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最后的若干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最后的若干年 红其 2394 2019.05.16 08:07

  夏医生递交辞职报告的消息在厂里引起不小的议论。核心议题:厂里敢于辞职的都是有手艺的。会剃头的人开了理发店。会扎花灯的在家里忙着扎花灯,过年在夫子庙卖一次,一年都不用愁。你夏翠萍有什么能耐呐?行医?就凭你赤脚医生的水平恐怕白开水都合不上。

  韩大个子比较着急,他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问赵红日;“你怎么不劝一劝夏医生?光顾睡觉啦?女人头脑简单,你难道不清楚丢了铁饭碗,日子会很难过。”

  赵红日也不着急回答两个字;“随她”

  韩大个子也是急脾气。自己满腔热情,换来;随她。让他自觉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我操你娘的。。。”就要拿锹吓唬赵红日。锅炉房其它人看来就哄堂大笑。虽然韩大个子规劝徒弟不要跟夏医生在一起,那是对徒弟前途的关心,而不是对夏医生有多大成见。一个本分的工人对辞职的认知就是自寻死路。

  小毛听到消息后,从电大赶回,见到在食堂打饭的赵红日就说;“你们二百五啊?”话刚刚出口,见卖饭的窗口处马师傅挥动饭勺。意思让他俩出去说。饭厅还有最后两个打饭的人在,回避一下。

  小毛就拉着赵红日的胳膊出了食堂边门。此处存放自行车,人少。赵红日看着小毛,小毛也盯着赵红日,两人脸上挂着笑的表情,对视。直到食堂马师傅用白中透黑的围裙擦着肥手参与过来,小毛才见到救兵一般开口;“马师傅,你看看这个二百五。”马师傅也算他们几个圈里的核心朋友,知道什么意思。

  “我都想办法要帮夏医生留住岗位,你看。。。好端端,一声不吭就辞职了。”小毛好激动。他虽然没有直接责怪赵红日没有跟他商量,没把自己当好朋友。可“一声不吭”就完全表达了不满。马师傅做沉思状,她问:“小毛,你能让夏医生干什么?”

  小毛指着赵红日理直气壮地说;“我都跟他说啦,让夏医生到你食堂先打扫卫生,择菜,帮着打打下手。过渡一下然后再考虑调动。”

  马师傅卸下围裙掸掸胳臂掸掸腿脚,平静地说;“小毛,你就这么点能耐,人家夏医生坐办公室的人,风不打,雨不淋可以,你让人家打扫卫生?胡说八道嘛。”马师傅心直口快,不考虑措辞。

  小毛不接受马师傅的论调;“你了解夏医生吗?人家可是插队知青,吃过苦的。打扫卫生有多累呀?大家不都是混日子嘛。”小毛感到自己好心好意得不到支持,不免有些要跟马师傅抬杠的意思。他同时也清楚抬杠不是马师傅对手,吵架骂街等都不是对手。

  马师傅把围裙往肩膀头一搭,斜眼蹬着小毛。“我跟你说,我要不是家里男人不让我辞职。老娘早就不干了。我们这个小**单位,呆着没出息的。”

  赵红日扑哧笑喷了嘴里的菜饭混合物。引得小毛笑骂道;“吐屎啦”。

  赵红日没有恼,而是来到食堂洗菜的自来水龙头前,拧开,喝水漱口。小毛就走到马师傅身边低声说;“你就不能站在我这边劝劝他,不要让夏医生辞职?”

  马师傅撇嘴道;“辞就辞吧,我还想辞职呐。”

  小毛眼睛一勾,弄出眼白多眼仁少的对眼问;”你辞职干嘛?“

  马师傅调转枪口,抽打赵红日;”两个兔崽子,滚。“见两个人跑进食堂的门,自己才回后厨房。

  小毛跟赵红日走在一起;”你们真的想好啦?”

  赵红日点头。

  “那我就不管了。”

  “不管,不管了”

  小毛就说;“我走了。下午还有课。”

  小毛的背影留给赵红日是弟兄之间深厚的温情。

  夏医生要离开企业,对于工厂来说,少了一个吃饭拿钱的负担。对于朋友们来说还是有些依依不舍。加上跟赵红日的关系。韩大个子和马师傅商议后认为应该聚聚。吃一顿告别饭。去饭馆肯定奢侈了一些。合计一下。大家从家里面带几个热菜,然后再上街买一些卤菜。热情交流第一。吃在其次。锅炉房是大家经常聚集之地。有韩大个子撑着一般干部都会绕道而行。

  这天中午,锅炉房休息室里自制的铁桌子上面摆放好了几个人带的菜。有茶缸装也有饭盒装,高矮不齐。经过蒸汽加热菜的浓香飘逸。夏翠萍做为即将离厂的好友,被安排坐在有四条腿比较稳固的木椅上。其它人屁股下面成分比较复杂。小木箱,三条腿的铁板凳。还有长条椅子上拥挤着几个人。在这里,当然是以关系比较近的人为主角。唯一遗憾的是小毛没有到场。工农兵大学生当了一把手,狠抓劳动纪律,整顿企业作风不放松。小毛担心自己前来吃饭万一被厂里抓个现行,前途也就毁于一旦。于是,他扯了个谎,电大有急事不能前来送行。谎话扯的再圆大家都心知肚明。都能够理解。

  韩大个子下令把锅炉房的大铁门给关上。两个当班的青工愉快执行。两瓶简装乙种白酒被打开,分别被倒进茶缸,化验用的烧杯,大塑料桶黑色的带螺纹的盖子里。韩大个子里外里用酒瓶喝。

  “夏医生,今天委屈你啦。饭店去不了,我们就在这里给你送行啦。”韩大个子声音嗡嗡。他的特点,鼻子大,头发比一般人浓而粗,就像街上多年没有理发的乞丐。

  马师傅接过来说;“都是自己人不见外的。”

  夏翠萍感动,眼里有湿润的旋流在萦绕。:“谢谢大家。”

  一起碰杯喝酒。辞职和光荣退休不一样。没有鲜花和问候,也没有厂工会送的棉被。逃兵似的没人理睬。

  马师傅放下从食堂带过来装酒的小塑料杯,对赵红日说;“红日,以后夏医生就靠你帮忙照顾啦。在外面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

  赵红日眨巴眼睛算答应。马师傅说;”我看小生意,发不了财也饿不死。“

  韩大个子刚放进嘴里一块猪头肉,心满意足地嚼着道;”有困难,就告诉我们。没有过不去的坎。“

  赵红日夹了一块廋肉放进夏翠萍的饭盒里说;”你们搞的象生离死别似的。不都在南京嘛。大家还是要经常走动啊。“

  青工小孔啃着猪骨头,腼腆地说;”我要去吃夏医生包的馄饨。三碗起步。“

  赵红日捡了根桌上的小骨头扔过去;”你就知道吃,也没有说去帮忙。“

  夏翠萍端起酒道;”大家有空过来,管你们吃个饱。谢谢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