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天河秘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五,南北

天河秘境 王机杼 2067 2020.03.26 21:59

  谁去接替商君,商琮很负责任考虑很久。郑万穹早不是壮年,最近把身体修养到刚有起色,再去南极岛劳碌,怕是身体熬得更快。郑万穹被排开,一个个可以担负大任的名字过了一遍又一遍,商琮最终选择唐士道。

  唐士道追随安明远历练多年,该见识经历的都很熟悉了,且一直在东海捞功不易,去南极岛独当一面,也是商琮能为这个昔日好友能做的力所能及。决定了是谁,又把所有人选在眼前划了一遍,确定没有遗失,才提笔书写。

  写好的调令,经过一番折腾,调令到达唐士道手里。独立主理军政,让他似咸鱼般的生活瞬间沸腾。来不及参加同军的将领,匆匆举办的告别小宴,唐士道笑得眼睛看不见东西飞向南极岛。

  一路从阳光云朵到天空阴沉,冰天雪地的不适应像一个巴掌,狠狠打在唐士道脸上。商君这时在子城,因为接任者需要调养,他不得不拖延时日,按部就班朝巳城而来,给唐士道时间。

  这几天走下来,因为要离别,一方面不舍,一方面对新征程的期待,过的异常煎熬。沿途各城相遇的众将士,简短的几次见面就可能会是,再没有机会相遇。商君和他们好好地告别,不忘这次同行。

  风吹着房屋,唐士道捂在被窝里,好几天过去,身体逐渐适应这里。商君就要离开,临行前来看望他,嘱托一些私事。唐士道满心欢喜,对商君承诺庄重。。

  在南极岛的征程结束,商君带着高祥和安原辙告别岛屿,踏上另一段征程。窗外的冰天雪地倒退,天空从阴沉云蔼到曙光乍现,许久不见的阳光好看的过分。汹涌的海水掀起巨浪,在阳光里分外清晰。大海的蓝幽深壮阔,天空的蓝轻静开阔,两相交接,蓝色的世界天海一线。

  过壮阔南海,游故土多姿,抵达北疆横州城。横州城隶属谷都,谷都与北海相连,因陆海贸易兴盛之极的横州城,从来都是北海第一城。

  商君一行降落在横州城郊,享受着陆地久违的气息,被请上车子,前往驻地。横州的树枝干枯,正在走进冬季,受得了南极寒冷的众人,对这种温耐受的很,果断大开车窗,吹着横州寒风。

  车子出发沿城郊向北,拐过几道弯行上滨海大道,大道的一边是海,海浪拍打岩石,浪花四溅。大道另一边是高大的劲松,劲松排排,与道路齐头并进,直达这座小城。

  北海上岛屿多,异人多,防卫的北海舰队自然也是军队众多。小城建立在广阔的草原边缘,不远处是大海,冬季来临,草原上已铺满白毯。白陆蓝海交相辉映间,浩大的石城孤独屹立于苍茫之中,袅袅炊烟在城中升起,仿若从亘古就盘旋于此。

  车子经由哨卡开进城门,城门中央大街直行,穿过一片冬青之海,到达一座小楼。小楼外,商君一行下车,随接待的小将走进楼宇,遇见北海上最让异人憎恨无奈的郝鲲鹏。

  郝鲲鹏正值壮年,军衣在身肩背挺拔,剑眉星目梨涡浅笑。商君被郝鲲鹏独自留下说话,高祥安原辙他们被带离。

  前几日的见面会不是很理想,垣施压众伙计尽心尽责,不要再辜负帝王对他们的期盼。

  这一日又是见面会,垣早早来到延年殿,亲自监督准备工作。几个仕女刚从花园采折来花枝,花瓣的淡香飘扬,垣想起初见辛女时。还来不及感慨思念,长女天月娉婷而来。轻妆盘发简饰红裙,长纱拖地步履无声,女人最好的年华,就是女儿此刻的表现。垣内心有片刻冲动,该不该责怪自己,把子女的好年华耽搁。

  天月向父亲行礼,眼弯嘴角带笑,起立静坐,无不从容。垣笑着道:“我家淑女窈窕,但总也不见君子来求!褒家的小子也太不成器,这么些年了,就是走不进天女心头!”

  垣的叹言并不能触动天月,天月端起茶浅尝,赞叹道:“闽都的茶的确是好,只是不知今日来的女儿家们,是不是如那日一般,不能品味其中滋味。父王见多识广,以为何也?”

  垣笑道:“我这班老伙计啊,做什么事都可称得上完美无缺,独独在男女情事上缺少一弦!”

  天月不会于此事和垣讨论,止住话头即可。她时间多的是,正愁无事可做。

  垣很善解人意,知道长女有女儿家自己的心思,不便道知旁人相听。

  小女儿金月往常爱缠在长女身边,今日这热闹,该是她最喜欢的,却不见露面。

  老伙计中,军师管博首先到来,见到殿中的场面不禁受宠若惊,忙道:“老夫好福气,今日出门遇见喜鹊,还疑惑不知今日会遇到什么好事?现在看到二位,疑惑顿消。陛下,天女,今日是什么好日子,惹二位早早等候?”

  垣哼一声,不理会管博的调笑。

  天月起身,请管博坐下,递上茶,笑道:“军师何必客气!父王和我只是好奇,没有怪罪诸位叔伯办事不力的意思。”

  管博大口喝茶,待嘴喉润泽,不甘道:“唉!老了老了,什么信息就都落后了!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了封建束缚,谈情说爱讲究自由。我们这些长辈的撮合,在他们看来就是封建,好赖话说尽,就是不愿意过来!”

  垣眉头紧皱,第一次有些束手无策,管博的话如刺,插的他有些心痛。

  天月道:“军师这话说的极是。时代早已不同,你们这般组织相亲,在我看来结果已注定。”

  管博道:“天女有先见之明,是有解决之道?”

  垣心神骤松,眼睛盯住长女。

  天月起身,在殿中来回渡步,红裙摇曳间,沉思止步,回身静坐。“缘之一事,看着复杂,实则简单。我们其实什么都不需要去做,安等好消息传来即可。”

  垣到底是掌控天下的帝王,咀嚼天月的话片刻,便想明白原由。垣怒拍桌案,向内殿走去,嘴边却绽着微笑。

  管博的军师名号也非浪得,很快理清思绪后,倒茶牛饮,继续等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