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野火春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站长的愤怒

野火春生 周原一 2001 2019.05.28 09:57

  站长办公室,剩余骨干皆在,张莹立在一侧,悲哀欲绝,泪流满面。

  赵涛阴森恐怖的脸反复盯着王龙和陈泽飞看,看的二人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妈了个巴子的,要你们两个是干什么吃的?堂堂的军统大员,居然连个警察局都收拾不了,简直是个笑话,饭桶、无能!”

  “站长……”

  “给我闭嘴,让你去巡捕房要人,你却让一个芝麻大点儿的巡长给撅了回来,还他娘的有脸叫我站长?你还好意思说你是军统的行动处长?

  我看你要不想干就别他妈的干了,站里比你有血性的男人可多的是!”赵涛连吵带骂的打断了王龙的话。

  陈泽飞本想替王龙解释点什么,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是万万不敢张嘴的。

  “还有你!”

  赵涛拿手指着欲言又止的陈泽飞,继续骂道:“身为副站长,让你跟警察局长打个招呼,你真以为是让你和他聊家常、打哈哈、互通往来?说白了,就是让你知会他狗娘养的一声,想不放也呆马上给我放喽。

  你反倒好,就因为他兔崽子一句什么“两人因涉共已转入中统大牢,此事已不归警察局管”。这糊弄鬼的话你也信?

  长长脑子吧副站长,他俩如果是共产党,能一晚上都挺不住就招供了吗?

  你们这些年也审讯了上百名共党了吧?什么严刑拷打没试过?又有几个共党招供的?他巡捕房一夜之间就能审出他们二人通共?这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再说,警察局的一个小小的巡捕房,有什么资格审查我们军统的人?职位对等吗?级别够格吗?

  这么多疑问,这么大的事件,你一个副站长装聋作哑,敷衍塞责,不觉得处理的草率吗?

  不是我笑话你陈泽飞,这件事情就是让郑局长知道了,也没你什么好果子吃!”

  赵涛这一通狗血淋头的责骂,把二人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原以为候时新和魏三毛是站长的心腹,也就没怎么上心去管。再加上根本没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么复杂的程度,连中统都插手进来了。

  王龙赶忙掏出一根烟,陈泽飞亲自给赵涛点着说道:“站长,您消消火,这个事情我们两个原以为就是普通的打架斗殴,心想一个巡捕房还能生出什么幺蛾子?

  可是后来我们真的欠考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要知道这样,我们就是把巡捕房砸了,也要把候处长和魏处长给您带回来啊,这事的确是丢咱们军统的脸,我们向您请罪,向郑局长请罪。”

  赵涛没有答话,默默的抽着烟,怒火在胸中翻腾。

  妈的,这次军统上海站让人给连窝端了,候时新中枪,两人还被动刑,就连老子的秘书都差点让人非礼。

  这次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要是自己当了缩头乌龟,以后还怎么在上海站主持大局?哪个人还肯为自己卖命?

  再说,候时新和魏三毛,一个是毛局长的人,一个是杜月笙的人,在自己的手下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自己再不做出反击的样子来,还怎么向他们交差?

  什么他娘的沪立联华,什么他娘的警察局,什么他娘的中统,就算这个熊俊崧再有三头六臂,我就不相信他能和整个军统抗衡,他就是一块钢铁,我也要把他熔出水来。

  赵涛想着想着,脸上又逐渐浮出了阴险毒辣的模样,貌似自言自语的讲:“熊俊崧啊,如果你知错就改,早早把人放了,老子看在中统的面子上,或许一时半会儿的拿你没办法。

  可你这个老家伙不知死活,竟然伤我的人,陷害我们军统,你以为军统是随便让你们这些商人拿来蹂躏的?既然你想和我掰掰腕子,那好,这次我就把你的手扭折喽,看你还能翻出多大的浪来。”

  决心已定,赵涛不再迟疑,他猛地站起身,严肃的问道:“王龙,现在行动处有多少人?”

  “您是指在编还是不在编?”

  “全部!”

  “报告站长,行动处下辖三个科,每科管理两个队,每队编制10人,正规编制总共有60人,目前编制已满。

  至于编外的抓捕小组都是各科自行招募,加起来……少说也应该有一两百人了吧。”

  赵涛大吃一惊,锤着他的胸口说道:“嚯,你小子怎么发展这么快?难怪你们行动处的经费总不够用。太好了,全部集合,后操场待命!”

  副站长陈泽飞不解的问:“站长,集合这么多人干什么?”

  赵涛斜了他一眼,说道:“还能干什么?先给我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巡捕房砸了,然后把那个叫王老鬼的巡长给我带回来。”

  “呃……砸巡捕房?站长,是不是要先请示一下上峰?”陈泽飞吓的汗都流了出来。

  赵涛讥讽的说道:“你个怂包、软蛋,怎么当的副站长?连这点魄力都没有?算了,你爱请示就请示去吧,反正我估计郑局长巴不得装作不知道那。”

  赵涛不去理会陈泽飞,又问道:“梅姑,你们电讯处现在有多少业务骨干?”

  梅姑撩了撩头发,反问道:“站长,您指的业务骨干,是密码破译方面的还是电台侦测方面的?又或者是窃听与反窃听方面的?”

  “窃听方面的!”

  梅姑想了想说道:“有四五名这方面的专家!”

  “全部派出去,我要知道那个沪立联华公司每天都干了些什么?和什么人密谋?有什么不干净的生意往来?总之,所有的一切都要监控、录音。”

  梅姑很自信的说道:“放心吧站长,我保证他们公司每个人,说的每句话都逃不过我的耳朵。”

  ……

  会议散去,赵涛心神不宁,因为刚才的部署也不过是计划的一半,中统和军统可是势不两立的两个平行单位,暗中较劲许久。

  想必,熊俊崧能邀请中统为他撑腰,也一定和中统的上层有很深的交际,那么自己,也应该和上层沟通沟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