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三倍奖励的任务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2878 2020.07.28 19:14

  第二天,天还没亮,苏非儿和苏兴旺又出海去了!

  不过苏非儿临出门之前,并没有忘记留下五百块钱给夏南。

  夏南醒来后,这就出门去买需要的东西,还是穿着苏兴旺的粗布长衫,头戴斗笠,手夹拐杖,脚踩解放鞋,一副土老帽加半残的样子。

  不过夏南觉得这样很好,越土就越没人关注自己,越没人关注就越安全。

  苏非儿没有骗他,出了家门仅仅走了几分钟就是一条街道,街上有一间药店,可是他们那里没有DMPT!

  好心的老板娘告诉他,离这儿三四公里外的另一条街上有一个大型的药材批发市场,那里什么药材都有。

  夏南原本不想折腾,可不折腾是没办法做出对味型的诱鱼剂,所以问明了路线,这就乘公交车前往。

  公交车已经没有位置了,一个大妈见他拄着拐杖,想要给他让坐,但被他礼貌的谢绝了,独自站到角落里!

  公交车前行,两边的街景渐渐变得繁华起来,夏南看得有些欣喜。

  这么大的城市,应该很快就有自己一席之地的!

  正是这个时候,后背被人轻轻碰撞了一下,十分柔软的碰撞。

  夏南扭头看看,发现是一个装扮得十分浓妆艳抹的女孩,画着浓重眼影,嘴唇涂得像吸血鬼,头发还染成紫红色,嘴里一动一动的嚼着口香糖。

  这种风格的女孩,无疑不是夏南喜欢的!

  他喜欢的是像苏非儿那种,妆扮传统,脾气不好但性子傲,泼辣犀利又爱笑的女孩。

  后背又来一下柔软又带弹性的轻撞,弄得他再次回神,不由又一次扭头垂眼去看!

  好吧,姑娘,我承认你胸很大,可也不用以胸逼人吧!还有,车上虽然已经没有座位,但空余的地方还有很多,你为什么哪儿都不站,偏偏要站在我身后呢?

  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帅?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原谅你一次。

  只是当车将要靠站的时候,夏南又觉得这个女孩不能原谅了,因为他放在兜后面的五百块钱消失了。

  尽管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但夏南可以肯定,钱就是这个浓妆女孩偷的。

  上车之前,他还认真检查过,钱就在后面的兜里,从上车到现在,唯一跟他有过肢体接触的就是这个浓妆女孩。

  这个女的显然是借胸袭人,弄得他分神之际把钱摸走了。

  夏南确认这一点后,立即就想要问她拿回钱,可是想想又停住了,因为这么熟练又这么有技巧的扒窃手段,显然是个惯偷!

  如果是惯偷的话,一般不会单独作案,还会有同伙。

  夏南游目四顾,果然发现车上还有三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男人,而且个个牛高马大,其中一个的脖子上还露着狰狞的纹身,看起来十分凶狠。

  他们虽然没有站在一起,可是目光却时不时瞟向自己这边。

  他们,是一伙的!

  自己现在这么个半残的状态,根本干不过他们啊!

  “叮”正在夏南为难的时候,系统的声音很适时的响了起来,“海王系统发布临时任务:要回丢失的钱财。完成奖励为三倍,请问拒绝或接受!”

  卧槽!

  这次任务奖励竟然是三倍?

  尤其不可思议的是,这次竟然不是强制性的!

  夏南听完任务后,没有感觉多高兴,反倒很生气,因为系统明显是看不起他,觉得他现在很弱鸡,根本不可能要回钱,所以才给出三倍奖励。

  询问拒绝或接受,并不是尊重,而是赤果果的挑衅!

  系统背后,肯定藏着一个猥琐的糟老头!

  被气着的夏南不管三七二十八,立即默应:我接受。

  “咔哧”一声响,汽车靠站,浓妆女孩从车上下去了!

  夏南来不及多想,赶紧的跟了下去,冲那浓妆女孩叫道:“小姐,请等一下!”

  任务虽然是一方面,可钱也很关键。那是用来买材料的,要是苏非儿知道他把钱弄丢了,以她抠门的德性,绝对会发飙,所以不论怎样,他都必须把钱拿回来!

  浓妆女孩停了下来,警惕的盯着他道:“你要干什么?”

  夏南道:“请你把钱还给我!”

