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打赌再见打赌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2090 2020.07.31 00:00

  菜叶走后,夏南拿着自己上午买回来的东西,走进了厨房。

  锅里昨儿煮了一夜的药水早已经冷却了,他重新起了火,然后开始准备DMPT,以及一些别的材料。

  这一次不再那么随便对付了,每一样材料的份量,均按照配方上的比例。每一个制作的步骤,也按照配方上的次序。

  没有最严格,只有更严格。

  在他忙活的时候,苏非儿进来了,默默的坐到灶前帮他烧火,脸上却是一片愁容。

  夏南看了看她,忍不住问道:“丫头,怎么愁眉苦脸呢?”

  苏非儿唉声叹气的道:“面对那么一大帮债主,你觉得我高兴得起来吗?”

  夏南道:“他们不是已经走了吗?”

  苏非儿道:“可他们还会回来的,以前也是这样,警察一来,他们就跑了。警察一走,他们又倒回来。”

  夏南道:“看来这个钱是要还的,不还就没完没了了。”

  苏非儿叹气道:“是啊!欠债还钱,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要怪也不能怪他们,只能怪我那不争气的父母!”

  夏南摆手道:“算了,先不说还债的事情,告诉我今天出海有没有打龟?”

  说起这个,苏非儿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点的笑容,低声道:“今天我和爷爷出海,打了差不多一百斤鱼,挣了两千块钱左右!”

  夏南却是皱眉道:“这么少?”

  苏非儿道:“这还少吗?已经不少了好吧!以前哪敢想打这么多鱼,挣这么多啊!”

  夏南摇头道:“看来这个诱鱼剂的附网性还是很差的,只能一次性使用。”

  苏非儿道:“那怎么办啊?我还指望着靠你这个诱鱼剂把欠的债还完呢!”

  夏南指了指正在煮的大锅,以及放在旁边乱七八糟的东西道:“只能不停的改进,争取一次比一次好。”

  苏非儿道:“可是爷爷现在受伤了,必须得卧床休息。就算你弄好了诱鱼剂,也没办法出海啊!”

  夏南道:“没关系,不是有我嘛!”

  “你?”苏非儿嗤之以鼻的道:“还是算了吧,你解一条鱼都能被螃蟹钳到,根本就是个大少爷的命,哪干得了这样的粗活。”

  夏南摇头道:“不会我可以学,没有谁天生就会走路,还不是学着学着才会的。”

  苏非儿摇头道:“还是不行的,下网收网我虽然没问题,可我不会开船!”

  夏南道:“我问了,那个菜叶会!”

  苏非儿道:“蔡警官?”

  夏南笑眯眯的道:“我准备把他培养成我的小弟!”

  苏非儿吃惊的道:“夏南,你也太敢想了吧?人家可是警察,而且比你大那么多岁。你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要收人家做小弟?”

  夏南道:“有时候不全力以赴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做……”

  苏非儿接口:“绝望?”

  夏南汗道:“有志者事竞成!”

  第二天凌晨三点半,菜叶准时出现在苏家,然后和苏非儿夏南一起出海。

  菜叶没有吹牛,他真的能开船,而且开得不是一般的溜,径直把船开到了内海与外海的交界海域。

  不过在苏非儿下网的时候,他却在一旁犯嘀咕,“总共只有两张网,能打多少鱼呢?”

  夏南道:“一千斤吧!”

  这下,不但菜叶睁大眼睛,连苏非儿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苏非儿知道夏南的超级诱鱼剂很有用,真的能把鱼都吸引过来,可是再厉害也是有度的,昨天和前天网到的鱼,加起来也不足五百斤。

  今天相同的配方,相同的两张渔网,他竟然说能网一千斤!

  这货,真的越来越敢吹牛皮,而且吹得牛皮越来越没边了!

  不过没等她出声,菜叶已经抢先道:“你要是真能打到一千斤鱼,我活活生吃了它们!”

  夏南道:“你不信?”

  菜叶指着自己反问:“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夏南调侃道:“有点像!”

  菜叶被气得不行,“我就算真的是傻子也不会相信!”

  夏南笑了起来:“那我们来打个赌。”

  苏非儿终于忍不住出声了,“夏南,你又要打赌?”

  夏南扬起一根手指道:“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赌完这一次就真的不赌了!”

  苏非儿哼了一声,再次放网。

  菜叶则问道:“赌什么?”

  夏南道:“如果这一次,我们能打一千斤的鱼,那你就做我的小弟,我让你干嘛,你干嘛!”

  菜叶冷笑一声,“你要是打不到一千斤鱼呢?”

  夏南道:“你下午就带你爸过来,我给他治胃肿瘤,而且分文不收!”

  菜叶道:“你要是治不好呢?”

  夏南道:“只是一个单发性的胃肿瘤而已,又不是恶性肿瘤,怎么可能治不好!”

  菜叶道:“你确定不是恶性肿瘤?”

  夏南道:“确定!”

  菜叶犹豫了一下后,终于道:“成交!”

  两张渔网都放下去之后,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

  苏非儿这就开始做饭,不是简单的早餐,是真正的饭,船上的活通通都又苦又累,不吃饱是干不了的。

  也许是因为叫了菜叶来帮忙的缘故,一向抠门的她在上船的时候买了半只烧鸡,两个鸡蛋,一把青菜,加上船上的渔笼里还有几只虾,以及一点紫菜,最后鼓捣出了三菜一汤:烧鸡,白灼虾,蒜蓉炒青菜,紫菜蛋花汤。

  开饭的时候,菜叶一会儿看看夏南,一会儿又看看苏非儿,不由得阵阵感叹,“你们现在这个年纪,本应该在学校念书才对的!”

  夏南疑惑的问:“同情我们?”

  菜叶道:“有点儿!”

  夏南道:“那以后有事没事就过来我们家,苦活脏活多干一些。”

  菜叶汗道:“夏南,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真的很不会聊天。”

  苏非儿便道:“蔡警官,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那张嘴从来都不讨人喜欢。”

  菜叶道:“非儿,你可以叫我蔡烨,或者蔡哥,我比你大不了多少岁的。我跟你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好,蔡哥!”苏非儿点头,然后又打小报告似的道:“蔡哥,你知道有人多变态吗?年纪还没我大,竟然让我管他叫叔!”

  菜叶疑惑的问:“谁?”

  夏南立即喝道:“菜叶,你哪来那么多话,有吃的也堵不住你的嘴吗?”

  菜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