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残酷的惩罚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2672 2020.08.02 11:58

  “这么说来?”苏非儿想了一下后,惊疑的问夏南,“赵广发的肾结石发作,真的是你搞的鬼?”

  菜叶轻哼道:“我就说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吧!”

  夏南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我什么都没做,仅仅只是请他吃一顿饭而已,我哪里坏了?你们不要冤枉我,不然我也请你们吃饭的哈!”

  苏非儿与菜叶:“(⊙o⊙)!”

  半响,菜叶纳闷的道:“夏南,我……”

  夏南皱眉道:“叫我什么?”

  菜叶只好改口,“哥,我还是有点搞不明白!”

  夏南道:“看在你叫我一声哥的份上,说来听听,我替你搞搞!”

  菜叶道:“你费尽心机的给他下毒……不,应该说是触发他的肾结石,应该不仅仅只是想看一下他痛苦表情那么简单吧?”

  夏南道:“确实不止!他竟然敢教唆那些债主上门,图谋这座房子,我一定要狠狠的收拾他!”

  菜叶道:“那既然他来了,你怎么不收拾他,反倒让他上医院呢?”

  夏南道:“因为他受的罪还不够多。”

  菜叶道:“呃?”

  夏南道:“你知道肾结石移位之后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吗?”

  菜叶被问着了,“我又没得过肾结石,我怎么知道?”

  夏南摊手道:“既然这样,我也不想浪费口水跟你解释,反正你只要知道,他一定会回来就可以了。”

  菜叶疑问:“你这么肯定?”

  夏南平淡道:“早则今晚之内,迟则明天,他绝对会回来。你要是不信,我们可以再来打个赌!”

  没等菜叶应声,苏非儿已经叉着腰冲他喝道:“夏南,你又要打赌?”

  夏南见她反应这么大,只好道:“好吧,不赌了,睡觉去。明天早早要出海呢!”

  菜叶愣愣的看着夏南的身影消失于眼前,忍不住喃喃的问:“这……到底是个什么妖怪啊?”

  苏非儿听得顿时就不乐意了,拿眼瞪着他!

  菜叶接触到她的眼神,“我说错了吗?他就这么一点年纪,可是……”

  苏非儿打断他道:“他是不是妖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家要是没有他,现在我可能已经被逼得去坐台了!”

  菜叶:“……”

  凌晨三点整,苏非儿已经起床了。

  她将一直浸泡在大锅药水里的渔网捞出来,然后开始准备今天要吃的饭菜。

  夏南的超级诱鱼剂效果显著,三四个小时鱼就挂满了网,不再像之前那样,放足一整夜也只能网到几条小鱼小虾。因此收网的时间也改变成了当天放当天收,早饭和午饭都在船上吃。

  人就是这样,想要活得更好,那就必须适应改变。

  苏非儿准备好一切,这就去叫夏南起床,只是到了他的房门前还没敲门,门已经开了,夏南出现在眼前,上下打量一下他,见他腋下空空如也,“你的拐杖呢?”

  夏南摇头,“今天开始,不用拐杖了,已经十二天,骨痂早就长牢固了,再过两天,腿上的夹板也可以拆掉的!”

  苏非儿有些不放心的问,“你确定能行吗?可别为了赢我就死撑啊!”

  夏南疑问:“为了赢你?”

  苏非儿低声提醒,“我们不是打了赌吗?”

  夏南恍然,“放心吧,我不是个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人!”

  两人正说着话,菜叶来了。

  船上的活虽然辛苦,可是丰厚的收获让人相当上瘾,所以不用夏南提醒,菜叶自己调了闹钟,踩着点过来的。

  三人收拾停当,这就要出门。

  谁曾想门外突然就传来急促又熟悉的刹车声,然后铁锤搀扶着赵广发又闯了进来。

  夏南见状不由皱起眉头,“你们又回来干什么?”

  铁锤脸皱得跟苦瓜似的,“小夏医生,我们实在没办法,只能回来了。”

  夏南仍然沉着脸,“我不是让你带他上医院吗?”

