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失忆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我也许就是夏南

失忆之王 了了一生 3371 2020.07.21 10:09

  苏兴旺虽然年老体衰,可是记性没问题,夏南说的只是几种西药:骨痂促进剂,机能复康液,利朱西尼胶囊,伤科合剂!

  他记好后,便匆匆出门买药去了。

  苏非儿在房间里逗留了一会儿后问,“哎,你还有没有事,没有我就不伺候了,我得补渔网去,我家的渔网被装你的麻包袋弄好大一窟窿呢!”

  夏南原本想说没有的,可是想想,还真有,十分难为情的吱唔着道:“非儿,那个……我……很急!”

  苏非儿没好气的道:“再急也得爷爷把药买回来才能治伤啊!”

  夏南脸红耳赤的道:“不是,我是说,我内急!”

  “啊?”

  苏非儿睁大眼睛看着他,人有三急,她可以理解的,可是面对一个瘫痪,从来没有临床经验的她不知该如何应对!

  “你急我有什么办法,我能替你去啊?”

  夏南被打败了,“你不能替我去,可是你能帮我!”

  “我帮你?”苏非儿脸顿时就红了起来,“我怎么帮你啊?”

  夏南艰难的解释道:“我不是要大,是要小,明白吗?”

  “我知道,可你是男的,我是女的……”苏非儿悻悻的跺脚道:“刚刚爷爷在的时候你又不说!”

  夏南苦笑连连,刚刚苏兴旺在的时候,他并不是感觉特别急,一心就顾着开药,都把这个事都给忘了!

  上厕所这种事情,不急也就罢了,一急起来真是势同水火,相当要命的。

  “咝咝!”夏南被憋得脸红耳赤,无法自控的连连吸气。

  苏非儿见他憋成这幅模样,也不由得替他急起来,“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嘛?”

  活人是不可能被尿憋死的,夏南道:“你帮我找个尿壶来吧!”

  苏非儿道:“我家哪来的尿壶?”

  夏南真是有点佩服她的智商,“没有尿壶,瓶子,罐子,盆子,总之能装的就行啊!”

  苏非儿这才醒悟过来,赶紧的跑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就找来了个矿泉水瓶,1.5升的那种,而且还很细心的帮他把开口剪大了一圈。

  原本她是想把瓶子扔给夏南就出去的,可是看着他瘫在那里,完全不能动,又不忍心这样扔下他不管,只能无奈的问:“然后呢?”

  夏南道:“然后把我扶起来。”

  苏非儿犹豫了一下,终于咬咬牙,硬着头皮坐到床边,然后俯身贴过去,一手扶到他的颈后,一手扳着他的肩膀将他扶起。

  她一靠近,少女的发香体香幽幽扑鼻,尤其是搀扶的动作使得两人身体难免紧挨着!

  亲密接触,让夏南虎躯一震!

  不过很快,他就没办法胡思乱想了,因为被扶起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口也被牵拉到了,痛得他几乎差点没昏过去,哪还能有什么花花肠子。

  苏非儿在他的背后垫了个枕头,弄得他坐稳之后才问道:“你自己……能行吧?”

  夏南撑强的道:“能行的!”

  “不能行我也帮不了你!”苏非儿这样说了一句,这就把瓶子放到他身旁,但临出去前又不忘交待。

  “我先出去了,你好了就叫我!可别弄得满床都是,我们家只有这一张多余的被子了。”

  夏南答应道:“好!”

  在她出去之后,夏南这就准备掀开被子,可这件原本极为简单容易的事情,在手臂软得像面条,根本无力扬起的情况下,却变得极为困难。

  不过就算如此,夏南还是咬着牙给自己打气:别着急,我能行,我能起来的,只要给我一点时间!

  夏南深呼吸好几下,这就慢慢挪动自己的手臂,吃力的的拉着被角移动。

  好不容易,被子终于被移到一旁,结果他发现自己竟然是赤条条的!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赶紧拿到瓶子,又凑到身下。

  一番折腾下来,他已经是大汗淋漓,但总算是可以方便了。

  畅快解决完之后,他悠悠长出一口气,仿佛憋了几个月终于得到释放似的,目光不经意垂落到自己的胸膛上,发现那儿戴着一条由数十颗木珠串成的项链。

  木珠的直径只有0.6厘米大小,颜色暗黄,表面带着油光,仔细看的时候,会发现每一颗珠子上都有清晰可辨的纹理,顺畅美观,其中还有仿佛脸谱一样的自然图案,而且还带着一种药香味。

  夏南几乎立即可以断定,这构成项链的木珠材质是降香黄檀,也就是俗称的海南黄花梨。

  这样的项链,到了识货的人手中,随便也能卖个三五千块钱。

  夏南的目光顺着项链往下看,发现下方还挂着一个玉坠,玉的颜色是浓得化不开的绿,绿中又仿佛乏出蓝的色调,是绿到极致后造成的错觉。

  夏南深吸一口气,先是将那个瓶子从身下拖出来,挪到床头,然后才抬手拿起那块玉仔细查看。

  日光下,玉佩显得更是光滑圆润,晶莹剔透,里面透出一种凝重的湖绿色,换一个角度又成了阳绿色,变幻莫测,十分神奇。

  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上面确实龙飞凤舞的刻着“夏南”两个字,下面则是年月日:2003年10月1日。

  苏非儿没有骗人,这块玉上真的刻有名字,那下面就是出生年月日吗?

