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曲线报仇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2278 2020.07.29 04:59

  车窗降了下来,那个中年男再次探出头来,仍然是一脸痛苦的表情,看到夏南,以及他胸前的呕吐物后,立即明白了,人家是来找他算账的。

  只是没等他开口,夏南已经抢先道:“大叔,你的呕吐物里面带着血丝!”

  中年男吃了一惊,有些艰难的张嘴道:“啊,有,有血了?”

  夏南点头,“你别紧张,血丝是咖啡色的,属于胃部出血,应该是你原本就有胃炎,加上不停的剧烈呕吐,造成了局部粘膜破溃出血。”

  中年男吃力的道:“对,我一直就有胃病,今天早上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一直呕吐不止……”

  这个时候,车上的司机已经下来了,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高大威武又精神,而且一身傲气!

  年轻男人冲夏南喝道:“哎,小子,你要干什么?”

  夏南反问道:“你觉得呢?”

  年轻男人看看他的身上,多少明白过来了,从身上掏出两张大红钞递过去,“嚅,这钱是赔给你的,我要送我爸去医院看病,赶紧给我让开!”

  夏南一点也不喜欢对方这种盛气凌人的态度,所以没理他,只是对那中年男人道:“大叔,你现在是不是腹部痛得厉害,左侧,上腹的位置?”

  中年男点头如蒜,“对,对,对!”

  夏南道:“你把车门打开,我有办法缓解你的呕吐与疼痛!”

  年轻男闻言就急了,冲上前喝道:“哎,你小子别在这里瞎搞,我们现在正赶去医院呢!”

  后排的车门却弹开了一道缝,显然中年男不堪痛苦折磨,病急乱求医的将车门拉开。

  夏南没有迟疑,这就挤上车去!

  年轻男赶紧的伸手拉他,“你上去干什么,给我下来。”

  夏南在车内冲他摇头,“你爸要是这样一直吐下去,会更加重胃部的出血状况,我刚刚看过地图,这里去医院最少要四十分钟路程,而且还是不塞车的情况下。时间要是拖长了,你爸到了医院恐怕得开刀不可!”

  年轻男被吓到了,“这,这……”

  夏南没有再理他,而是伸手按压了一下中年男的左上腹,然后又迅速放开,“是按下去痛,还是放开的时候痛,又或按下和放开都痛?”

  中年男吃力的道:“按下去的时候很痛。放开就不痛!”

  夏南点点头,没有反跳痛,那证明只是局部问题,并没有累及周围的腹膜,情况似乎比较单纯。

  问完诊后,他让中年男在座位上平躺下来,然后双手掌心互搓,右手掌心叠放在左手背上,将右手掌心紧贴在关元穴,开始揉按!

  关元穴来回揉按了30秒,他又找到合谷穴,将一手指尖按住对侧合谷穴,其余四指置于掌心,用力由轻渐重掐压,双手同时交替进行……

  刚开始揉按的时候,中年男还哎哟哎哟叫唤不绝,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叫声渐渐没了,脸上痛苦的神色也开始消失。

  当夏南停下手的时候,中年男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而且还能自己从座位上坐起来了。

  年轻男忙勾头问道:“爸,你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好多了!不想吐了,肚子也没那么痛了!”中年男应了一声后,定睛看看夏南,发现他还是一身的狼狈,心里十分过意不去,“那个,小兄弟,你叫……”

  “我叫夏南!”

  中年男忍不住再次打量起夏南,发现他虽然一身土里土气的装扮,可是五官端正,眉宇轩扬,气质非凡,卖相比自己的儿子好看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这明显不是重点,重点是人家仅凭一点呕吐物,便诊断出了自己的病情。而且伸手随便按了按,便让自己在水深火热的煎熬痛苦之中解脱出来。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看起来仅仅只有十七岁!

  是什么样的家庭,培养了如此优秀的孩子呢?

