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没心没肺的我只好去斩妖除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和你同居

  尘埃落定。

  空气中漂浮的碎石和白灰落在地上,铺盖出厚厚一层,房澄静依然昏迷在温至怀中,睡得挺香。

  金喜糖捂着胸口,右手掌心亮出光芒,将碎梦铁锤收了回去。

  浑身灰白的王斯序终于醒了,狼狈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撑地跪着,他已经恢复了神志,迷茫看了看四周,喃喃问道:“这是哪儿?”

  温至抱着房澄静一屁股坐在弹簧刺出皮革的沙发上,叹了口气:“我家。”

  温至这间129平米,套内面积107的三室一厅,背了三十年房贷,装修花了三十多万,一切恍若隔世般,全都灰飞烟灭。

  望着此间的断壁残垣,哪有刚才的温馨与祥和?

  王斯序愣了下,随即愤怒的吼道:“妈的美国佬打过来了?老子刚退伍就敢动手,真会挑时候,老子的95呢,嗯?”

  温至还没想好怎么和王斯序解释:“老拜登虽说一只脚都踏进棺材的年纪了,但脑子应该没坏掉,总而言之,世界大战还没开始。”

  “这特娘不是被炮击过?”

  王斯序不信,他觉得这是挚友在阻拦自己去建功立业,指向温至怀中的房澄静:“你别告诉我,是房子干的。”

  还有你的功劳呢,要不要给你申请个三等功?

  想起先前王斯序猛啃沙发的场面,温至没好气说:“我自己砸的,装修风格不喜欢,推倒重来。”

  王斯序还是不信:“你个工薪阶层怎么敢如此任性?”

  温至看向金喜糖,见她小脸煞白,额前的冷汗黏住刘海,状态十分不好,显然之前为了不伤害到房澄静,她自身受了很大的伤害。

  房澄静的原罪领域之可怕,超出了金喜糖的预料,为了以防万一,她根本不敢留有余力,先前那一击,确实动用了全身的力量。

  可当看见暴躁的房澄静在温至怀中表现出片刻的宁静,脑海中瞬间想起之前温至叮嘱自己的话。

  不要伤害房子。

  只那一刻,猛然收力,碎梦大铁锤反噬的力量令金喜糖受了不轻的伤。

  “去医院?”温至关切说,“医院不方便的话,让总部派人过来?”

  “肯定要通知总部,房子姐姐还需要观察。”金喜糖恢复了些许精神,声音很轻,“至于老王哥,不用担心,会有人处理。”

  有组织可以依靠,真是件令人心安的事情呢。

  经过这次,温至确定碎梦师的工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足浴店的那个胖子着实弱了些,才会如此轻松犹如玩笑般的被解决。

  金喜糖也确实是个初出茅庐,刚参加工作的小孩。

  总之,这份工作很危险,甚至会经常威胁到自身的生命安全。

  金喜糖现在很难受,温至现在也没条件送上杯热水:“要不在哥哥怀里躺会,休息一下?”

  众所周知,一个男人只有一个炽热的胸膛,一次只能...根据臂展视情况可以拥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女性,给予她们应得的关怀。

  金喜糖微垂眼帘,看了眼温至,目光向下,房澄静依偎在他怀中沉睡,微微一笑说:“枕一下你的肩膀,可以吧?”

  “又见外了不是。”温至向金喜糖靠了靠,“头来。”

  原本有一肚子疑惑的王斯序忽然就没什么世俗的欲望了,房澄静安详睡在温至怀中,那个叫金喜糖的甜妹也靠着他肩膀。

  此刻的老王觉得温至原本的形象崩塌,瞬间变得伟岸起来,他只感觉自己很多余,王多余。

  你看他,好像条狗啊,还是条幸福的狗,令人羡慕的狗。

  温至忽然想起件至关重要的事,问老王:“为什么你一说房子喜欢我,她就暴走了?”

  王斯序从口袋里掏出压扁的烟盒,掏出根皱巴巴还弯曲的香烟点上,吐出淡淡的烟雾:“废话,这么丢人的事情被当众说出来,房子肯定爆炸。”

  温至环顾四周,房子确实爆炸了,也没说错。

  等等...

  温至原本要震惊的跳起来,发现枕着自己肩膀的金喜糖也睡着了,忙压低声音问:“你什么意思,房子真喜欢我?”

  “不是开玩笑?”

  王斯序摊手:“当然是真的。”

  温至不可置信,低头看看容颜精致,平日在外都是光芒万丈的房澄静,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啊?”

  王斯序摊手,面容夸张:“这个问题大家都很好奇。”

  温至头上全是问号:“大家???”

  王斯序哼了哼,觉得温至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实在欠揍,冷笑道:“身边几个要好的朋友,都知道。”

  温至怒了:“你放屁,老子就不知道。”

  “所以说你狗完全实至名归。”

  “老王...”

  “干哈?”

  温至指了指门:“美国佬确实打过来了,你赶紧从三楼跳下去。”

  王斯序不信:“三楼也摔不死我。”

  温至笑了起来:“虎毒还不食子,摔断腿我就很满足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温至现在肩负两个美少女的清梦,不好起身,只能由老王去了。

  十几号头戴黑色鸭舌帽,衣服裤子全是黑的工作人员堵在门口,为首的还是昨天那位见过的壮硕大叔。

  在大叔的指挥下,四个黑衣工作人员抬着两个担架,先将房澄静和金喜糖运走,接着就是老王了。

  温至在一旁恶狠狠道:“往他脑袋上来一下,别省力气,直接敲晕带走。”

  但工作人员依然客客气气的领着老王下了楼,带队大叔单独留下温至,微笑着说:“喜糖太着急了,总想着尽快追上她妈妈的成就,小温,今后麻烦你多照顾照顾她。”

  “应该的,她是我妹妹。”

  “你能这么想,很好。”带队大叔上下打量了番温至,“对了,你父亲退出之后,我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为喜糖妈妈第二任助理。”

  还有这么层关系在啊,温至忽然发现自己在新单位也是有人脉的关系户了,顿时热情起来:“叔叔,您尊姓大名?”

  “万越川。”

  带队大叔说完,就准备告辞离开,温至忙快步上前拦住他,指了指已经成废墟的家,笑得很憨厚,还有满满的期待。

  大叔显然明白了:“进来之前我简单看了一下,屋内的承重墙受损不算严重,还有补救的机会,既然是为了破碎原罪领域而造成的损失,费用自然由总部承担。”

  上道!

  不愧是神秘组织,就是阔气,经费肯定充足。

  走到门口,温至俯身看了看熟睡中的金喜糖,准备跟着一起过去,房澄静和老王都被带走了,他一个人留下来实在不放心。

  “房子重新装修好之前,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金喜糖缓缓睁开眼,开口对温至说:“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温至记得金喜糖说过,她住大别墅的。

  周围的工作人员目不斜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可温至多少要点脸面,被人说吃妹妹软饭传出去终归有损未婚男的形象。

  叹口气,温至握住金喜糖的小手,情真意切:“好妹子,但凡哥哥有一点办法都不会主动跟你同居的。”

  “回头我得好好教育教育房澄静,你看这事闹的。”

  “你家在哪儿,离我单位远不远,公交车直达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