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冥王绝宠:红妆太子,好勾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 红色妖姬

  “怎么……我不能在这里吗?”冥辰眸子凝起一股寒气,理所当然道:“别说我是刺客什么的,喊卫兵过来,你要知道,一介商人出现在冷宫,这可是一个更好的杀头理由。”

  话外之音,小心我倒打一耙。刺客被抓,逃跑可没什么大的顾虑,而商人,却要顾着家财,尤其是容哲彦这种有万贯家财的。

  容哲彦眼神阴沉得渗得出水来,一言未发,深深瞅了两人一眼。随即,拂袖而去。

  “楚天明的事,是你做的?”只听君漓洛冷不丁道。

  “是啊,只不过给他喂了点泻药而已。”冥辰坦然,竟然没有一点做贼心虚。

  没想到还真被君澈说对了,真是如厕啊。

  “噗嗤”君漓洛忍不住一笑,刚刚被容哲彦气得红润的脸如花嫣然。

  ……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就是初冬了。

  屋子外飘起了白雪,天气一下子冷了下来。而君漓洛自那次在皇宫中见过冥辰后,就一直再没见过他。

  毛笔粘上刚碾的墨汁,在纸上涂涂点点。笔锋细腻,线条流畅,赫然是一幅美人图。

  窗子未关,雪花随风飘进屋子里,零星点点,风吹得纸张簌簌作响。

  君漓洛笔锋一顿,皱眉望向窗外,搁下笔,将窗子关得严严实实。

  身后一个声音响起,是女子:“殿下,这是哪家姑娘啊,竟如此美貌?”

  炎央!?她进来做什么?

  君漓洛皱眉回头,听她声音,竟然还带着股醋味。

  “这姑娘是谁啊?与我的美色相比,倒是不成多让。”

  炎央仔细瞅了眼画卷,又看了君漓洛一眼:“这姑娘如此脱俗,仔细看,跟殿下还有几分相似呢。”

  炎央似玩笑的话,让君漓洛一惊,急忙将画卷收起来,随意一扔,就搁置在了一旁的卷筒里。

  她方才心血来潮,竟然画了女装的自己,不巧被炎央看到了。一定是最近过得太安逸了,竟然连这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没什么。”君漓洛一拂袖:“说吧,你来做什么?”

  “给殿下送银耳粥啊。”炎央竟然脸红了一下,“听说殿下爱喝银耳粥……这粥,是我自己特意做的。”

  君漓洛这才发现,炎央正端着木质雕花托盘,上面放置着热气腾腾的粥。

  眉心钝痛。

  君漓洛忍不住揉了揉:“你放下吧。”

  炎央看了看君漓洛,见他似乎并没有生气,揣摩着君漓洛的心思,语气撒娇,开口道:“殿下,圣旨都已经下了七八日了,再拖过去,对炎央的名声不好呢。”她双手攀上君漓洛的肩:“莫不是殿下不喜欢炎央这一型的,喜欢小家碧玉?或者小鸟依人?”说完,头靠上君漓洛的肩。君漓洛生的高挑,乍一看两人还挺和谐。

  君漓洛眼皮一跳,顿时觉得眉心又开始疼了,她狠狠捏了捏眉心。

  “殿下,殿下……”屋外,管家孙氏急匆匆进来,竟然不守规矩得忘记了通报。

  君漓洛总算觉得得救了,一把推开炎央,问管家孙氏:“什么事情?”

  还没等管家回答,就听见外面熙熙攘攘,声音吵杂。

  “殿下快去看看吧,有个道士非要闯进来。”

  可真是救命稻草,那可得好好谢谢那个道士。“快走快走。”

  屋子里,炎央被君漓洛毫不留情撇下,气得什么淑女样都不装了,将碗盏连着托盘往桌上重重一搁,狠狠瞪了眼卷筒里的画轴。

  刚打算走,又觉得气不过,直接抽走了画卷。

  ……

  而另一边,君漓洛出了屋子,去往后院,就见一人说什么也要进去太子府,正在后门处跟人争执。

  “我说了,我认识太子。”

  “你认识太子不管用,出去出去。”我还认识太子呢。

  “诶,不是,太子也认识我啊。”

  “出去!”丫鬟翠儿举着棍子赶人。

  那人瞅见太子过来,躲着丫鬟的棍子,朝君漓洛招手:“太子,你还认识我不?”

  “等一下。”君漓洛见势,连忙喝止。

  那道士急急忙忙奔过来,也不管被打得衣衫不整:“太子,我是苏傅啊。”

  苏傅?

  君漓洛终于想起来一件事,上一世穿越前的时候,她用炸药炸毁了王宫的地道,而这些炸药就出自苏傅之手。

  君漓洛一把拉过苏傅,喜上眉梢:“跟我来。”

  苏傅被君漓洛一路拖到了书房。

  将门一关。

  吓得苏傅抱着胳膊颤抖:“太子殿下,贫,贫道不卖身。”

  什么鬼?君漓洛握着苏傅的肩膀,急切道:“那玩意儿制出来了?”

  苏傅呆愣点头。

  很好。

  苏傅总算没被太子殿下的热情冲昏了头:“那玩意儿殿下您让我往威力大了做,我就研制了个配方。”

  “不!”君漓洛却打断了他的话,眼神奕奕发光:“你要往威力小了做。”

  “哈?”苏傅傻眼。怎么又往小了做了?

  “要威力小到不伤人,点燃的时候华丽异常的,我有大用处。”

  苏傅哭着一张脸,苦哈哈道:“殿下你这不是……也太坑人了吧。”

  君漓洛:“一千两。”

  “什么?”苏傅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黄金。”

  君漓洛补充。

  “好,殿下放一万个心,我定在半年内研制出来。”

  “三个月!”

  “什么?”苏傅傻眼了。

  “我要你三个月研制出来,我有大用处,成功后再加两千两。”

  苏傅一听,一下子来劲了:“好,三个月就三个月,把我那道馆炸拆了我也给你研制出来。”

  君漓洛从苏傅处拿了炸药,就给自己的暗卫队配备上了。

  还让蒋磊尽快在帝都找间店面,三个月之内搞定装修。

  ……

  三个月后。

  帝都总是最繁华的地方,车水马龙,人流络绎不绝,而帝都的最繁华则是温柔乡的销金窟,一条街的花街柳巷,钱来得快,恩客们散钱更快。

  怡春院是其中最为奢华的一个,每天来来往往都有许多达官贵人,更有些平民百姓削尖了脑袋,勒紧裤腰带往里头钻。

  现下,正是深夜,怡春院的生意却依旧如日中天,火爆的不能再火爆。

  院里,吵嚷声响成一片,姑娘们前前后后,忙左忙右得招待恩客。

  就见老鸨站到怡春院二楼的宽大楼梯转角口,拍了拍手:“安静下,安静下,听妈妈我说两句。”

  声音立马压下去几分,老鸨笑得满面春风:“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红色妖姬来的。”

  一听到红色妖姬这个名号,全场都静了下来,齐刷刷往老鸨那处看过去。

  只老鸨一人,动作夸张,眉飞色舞:“今天,妖姬再现怡春院,大家期不期待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