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没心没肺的我只好去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林悦己的进食

  每次见金喜糖,温至都会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粗花呢黑色小香风外套,高腰百褶裙,大冷天还光着两条白皙大腿,香奈儿皮鞋,黑色长袜及至脚踝,漂亮女孩蹦跳着坐到温至身旁。

  妹妹看起来恢复的不错,温至很欣慰,尤其在知道光芒四射的金喜糖背后有着那段心酸过往后。

  更加怜惜了呢!

  温至脱下外套盖住金喜糖裙子下白花花的大腿:“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你要永远相信总部的医疗水平。”金喜糖冲温至眨眨眼,拍拍胸脯,“问问我为什么会过来吧。”

  温至盘腿坐着,手撑着下颚,身子微微向金喜糖倾斜:“不会吧,这里也有原罪携带者?”

  “咦。”金喜糖惊奇问,“你怎么知道。”

  温至看看金喜糖,心想我跟你兄妹相认不过三天,相继经历了足浴店捶胖子,自己家化作叙利亚战场,力压房澄静,但凡你个小娘皮出现的地方,就没啥好事。

  要不是有一层血脉关系在,外加金喜糖长得明媚动人,看起来赏心悦目,温至这种摸鱼达人,实在不想和她再见了。

  “是她。”

  金喜糖指向林悦己,随即开始观察温至的面部表情。

  温至面无表情。

  “你都不震惊吗?”金喜糖推推温至,“她是你朋友哎。”

  温至深吸口气,显得有些无奈:“阿糖,哥哥拢共就那么几个朋友,两个至交全被你们拉下水了,再多个林悦己,也没啥特别的感觉。”

  属实破罐子破摔了。

  温至偶尔也在想,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身边一个正常人都没有。

  “哪怕你明天说,你不是我妹妹,我也不惊讶,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温至笑起来,“我的意思是,习惯震惊了。”

  说着,温至看向金喜糖:“什么时候动手?”

  “不动手,打不过。”金喜糖头摇得像拨浪鼓,“咱俩加起来,都不够林悦己塞牙缝。”

  温至这才重视起来,望了眼正在钓鱼的林悦己,心想这娘们看着不好惹,没想到真的不好惹。

  “叫人?”

  “叫人估计够她塞牙缝了。”

  “她这么可怕?”

  “贼可怕的。”金喜糖煞有其事点头,“林悦己是饕餮类原罪觉醒者,她这种级别的觉醒者,领域都被记录在案,并且根据危险程度命名排序。”

  逼格一下子就拉满了有木有。

  金喜糖目不转定看着林悦己:“饕餮类原罪领域,序列排名十七位,总部命名为【盛宴】”

  温至看看福利院内热闹的气氛,周围跑动的孩子们,问:“她会吃人吗?”

  金喜糖摇摇头:“吃人是最残暴的饕餮,林悦己脱离了那种低级趣味。”

  “那...”

  “她吃人的欲望。”

  金喜糖想想,小嘴嘟嘟,示意温至去看纹丝不动,脸涨得通红的王斯序:“比如老王哥的爱意。”

  温至恍然大悟,突然有了种看戏的心态。

  金喜糖惊奇问:“不担心老王哥吗?”

  “说不定是件好事。”温至摇摇头,“孜孜不倦的学习,不断失败依然努力创业这类坚持都会被世人称赞歌颂,唯独坚持不懈追求同一个异性,会被骂舔狗,我可怜他。”

  金喜糖忽然来了兴趣;“你是不是当过舔狗,感触好深的样子。”

  说起这,温至也陷入了思绪之中,那是个风和日丽的清晨,在街头发传单的自己,遇见了那位拿自己当榨汁机的小美人学姐。

  “逗主人开心之后狗还能被赏两根骨头呢,我...”温至想起那位学姐就害怕,不寒而栗。

  金喜糖捧着脸,笑嘻嘻的问:“她好看吗?”

  “挺好看的。”

  “性格呢?”

