐来补充盐分,但是能填饱肚子就已经非常好了

  回到营火处,派晋尔看到阿什利正躺在地上闭着眼,她的睫毛还挺长的,白净的脸蛋,金色的短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鲜艳,在这么仔细一看,这小妞长得还挺漂亮的,深眼窝,高鼻梁,皮肤很白,估计是没怎么晒过太阳,穿着小皮靴到小腿,一条绿色的小裙子,一件黄色短袖毛衣,肩膀上绑着一条红色的针织围脖,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大小姐

  派晋尔把鸡切开插在营火上烤,然后伸出手摸了摸阿什利的头,她的头发非常软,之前她的手骨折的时候出的汗在身上干了,变成了很多盐粒子,派晋尔心想也别浪费了,就捡了几粒撒在鸡肉上提提味道,反正在这荒郊野外的,就别在乎那么多了

  不知道烤了多久,一股香味传到了阿什利的鼻子里,阿什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口水都流出来了,派晋尔坐在自己面前正啃着鸡肉,

  “哦,你醒了,来吃点东西”派晋尔说完把另一半鸡肉递给阿什利

  阿什利朝着派晋尔树了个大拇指,这个意思可是很明显了,随后阿什利抓着烤鸡就吃了起来

  派晋尔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塑料瓶子递给阿什利,瓶子看上去好像是埋在土里一百年了似的,还好塑料这东西土壤不会分解,所以还能找得到好多末世前的这些塑料,里面装的都是派晋尔找到的水

  “对了,可能不够你吃的,我这里还有几只小的”说完派晋尔拿出几只烤的小鸡递给阿什利,这些小鸡几乎能一口一个,虽然肉很少,但非常嫩

  谁知阿什利看到这些小鸡后,竟然原地愣住了,派晋尔愣了一下,该不会是小丫头的母性泛滥了吧?看到这么小的小鸡被自己烤了然后于心不忍吧?

  果然,阿什利恶狠狠的瞪着派晋尔,随后慢慢的在自己面前挖了个小坑,把派晋尔辛辛苦苦烤好的那只小鸡埋了起来,甚至还振振有词的嘴里嘟囔着,好像是再给这只被派晋尔杀害的小鸡做祷告似的,真是随他爹

  这样的行为在派晋尔眼里完全就是浪费粮食,看样子还是不饿啊

  “只是一只鸡而已,大小有什么区别吗?”派晋尔说道

  阿什利对着派晋尔做了一串手语,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派晋尔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的意思

  “你不吃它们你就会被饿死”派晋尔刚说完,只见阿什利拿着一根小树枝在地上写着什么,低头一看,派晋尔差点气笑了,阿什利在地上写了很多骂他的话,还让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伤害小动物

  “你自己吃的不也挺香的吗,你吃的是那窝小鸡的妈妈呢”派晋尔说道

  阿什利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自己理亏,毕竟她也吃了,也是在是不好说派晋尔什么

  “好啦,你不吃我吃,你把我这半块鸡吃了呗”派晋尔说道拿过其他的小野鸡吃了起来,把自己吃的还剩一半的鸡肉递给阿什利,阿什利看了看,无奈也只能吃了,就算一个人在怎么有爱心,在自己快要饿死的情况下,谁还会顾得上这些呢?

  “这就对了嘛,不要老是这么多同情心,这在末世可是会害死你的”派晋尔说道

  吃过饭之后,两个人靠在一起,派晋尔身材高大,整个人看上去像个熊瞎子似的,而阿什利娇小柔弱,要是把派晋尔的衣服脱下来给阿什利穿上,估计两个阿什利都能裹进去

  派晋尔伸手摸了摸阿什利的脖子,感觉到她的皮肤非常顺滑,柔软又细腻,真不知道那个大主教为什么会舍得打自己的亲生女儿

  阿什利没有制止派晋尔,派晋尔以为她不介意,手慢慢的滑到阿什利的脖子以下的部位

  派晋尔的手伸进阿什利的衣服里,肆无忌惮的摸着,阿什利呆呆地坐在地上,眼睛半眯着看着地,不知道她金色的小脑袋里在想着什么,还是对于这样的行为她已经习惯了?

  “你父亲··大主教····他强迫你和他做过吗?”派晋尔问道,因为当时自己忍不住就是因为这个衣冠楚楚的主教居然要猥亵自己的亲生女儿,看他这么从容的样子,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

  阿什利点了点头,依旧是呆呆地看着地面,任由派晋尔肆无忌惮的揩油···

  这个该死的衣冠禽兽,派晋尔心里骂道,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这是好白菜让猪拱了,不过既然阿什利都承认了,相比她对这个看的也不重吧?

