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梦回大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寂寞沙洲冷

梦回大虞 墨燔 2080 2021.04.08 13:04

  世间多少人,人前人后两张皮。你笑我不知,我笑你看不穿。如今这天下,越来越让人老不懂了。

  “什么草包璞玉的,对于我来说。那都一个样。这天下太太平平又怎样,纷纷扰扰又如何,说来我是真不关心。”

  “既然如此,师兄你为何还要出来。好好做学问不好吗?你这般出去,说好听一点是建功立业,说不好听那就是一根搅屎棍。这天下好不容易才太平,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我也想每日看看书,喝喝茶,瞬间再教个学生,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可有人不让,我能有什么办法!在那些人看来,只要我一天不死,他们就一天不会心安。明着说,如今的那位并不是表面上的那样。什么虚怀若谷,什么宽宏大量,什么既往不咎。都是狗屁,都是骗人的。这几年他让那个组织灭了多少门,杀了多少人,你心里不知道吗?其实只要他不来惹我,这些都无妨。这天下说到底就那么回事。谁在台上那都是如此。该杀杀,该埋埋,都正常。可你说他……算了,师弟你的本事虽然不低,但绝对是拦不下我的,你还是让开吧。”

  苏黎的这番话,那真的是……说到了十三先生的心坎上了吗?也没有,怎么会。苏黎的这些话,也就是让这位后来居上的柴火有点动容罢了。

  是啊,这话没错么,就是这么一回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回应。多么简单一道理,三岁小孩都知道。

  要知道是这样就不来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眼瞅着十三先生面愁容,苏黎紧忙说道:“师弟,你不用如此。你来,我很高兴。你能这样,我更高兴。你能来,说明夫子他这里还有赤诚之人,还不都是一群丘八,一群势利之人。”

  十三先生有些试探的问道:“师兄,你这又是何必!?”

  何必?

  事到如今,我其实也不知道了。从进入这个局的那一刻开始,有太多就已经由不得我了。

  走一步算一步,到了现在也就只能这样了。

  苏黎略微想了下,说道:“师弟,以前说我眼拙,没有看出你是龙凤之才。如今你既然如此优秀,那么我这个做师兄的就要多说几句。这书院说到底是书院,并不是朝廷的衙门。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这你心中要有数。三十年前,夫子帮助当时的太祖驱逐外族,扫平四方群雄,建立我朝,功德无量。可……后来王朝传承,夫子他老人家……”

  这些事,十三先生都是知道的。他正因为知道,所以在听到这些话后,他不由的就陷入了沉思。不过还没等他想到要说什么,苏黎就继续往下说了。

  苏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茅庐,说道:“这些事我想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我的意思也简单,那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已经陷进去了,你的话就不要再进去了。没必要,也没意思,无所牵绊的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苏黎的这些话让十然先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可如何是好,自己这……都已经是局中人了,这些……要是早一点听到这些话又会怎样?这可说不好。自己虽然没有像他们一样,早早地进入其中,但书院本身就不可避免,就已经是局中之物。唉,自己的这位师兄啊,什么都懂,什么都不懂。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能明白一些事,就已经很好了。

  “多谢师兄。”

  想了好半天,他才冒出了这么一句。与此同时,十三先生也让出了一条路。

  这样的举动已经很明显了。苏黎走上了十三先生让出了那条路,一点点靠近那个目的地。就在快要走远时,他听到了一句话。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师兄你要多多保重!”

  苏黎没有回头,他内力凝聚起一把长枪举了起来。

  十三先生就那样目送着苏黎朝着那个茅庐走去。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苏黎的背影是那样的悲凉,那样的沧桑。他仿佛看到了有无数魂魄在苏黎的肩膀上。那是什么,为什么是那样。

  有些事他知道,有些事他不知道。其实怎么说呢。这有些事啊,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因为有些事一旦知道了,你就再也离不开,逃不掉了。

  世有五柳先生挂冠去,桃花林里酿酒来。

  他是真想挂冠,真想酿酒吗?

  应该不是。他啊,也就是一个胆小鬼。刚进去刚明白也就旋即出来了。用一句堂堂七尺男儿,岂能为五斗米折腰!

  真是太幼稚,太让人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了。

  这人间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谁能说他就真的看透,看明白了。就算是夫子不也犯了错误,被约束在这一亩三分地。如果当初能早早抽身,他们也不至于如此。

  直到苏黎的身影消失不见,十三先生才起身离开。

  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对不对,我只知道我这样做也没办法。要是能再选择一次,我绝对不要这样。

  茅庐山中隐,一去千万里!

  苏黎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心里一点都不慌。

  茅庐就在那里,就算有千万里,只要必须去,也要走到。

  慢慢的,慢慢的,一个白色的影子出现在了那里。

  慢慢靠近,慢慢走进,慢慢……

  “晚辈苏黎见过夫子!”

  “小阿黎,我们这是多长时间没见面了?”

  “回夫子的话,差不多已经十年了。”

  “十年了,这时间过的是真快。我真没想到,这岁月竟然过的这么快,一晃就……”

  苏黎能看得出来,夫子他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寂寞,都是哀伤,都是惆怅。

  他是真的明白,真的……任谁经历了那样的事都会如此,任谁……这一刻他想到了过往的许多事,一下子就双眼模糊了,他哽咽着说道:“夫子您可千万别这样,都是我们不好,要是我们足够争气,您也不至于这样。”

  “小阿黎你怎么哭了。莫哭,莫哭么。我很好,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真的很好。”

  夫子虽然嘴上这样说,但他的眼神里却是另一番意思。

  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何处是天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