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野火春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麻将俱乐部

野火春生 周原一 3036 2019.05.24 15:16

  傍晚,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候时新却还靠在椅背上,手里拿着一份早上的报纸,报纸上的油和汤汁已渗漏的前后都是。

  可就在这份脏兮兮的报纸上,却有人故意的用一根彩色笔画出了一段话,这段话的前两个字是一个他比较熟悉的明码,提示他将以下所有内容翻译成汉字。

  他闭着眼睛思索着,这到底是谁送来的情报?竟然能堂而皇之的走进军统大楼?

  难道是张秘书?这份报纸就是在张秘书早上买来的混沌下发现的,就连油渍和汤汁都是混沌上蹭的。难道她也是我们的同志?

  不对,也有可能是卖混沌的老哥衬着混沌的袋子,让张秘书一起拿上来的。难道卖混沌的老哥是我们的同志?他上次可是说有路子能弄来吴起香醋,难道这是一种暗示?

  也不对,还有可能是吃饭的人故意给张秘书的。

  候时新像过电影一样,把整个事件从头到尾筛查了一遍,还是想不明白到底是谁给了他这个重要提示。

  “时新,你还没走啊?”

  换了便装的张莹看到候时新还在办公室,激动的想要跑过去,却又害羞的站在原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候时新睁开眼睛,随意的答道:“没那,有事吗?”

  张莹不高兴的说道:“我听见你这句话就烦,每次都问我有事吗?没事我就不能来?”

  “呃……,那我应该说?”

  你应该说:“我这里随时、随地为你敞开,只要你想来,我就等着你!”

  “哦……敞的开着那,来坐吧!”

  “傻子!”

  “呵呵!”

  “别傻笑了,问你个事情,明天有空吗?”

  “没有!”

  “你回答这么干脆干什么?站里明天不是放假嘛,在上海你又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你居然跟我说没空?”张莹有点生气。

  “明天我要……呃……我要……”

  “你编,我今天就坐这儿等你编好了我再走,我就不相信你一个大男人会没空。”

  “哦,难得放假嘛,早上肯定要多睡会儿。”

  “睡到几点?十点够不够?你又不做饭,是不是要出去吃呀?我可以陪你去吃呀。”

  “哦,我要去站长家!”

  “胡扯,我刚问了站长,问他明天是否给你布置了别的私事,站长说他明天上午也要陪太太看电影,哪里有时间给你布置任务。”

  “呵呵。上海站有了你,魏三毛真该引咎辞职啊!”

  “服了没有?”

  “服了,姑奶奶你就说明天要干什么?”

  “好多事情可以干啊,逛街、吃饭、看电影、郊区骑马、打猎等等,就看你想不想出来。”

  “下午吧?上午我要处理一些个人事情的。”

  “好,一言为定,乖乖在家等我电话。对了,你个人事情是什么事情啊?需要洗衣服你可以把衣服拿给我的。”

  “呃……”

  总算把张莹给送走了,候时新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

  可是他现在脑子里想的东西全被打乱了,他要赶紧回家,回家找到那本翻译成中文后,手抄版的《莎士比亚全集》。然后根据报纸上的汉字,分解成数字,再从书中找到数字对应的页数、行数和第几个字,最后全部组合起来,就是要提示给自己的内容。

  家门口,候时新蹲在地上,公文包竖着挡在脚前,看似整理裤腿上的污渍,实则是迅速的取下门底缠绕的头发丝。

  站起身,打开门,关上门,伸开头发丝,在自己食指上比了比长度,又低头看了看脚印,这才放心的顺着屋内原有的脚印走回了属于他的那个干净整洁的小屋。

  书架上的书有很多,不过他还是能一眼就找到分布在不同位置的这17本《莎士比亚全集》的手抄本,因为屋里所有的东西都有属于它自己的“住所”和“门牌编号”。

  候时新打开台灯,认真的找着对应的汉字,许久,终于将最后一组汉字找出,他看了看组合起来的内容:“明天下午,海威特斯麻将俱乐部门口,找袖口绣一道红线的服务生,暗号16,15,4,春生留。”

  候时新找到编号16的手抄本,翻到第15页、第四段,然后,边在烟缸里烧着这些纸条边默默的读着、背诵着莎士比亚在作品《终成眷属》当中的一段话:“最有把握的希望,往往结果终于失望;最少希望的事情,反会出人意外地成功”。

  ……

  早上,熟睡的他被电话铃声吵醒,他闭着眼睛,伸出手拿起听筒放在耳边:“喂,睡呀?”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顽皮的笑声:“我呀!你个大懒虫,还不起床吗?”