  一般的家庭,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根本没那样的条件。

  世家豪门或许可以,但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某些隐世高人收的关门弟子!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很多人都认为,当今社会,哪还有什么世外高人,不过只是以讹传讹罢了。可事实上那是因为他们孤陋寡闻,从没有见过。

  中年男见多识广,眼界完全不一样。

  他再次看看夏南的穿着打扮,不由再次肯定自己的猜测,像这种深怀绝技,医术精湛的高人子弟,从来不在五形中,跳出三界外,从来不会去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有时为了低调行事,甚至刻意装扮丑陋,不引人注目。

  对,绝对是这样。就算不完全对,那也差不离。

  中年男想到这里,除了对夏南充满感激,更加不敢小觑,十分诚恳的道:“夏……不,小夏医生,真的对不起啊,刚才把你的衣服吐脏了,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我当时实在太难受了,神智也昏昏沉沉的……”

  夏南平淡的道:“没关系,我能理解的。”

  如此宽容大度,中年男更感觉自己猜对了,一般的人哪有这样的仁厚心性啊!

  被吐了一身,早就问候你祖宗十八代了,还给你治?开什么国际玩笑!

  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果不是高人子弟,那必定是世家中人!

  必须是这样,否则没别的解释了。

  正在他揣测不止的时候,年轻男凑过来道:“爸,我现在赶紧送你上医院吧!”

  中年男立即喝道:“别人帮了你爸,你连谢谢都不会说吗?”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生病这种事情,有可能是相反的。中年男虽然感觉夏南是个很不错的医生,可是他的儿子却不这样认为!

  他的儿子并不觉得只有十七岁左右的夏南有多了不起,充其量就是懂得点推拿按摩的皮毛,然后又瞎猫碰到死耗子似的缓解了父亲的症状罢了!

  真有多厉害,毛线,我才不信呢!

  不过父亲既然这样说了,他也只能不情不愿的冲夏南道:“谢谢!”

  中年男见他谢得没有一点诚意,忍不住又呼喝道:“只是嘴上说一句谢谢就可以了吗?你刚刚又不是没看见,小夏医生是被人推到马路上的!你差点撞人了,可是什么表示都没有,甚至停也不停一下,我当时要不是痛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真的想抽死你了!”

  年轻男被斥责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讪讪的道:“爸,我不是看你这么辛苦,想快一点把你送医院去吗?而且我又没真的撞倒他。”

  中年男喝骂道:“你再急也不能这样啊,你可别忘了,你是一名警察!”

  警察?

  夏南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一动,自己这把似乎赌对了。

  年轻男被父亲骂得脸红耳赤,出不了声。

  中年男见状又骂道:“还不赶紧给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年轻男只好看向夏南,语气仍然不是那么好的问道:“刚才怎么回事?”

  夏南简明扼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中年男听得愤怒不已,“他们这样已经不止是偷窃,简直就是故意杀人。菜叶,你要是不惩治他们,我不但不去医院,你这个警察也别当了!”

  菜叶?

  这是什么怪名字!夏南有些纳闷。

  被称作菜叶的年轻男没敢把父亲的话当耳边风,因为他了解自己父亲的脾气,绝对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眼前这件事要是不处理好的话,父亲是绝对不会上医院的,于是赶紧先把车挪到一旁,然后问夏南,“他们人在哪儿?带我去看看!”

  夏南道:“刚才还在那边,现在应该已经走了吧!”

  菜叶一脸不耐烦的道:“废什么话啊,让你带你就带!”

  夏南微微皱眉,不过也没有说什么,领着他往回走,结果竟然发现那个浓妆女孩以及她的三个同伙竟然还在,而且已经聚集到公交站台前!

  他们这样,显然是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而且在等下一辆公交车到来,然后继续作案!

  如此嚣张,如此狂妄,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当然,也可以说是不知所谓,他们真以为这个世界没有王法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