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2004 2020.08.03 12:03

  苏非儿见赵广发出去后没一会儿,外面响起了汽车引擎声,忙跑出去查看,结果发现赵广发的那辆雅阁竟然开走了。

  咦?这什么情况?赵广发竟然跑了?

  苏非儿赶紧回到屋里,“夏南,那个赵广发跑了!”

  菜叶被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跑了?”

  苏非儿道:“一定是夏南要价太狠,他接受不了!”

  菜叶纳闷的道:“可他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勇的人,他不怕活活被痛死吗?”

  苏非儿道:“这个……你问我,我问谁啊?”

  两人说到最后只能齐齐扭头看向夏南,发现他仍然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脸上甚至还挂着淡笑,似乎压根就没他什么事似的。

  菜叶见状不由疑问道:“你的肥羊都跑了,你还笑得出来?”

  夏南道:“借用赵广发的一句话,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菜叶道:“呃?”

  夏南道:“再借用灰太狼的一句话,他一定会回来的!”

  菜叶道:“你确定?”

  夏南道:“要不咱们又来打个赌?”

  苏非儿立即叉起腰,冲他喝道:“夏南!你又打赌!”

  “好吧,当我没说!”夏南讪笑一下,然后缓缓的道:“赵广发这个人,没有大智慧,但是有小聪明。但有的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菜叶疑问:“什么意思?”

  夏南道:“上次我给他开过一条方子,帮他打掉了一颗结石。”

  苏非儿顿时恍然大悟,“那条方子还在他手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照着那条方子去抓药了。”

  菜叶忙问道:“他照着那条方子去抓药的话,有用吗?”

  “有用!”夏南点头,然后又补充,“但只对结石落到输尿管的病情有用。”

  菜叶道:“那他现在是什么病情?”

  夏南道:“他现在是肾里面的结石移位!”

  菜叶有点搞不明白了,“那到底是有用还是没用呢?”

  夏南道:“肾和输尿管虽然都属于泌尿系统,但位置一个高一个低!简单打个比喻,你病在脚上,结果却去拿治头的药,你觉得会有用吗?”

  菜叶想也不想的道:“肯定没用!”

  夏南摊手道:“那不就结了!”

  三个小时后,外面响起了急促的刹车声,紧跟着剧烈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苏非儿听到声音忙去应门,然而门一开,一个人就倒了进来。

  赵广发倒在地上,不停的在地上翻滚哀号,“小夏医生,救救我,你救救我,我认了,我通通都认了,你给我治吧!求求你了!”

  夏南走出来,“发哥,这么快就考虑好了?”

  赵广发忙不迭的道:“考虑好了考虑好了,你给我治吧,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哎哟我滴妈!”

  夏南半蹲到他面前,“真的考虑清楚了吗?现在诊费可是五千起的哦!”

  赵广发忙不迭的点头,“嗯嗯,不管多少钱我都答应你!”

  夏南疑问道:“哦,真的多少钱都答应?”

  赵广发虽然苦不堪言,但还有一点清醒,忙道:“不是说五千就可以吗?”

  夏南点头,“好吧,坐起来,我给你检查!”

  赵广发忙挣扎着爬起来,强撑着把手伸给夏南。

  夏南给他把完脉,又在他腰背双肾位置仔细检查了一番,然后才准备开方子,不过提笔前却问道:“赵广发,除了医院给你开的止痛药,你没吃别的什么药吧?”

  赵广发忙道:“没有,没有!”

  夏南道:“你确定没有?如果你刚刚乱吃了什么药,和我现在开给你的药有冲突,发生什么冲突反应,又或者药量叠加过大,出现什么不适的话,你可不能怪我!”

  赵广发的脸色又是一白,最终只能哭丧着脸道:“小夏医生,我一个小时前吃了你上次给我开的药!”

  夏南故意的道:“上次的药?你为什么吃那个?那是完全不同的药方,你吃了不但不能好,反而会更痛苦的!”

  赵广发听得差点就掉下眼泪来,“我,我以为是一样的!”

  夏南叹气道:“没文化真的是太可怕了。”

  赵广发忙不迭的叫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毒舌的夏南倒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给他开了方子,并且让他买一套专用针灸用的银针,以及一些艾条回来。

  铁锤做别的事不行,但跑腿还是相当麻利的,没多久就把夏南需要的东西通通买回来了。

  把药交给苏非儿去煎后,他就让仍然疼痛难忍的赵广发脱掉衣服,然后开始给他下针!

  主穴为肾俞穴,腰阿是穴,膀胱俞穴,配合着委中穴,足三里穴,血海穴,用先补后泻的手法!

  留针的时候,他又用点燃的艾条缓缓在诸个穴位上缭绕,达到活血祛淤,行气止痛的目的!

  十来分钟左右,赵广发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消失了。

  起针之后,他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但身上仍然没有力气,软软的瘫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真正感受到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的体验!

  只瘫了那么一下,他就睡着了,睡得死沉死沉,不过也不能怪他,肾结石发作的这两天一夜里,他几乎没有合过眼!

  当他被叫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时分,夏南端着一碗药笑眯眯递到他面前,“大郎,该吃药了!”

  赵广发:“……”

  见他半天也没接药,夏南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赵广发,你相信吗?如果我想毒害你,根本就不用费心给你喝什么药,随便动动手指,你现在已经死一百次以上了!”

  一旁的苏非儿听得直撇嘴,这货又吹牛皮了。

  赵广发却不敢这么想,因为一顿饭已经让他吃尽了苦头,甚至可说是吃得生不如死,赶紧将那碗药接过来,捏着鼻子喝了下去。

  药喝完不过一个小时,他就连续上了三次厕所,并且排出了两颗结石!

  当他把两颗结石递到夏南面前的时候,夏南只看了一眼便冷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