  汪汪汪··一声犬吠吓得两个人赶紧站起来,派晋尔第一时间把火灭掉,然后悄悄地过去看了看,只见几个人牵着狗在这里寻找着什么似的,现在是下午接近黄昏,太阳慢慢的落山了,他们手里都举着火把,好像是在找人

  “坏了,你老爸派人来抓我们了”派晋尔小声说道,既然主教这么对自己的女儿,那为什么还搞得这么重视?自己走了这么远他们还能追上来,那肯定是动员了大批人力才能搜到自己这里,这倒是令派晋尔百思不得其解

  阿什利不知所措的看着派晋尔,用没受伤得手死死地抓着派晋尔的胳膊,好像是把派晋尔当成自己守护神了似的

  “别说话,不一定是来抓我们得”派晋尔笑着说道,毕竟他这一路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应该不可能发现他们,他对自己的掩盖痕迹还是很有信心的

  果然,一个人被绑着带了过来,为首的人对着绑着的那个人念了一串听不懂的话语,其余的人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看他们的穿着像是这附近的村民,果然这个部落的人都有病

  派晋尔松了口气,还好不是来抓自己的,回头看了看阿什利,她居然好像是在祈祷似的,嘴里一直在念着什么东西,好像和为首的那个人念得一样

  “喂喂,你在干什么?”派晋尔小声问道

  阿什利在地上写了几个字,派晋尔低头一看《祷告》···

  两个村民抓起受害者,在他的脖子上套上了一根绳子,随后把他挂在一棵树杈上吊了起来,领头的村民手里拿着刀子,一刀插进受害者的肚子上,随后猛的一滑,就像是解剖一只死猪似的,刀子所到之处就是牵肠挂肚,人体内的各种器官内脏都流了出来,夹杂着一大滩血流了出来

  “我草”派晋尔骂了一句,低头看了看阿什利,阿什利死死的盯着,好像是对这样的现象早就见到过了

  “上帝,愿你宽恕它的灵魂”村民们做完这些之后还振振有词的祷告了一番才离去

  “真是有病”派晋尔说完拉着阿什利离开了,从这就能看得出,要是他被主教抓回去了,估计下场也不会比刚才那个可怜的人好多少

  那帮村民走后,派晋尔悄悄的摸过去看了看,尸体被吊在书上,肚子被剖开了,里面的内脏什么的都流了出来,甚至还能看到一丝余温正从尸体内散发出来,也许此时此刻这个人的脑子还没有死亡,眼睛捕捉到的画面还能传到他的脑子里去?

  派晋尔找了找,想看看对方身上有没有什么能用得上的东西,不过对方显然是已经被搜过身了,派晋尔什么也没找到

  “见鬼了”派晋尔刚说完,只听见一声狗叫,声音非常大,好像是猎狗发现了猎物似的,也好像是狗在打架,反正声音非常吵,随后就是一阵阵惨叫传来,叫的撕心裂肺,派晋尔赶快回到刚才藏身之处,这里太吓人了,饶是见过大世面的派晋尔也感觉到心里毛骨悚然

  回到营火旁,阿什利正蜷缩在一堆草丛里,要不是她金色的头发暴露了她的位置,派晋尔还找不到她呢

  《你过去干什么啊?》阿什利用自己的左手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右手受伤了,只能用左手写字,刚才派晋尔过去的时候阿什利就拦着,但无奈这个大块头还是想过去看看,再加上刚才的那一阵狗叫,吓得阿什利赶快躲起来了

  “你们部落,为什么会杀人?把人吊在树上,然后在把人开膛?”派晋尔问道,因为刚才他看到阿什利的表情,好像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们是祭品》阿什利写到

  “什么狗屁祭品?”派晋尔问道

  《大主教规定,每年第一个月的第十天,各村镇都要准备活人祭祀,这个人可以是战俘,罪犯什么的》阿什利写到,怪不得之前她看那么血腥的一幕都没有什么反应,原来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派晋尔拿出地图看了看,准备找条路从齐娜出去,虽然自己任务失败了,但好歹也算是救了阿什利一命,同时也了解了齐娜这个部落的另一面,以前在军队的时候都说齐娜是一群虔诚的人聚集在一起拥有共同信仰的一帮劳动者,但今天派晋尔来了之后才知道,全都是骗人的

  选择好路线后,派晋尔看了看自己身边的阿什利,正瞪着绿色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她的手骨折后,派晋尔用两根树枝固定,用三角巾包扎伤口,看上去也没什么问题,虽然没有麻药肯定会很痛,但阿什利却一点表情也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