  候时新看了看表,六点四十分,愤怒的埋怨道:“不是说好让我睡到十点吗?这怎么比我上班还早啊姑奶奶!”

  “女人的话什么时候算过数?你倒睡得挺香,我可……喂,喂,喂,混蛋!”

  候时新把电话挂上,又拔掉了电话的通讯线,这才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

  下午一点钟,候时新没有赴张莹的约,他不想给张莹太多美好的憧憬,更不想伤害她。

  独自一人来到海威特斯麻将俱乐部,他却犯了愁,他根本不知道如何进入这个vip的俱乐部内,更不知道如何找到那个袖口绣一道红线的服务生。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个服务生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哦,麻烦问下,你们这个俱乐部入门条件是什么?”

  “哦,必须是会员,先生。”

  “如何成为会员?”

  “必须由老会员介绍,然后缴纳一定费用才可以成为新会员。”

  服务生不卑不亢,十分客气的回答着候时新的话。

  候时新从口袋里很大方的摸出几张法币递了过去。

  服务生拿着小费,更加卖力的介绍道:“先生是我们俱乐部的会员吗?可有专门的vip服务?如果没有,我十分愿意为先生效劳。”

  “哦,有了,我就是想问你,平常你们门口还有别的服务生吗?”

  服务生略显失望,讲道:“您说小白吗?他可能吃饭去了,不过他告诉我说他有一个重要的客户姓候,来了让我帮忙接待一下,不知道您可是候时新先生?”。

  候时新一愣,赶忙说道:“正是。”

  “哦,那候先生您这边请,这是您的vip卡,我看您是这两天才刚刚注册的,今天第一次来,我先带您去登记相关手续。”

  “好的!”

  在服务生客气的指引下,候时新顺利的办完了手续,又朝卡内充了一些筹码,这才一个人朝着俱乐部内部溜达着熟悉地形。

  海威特斯麻将俱乐部一共分为两层,第一层是一个舞厅兼酒吧,舞厅面积较小,正中即为舞场,一些舞女围坐在跳舞场周围,随时等待着赢钱的客户把她们领走。

  舞场四周有一些空位,客人可以随便入座,桌上有一些香烟、酒水的价目表方便客人点用。

  候时新对这些不感兴趣,顺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正中有五六张麻将桌,供一些找不到包间的客人在这里小打小闹的娱乐。

  支撑起整个俱乐部收入的要属这正中周围的十二个包间,包间成扇形排列,内部装修奢华、密封、隔音效果极佳,不过里面早已坐满了人。

  “胡了,给钱,给钱!”一个黑脸大汉忙着收钱。

  其中两个人唉声叹气,只有一名脸上有刀疤的年轻人还在默不作声的继续打着。

  候时新饶有兴趣的走到这桌旁看着。

  就在这时,一个袖口绣着一道红线的服务生走了过来,他并没有和候时新答话,候时新其实早就斜眼看到了这个人,但他依然不动声色的在旁边看着这桌人打牌。

  黑脸大汉牌运极佳,这把起手就抓到十二张“条子”,分明是清一色的胚子。他高兴的说道:“哎呀,今天这老天爷总算是开了眼了,这把又要赢了,哈哈!”

  黑脸大汉正高兴着,回手又抓到一张条子,立即清一色上听,难言心中的欢喜,推开牌叫嚣着:“看到没有,1112345678999见条就胡,都把钱准备好喽,九莲宝灯、清一色、一条龙,四归一,听啦,听啦!哈哈!”

  候时新在旁边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最有把握的希望,往往结果终于失望。”

  黑脸大汉不满意的回头瞧了他一眼。

  旁边的服务生正给刀疤脸点着烟,巴结的说道:“最少希望的事情,反会出人意外地成功”。

  刀疤脸扭头看了这个服务生一眼,递了一张钞票,随手摸了一张牌,喊道:“补花”

  这已经是他补的第六张花了,紧接着他又摸到一张“梅”,喊道“再补”,第七张。

  场上的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如果这个刀疤脸再摸到第八张花的话就不用再打了,因为上海麻将的规矩就是抓到全部的春夏秋冬、梅兰竹菊后,无论你手中剩余的牌有多烂,都算你胡,而且是大胡。

  所有人盯着他的手,只听到他“啪”的一声,将手中的麻将重重的摔在了桌面上,喊道:““菊”,八花齐,百花齐放,顶番,给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