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选择性失忆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2982 2020.07.21 10:08

  叶医生听见夏南这样说,忍不住就有点恼!

  我看在苏兴旺以前给我送过两条马鲛咸鱼的份上,放下卫生站的事情好心好意来给你看伤,你竟然说我有病?

  ……特么到底谁有病啊?

  夏南似乎并不懂得察言观色,完全看不到人家不高兴的样子。

  “叶医生,你这个虽然不算大毛病,但如果不及时处理,对你的影响会越来越大的!”

  苏非儿见叶医生脸色不对,一副要拂袖而去的样子,忙不迭的道:“叶医生,你别生气,他现在脑子有问题,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叶医生原本确实想发作的,可是想起夏南的一通自我诊断,他又生生忍住了,“行,那你就说说,我哪儿有毛病?”

  夏南问道:“你手掌腕关节下面那个肿瘤,应该有挺长一段时间了吧?”

  叶医生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将自己手掌反了过来。

  苏兴旺和苏非儿爷孙俩顺势看去,只见他的手掌腕关节处,确实有一个圆型的凸起肿块,直径约有1.5厘米,高约0.5厘米。

  这是一颗肿瘤,绝对没有错,不懂医的人都能看出来。

  叶医生犹豫一下,终于道:“它长起来确实有两三个月时间了,应该是个肉瘤,准备这两天没那么忙就到大医院去检查一下的。”

  夏南认真看了他一眼,微微叹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叶医生应该不是外科医生吧!”

  叶医生被问得有些窘迫,卫校毕业的他学的是预防医学,拿的只是中专学历,在外面找不到工作的他无奈回到儒步渔村成为一名村医!

  上岗之前虽然经过了转岗的全科培训,但十分笼统,所学也有限,因此在村卫生站也顶多给别人看些感冒发烧,跌打损伤的小病小痛。

  稍微遇到点疑难杂症,都得让人上医院。

  “这个……你怎么知道的呢?”

  叶医生很是疑惑,难道自己的额头上刻着我不是外科医生几个字?不过想了想后,又觉得自己最早的推断是正确的。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在真正的国手大咖眼中,你到底有几斤有几两,人家根本不用问,法眼一开就知道你是何方妖孽!

  果然,夏南似乎真的很有本事,“很简单,如果叶医生是外科医生的话,应该知道这个肿瘤是怎么回事,而且早就解决了,完全不用拖两三个月的时间!”

  “那你知道我这个肿瘤是什么情况?”叶医生的话听起来像是质问,可事实却是在虚心讨教了。

  “其实它不能算肿瘤,仅仅只是个囊肿罢了,全名叫做腱鞘囊肿,是由于关节囊、韧带、腱鞘中的结缔组织退变所形成的病灶。这种病的病因多见于劳损,感染,关节炎,以及一些免疫系统方面的疾病。”

  “对对对,我以前特别沉迷网络游戏,这只手几乎一天到晚都握着鼠标!”叶医生点头如蒜,然后又迟疑的问:“那我这个……要开刀吗?”

  “完全不用。”

  “那要怎么弄?”

  “你把手伸过来,把那个囊肿贴到我的拇指下面。”

  叶医生犹豫一下,这就照着他的吩咐做了。

  夏南虽然全身不能动,但手指还是能动的,拇指在他的囊肿上来回抚摸!

  动作轻柔缓慢,仿佛揉抚情人的身体,然后……猛地用力!

  “卟”一声闷响!

  仿佛什么东西被生生刺破了!

  叶医生感觉到疼痛,垂眼一看,手上的囊肿被隔着皮肤按破了。

  “你,你干什么?”

  夏南平淡的道:“囊肿内只是一些积液,只要挤破,它就会自行吸收。你可以缓慢的继续揉按周围,又或者用冷敷热敷交替进行,这样更有利于它的吸收,更快消肿。”

  叶医生看向原本隆得高高的囊肿,此时已经消平下去了,虽然还微微有些发肿,但明显如夏南所说,那是可以吸收的,忍不住又问道:“之后要吃什么药吗?”

  “不用,你实在想吃一点安慰自己的话,那就活血化瘀的药物吧!”

  “……”

  到了这个时候,叶医生已经完全没脾气了,甚至心里还对夏南充满了感激。

  人家伸手轻轻一按,便解决了困扰了他两个多月的难题啊!

  “那个,小兄弟,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应该……叫夏南吧!”

  “小夏医生,真的谢谢你了。”

  “客气了客气了!”

  “……”

  苏兴旺孙爷俩站在旁边听着两人一问一答,如唱戏般精彩,不由又一次木鸡了!

  叶医生又问:“小夏医生,那你的伤……”

  夏南道:“没问题,我自己能解决!”

  听他这样说,叶医生也不再班门弄斧,“那行,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夏南道:“好,慢走!”

  苏兴旺见叶医生要走,终于回过神来,“叶医生,你这就走吗?那这出诊的费用?”

  “哦哦!我晓得,我晓得!”叶医生忙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放到床边,“小夏医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笑纳。”

  见叶医生就这样走了,苏兴旺不由再次呆若木鸡。

  他原本是想问叶医生出这一趟诊要多少钱,没成想叶医生反倒放下了一百块。

  这,这叫什么事呢?

