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野火春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推心置腹

野火春生 周原一 3016 2019.05.05 17:29

  忙了一整天的赵涛,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这也是他第一次进这个家的门,因为这间房子是军统提供给站长的住所,何清清刚刚命下人,从叔叔的临时住所搬到了这里。

  开门的正是何清清,一进门,何清清就丢掉抹布,嚷嚷着要赵涛给她一个拥抱。

  “累死我了今天,你看看这个家,我打扫的干净不干净?还不赶紧犒劳犒劳我?”

  赵涛忘了所有的疲倦,一把搂过何清清,在她耳边说:“这些活儿让下人干就好了嘛。”

  “下人?”何清清撅起了小嘴说道:“阿姨哄着丁丁去公园玩儿了,阿祥他们搬了一下午的家具我看也累的够呛,让他们先走了,这点琐碎的事情只能由我来喽!我可不能让你回来看到我们的新家乱七八糟的。”

  赵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何清清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这种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叮铃铃”

  电话声打断了小俩口的甜蜜。

  “喂,谁呀?”

  “叔叔啊,你从南京回来了吗?”

  “好的,好的,我和老赵这就过去!”

  电话是杜月笙打来的,他邀请赵涛和何清清到家里吃饭。

  “走吧老赵,叔叔这饭局估计也是你很想去的。”

  赵涛的确想抓紧时间见杜月笙一面,他需要了解郑介民为什么要调自己上任,他还要了解上海的时局,更需要杜月笙给他提供一些实质性的帮助。

  46岁的杜月笙依旧保持的那么年轻,当然,这和他的气质是分不开的。

  “叔叔”

  “叔叔”

  两个人先后点头鞠躬,对沙发上坐着的杜月笙表达了尊敬。其实,杜月笙比赵涛年长不了几岁,只是何清清的原因,赵涛必须要跟着叫。

  “坐,快坐,清清啊,咱们有四五年没见了吧?”杜月笙显得很亲热。

  “可不是嘛,四五年没见叔叔,您看您还是那么年轻。”

  “不行喽,老喽,到是清清你现在越发的漂亮了。”

  “叔叔真会夸人,让我的心里美滋滋的。”

  其实,何清清的父亲是1929年杜月笙创办中汇银行时候的大管家,与杜月笙的关系非常密切。当时,只有10岁的何清清特别招杜月笙的喜欢,何清清嘴巴也甜,一见到杜月笙就“叔叔、叔叔”叫个没完,就这样,两家的关系一直维持到现在。

  寒暄了几句,何清清就借故去厨房帮忙,她要留时间给赵涛,她知道赵涛有很多话要说。

  “叔叔,进门的时候我就发现您这里还是门庭若市啊,排队找您的都排在马路对过了,还有您的客厅也人山人海挤拥不动啊!难怪饶汉祥先生送您的对联说: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要不是您的电话邀请,我还真怕清清我们两个挤不进来啊。”

  杜月笙烦躁的讲道:“唉,你不知道,最近上海参议会要选什么议长,一堆人又抽着我上,再加上几十个公司里的事情,还有下面的工厂罢工的事情,你看我这里人多的都成菜市场了,烦都快烦死掉了。

  对了,还有江淮的灾民一下子涌入上海十万之多,这么多人,上海是要出乱子的,这不,我正准备弄个选美比赛让这些资本家都投点资,放放血,好用来赈济灾民。”

  赵涛接口道:“筹20个亿?叔叔您这可是大手笔啊,也是灾区人民的福气啊!”

  杜月笙吃了一惊,问道:“怎么?你们军统站这么快就知道了?都说军统的人就是上海的眼睛和鼻子,没有他们不知道的。看来,我要把口袋里的钱藏藏紧喽,免得被你们惦记。”

  赵涛一拍胸脯,骂道:“敢,我看军统谁敢打您的主意,我马上让他吃枪子儿。”

  杜月笙赶忙示意:“呵呵,开玩笑,开玩笑。对了,你知道为什么你会从天津调到上海来当站长吗?”

  说到正题,赵涛赶忙回答:“不知道,这也是我这次来正想问的,请叔叔指点。”

  杜月笙意味深长的讲道:“这全是毛人凤挖的坑啊,这郑介民还是嫩了点,不过,这可让你捡了个大便宜啊。”

  “此话怎讲?”

