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一个人类的旅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百零九章 耀眼的蓝光(终)

一个人类的旅行 自在极意悟空 4108 2019.07.12 13:47

  包覆着褐色火焰的瓦砾,也就是“太阳神的巨石”落在车站的一隅。

  玛琼琳坐镇在站前的大楼顶端,同时从托卡露出脸庞,眺望眼前大肆破坏的光景。以一身如同布娃娃装一般可爱兼搞笑的打扮说道:“果然是斗不过人家。”

  “也是啦——感觉咱们的任务只有最前头的一小段而已,这次就忍耐……?”

  马可西亚斯话说了一半,突然察觉到一个现象。

  一直按兵不动的多米诺,出其不意地从车站往四周射“存在之力”。

  两人一时之间还不明白这是在做什么,但很快便察觉其中的含意。

  “糟了,他正在唤回没有遭到破坏的部分!一定要在聚集之前摧毁才行!”

  “伤——脑筋,这个世界连让人忍耐一下也没办法吗?嘿、嘿嘿!”

  托卡从大楼跃起,飞向空中。

  “喂!老头!你瞧见了吧,赶快跟我们会合!利用武力镇压让敌人乖乖就范!!”

  “啊啊,我明白了,现在马上过去,”

  “碰磅”巨响与物体破风的触感直逼而来,夜晚的御崎市上空浮现出一个手持巨鞭的巨大人影。很快的,人影朝着并排的大楼其中一栋落下,由于不是废弃大楼,巨人脚底喷出褐色火焰,以免踩破屋顶。

  这是为了强迫庞大的重量软着陆,同时强行支撑绝对无法站稳的巨大躯体的自在法。

  经过数秒,“盛装骑手”再次用力一踩,纵身跃起。

  浮在半空的身影另一端又出现了数百个黑影,不仅如此,还以从四面八方远远围绕御崎市车站的形式,逐渐缩小包围的范围。

  那些正是当初只破坏了一小部分,目前仍然大量残留在街上的小鸟装饰。这些小鸟装饰有如羽虫(注:寄生在鸟身上的小虫)一般包围着他们,正确说来是包围着御崎市车站不断逼近。

  看来对方的目的是想藉由聚集这些小鸟装饰,再次以干扰自在法保护车站。

  由于必须控制如此庞大的数量,所以暂时无法进行干扰。不过,如果多米诺在车站附近聚集了一定程度的数量,那个滴水不漏的干扰动作就会再次发生。

  到时候只能举双手投降。

  就算只有一线之隔也无法越雷池一步。

  “早——知道就不应该手下留情才对。”

  “现在终于明白全部摧毁殆尽的可贵了。”

  叹了一口气的“悼文吟诵人”与“蹂躏的爪牙”,先朝着最显眼的正面那一群射特大号火焰弹。

  叭呜——!一阵划破夜空的汽笛声响……带领御崎市走向彻底毁灭的逆转封印最后阶段——也就是教授,即将抵达。

  卡姆辛的巨躯不断跳跃,伴随地鸣赶往站前。

  牵连御崎市车站的重大混乱,现在已经进入最高潮。

  为了再次架构干扰自在法,全市的鱼鹰节小鸟装饰有如云集一般蜂拥而至。一旦遭到突围,使得自在法架构成功,车站完成防御,进而教授抵达促使逆转封印完成——御崎市势必遭到毁灭。绝对不能让对方得逞。

  由瓦砾与褐色火焰组合而成的巨人——“盛装骑手”卡姆辛,对着这群大批涌现的小鸟装饰挥舞巨大的鞭子“梅凯斯特”,一个回旋便打落了数十个。

  其中有几个小鸟装饰钻过了体积骇人的暴风,好不容易准备潜入车站之际,结果遭到深蓝色火焰弹粉碎殆尽。

  与这群火焰弹同样由深蓝色火焰形成的圆柱形怪兽“咚磅”一声,降落在停放于公车总站的公车车顶。张开新月形的血盆大口,从锯齿之间呼出一口气。

  玛琼琳从嘴巴探出脸部,以滑稽的模样着牢骚:“可——恶!打完一批又来一批,没完没了!”

  “咯——嘿嘿嘿!现在没时间抱怨了,我能者多劳的才女玛琼琳·朵——?”

  “好——啦好啦好啦!真是的——!”

  回应伙伴的催促之后,她的脸回到托卡之中,怪兽的短脚一蹬,飞向半空。不必藉由目视,便可以感应到逃过巨人粗枝大叶的大肆破坏而逐渐接近的小鸟装饰。

  “我来唱六便士之歌!”

