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活见了那个鬼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2758 2020.07.25 00:00

  这一次的临时任务,并没有多大的挑战性。

  以系统的小气程度,夏南觉得也不会给多大的奖励,所以也没有什么期待,但系统的提示音还是响了起来。

  “叮,恭喜宿主完成临时任务,经验值+50,名望+0.5!”

  果然,系统如他所想一般的小气,但还是忍不住打出属性面板。

  宿主:夏南

  等级:Lv1(100/200)

  职业:渔民(初级:2/10)

  技能:捕鱼

  金钱:1100rmb

  主线任务:暂无

  支线任务:帮助苏家还清债务,时限一个月(2/30),任务进度:0%

  临时任务:暂无

  评价:一只刚入门又脾气很臭的菜鸟!

  属性面板虽然有一点改变,但也只是一点罢了,夏南看着金钱有一千一了,尝试着点一级诱鱼剂技能书升级,结果仍然提示:金钱不够,无法升级。

  一千块还不能升级,难道你想一万块?

  对于这个系统,夏南真的有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感觉,因为到目前为止,它还没给他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反倒一直在添乱!

  别人的人生系统不是这样的啊,开局就是神豪,奖励百亿了!可他这个系统,毛线都没给过一根。

  夏南想得心里发堵,涌起了注销账号的冲动,可是找遍了属性面板,完全没有退出的按钮。

  这是来得去不得的节奏吗?

  好,算你狠!

  夏南无力的闭上眼睛,闷闷的去睡觉了。

  中午,十一点半。

  苏兴旺爷孙俩出海回到家,用钥匙打开门走进院子的时候,他们都以为活见鬼了!

  原本一堆没劈的柴火,不但被劈好了,而且整齐的摆放在屋檐下。原本乱七八糟的院子,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整个院子,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看着别提多舒服了。

  然而问题来了,这是谁给收拾的呢?

  夏南吗?不可能吧,他还半死不活的瘫在床上呢!可是家里除了他,没有别人啊。

  苏非儿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后,不由得看向苏兴旺,“爷爷,这是什么情况?”

  苏兴旺也是一脸的懵,你问我,我问谁呢?

  两人赶紧的放下渔网,走进夏南的房间,发现他仍然躺在床上,而且在呼呼大睡。

  苏非儿这就赶紧过去,“夏南,醒醒,快醒醒!”

  夏南被吵醒了,张嘴问道:“要开饭了吗?”

  苏非儿忍不住骂道:“你除了知道吃,还知道什么?”

  夏南被骂得回不了嘴,喃喃的道:“我……”

  苏非儿指着外面道:“院子是怎么回事?”

  夏南道:“我看着外面有点乱,就让人收拾了一下!”

  苏非儿正想问他让谁收拾,那人又怎么进来的时候,可话没出口又发现床边的破桌上有一小叠红色大钞,便改而问道:“这钱又是怎么一回事?”

  夏南道:“早上的时候,我接了一个病号,这是他的诊费。”

  苏非儿愣了下,然后拿起那叠钞票数了数,“八百?这么多?”

  夏南听得撇了撇嘴,很多吗?一点都不多好不好?都不够升级技能书呢!

  “我定了一个规矩,以后一天只看一个病人,每个病人的诊费三千块起步!”

  苏非儿听得睁大眼睛,与自己的爷爷面面相觑,半响才问道:“夏南,你是说认真的?”

  夏南道:“今天早上那个病号钱不够,剩下的钱,他说发工资了再给我,可我信不过,所以让他干活来抵了!对了,后院的鸡鸭鹅,他也通通帮着喂过了。”

  “这样也行?”苏非儿啼笑皆非,“I真是服了YOU!”

  夏南哼哼道:“我不能白给他看病不是!”

  苏兴旺一直没有插嘴,可是到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夏南,说了这么久,那病号是谁啊?”

  苏非儿道:“对啊,他是谁,又怎么进来的?”

  夏南正要答应的时候,外面传来了阵阵的动静,于是他就道:“嚅,曹操来了!”

  爷孙俩扭头往外看看,发现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见过的那个光头——铁锤。

  苏兴旺十分意外的道:“竟然是他?”

  夏南道:“可不就是他!”

