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最强吊打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被雷劈的大力哥(绝不太监)

最强吊打系统 星垂野 2704 2017.04.26 18:11

  一个炸雷,终于把阳城好人从震惊中拉回来。

  “厉害了,我的哥。”这是他说出的第一句话。

  “妈的,差点下线。”郝大力喘着粗气,黑脸上有着异样的红光,那是因为体力消耗过猛造成的。

  一人对战两名王者,他已经竭尽所能,再加上二人顶尖的装备,郝大力更是激发出了所有潜能,再加上为了破掉光能冲击炮形成的圆盾,他所施展的诡异刀法,消耗了太多内力,使他现在接近油尽灯枯的边缘。

  “最终还是他们输了...”阳城好人苦笑:“他们可是王者啊...”

  郝大力道:“赢得侥幸,咱们现在快走,我为了抢宝箱,得罪了不少人,要是被人看到我这幅模样,不痛打落水狗才怪。”

  阳城好人笑道:“哪有人把自己比做狗的?”

  郝大力白了他一眼:“老子嘴误行不行?快走。”

  天空亮起一道雷电,如狂蛇般舞动,轰然降临到二人身边,劈中他们身边的一棵大树。

  那树应电而断,冒气阵阵黑烟。

  二人赶紧跳开,郝大力破口大骂:“卧槽,贼老天,我长得帅你也不用嫉妒啊!”

  阳城好人玩笑道:“我觉得是你撒谎,所以老天才劈你。”

  郝大力瞪了他一眼:“瞎说什么大实话...哎哟,我擦快闪!”

  话音还没落下,天空中骤然降落数十道雷霆,向着二人所立之处劈来。阳城好人吓得脸色苍白,郝大力一脚把他踢出去,数十道闪电齐齐落下,瞬时把郝大力没入一片耀眼光芒中。

  阳城好人睁眼如盲,等到再能视物时,眼前哪还有半个郝大力的身影。

  “兄弟,叫你别吹牛了,连系统都看不过去,要把你劈下线,以后有缘再见吧。”阳城好人叹息一声,转身投入漫天席地的暴风雨中。

  .......

  华夏龙心城,战斗星空总部,Zd大厦。

  会议室里围坐着一群人西装革履的男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虽然形体各异,但他们都有着同样一个表情——眉头紧缩,愁眉不展,一副我已经竭尽全力,剩下只能听天由命的表情。

  会议室的烟味浓重,到现在仍然有余烟袅袅。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想说话,他们一个个都盯着巨大的黑眼圈,对着电脑屏幕快速敲击着,失望的神色却越来越浓。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开了,战斗星空华夏服务区的总裁叶方站在门口,他满脸胡渣,神情憔悴,灯光把他的影子拉长,拖在身后,像是吊着他不放的幽灵。

  “怎么样?”因为连续几日加班和过度的烟酒,让这个叶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嘶哑低沉,而且难听。

  战斗星空华夏服务器正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黑客正利用技术手段攻击服务器,游戏里狂暴的雷雨便是他们造成的,而自己的技术人员却无能为力。

  其中一人摇了摇头,叹道:“无法破解...而且还在扩大...现在所有主要地图都开始暴雨。”

  “不仅还在扩大,就在刚才,对方利用星空坟场的漏洞,还吞掉了一个人...”另一人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什么?!”叶方像是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跳了起来,冲进会议室是,没有留神脚下,差点被东西绊到,显得狼狈至极。

  他冲过去,看着电脑屏幕里显示的一行行代码数据,整张脸都青了。

  “叶总,怎么办?”方才说话那人神情不安:“对方有办法捕获一个人,就有办法捕获两个,如果玩家一直停留在游戏中,本体将会成为植物人。”

  叶方心烦意乱:“我知道!我知道!别他妈说没用的,我要解决方案!方案!”到了最后,几乎是在咆哮。

  会议室里一阵压抑的沉默。

  过了良久,一个戴着眼镜的程序员站了起来:“黑客是利用星空坟场进行攻击,如果我们能关闭星空坟场,也许能从源头堵住对方。”