  “热情奔放。”

  “穿衣呢?”

  “挺快的。”

  “嗯???”

  “呃....我的意思是,她穿衣风格是那种简洁干练的类型。”

  金喜糖貌似挺好糊弄,没多问,而是看向林悦己和王斯序。

  周围微风徐徐,柳枝拂动,林悦己素白的手摁在王斯序胸口,缓缓抽出团炽热闪耀的光芒。

  【盛宴】开启。

  “我也算做了件好事。”

  林悦己微笑,张嘴啃食光球,边说:“我看不上你唉,吃掉这份爱意,也算是...”

  嗯??

  温至站了起来,发现王斯序的胸口不断有同样的光球从体内冒出,让林悦己稍稍慌了手脚。

  慌忙的三两口吞下光球,林悦己立刻又抓住了一团即将逃逸的光球,一股脑塞进嘴里,东奔西跑的追光球,张嘴吞噬。

  慌乱的样子,高冷女性的风范荡然无存了呢。

  然而光球依然在不断的从老王体内冒出来。

  “神经病啊!!”

  林悦己打了个饱嗝,吃不下了,可又不甘心,她那张无悲无喜的菩萨脸难得的露出纠结表情,最后跺脚,越至半空抱住光球,艰难张嘴‘啊呜啊呜’的吃进肚子。

  然而...

  噗嗤,温至看着被光球包裹住的林悦己,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就好比什么,将男人玩弄于鼓掌的海后折在了一个没谈过恋爱的愣头青手里,不仅被白嫖还被骗了钱。

  望着漫天飞舞的光球,林悦己揉着明显鼓起的小肚子,再忍不住,怒吼:“够了,你特么的,没见过女人啊!!”

  温至见状,频频点头:“看来是真吃不下了。”

  就如温至所说,林悦己望着那些光球,含泪咬牙挥手散去领域,瞬间,光球便泯灭在了风中,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喧嚣再次充斥这片天地。

  林悦己步履蹒跚,不像是刚被王斯序请客饱餐一顿,反而有点儿像被王斯序给折腾了一晚上,在洋洋的搀扶下,缓缓去了宿舍躺着消食。

  “姐姐,不吃糖醋排骨了吗?”洋洋有些担心。

  林悦己脸色不太好看:“我这辈子都不想吃糖醋排骨。”

  免费看了一场戏,温至憋着笑问金喜糖:“是不是只要像林悦己这样,不损害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总部就对他们网开一面。”

  金喜糖将外套还给温至:“主要是因为打不过,打得过都得老实安分。”

  说到这,金喜糖感慨起来:“老王哥真厉害,我还是头一回见林悦己吃撑了,这股爱意真汹涌。”

  “傻大黑粗,喂饱林悦己还不是小菜一碟。”温至看着老王,欣慰无比,“可能是因为现在绝大部分人都不相信爱情吧,但老王信。”

  金喜糖跟温至聊起来了林悦己的进食小八卦:“之前有一次,她也这么吃过一个男人。”

  “她吃的是啥?”

  “比较猎奇,是性能力。”

  金喜糖憋着笑:“林悦己从那个男人身体里掏出的光球,就芝麻那么点大,塞牙缝都不够,最最搞笑的是,他被掏空了,就一粒芝麻大小的欲望被掏出来之后,那个男人就被掏空了。”

  “你不会是这样子的吧?”

  这个问题明显多余,温至觉得自己超勇。

  没想到妹妹也这么喜欢开车,真不愧是我的妹妹。

  老王失魂落魄的走过来,他可能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林悦己看自己心烦,挺着大肚子回去养胎了。

  没想到真被温至这条狗给说中了,烦。

  “狗至啊...哟,妹妹也在,身体恢复了吗?”

  老王一屁股坐到温至身旁,惆怅的问:“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在一无所有的年纪,遇见了想照顾一辈子的人。”

  温至回答:“没,其实我更希望在一无所有的年纪,遇见想照顾我一生的人。”

  王斯序,金喜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