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柳爷

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 隐没人海 2023 2020.11.22 10:03

  只见马向阳向着那张牙舞爪的厉鬼冲了过去,手中的黄符隔空打出,五张黄符在空中组成一个简易的阵法,对着红衣女鬼当头印下。女鬼当即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只见她一头入瀑的秀发顿时就变成了一卷大波浪,从中散发出阵阵腥臭,为此五张黄符也消耗殆尽化作了尘埃,看的马向阳是一阵肉疼,不过肉疼归肉疼,马向阳的动作却是一刻也没有停下,只见马向阳冲到红衣女鬼面前,使出浑身力气,挥舞着桃木匕首对着红衣女鬼的面门狠狠刺下。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马向阳连退了数步,拉起发愣的雷蕾便往发狂的红衣女鬼身后跑去。

  右眼插着桃木匕首的红衣女鬼瞬间变成一团黑雾,直接缠上了大惊失色的雷蕾。

  马向阳只感觉雷蕾的手臂变得彻骨的寒冷,扭头一看,雷蕾已经眼神木纳,精致的脸上挂满了难以言说的鬼魅。

  “不好!”

  马向阳大惊,抓住雷蕾的手就要收回,可为时已晚,只见雷蕾反手抓住马向阳,轻轻的将马向阳向后一拉,马向阳便直接倒飞了出去,好巧不巧刚好撞到那护士的身上,顿时将马向阳摔的七荤八素,骨头都要散架了。

  马向阳还没回过神来,雷蕾便张着双手向着马向阳抓来,这要是被抓实了,不被撕成两半也得留下永远的伤疤。

  关键时刻老马双手撑地,右脚踹出,直接一个黄狗撒尿,一脚便踹到了女尸的肚脐处。要知道这一招可是他缠着他家老头子,软磨硬泡好久才学来的,别看这一招名字不好听,姿势更不好看,但这一招的威力却是非同凡响,对于被鬼物上身的来说,其他地方都变成了铜头铁臂,但唯独肚脐眼这里是命门,只要一脚踹的准,很有可能就能直接将上身的鬼物一脚踹出。

  不过马向阳的道行毕竟是不够深厚,他这一脚对付寻常鬼物还行,此刻对上被厉鬼附身的雷蕾,也只是让对方后退了几步,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此刻马向阳也管不了那么多,趁着雷蕾愣神的空挡,赶忙起身向着安全通道跑去,不是他马向阳不够义气,现在他能做的就是赶紧逃出去通知周老头,越早将厉鬼从雷蕾身上赶出来,雷蕾受到的伤害就越少。

  马向阳刚推开安全通道的大门,一阵腥风扑面而来,马向阳仿佛像是撞在了石壁上,顿时被撞的晕头转向。

  靠着小时候在大山里打猎磨砺出来的本能,一个直踢拉开了与前方不明物体的距离。

  “我去,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只见在马向阳的前方赫然耸立着一具浑身长满白毛的僵尸,虽然说是僵尸中等级最低的白尸,但这也将马向阳那唯一的生存希望给堵死了。

  “嘶嘶!”

  身后传来雷蕾尖利的嘶吼,对于这前有僵尸后有厉鬼的局面,马向阳唯有使出他珍藏了多年的独门绝技——“童子尿”。

  “滋滋!”

  果不其然,马向阳憋了十几年的东西,效果当真是出奇的好,被附身说雷蕾以及那头白毛僵尸一碰到马向阳的“秘密武器”,身上便冒出了白烟,可惜好景不长,马向阳的秘密武器毕竟容量有限,眼看着就要弹尽粮绝了,而这是最开始出现的两头女尸也冲了上来。

  “哎!看来我今天是难逃一死了,只是我死了不要紧,雷蕾姐该怎么办呀?”

  马向阳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状若癫狂的雷蕾,心中顿时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没出息!就这三个两枣的就将你给吓到了?”

  一道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响了起来,正要使出九阴白骨爪将马向阳脑袋捏破的雷蕾顿时如遭电击,一股股黑气散发而出,似是受到惊吓一般,向着安全通道逃去。

  在马向阳震惊的目光下,只见在自己胸口挂了十几年的木偶突然飞了出去,张口一吸便将那四处逃窜的黑起尽数吸入体内,至于那两具女尸和白毛僵尸,也接连被木偶不废吹灰之力给解决掉了。

  “雷蕾!雷蕾!”

  马向阳愣完神,赶紧将瘫软在地的雷蕾抱入怀中。

  “你放心吧!她没什么大事,休息几天就好了,不过我还是劝你赶紧让人给他换件衣服洗个澡,你那童子尿有多大的味,你心里没点数吗?”

  木偶拍着胀鼓鼓的肚子,一脸嫌弃的看着马向阳。

  “额……味道好像是有点大!”

  马向阳此刻也反应过来,要是让雷蕾知道自己将她搞成这个样子,以后还不得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呀!

  “老周呀!你快来呀,我这里出大事了!”

  马向阳先是打电话通知了周老头,接着便花了好几百块钱请了一名护士帮雷蕾换了件衣服,洗了个澡,找了间单人病房住下。

  “现在可以说说你是何方神圣了吧!要不然等老周来,我可不好替你隐瞒!”

  马向阳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木偶,想要给家里的老头子打个电话询问,才想起那老头早在一年前就离奇失踪了。

  “你这小子,对我态度尊重一点,这些年要不是我为了吸收那些鬼鬼魅魅,你小子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小木偶抱着双手,一脸傲娇的看着马向阳。

  “对谢前辈的救命之恩,还请前辈看在这么多年我日夜陪伴的份上,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马向阳知道眼前这小家伙不好惹,毕竟一口气干掉厉鬼和三头鬼物,恐怕就连自己的顶头上司周老头都办不到,不过看这小家伙有些孩子气,应该好呼弄。

  “这还差不多!这一切都还要从一年前你那段已经被强行抹去的记忆说起。”

  木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神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马向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年前,不就是从小抚养他长大的老头子失踪的时候吗?

  只见木偶的一只手抵住马向阳的眉心,马向阳只感觉脑袋一阵剧痛,一段记忆便如电影一般在马向阳的脑海中浮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