  苏非儿首先回过神来,迭声问道:“夏南,你真的是医生?你真的是医生?”

  夏南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医生,因为他别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脑袋里只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医药知识。

  这些东西怎么来的,他也搞不清楚!

  不过面对苏非儿的疑问,他并没有回答,只是用眼角瞟向破桌上的一百块钞票,意思很明显:我都赚一百块钱诊费了,你说我是医生吗?

  “非儿,我看这事错不了!”一旁的苏兴旺指了指门口道:“你没见叶医生都对他服得五体投地吗?”

  苏非儿仍然难以置信,“可就这么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实在是……”

  “等等!”夏南疑惑的问:“你说我只有十六七岁?”

  “不然你觉得自己是几岁?”苏非儿直接拿来一面镜子,照到他脸上,“你自己看!”

  夏南仔细看看,发现镜子里的男人……确切的还不能算男人,只是个男孩,年纪恐怕要比苏非儿小那么一丢丢。

  不过长得相当好看,像是电影里走出来的男一号似的!

  苍白的脸上虽然不见血色,却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长而微卷的睫毛,翘挺的鼻梁耸立,失血的嘴唇虽然透着紫绀……

  不用过多描述,这绝对是整条街上最靓的仔!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夏南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出走,但现在确实是个少年!

  然而这真的是自己吗?

  怎么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呢!

  我最少得18啊,要不然哪来的自信!

  不过这真是自己的话,被杀人灭口也不算奇怪!

  实在太靓仔了!

  在他想得脑袋又有点发疼的时候,举镜子苏非儿也有点累了,放下镜子道:“看清楚了吧,你这个样子,高中都可能差一两年毕业,你说你是医生,谁信啊?”

  “丫头,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俗语有云:有理不在声高,有志不在年长。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谁信,谁不信,那不是重点,关键是要有真本事!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自然谁都能看出来!”

  此言一出,苏非儿又愣住了,不但她,就连旁边的苏兴旺也有点儿傻眼,因为这老气横秋的话不是他说的,而是躺在床上的夏南。

  “夏南!”足有那么一会儿,苏非儿才总算反应过来,声音高八度的喝道:“我和你说多少次,不许叫我丫头!你顶多就只有十七岁,我可马上就十八了,你就算不叫我一声姐,也得叫我的名字,你到底懂不懂一点儿礼貌?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轰出去?”

  这小娘皮看起来好眉好貌,可是脾气真的不太好,发作起来像得不到满足的雌老虎似的!

  夏南惹不起,也没地儿躲,只能妥协,“好吧,非儿。”

  “哼!”苏非儿冷哼一声,显然对这个称呼并不满意!

  苏兴旺则是问道:“夏南,到底是谁跟你这么大仇恨,要把你活生生的沉海!”

  夏南摇头道:“我不记得了!”

  苏兴旺又问道:“那你的家人呢?”

  夏南道:“也不记得了。”

  苏非儿插嘴问道:“你真的得了失忆症?”

  夏南想了一下道:“确切一点来说,是得了选择性失忆症!”

  苏兴旺与苏非儿面面相觑,显然听不大明白。

  “我虽然忘了一些东西,但又记得一些东西。”夏南想了想又补充道:“其实选择性失忆这种病,每个人都有的,或严重或轻微罢了。”

  苏非儿愕然,“纳尼?”

  夏南道:“例如有的时候,我们会忘了自己欠别人多少钱,可是又清楚记得别人欠自己多少钱。”

  苏非儿听了这话虽然恍然,可是脸却黑了,瓮声瓮气的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夏南:“呃?”

  苏兴旺岔开话题问:“夏南,现在叶医生走了,可你身上的伤怎么办呢?”

  夏南道:“这个简单,不过要麻烦爷爷帮我去拿些药,只要能给我拿齐药,七天我就能下地,十五天就能彻底好起来!”

  此言一出,爷孙俩又被弄得愕然半响。

  俗语有云:伤筋动骨一百天。

  夏南的腿骨断了,肋骨也断了,内脏还有这样那样的伤,没有三五个月是绝对好不起来的,可是他竟然大言不惭的说最多十五天就能彻底好起来?

  这话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苏兴旺爷孙俩不是很信。

  苏非儿忍不住嘲讽道:“夏南,你是阎罗王卖布——鬼扯吧!我苏非儿活了十七年零十一个月十五天过七小时五十四分三十六秒,见过很多敢吹牛的,可没见过像你这么敢吹牛的!”

  夏南也不生气,平淡的道:“非儿,风水先生可能骗你三五十年,可我夏南顶多骗你几天,我有没有吹牛,很快就能见真彰!”

  苏非儿质问道:“你要是七天内不能下地,十五天内不能好呢?”

  夏南原本是没心思跟一个小女孩较劲的,可不叫她见识一下,她又不知道什么叫做大蛇屙尿,于是就道:“如果不能,那我就管你叫姐姐!”

  “好!”苏非儿来劲了,青葱玉白的手指点着他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到时可别说我欺负你一个小屁孩儿!!”

  夏南啼笑皆非,到底谁才是小屁孩呢?

  苏非儿仿佛生怕夏南反悔似的,赶忙对苏兴旺道:“爷爷,你帮他拿药吧,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真这么神,还是假这么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