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其实不想走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2576 2020.07.28 09:32

  吃过饭之后,夏南二话不说就钻进厨房去了,因为他不想离开这里。

  当然,他要走也没问题,身上的伤虽然并没有完全康复,但已经可以拄着拐杖走路了!他虽然失忆了,但不是全盘失忆,还记得不少东西,而且收了个病号式马仔铁锤。

  以铁锤的听话程度,夏南只要去找他,让他暂时找个地方落脚,铁锤绝对不敢不答应!

  一旦被夏南落了脚,以他的本事,一飞冲天不说,站稳脚跟,活得潇洒自在绝对没问题。

  只是……明人只说暗话,受人滴水之恩,必以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往白了说,那就是苏非儿太过漂亮有性格,某人有点起贼心了。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留下来陪你每个春夏秋冬,你要相信我,再不用多久,我会帮你把债还清的。

  夏南进了厨房后,顿时就没办法胡思乱想了,因为那口原本装满药水的大锅,现在已经被一锅喂家禽的糙米饭所代替了!

  药水呢?哪去了?

  夏南很疑惑,在厨房找了一遍,可什么都没找到。

  没办法,他只好找昨天让铁锤打包装好的药渣,可结果仍然一样,还是没找到!

  苏非儿收拾了碗筷进来的时候,见他躬着身子在那儿东张西望,不由问道:“夏南,你在找什么?”

  夏南道:“昨天那锅药水呢?”

  苏非儿道:“我倒了啊!”

  夏南苦声道:“你倒它干嘛?”

  苏非儿喃喃的道:“我……”

  夏南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道:“那我昨天煮剩的那些东西呢?”

  苏非儿弱弱的道:“我也扔了!”

  夏南被气着了,“你扔了?”

  苏非儿弱弱的道:“我当时觉得你在吹牛,而且那些药水和那包东西都臭得要死,我实在受不了了!”

  夏南被气得跳脚,“你个败家娘们,那可是五百块钱,你说扔就扔了?”

  苏非儿原本是个很有脾气的主,你敢给我脸色看,我就敢跟你翻脸。然而这会儿自知理亏,也不敢发作,只能怯怯懦懦的看着夏南。

  看见她委委屈屈的小可怜模样,夏南又突然生不起气来了。

  苏非儿弱弱的道:“药水我虽然倒了弄不回来,但那包东西我还是能找到的,那么臭的东西,绝对没人要的。”

  半天之后,苏非儿竟然真的将那包东西找回来了。

  尽管被重重包裹,但熏死人不偿命的味道立即在厨房中弥漫开来,弄得夏南赶紧捂住了鼻子。

  苏非儿也觉得很冲鼻,但知道它能给家里带来财富后,不管多难闻她都忍了,赶紧的照着铁锤昨天的样子,开始刷洗大锅,注入清水,然后大火烧开,再把那些残渣倒进去翻煮。

  在她忙碌不止的时候,感觉衣角被人轻轻拽了一下,回头看看,发现夏南正把一个口罩递给她,于是就赶紧接过戴起来!

  忙碌了一通后,她坐到灶前一边烧火一边问:“夏南,接下来怎么弄?”

  夏南道:“先把药水煮出来!”

  苏非儿道:“要煮多长时间?”

  夏南道:“昨天已经煮过一次,现在是翻煮,时间要更长,大概要熬煮一夜才能出味。”

  苏非儿便往灶里塞了一些比较粗大的老树根,然后对夏南道:“既然要那么久的话,我们出去吧!”

  夏南点点头,厨房的味道实在很要命。

  两人出了厨房,到了外面的院子,空气总算新鲜了许多,于是就在大门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渔港的夜晚是安静的,天上繁星点点,偶有丝丝微风吹过,让人倍感舒爽。

  只是看着天上皎洁明月,两人又相对无言,夏南生怕苏非儿要赶他走,苏非儿则怕他自己提出要走。

  夏南见苏非儿嘴唇几度轻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觉得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干脆一点。

  “那个……”两人齐齐开口,又同时闭了嘴!

  “丫头!”禀着女仕优先生的原则,夏南道:“还是你先说吧!”

  苏非儿吱吱唔唔的道:“夏南,你给我一点时间吧!”

  夏南不解的问:“给你什么时间?”

  苏非儿道:“我不是个愿赌不服输的人,我会兑现赌注的,而且现在不是还没到十五天吗?”

  夏南闻言大松一口气,“原来你要跟我说这个,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赶我走呢!”

  苏非儿疑惑的问:“我为什么要赶你走?”

  夏南道:“你之前不是让我叫人赶紧把我接走的吗?”

  苏非儿十分坦诚的道:“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我们又不熟,而且你伤得那么重,我家又穷,我怕你一个不小心在我家挂了,我连丧葬费都出不起!”

  夏南狂汗,“那现在呢?”

  苏非儿道:“现在我发现你不但吃得不多,也不麻烦,甚至还不是一般的有用,怎么舍得赶你走!”

  夏南苦笑道:“丫头,你这么老实,很容易没朋友的。”

  苏非儿突然很认真的问:“夏南,我们是朋友吗?”

  夏南摇头道:“不是!”

  苏非儿吃惊又失望的看着他。

  夏南笑着补充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虽然说爷爷也有份,但我已经问清楚了,如果当时不是你坚持一定要救我,拖了那么一小会儿,我又争气的动了一下下,说不定我会被重新扔回海里去的。所以我们是比朋友更深的关系,非比寻常!”

  不知怎么的,苏非儿突然想起别人开玩笑的一段话:英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但如果英雄长得很丑,那就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

  “那个……你该不会想着以身相许来报答我吧?”

  “呃!”夏南不由又笑了,摇头道:“不好意思,贫道卖艺不卖身!”

  苏非儿松了一口气,学着夏南的话道:“吓死我了!”

  夏南狂汗,“我有那么差吗?”

  苏非儿只能给他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丫头,你放心吧!”夏南终于正经起来,认真的道:“在你们家的债没还清之前,你就算赶我我也不走的。”

  苏非儿蹙眉道:“那要是债还清了呢?”

  这下,夏南被问着了,半天才道:“还清了再说吧!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

  苏非儿摇头道:“谁说没有一撇的,已经有九千块了!”

  夏南被弄得又笑了一下,然后问道:“丫头,明天还出海吗?我的诱鱼剂今晚做不出来的!”

  苏非儿想了想问道:“那原来两张已经上了诱鱼剂的网还有效吗?就是昨晚放过一次的那两张!”

  夏南道:“应该能勉强再用一次,海水的盐份高,溶解度也高,第二次的效果应该没那么好!”

  苏非儿想了想道:“那我和爷爷明天再把那两张网下下去,你留在家里做超级诱鱼剂,有没有问题?”

  夏南道:“没问题,我一个人能搞得掂的!不过这儿离街上有多远呢?”

  苏非儿道:“你要干嘛?”

  夏南道:“昨天那一瓶DMPT用完了,必须得再去买一瓶,另外还有别的东西,我这一次要认真一点制作,看看能不能增加些鱼获!”

  苏非儿恍然,这就道:“不是很远,走路出去的话,三分钟就到街上了,那里有一间药店,不过现在已经关门了,否则我现在可以给你买去。”

  夏南道:“这么近的话,你明天给我留点钱,我自己去买就可以了。”

  苏非儿有些不太放心的道:“你确定自己能行?”

  夏南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都活……”

  苏非儿撇嘴道:“都活几年了?撑死十七年好吧?我就搞不懂了,你一个小破孩,哪学来的老气横秋。”

  夏南没法吱声了,因为他也搞不懂自己到底几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