  浓妆女孩立即就骂道:“神经病,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夏南道:“你偷了我的钱!”

  浓妆女孩叉起了腰,横眉竖目的质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你的钱了?我告诉你,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否则我报警抓你!”

  夏南道:“那就报警吧!”

  听他说要报警,浓妆女孩嗤之以鼻,刚才她已经摸清楚了,他身上根本就没有手机,只有一点现金,弄得原本想偷手机的她只能改为偷现金。所以这会儿也懒得搭理他,转身就走。

  夏南眼明手快,一把拽住她的手。

  “你这个神经病!”浓妆女孩见状立即叫了起来,“你要干嘛,放手,放手!”

  她只嚷嚷了两句,三个人围上来了,赫然就是刚刚在公交车上那三个男的。

  其中脖子上有纹身的男人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浓妆女孩立即道:“你们来评评理,这个人说我偷了他的钱包,想借机非礼我!你们看,他抓着我的手不放!”

  “死瘸子!”纹身男冲夏南冷笑道:“你好大胆啊!”

  另一个光头则质问道:“你想干什么?光天就要化日?”

  面对一班人,夏南神色不变的摇头道:“你们不用在我面前演,我知道你们是一伙的。”

  最后那个身材特别高大的黑大汉见左右没人,这就欺上前来,伸手一把揪住了夏南的衣领,冲他喝道:“对,我们就是一伙的,就偷你怎么了?立马给我放手,否则打得你老母都不认得。”

  纹身男听得有点急,一边左右张望一边低声道:“熊二,你这是干什么?说好了不是这样演的,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演个锤子!”被称作熊二的大汉道:“你看这小子,大腿都没有我的胳膊粗,不但土里土气,还是个瘸子,现在周围又没人,怕个卵啊!”

  夏南虽然被揪着,可仍然拽着那个女孩道:“你们把钱还给我,我要去买很重要的东西!”

  熊二冷哼着扬起拳头冲他道:“你放不放手,不放手就别怪我了?”

  夏南看着他那差不多有自己脸大的拳头,心里发苦,自己现在这副身体,绝对挡不了这个熊二一拳的。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放开了那个浓妆女孩。

  熊二见他放手,这就冷哼一声,也跟着放开他的衣领,但却顺势一推。

  原本站在路边的夏南立即被推向了马路,而这个时候正好有一辆丰田霸道呼啸着迎面急驶而来,直直撞向他。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浪,人要倒霉起来真的喝凉水都塞牙。

  夏南觉得自己出门之前应该一下黄历的,否则也不会先遭遇扒窃团伙,然后又要被车撞。

  值得庆幸的是,老天爷终于眷顾了他一回。

  丰田霸道的司机见要撞人了,反应极快的打了下方向盘,同时急踩刹车。

  “嘎”轮胎摩擦地面的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霸道车在要撞上夏南的那一刻偏了偏方向,停下来的时候堪堪与夏南平行!

  人与车身距离,仅仅只有一个倒后镜的宽度。

  如果司机的反应慢一点点,又或者夏南再被推出来一点点,夏南肯定被撞飞十几米了。

  以他原本重伤未愈的脆弱身体,这一撞必死无疑。

  尽管逃过一死,可是霉运明显没有结束,在他惊魂未定之际,后排车窗突然降了下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探出脑袋,满脸痛苦的表情,然后嘴巴一张就呕吐了起来。

  不偏不倚,正好就吐在夏南身上。

  夏南垂眼看了看,发现自己一身腥臭的秽物,可是还没反应过来,中年男已经缩回头去了,丰田霸道也朝前驶去。

  “哈哈~~”一阵哄笑声响了起来,浓妆女孩与她的三个同伙竟然没有走开,反倒是倚在一旁的花圃边,指着狼狈不堪的夏南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夏南看看他们,又看看自己,最后又看向往前开的丰田霸道,意外的发现车子就在前方路口停了下来!

  红灯了,人们正在横穿马路,车子不得不停!

  夏南脑子一动,没有犹豫,立即撇下那班小偷,一拐一拐的追上前方的车子。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完全对付不了这个扒窃团伙,留下来纠缠只会继续自讨苦吃。

  以其继续被羞辱,还不如找人帮忙。

  他一跳一拐的追到车旁的时候,红灯还剩有三秒,于是就伸手敲了敲后排的车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