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没心没肺的我只好去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保护熊猫成长协会

  两辆考斯特下高速后沿条小路缓缓向前,周围渐渐出现一排极具前苏联风格的建筑物,左右对称,平面规矩,中间高起两边低,主楼高耸,沿盘山路向上,在一道铁栏对开大门前停了下来。

  温至透过驾驶窗看清了柱子上挂的牌匾。

  保护熊猫成长协会。

  万越川主动解释道:“咱们这种神秘组织,都得有个对外的名头。”

  温至惊喜的看向万越川:“咱们单位真的养熊猫了吗,在哪儿,我能不能先去看一眼,实不相瞒,我长这么大都还见过真的大熊猫。”

  “没有,大胖团子弄过来手续忒复杂,川渝分部原本倒是真的有一头,被那边的女同志喂成了三高,上级狠狠斥责了一顿,又给送回了培育中心。”

  没有团子,温至略有些失望。

  温至笑着说:“挂羊头卖狗肉,就不担心被群众举报名不符其实吗?”

  “之前有几个摄影师偷偷溜进来想找到大熊猫拍个照,可惜啥也没有,他们还真去拨打市长热线了,说咱们这吃空饷,差点儿没把记者招惹来。”

  说到这,万越川又点了根烟,悠悠道:“所以上级正在考虑换个名头,不过单位里的女同志们不愿意,真拿这帮女人没办法。”

  “.....”

  怎么感觉神秘组织有些拉胯呢,都没个看门大爷吗,随随便便就让外人翻墙进来。

  温至不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碎梦师展开领域,把单位变成一块空地?”

  万越川瞥了眼温至,呵呵一笑:“以前确实是这么搞的。”

  “那现在?”

  “人手不够,无法操作。”

  单位人手不够的事,金喜糖之前也提过,温至原本以为是真的人手不够,可听万越川的话,以前并不存在人员不足的情况。

  所以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些年死了好多碎梦师,哦对了,还有助理。”

  万越川没有接着往下说,吸了口烟:“有些事呐,得等你真正成为在编人员后才有资格知晓,走吧。”

  死了好多碎梦师和助理...明明是一件非常惊悚的事情,可结合金喜糖一亿两千万的身价,温至脑海控制不住开始重复一段BGM。

  碎梦师,高薪职业!

  碎梦师,永不失业!

  碎梦师,不仅能成功就业,更能成就事业!

  温至觉得还要再加上一句,碎梦师,不会退休,只有殉职...

  “果然干这行危险性极高。”温至看着从考斯特里抬下来的金喜糖和房澄静,还有个呼呼大睡的王斯序,是由一名高大的收尾部队队员背下来的。

  凭温至对房澄静的了解,这种从小就有大侠梦的女人,一旦得知真相,肯定会头也不回选择加入碎梦师队伍,十个温至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这样看,老爸当年选择退出实在明智。

  眼下局面是老爹生龙活虎,自己还多了个妹妹,如果换成老爹没了,自己依然多个妹妹。

  差别还是有的。

  跟在两个担架后头,温至对万越川发问:“碎梦师可以辞职吗?”

  万越川叼着烟:“助理可以,碎梦师不行。”

  “为什么,这不公平。”

  “这世上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你以为小孩子过家家?”

  这特么的,意思就只能在殉职的路上走到黑呗,什么垃圾坑爹单位,怪不得钱给的这么多。

  温至忽然就觉得一亿两千万,还是香的。

  真的,太多了...

  胡思乱想时,担架上原本昏睡的金喜糖忽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环顾四周,双手在身前乱抓空气。

  “妈妈呢....妈妈。”

  这种状态温至眼熟,像极了年幼的儿童睡醒见不到自己妈妈后哭喊的状态。

  那种整个世界都不在了的情绪,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身上展现出来的,看上去有些违和。

  万越川见状,挥手对身旁的下属吩咐:“徐主任在单位么,不在,那让1106 过来一趟。”

  队员快步跑进电梯,很快就领着一名穿着朴素的,那种后背是条纹衣服的年轻男人回来,万越川指了指金喜糖,冲年轻男人使眼色。

  “OJ脖K。”年轻男人一脸谄媚,猫腰小跑到金喜糖身边,一根手指竖起。

  温至下意识要冲上去,却被万越川伸出手臂拦住。

  “她怎么了?”温至急不可耐的问。

  不知年轻男人说了些什么,原本在嚎啕大哭的金喜糖逐渐安静,重新躺下,只是脸上残留的泪痕和悲伤让人揪心。

  做完这一切后,年轻男人蹦蹦跳跳被押解进电梯,门和上前,还歪着头冲温至挥手打招呼。

  “你也是来送死的嘛?”

  电梯门合上。

  温至只感觉浑身的不适,追问万越川:“他到底对喜糖做了什么?”

  万越川没回答温至的问题,这里真的就像他所说的,存在人员不足的情况,整条走廊空空荡荡,金喜糖三人被依次安排到了不同的楼层与房间。

  做完这些事,万越川倚在墙角低头点上烟,‘啪’一声合上金属打火机,揉着眉心对温至说:“刚才那个年轻人是原罪携带者,领域破碎后被关押在这里,他刚才..在给金喜糖催眠。”

  “催眠?”

  “原罪携带者不仅能撑开领域,其中强大者拥有非常多的能力。”

  资源循环利用,温至将烟从嘴边拿下来:“我以为你们对原罪携带者零容忍。”

  万越川笑了笑:“打不过的时候我们也会选择别的办法,对于配合的原罪携带者,适当给予宽恕协助总部的工作,我说了,人手不足。”

  温至接住万越川丢来的打火机,没急着点烟:“喜糖为什么需要被催眠,她刚才又为什么会有那种奇怪的举止?”

  万越川反问:“喜糖有没有和你说过,她的母亲什么时候殉的职?”

  “大约一年前。”

  “其实是十三年前。”

  温至紧皱眉头:“到底什么意思?”

  “把打火机还给我。”说这些话的时间,万越川抽出烟盒里最后一根烟,揉捏成团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温至将打火机丢还回去。

  火油的味道弥漫起来,万越川咳嗽了一阵,才继续说:“意思就是,你原本看见的金喜糖,她以为自己的妈妈是一年前去世的,刚刚看见的金喜糖,她的妈妈十三年前就殉职了。”

  不知为什么,温至浑身泛起鸡皮疙瘩,追问:“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让喜糖误以为她妈妈一年前才去世。”

  万越川回答:“十七岁的金喜糖可以接受母亲为了拯救世界而英勇殉职,五岁的金喜糖却不行。”

  温至忽然笑了笑,丝毫没有跳脱的气质:“恐怕就算是十七岁的金喜糖,她记忆里关于母亲的部分,你们也篡改了吧。”

  没人反驳。

  猩红的烟头迅速蚕食着烟身,一段烟灰跌落到地,万越川抬头看向温至:“十三年前,金喜糖就疯了。”

  “疯了的金喜糖,无法成为碎梦师。”

  “那么她的能力,便无法得到最充分的使用。”

  温至猛地向前,一把揪住万越川的衣领,低吼。

  “是他妈的利用!”

  “是利用!”

  “你个老瘪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