  架构他们“悼文吟诵人”的自在法的“屠杀即兴诗”,在托卡之中响起。

  “口袋里装满麦子!”

  马可西亚斯以刺耳的声音应和玛琼琳高亢的美声。旋绕在他们周围的“存在之力”,随着歌曲描述的情境开始调整形状。

  玛琼琳继续唱道:“二十四只黑斑鸫、哈!”

  力量化为不计其数的滞空火焰弹。

  “全部烤成派、噢!”

  马可西亚斯的声音一中断,火焰弹同时射,把卡姆辛遗漏的全部,包括不断接近当中的小鸟装饰炸个粉碎。

  围绕着御崎市车站与伫立一旁的巨人的深蓝色火焰炸裂开开,场面相当壮观。

  “啊啊,既然你们的实力这么坚强,就不需要把我拖下水吧。”

  受到爆炸余波的影响,变得略显焦黑的巨人传出少年洪亮老成的声音。

  玛琼琳那两人则笑着答道:“嗯,出力的事情当然是能省则省。”

  “反——正你又不疼不痒,嘿嘿嘿!”

  接下来,两人以彼此才听得见的声音交谈。

  (看——来,先行破坏车站的逆转封印大概是不可能的吧。)

  (如果可以一击多米诺那家伙,那倒也不错——那家伙跟它的老大一样脚底抹油的功夫是一流的。)

  (在车站内到处抱头鼠窜的这段时间,干扰所需的小鸟装饰大概也凑齐了吧……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应对了。)

  托卡怪兽一边交谈,一边在车站外侧自由自在地跳来跳去,并且往空中射火焰弹。而敌人的中枢就位在正下方,实在是相当麻烦。

  更何况,阻止小鸟装饰的接近以预防干扰自在法的驱动,其实跟解决最严重的状况并没有关联。“探耽求究”一旦抵达,逆转封印的完成将引调音的反作用,届时御崎市将遭到彻底毁灭。

  (现在只能把一线希望寄托在那个小丫头身上,想起来就觉得很不爽。)

  (努力做好能力范围的工作,最后就能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嘿嘿!)

  托卡的腹部与喉咙开始膨胀,不断积蓄力量。

  (要打破僵局,花费的时间跟力气都还不够,嘿嘿!)

  (没——错,这个世间——)

  “——真是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呐!!”

  玛琼琳的怒吼转变成为力量,怪兽从口中喷出火焰怒涛。

  深蓝色火光淹没了整片天空,把下一批小鸟装饰一扫而空。

  夜晚的铁路上,身为毁灭关键的怪物列车“晚会之柜”快疾驶。

  度完全没有减缓,反而越接近御崎市车站越是持续加快。

  在后方追击的夏娜朝着站立在列车车顶的教授射出一颗偌大的炽红火焰弹。之所以没有射复数的火焰弹,是因为还不习惯对付移动的目标物。

  教授气定神闲地眺望直逼而来的火焰弹……

  “嗯——”

  在一旁长出一堆乱七八糟物体的控制面板当中,朝其中一枚按钮“啪嚓”按下去。

  蓦地,从他的脚边飞出一支前端装有中式炒锅的机械手臂。这个炒锅底面向夏娜伸出开始旋转,挥原本有的用途接下炽红的烈焰,却是分散到四周加以防御。

  “没——用没用!这——个‘自学——”

  挺起胸膛准备解说道具用途的教授眼前……

  “喝!!”

  “唔噢!?”

  夏娜冲破由于火焰弹爆炸而膨胀的火焰,迎面飞来。为了施展更为确实的攻击手段也就是斩击。她重重踏响车顶,全身的力量描绘出优美的动线,凝聚在武士大刀“贽殿遮那”,斩击的刀刃朝着教授迅划过。

  载着两人的“晚会之柜”车顶如同忍者住家的机关一般整个翻转过来。

  “什么?”

