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冥王绝宠:红妆太子,好勾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 国库告急

  “父皇?”君漓洛惊讶,上前拍着君倾的背,替他顺了顺道:“父皇怎么咳得这么厉害,您若是遇到了什么事请,不妨告诉儿臣啊,儿臣也好替您解忧。”

  君倾闻言,一手拿起放在案上的折子,手颤了颤,又狠狠掷放在案上。

  君漓洛一扫放在案上摊开的折子,发现都是帝羽暗卫递上来的,并非朝堂的折子,她满怀疑惑的捡起那些折子,展开一一看了,然后就是皱眉。

  折子上写的无非都是一件事,容哲彦大肆收购产业,旗下产业已遍布全国。

  “国库告急!”君倾怒气冲冲。“你再看看这个!”

  君漓洛再接过一个明黄色的折子,很明显,这个是朝堂上臣子们递上来的。

  上头写的是南方开荒,却不知为何天气忽然干燥,虫灾泛滥,本来该是丰收的季节,却成了虫子们泛滥的天堂。

  君倾气得口不择言:“你干的好事!”颇有种不孝子的意味在里头。

  她君漓洛承认,当年不知道,确实有放纵容哲彦吞并帝羽国的产业,可是自她重生以来,无一处不是禁止容哲彦实力扩散,这才联合大臣上书要求提高关税,意图压制容哲彦的商业实力。

  一切,她都是幕后推手。

  君倾气煞:“你说,朕前几日才将出入境费提高,就收到几个臣子的联奏,要求压低本来是保护本国的关税,青渊和洛川的使者更是直接跑来跟朕说起这事,朕还很奇怪,你说这些个人怎么都想到一块去了。

  且不说那两使者,就单说我帝羽,原来是容哲彦这厮被逼急了,联合青渊、洛川的商人,勾结本国几位重臣,直接想控制我国朝政,意图压低关税,好将生意做大,简直可恶。他做生意还做到朝堂上来了。”

  君倾将那些折子一股脑拂到了地上,然后剧烈咳嗽起来。

  君倾缓了一会儿,继续道:“更可恶的是,南方旱灾国库一时周转不开,我找这厮募捐点财物,他竟然全然拒绝。要知道,我国库里的银子可是全去了他那里!”

  刚说完没两句,君倾就气得剧烈咳嗽着:“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控制了我帝羽了吗?”

  自古以来,商人上不太朝堂的。这种,幕后把持朝纲的事情,也让君倾万分厌恶。

  君漓洛明白过来,原来是压低了关税,直接影响了容哲彦的利益,把容哲彦给逼急了。南方灾情严重,荣哲彦竟然吝啬的一毛不拔。

  父皇君倾这才在甘泉殿发脾气,连三国会宴这样的场合都没心情出席了。

  君漓洛眼中一道寒芒闪过,父皇放心,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让他把赚的银子一分一毫全部给吐出来。

  君倾狐疑地看着君漓洛,但君漓洛一双明眸闪烁着,仿佛充满了坚定的力量。

  ……

  奉天殿上,在场来使们无不窃窃私语。

  说好的三国会宴怎么就少了他帝羽的皇帝呢?其他国家的公主和使者可是全都来齐了。

  洛川国的炎央公主无聊着打了个哈欠,撑着脑袋,简直都要睡着了。

  众人背后议论着。帝羽国上得了台面的皇子们,一个个在招呼着来使。场面一度由君澈掌控着。可是君澈只是区区二皇子,并非真正的太子。这让对帝羽国本来就不满意的人,更加不满。

  “来了。”就听帝羽的官员们忽然松了口气的声音。

  皇帝君倾从殿后头绕了出来坐到龙椅上,华服华冠,尊贵异常。

  洛川国的来使赶紧站了起来,炎央公主也被人推醒了。

  就听来使忙不迭道:“洛川国派炎央公主与和亲大臣出使帝羽国,祝皇帝陛下寿与天齐,万寿无疆。皇后,青春永驻。另,现上玲珑骰一枚,作为公主的嫁妆。望与帝羽国共结秦晋之好,百年千年交好。”

  君倾刚刚在气头上,猛然听见恭维的话,也不答话,只是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洛川国说话那人,君王的气势扩散着,反让在场的人冷汗直冒。

  君漓洛赶紧站起来打了圆场:“洛川国的公主和和亲大臣一路辛苦了,我帝羽国一定尽到主人家的职责,让公主和来使宾至如归。”

  洛川的那使者满意的笑了笑:“那就希望帝羽与洛川百年交好了,我敬皇帝陛下一杯,也敬太子一杯。”

  却总有那么几个人不识时务。

  青渊国来的是位老者,等了那么久,难免的倚老卖老,似乎肯定的要与洛川国一个白脸一个唱黑脸,直接不满出声:“我们虽是出使帝羽国的使臣,可我们代表的却是各自国家的君主。帝羽国的皇帝陛下好大的架子啊,莫不是想一人独大,看不起我们周边这些国家不成?”

  这话说得帝羽国的大臣们均是不满,却不知如何反驳,好不难堪。

  君漓洛直接皱眉反驳:“父皇身体抱恙,但想着此次三国宴会乃三国的盛事,仍是拖着抱恙的身体赶过来了。想来,来使们也是可以谅解的,对吧?”

  她一只手拿着镶金琉璃盏,斜卧在案上,似乎不胜酒力得看着手中的杯盏,随意说了那番话,说出话却是犀利万分。

  而这一席话,也弄得青渊国的来使狠狠一噎,再说不出话来挑刺。

  君漓洛扫过在场的各位:“想来大家都知道,三国会宴,目的就是让三国可以千百年来和平共处,然而……”她一顿,继续道,“现在却有人想要破坏这种平衡。”

  青渊的使臣一张老脸顿时有些挂不住。

  而在场的人也是一静,洛川国的公主更是媚笑着斜睨了那挂不住脸的青渊使臣一眼。

  “想来,大家谁都不愿意看到这种国与国之间的平衡被打破。”君漓洛笑着问,仿佛狐狸一般的浅浅笑意,“昨日,听几个公事的大臣说起,青渊和洛川要求我国压低关税的一事,这可是真的?”

  青渊国和洛川国的来使们都有种不妙的预感,但君漓洛既然这么冠冕堂皇问了,他青渊国和洛川国的来使也只好点头。

  就听君漓洛道:“压低关税一事事关重大,诚然,我国关税一压低,确实能促进各国互通有无,但似乎对我国经济也影响不小啊。”

  这席话一下来,说得青渊老臣心头咯噔一声,暗叫不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