  铁锤点头,“上医院了啊,也打了止痛针,可是医生说要做手术,发哥不肯,我就带他回去了,结果没几个小时,他又痛起来了。”

  夏南道:“那你带他上我这儿干嘛?”

  铁锤哭丧着脸道:“小夏医生,我知道你有办法的,你救救发哥吧!”

  夏南摇头,“我好心好意请他吃饭,他却诬蔑我在他的饭菜里下毒,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救他?”

  一脸痛苦的捂着腰的赵广发忍不住出声道:“小夏医生,我错了!你赶紧治治我吧!”

  夏南的目光终于落到他身上,“你错了?那你来给我说说,你错哪了?”

  赵广发吃力的道:“你没有在我的饭菜里下毒,是我自己不忌口,医院的医生说了,是我抽烟喝酒还乱吃东西,所以才发病的。我错怪你了。

  夏南问道:“还有呢?”

  赵广发被问着了,摇头道:“没,没有了啊!”

  夏南摇头,“看来你还没意识到自己到底错哪了,你走吧,我没功夫理你,我要出海了!”

  赵广发听他说要出海,顿时急得更是不行,因为他知道夏南这一出海就是一天的时间,他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那就得受折磨一整天!

  他忙挣扎着来到夏南面前,“小夏医生,你救救我,我真的痛得要死了!”

  夏南不为所动,“我看你还没死呢!”

  赵广发嘶声叫道:“再这样痛下去,我真的会死的!”

  夏南问道:“你死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赵广发:“//ㄒoㄒ//”

  夏南道:“那你告诉我,你到底错哪了?”

  赵广发欲哭无泪,“我我我……你说我错哪了,我就错哪了!”

  “死不悔改的东西!”夏南怒骂一句,然后对苏非儿与菜叶道:“我们走,出海去。”

  苏非儿与菜叶互顾一眼,这就跟他往外走。

  铁锤见状,赶紧搀扶起赵广发追上去,“小夏医生,你别走,别走,你救救发哥!”

  赵广发也跟着道:“小夏医生,你是医生,医者父母心,你救救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夏南终于停了下来,扭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受不了你也得受,这是你应该受的,我早就跟你说过,因果轮回总有报应,你做的坏事越多,你的报应就越大!”

  赵广发终于撑不住,卟嗵一声跪倒在地,“小夏医生,我求你了。”

  夏南问道:“那好,你说你错哪了?”

  绕来绕去,又绕回原点了!

  赵广发这下受不了了,眼眶发红,一副要哭的样子。

  苏非儿见状,终于有些不忍心了,拉了拉夏南的袖子道:“夏南,要不你就帮帮他吧!”

  “帮他?”夏南看向苏非儿,指着赵广发,“你忘了这个垃圾是怎么对待你爷孙俩的吗?”

  苏非儿想起赵广发的所作所为,终于不吱声了。

  这个时候,始终没出声的菜叶终于忍不住了,“夏南,我是个警察,对于警察而言,眼中只有好人和坏人!可你是个医生,不管好人坏人,只要生了病,他就是病人,你有能力就应该救治的!”

  夏南点头,“你说得没错,但有的时候,仁慈是一种罪过!”

  菜叶被弄得有点挠头,“这话怎么说的?”

  夏南指着仍然跪在地上的赵广发道:“你是不是觉得他现在的样子很可怜?”

  菜叶点头,“当然,他看起来真的很痛苦。”

  夏南道:“可是我治好他之后,他却会变得很可恶,会想法设法的去害人。我救了他却等于害了别人。你觉得这不是一种罪过吗?”

  菜叶被弄得不知该怎么反驳,半响才憋出一句,“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夏南无爱的看着他,“你的嫉恶如仇呢?”

  菜叶:“……”

  夏南终于看向跪在那里的赵广发,“你真想让我治你的病?”

  赵广发忙不迭的道:“想,想啊!”

  夏南道:“熬到我出海回来再说吧!”

  赵广发:“……”

  夏南道:“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想想你到底错哪了,我为什么会这样对你。”

  扔下这句话,夏南就带着苏非儿和菜叶出海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