  “嗯——”

  车顶翻转过来,吞没了惊讶的夏娜与讪笑的教授然后关上。下一瞬间又是一次翻转,只剩教授与周围的操作机械,仿佛什么事也没有生过一般,再次出现在车顶。

  变成只有夏娜被关在里面。

  翻转到一半之际,被抛进内部的夏娜身手矫健地降落在地板,随即确认四周环境。

  仅仅凭借自己的炎发灼眼与炽红双翼作为光源,隐约可见的昏暗内部,弥漫着宛若异形棺柩或牢笼的闭塞感。

  当然,身为火雾战士的她,对此并不会感到恐惧或害怕。

  然而,再一次的……

  (好寂寞。)

  好似冷风吹进内心那般的心情突然涌现,让她觉得孤单无助。

  直到只要立刻脱离这里就没事了的这一瞬间为止,内心感到惶惶不安。

  (“不在的话”,我不要。)

  冷不防,面露有气无力的笑容——她一直这么觉得——的少年脸庞在脑海里浮现。完全意想不到,连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心的流动。

  (我明白了。)

  走到这个地步,终于明白一件事。

  在了解悠二与吉田一美之间维系的同时,悠二远离自己身边这件事让她产生一种难以忍受的寂寥。确认悠二了解自己的立场这一点,反而更加增添他不在身边的寂寞。

  (悠二“不在这里的话”,我不要——)

  那股几近愤怒的、强烈的“无法克制的心情”一涌而上。过去就像一种热情,让一切喜欢沸腾的那股心情;到如今不知道为什么,整个反转成为酷寒,折磨着一切。

  正如同今天傍晚,被吉田一美抢先一步的那个时候一样。

  (——悠二,待在我的身边——不要跟吉田一美,跟我——)

  夏娜像个撒娇的小孩一般地想着,这时胸口传出的声音制止了奔腾的思绪。

  “夏娜。”

  “——!”

  陷入沉思不知过了几秒钟,夏娜终于从不合逻辑的妄想当中清醒过来。

  清醒之后,对于包围住自己的这道高墙,心生强烈的恨意。

  那是阻挠悠二与自己之间的高墙。

  必须加以突破、歼灭敌人,尽快赶回去才行。

  绝对不能让吉田一美跟悠二在一起。

  并非自身为火雾战士的使命,而是搀杂了不纯正的动机,并非愤怒,而是憎恨一涌而上。与过去猛烈燃烧的模样相比,现在的姿态看起来似是而非。

  炎灼眼的炽红色泽越耀眼。

  甚至连呼吸也化为火粉。

  体内涌现异常惊人的力量。

  “‘全部’毁掉……!!”

  低声轻喃却异常深沉的声音,将内心的情感转变成为炽红的大规模爆炸。

  “嗯——嗯嗯嗯!”

  受到发生在内部的,无可避免的强烈爆炸威力波及,“晚会之柜”产生剧烈震动,但没有碎裂。

  不仅如此,火光从车体前端到尾部流泻而过,有如记号一般连续点燃膨胀。车轮在铁路上卷起火焰,开始猛然高运转,车体最尾端有如火箭或飞弹那样产生喷射。

  “嗯——呼呼呼!”

  这一切全部都是夏娜的火焰色泽——炽红色。

  “晚会之柜”不断加。

  站在车顶的教授喀啦喀啦摇晃的肩头高高弹起,因弹起的力道而抬高的下巴迅往下大喊:“嗯——充——电·ok——————!!”

  叭呜——!汽笛也搀杂着炽红火粉,出更加响亮的咆吼。

  所有一切的一切,全部按照预定计划——正确说来,应该是“几乎万事俱全”——地进展,甚至以火雾战士的力量作为燃料,完全停不下来地全前进,朝着自己可以远远看见的目的地,也就是四周传出爆炸声与火光的御崎市车站进入最后冲刺。

  “叱嘤——!”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尖锐的鸣响,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了少女的身后。

  “?”少女的身体先是因紧张绷紧,然后又松懈了下来,因为她认出了在她身后的是谁,“来的也太慢了吧!”

  “嘿嘿……抱歉抱歉,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一下,”斗比干笑着道,“那个……能和我说明下现在的情况吗?”

  “这个等会再说,总之不能让这辆列车继续前进……”

  “哦,就这样吗?”斗比了然地点了点头,“那么,小心喽……”

  “……什?”

  还没等少女与亚拉斯特尔做出回应,蓝色的光辉便从他们身前的青年那合拢的双手掌心当中亮起。

  “龟……派……气……功……波——!喝啊!”

  斗比双掌互抵,将掌中那足足有一个篮球大小的蓝色光球朝着前方推去,那凝聚着大量气息的蓝色气团瞬间被激发,化为了一道光柱,向前激射而去!

  集结的气息绽放出耀眼的光辉,其强烈让人的肉眼无法直视,目睹这道光辉射出的人们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轰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