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弈黑弈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碎源剑

弈黑弈白 昂楠鬼木 2007 2020.09.27 07:30

  “后面偷看的两个小子,可以出来了吗?”

  巨剑重新回到了老者背后,悬空飘浮着。老者双手负在身后,踏着虚空,长袍无风自动,气势不怒自威。

  姜谨立马从刚才的震撼当中惊醒过来,身子一跃,便从后面的一颗大树上跳了下来,缓慢地走到老者面前,看着老者一副无敌的姿态,不禁咽了口口水,除了慌张,恐怕整个脑子里,只剩下害怕了。

  看到姜谨恭恭敬敬地站在自己面前,老者淡淡一笑,微微点头,随后转过身去,表情恢复严肃,伸出两指,指向屋顶上一个正在拼命狼狈逃窜的金衣人,口中默念了一句,但不知道念得是什么,只见一个和面前老者长相一模一样的黑袍人出现在了金衣人的眼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可把姜谨给看傻了,看看面前的老者两眼,又看看那黑衣老者两眼,心中不禁疑惑:“这是个什么神通术?还能分身?”

  “这道玄郡,竟然还有这等强者,还是在败落了十二三年的指挥府里,这种实力,能够一招掀飞铁千钧这个半步伯玄境强者的人,在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估计只有关燚天老先生才能够做到吧……”

  “那把巨剑又是什么?为何在这老者手中释放出如此强大的力量,甚至于超过论武堂林拓长老那把四品万柳权杖,而在刘叔手中,还不如一品灵器,甚至于,还不如那些锐利的普通刀剑?”

  千丝万缕的疑惑从姜谨脑中一瞬间全部闪过,对这个善于使用重剑,可以一招掀飞铁千钧的糟老头子,在姜谨心中,可谓是对其又敬又怕。

  敬,敬畏老者惊人的实力,在铁千钧的全力一击之下,不仅没有采用丝毫防御措施,还简简单单一招掀飞了铁千钧。

  怕,自己在刘叔刘伯墉男玄境大圆满面前尚无还手之力,在林拓林长老面前,更只是一个眼神,便弈军消散,精神一震,而眼前这个老者,不知道比林拓要强上多少倍,如果想要抹杀自己,估计,仅仅……一口气,就被吹到十八层地狱去了吧……

  “哗啦~”一声镜子碎裂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抬头一看,刘伊正在与一团空气对打,而且很明显是已经杀红了眼,神志不清了。

  一旁,这位老者的分身,刘伊每出一拳,每打一掌,每扫一腿,便凝聚一面镜子然后敲碎……

  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刘伊应该是累了,便停止了进攻,很是无力地趴在房檐上。可就在此时无数片镜子碎片漂浮在了巨剑的周边,围成一个圈,旋即,巨剑直指苍穹,碎片霎时间全部融入到了剑中。

  “嗡~”

  一声清脆的剑鸣,姜谨根本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老者分身消失,巨剑收起,刘伊,人头……落地!!!

  收拾完刘伊这个让人心神不宁的小子,老者的分身只是一颤,便化为一缕金色气流,被那把巨剑给吞噬了去。

  望着眼前这一幕,本就震惊无比的姜谨,这回可算是彻底蒙圈了,刚才那强悍的分身,竟然在刹那之间便可以化为虚无,还附在一把看似平平无奇的又笨又重的大铁剑上?

  “咳,咳咳!”这时,一直凌空而立的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离姜谨不到一米的地方,故意咳嗽了几声。虽然是故意的清咳,但还是把姜谨吓掉了半条魂,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后走了好几步,随后跌坐在地上,满脸惊愕地望着老者。

  这位老者的实力刚才可是亲眼见识过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是“硬”碰硬,那可真的不知道是说他有勇气好,还是说他自不量力好了。

  终于,老者开口了,满头白色长发飘飘,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小辈,今日你见到了老朽出手,本该要死,可念在你与她的关系,今日饶你一命,可若是让我发现你干了什么伤天害理,有损她名誉的事,定斩不饶!”

  “她?她是谁?什么叫有损她名誉的事?还有,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指挥府?”老者刚刚所说的话,又激起了姜谨心中一圈又一圈的问号,像轰炸一样吐出了一连串问题。

  老者一笑,淡淡的道:“她是谁,现在的你,知道多了并不好。只需要知道,她是一个于你有着永世之恩的人便可……”

  “老朽姓云名戬,乃是这柄重剑的剑灵,来这里,也是和你有关,至于具体的,现在的你,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

  “老朽为人性子懒散,为了保护你的安全,这把剑你便随身携带吧,记得,不到生命危险,我是不会出手的,而且,除此之外,你只有一次让我无偿出手的机会,可要好好珍惜。”

  双指一点,重剑出现在了姜谨的眼前,剑身上的一道道符文浮现在他的眼前,姜谨很是疑惑,以前怎么没注意这破剑上有这么多符文?

  “此剑名为碎源,长达一米五,重达三百六十公斤,曾在三千多年前,孕育出了老朽,使得这剑有了灵智,成为了一把天兵级别的神器!”

  天兵!!!上千年来出现的,绝对不会多于十种,可见是多么的稀罕!如今天上掉馅饼,一把天兵砸在头上,姜谨高兴的简直要上天了!

  “等等,等等,别高兴地太早了,老朽只是说曾经,曾经!至于现在,因为损耗过度,威力顶多赶得上一品灵兵吧!”

  “我不玩了,拜拜了您嘞!”姜谨一听,准备撒腿就跑。

  可云戬一出手,姜谨又被强行拉了回来:“可是,它还是能够恢复的!只要你每天勤加温润,不管是碎源剑,还是老朽的灵体,都会快速恢复,到时候,你在这世界,不管是大齐国还是大秦国,都是可以横着走的存在!”

  老者云戬那苍老的面庞不再僵硬,终于露出了一副出自私心的得意微笑,看起来邪魅,又可怕,让得姜谨连皮带肉都是一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