  苏非儿悻悻的道:“是他的话,你怎么只收那么点钱,只让他干那么点活?往死里操啊!”

  夏南和苏兴旺:“……”

  门外的人就是铁锤,进门之前他记起夏南的吩咐,赶紧戴上口罩,然后才道:“小夏医生,水泥,沙子,红砖我都已经联系好了,下午他们就会送过来。”

  苏非儿听后就忍不住问:“夏南,你要那些东西干什么?”

  夏南道:“院子的围墙太矮了,而且有很多地方还破了,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钻进来,我让这个家伙给修补好并沏高来!事先没征得你们同意,你们不会怪我吧!”

  苏非儿和苏兴旺顿时恍然明白过来,看来这其中的阿猫阿狗就包括了铁锤这个家伙。

  苏兴旺忙应道:“怎么会怪你呢?这围墙我早就想修了,可是天天都忙着出海,而且年纪也大了,实在是折腾不动。只能一直耽搁着。”

  一旁的铁锤闻言立即道:“苏老……伯,我会把你家的围墙修好的,让人再也爬不进来。”

  苏兴旺有那么点受宠若惊,不知该如何回应。

  夏南道:“爷爷,你不用过意不去,这是他用来抵诊费的。”

  “对,我应该做的,我应该做的!”铁锤忙不迭的应一句,然后扬了扬手里的一袋药道:“小夏医生,这个药我照你的吩咐抓回来了,你看,这个……”

  夏南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苏非儿,但放在床边的手却悄悄比了个八字。

  苏非儿看见后,差点没忍住给笑出来,但还是努力扳着脸道:“我可没空给你这种人煎药,我下午还要去帮爷爷补渔网呢!”

  铁锤的脑袋虽然不好使,可是也知道这是要钱的意思,愁眉苦脸的道:“我,我没有现金了,现金都当诊费给小夏医生了,而且还不够呢!”

  “没现金没关系!”苏非儿掏出手机道:“微信,支付宝,网银,我这都可以的!实在没有,Q币也行!”

  铁锤:“……”

  在铁锤用花呗刷了二百大洋给苏非儿后,苏非儿就高高兴兴的去给他煎药了,铁锤则是唉声叹气的走出去等送来的建筑材料。

  不过苏兴旺则仍然留在房间里,见两人都走了,这才有些忧心的道:“夏南,这个铁锤,还有昨天那个赵广发,通通都不是好人啊!”

  夏南一下就明白了他的心思,“爷爷,你是不是担心,赚他们的钱会有麻烦?”

  苏兴旺道:“是啊,他们现在要你帮忙治病,有求于你,自然好声好气好商量。可万一你给他们的病治好了,他们就可能反过来咬你一口,昨天那个赵广发你也看到了,病还没有完全好就翻脸了!”

  夏南道:“爷爷,你不用担心的,我昨天之所以说每天只看一个病号,就是希望这个铁锤今天找上门来的。”

  苏兴旺不解的道:“为什么?”

  夏南道:“这个铁锤虽然不算聪明,但那个赵广发却很心黑,我也不太确定他还会不会倒回来复诊,为了避免他耍花样,我就想在他身边放一个眼线,这个铁锤别的不行,通通风报报信,应该可以的。”

  苏兴旺听得恍然大悟,“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

  夏南道:“也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个,他们昨天欺上门来的行径,实在太可恶了,而这个铁锤尤其嚣张,我要折腾折腾他,给你们出一口恶气。”

  苏兴旺再次恍然,“哦哦!”

  夏南又道:“另外,家里的活挺多的,确实需要人搭把手,如果我能动弹,我肯定会帮忙,可是我动不了,只能让别人代劳了。”

  苏兴旺越听越是吃惊,他原以为只是普通的看个病,没想到里面竟然藏了这么多的花样。

  这个表面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哪里是个少年,简直是条智多如妖的老狐狸嘛!

  事实上,夏南之所以要沾这些混混,还有一个私心,那就是这些人三教九流,消息灵通,自己以后真的要开始寻找身世,这些人或许能派上用场的。

  不过为了避免吓到老实憨厚的苏兴旺,夏南还是觉得自己不要说那么多比较好,因为苏兴旺现在明显已经有点被吓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