  叶方神情颓废道:“星空坟场是个来历不明的bug,数十年来都无人能修复,这方案行不通。”

  众人再次陷入沉默。

  “总不能真的关掉服务器吧?”有人小声嘀咕:“对方已经说了,只要关闭三天服务器,让后在官网上宣布失败,他就停止攻击。”

  这句话像是刺激到叶方,他声嘶力竭的咆哮:“绝不能关闭服务器!要是被上面知道,我就彻底完了!给我拖,能拖多久是多久!现在战斗星空有活动,服务器不稳定是正常现象,上面不会注意,你们一定要在这个时间之内替我干掉对方,不惜一切代价!”

  “可是方总,万一干不掉怎么办?他已经捕获了一个人,随时能让他死,纸包不住火,早点通知总部,让他们来解决吧。”

  “不行,绝对不行,这件事是战斗星空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发生在华夏服务器,其他地区的头头们会怎么看我?他们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嘲笑我,迫我辞职。我不管,摆平他,不惜一切都要摆平!被捕获的那人如果要死,那就让他死吧,谁会在意他?”叶方双目通红,他已经老了,输不起了,再有几年就可以熬到退休,以后便能安安稳稳的过着富裕的日子,绝不能晚节不保。

  砰!

  大门关上,会议室里又是一片沉默和压抑,谁也想不到叶方竟然自私自利到这种程度,竟然连玩家的性命也不顾。

  不知是谁站起来,把手里的烟狠狠扔在地上碾灭,崩溃大叫:“老子不干了!”

  ......

  郝大力进入到一个奇异的空间中,他感觉自己不存在了,却又真实存在着,周围是模糊扭曲的一片,像是各种颜色都调到一个色盘里的样子。

  耳边是滋滋的电流声,苍蝇一样扰得他心烦意乱,他想开口说话,刚张嘴喊了一句“喂!”强烈的声浪差点把他自己给震死,他急忙闭嘴。

  “我他娘的怎么忽然到了这里?”郝大力的想法只能和五脏六腑在肚里议论。

  “这是战斗星空中的一个数据裂痕,被我意外带来的。”一个遥远的声音在郝大力脑海中响起。

  “你他娘的是谁,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郝大力奇怪:“数据裂痕是什么玩意儿?你赶紧把老子弄出去啊。”

  那人语气中带着歉意:“抱歉...看样子你得在这里呆上一会儿了,我正在想办法把你弄出去,不过这数据裂痕很奇怪,似乎有种特殊的吸引力,我正在破解这个代码。”

  “卧槽,万一你破解不开怎么办?”郝大力心中一惊。

  那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回答:“如果我破解不开...你就得一辈子被困在这里。”

  郝大力面色一变再变,眼珠子都快吓出眼眶:“我这是在游戏里,游戏是靠脑电波控制,我要是出不去,肉身岂不是要变成智障?”

  那人干咳一声,更正道:“不是智障...是植物人...智障和植物人是有区别的,智障是指...”

  “够了!”郝大力简直想一拳打爆这家伙的脑袋,看他的样子,是准备给自己上一堂别开生面的《论如何区分智障与植物人》。

  那人显然也被吓到,外加理亏,更是噤若寒蝉,好一会儿没敢吱声。

  郝大力更慌了,心里连连呼喊:“喂喂喂,跑了吗?尼玛的!坑了人就跑,是不是很刺激啊?”

  那人不悦道:“别骂脏话,我正想办法解决呢。”

  郝大力心里暗想:还让老子别骂脏话,没他娘的揍你,算是你山门有福。

  一时之间忘了这家伙可以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脸色一变,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有没有脸,因为他自己感觉自己存在于这种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果然,那人道:“你还想揍我!我不理你了。”

  郝大力也怒了:“你大爷的,你把老子坑到这里来,想揍你怎么了?做错了事,还不想负责,算不算男人?”

  那人道:“谁说我是男人了?”

  郝大力一听,立刻认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