  杜月笙用烟斗敲了敲桌子,认真的给赵涛分析着:“戴笠死后,你以为他毛人凤不想坐这个位置?军统是什么单位?军统除了拥有秘密逮捕和暗杀的权利外,军统还被授权监视和调查地方主官,也就意味着,得罪了军统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你看戴笠在位的时候,也不过一个少将嘛,还是1945年才给他的,可谁不知道除了蒋介石就属他不好惹。”

  赵涛不否认军统在国民党的地位,他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这样的,我听说有一次28军副司令、29军军长孙元良和沈醉吃饭,吃到最后孙元良都没有怎么动筷子,沈醉事后才知道,原来这个身为四川人的孙元良竟然不吃辣椒,可即便如此,孙元良却没有说破。

  孙元良是什么来头?他可是黄埔一期,委员长的天子门生,连他都忌惮军统,这更说明军统局长这个位置的重要了,可如此重要的位置毛人凤怎么能放弃哪?”

  杜月笙继续点拨:“他这是放长线掉大鱼,他要等戴笠的事情处理完毕,风声过去。你看着吧,郑介民在这个位置肯定呆不了多久,就戴笠的一帮嫡系,缠都能把他缠死。到那个时候,毛人凤顺利接手,再力挽狂澜,那不比现在收拾这个烂摊子好吗?”

  “原来是这样!”

  这个消息对赵涛是绝对有用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和郑介民没有瓜葛,反而毛人凤若能上台,就凭着清清和他们的关系,自己的地位才算真正的有保障。

  “可郑介民为什么要把我从天津调到上海?还升了职?我和他可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什么意思?这上海站可是军统的重要分站啊!”

  “呵呵!”

  杜月笙老奸巨猾的笑着道:“要不怎么说你捡了便宜?这是毛人凤和郑介民达成的政治交换。你只不过是毛人凤的一片树叶,用来遮住郑介民的眼睛,消除郑介民的戒备。”

  赵涛恍然大悟道:“呃……这毛人凤太狡猾了,不过我还真的是白捡了这个便宜。”

  赵涛想通了,难怪副站长清理了一堆戴笠的嫡系,还敢和自己掰手腕,这一定是授了郑介民的意。看来毛人凤上台之前,自己的屁股想坐稳还要大费一番周折了。

  “叔叔,您觉得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发展自己的势力,静观其变,只要你能撑到毛人凤上任,你就真正的安全了。”杜月笙回答的很快,仿佛早就想好了一样。

  “叔叔,你不知道,现在,我手中一个可用的贴心人都没有,我现在真算是一个光杆司令,举步维艰啊!”

  杜月笙自然明白刚到任的苦衷,问道:“你们现在主要缺什么人?”

  “高层缺后勤处长、情报处长、电讯处长。”赵涛毫不隐瞒的说道。

  “我看你应该这样,后勤处长从毛人凤的至亲当中挑选,一来钱袋子能让他看到,二来也算投桃报李。

  电讯处长要从你们委员长信任的人里挑选,毕竟蒋介石是要看到军统工作的成效。

  至于情报处长,必须对上海的犄角旮旯都要有深度的了解,所以,可从上海挑选。”

  赵涛一拍大腿,夸赞道:“叔叔您想的很周到啊,前两个不难,可这情报处长我是真的为难,毕竟我对上海不太熟悉,也没有可靠的人选,再加上情报处长的要求比较苛刻,所以还是请叔叔给我能推荐一二。”

  “说说什么条件?怎么个苛刻法?”杜月笙问道。

  “情报处长要在整个军统内部选拔,第一个要求上海本地人;第二、黄埔军校情报专业出身;第三、背景干净、忠诚;第四、孤儿。”

  杜月笙认真的听完这四个条件,考虑了好一阵才说道:“我这里还真有这样的一个人,是我的门徒,又好像父子,土生土长的上海人,黄埔军校毕业,从小无父无母,是我资助长大的。

  现在就职于军统云南站,情报处,任副处长,听说工作能力极其突出,也立过功,估摸着马上也就能升任处长,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想回上海工作。”

  赵涛一拍大腿:“就是他了,叔叔您可是给我解决了一大难题,叫什么名字?我回去马上收集他的资料,尽快的安排他过来考核。”

  “名字叫魏三毛!”

  “魏三毛?”

  何清清端着一大盘牛肉从厨房里走出,刚好听到这一段,吃惊的说:“鼻涕虫?叔叔,你们说的是鼻涕虫啊?”

  “对,对,对就是他,清清那个时候还小,可看到这个年长他六七岁的哥哥,还是喜欢天天追着叫他鼻涕虫。”

  何清清辩解道:“叔叔,主要是他不爱干净嘛,那么大了还经常流鼻涕,也不用纸擦,蹭的袖子上到处都是。”

  杜月笙解释道:“人家现在可干净着那,出门都涂男士香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