  这真的就是他的名字和出生日期?

  尽管他不太确定,但通过这块玉,他却大概可以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有着一个非富即贵的身世。

  夏南正思索间,脑海又传来“叮”的一声:“因你长得还算顺眼,智商也勉强在线,特邀请你加入海王系统,请问接受还是拒绝?”

  这一次,夏南终于确定,这个声音不是幻觉,自己是真“听”到了!

  这一次,对方也明显比上一次客气了一些,不过似乎还有点不情愿,很勉强的样子!

  勉强是没有幸福的,最少不能解锁更多知识!

  夏南又应一句:我拒绝!

  系统的声音再次消失了。

  “夏南!”苏非儿的声音却从门外传来,“你好了没有?”

  夏南忙拉回被子,又垂眼检查一下,确定捂严实了,没有漏出凶器什么的,这才应道:“好了!”

  吱呀一声响,老旧的房门被推开,苏非走了进来,看到床边装得半满的瓶子,不由惊讶的道:“这么多,还……这么黄?”

  夏南苦笑道:“这只是开始呢!”

  苏非儿疑惑看着他,“呃?”

  夏南解释道:“我落水之后可能被灌入了大量的海水,海水中含有极高的盐分,大约是人体含盐量的四倍左右,喝多了海水体内的总渗透压会升高,不久就会大量排尿,体内的水份也会不停的丧失,严重的可能会因脱水而死。”

  苏非儿不明白什么是总渗透压,也不知道人体含盐量是多少,但听着感觉很严重的样子,忙问道:“那该怎么办?”

  “别担心,可以用淡水来稀释身体中过高的盐分,这样就能将摄入过多的矿物元素通过尿液和汗液排出体外,所以只要给我准备大壶的凉白开,再把这个瓶子随时给我备着就好!”

  苏非儿点点头,这就脸红红的提过那个沉甸甸,还带着温度的瓶子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手上仍提着那个瓶子,已经空了。另一手提了壶凉开水。

  “还需要什么吗?”

  “暂时没什么了,非儿,谢谢你!”

  苏非儿轻轻的白他一眼,“你还知道谢啊,老是非儿非儿的,连句姐都不会叫!谢得没有一点儿诚意。”

  女英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可以吗?

  夏南很想这样问她!

  “得了得了,你歇着吧,我忙去了!”苏非儿应一句后,发现自己的爷爷苏兴旺回来了,可是两手空空,“爷爷,你不是去买药了吗?”

  苏兴旺道:“外面的药店没有夏南说的那几个药。”

  夏南疑问道:“几个西药一个都没有吗?”

  苏兴旺摇头,“没有,药店的老板娘说她开药店十多年,从来没听说过这几个药。”

  夏南皱眉,只是几个治疗外伤的普通药物而已,应该很常见的,怎么会没有呢?

  苏非儿忙道:“那该怎么办?”

  夏南想了想道:“既然没有那几个西药,那就麻烦爷爷帮我买点中药吧,中药哪儿都有的,虽然疗效慢一点,疗程要长一点。”

  苏兴旺点头道:“好,你说。”

  夏南张嘴道:“盐炒杜仲9克、续断9克、川牛膝9克……”

  苏兴旺记好了方子,这就不嫌麻烦的再次出门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正如夏南所预料的那样,每隔半个小时左右,他就得方便一次。

  苏非儿的性情看起来凶悍泼辣,却明显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不满归不满,嫌弃归嫌弃,可她每隔那么一段时间还是会进来察看夏南,给他喂水端尿,悉心的照顾。

  一直到接近响午的时候,这种体液交换的频率才渐渐缓下来!

  这个时候,苏兴旺也从外面回来了,可仍然是两手空空如也!

  苏非儿疑惑的问,“爷爷,药呢?”

  苏兴旺的脸上浮起窘迫之色,“药很贵,总共要将近四百块,昨天修渔船花了两千多,我身上只有二百来块,不够钱!”

  “怎么会是那么贵的药?”苏非儿愣了一下,想了想后无奈的道:“一会儿我上隔壁阿庆婶家借点吧!”

  苏兴旺叹气道:“也只能这样了。”

  在房间里听到外面对话的夏南心里阵阵揪紧,看这个家的陈设,他已经知道这是一个很穷困的家庭,似乎只有爷孙俩相依为命的样子。

  为了救自己,弄得人家像旺仔雪饼……不,雪上加霜!

  他的目光,不由落到胸前的项链上,尽管这可能是找寻身份的唯一线索,可明显是值点钱的,犹豫着要不要叫苏非儿进来,把它拿去当了,减少麻烦人家的程度。

  “叮”偏偏就是这个时候,他的脑袋又响起了那个声音:“因你天赋异禀,才貌双全,又宅心仁厚,特请求你加入海王系统,请问拒绝或接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