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最强吊打系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全世界都欠你一个奥斯卡

最强吊打系统 星垂野 2295 2017.01.09 15:28

  还是那列城市空中磁悬浮,郝大力闭着眼睛,正在考虑用积分兑换什么物品。

  巨大的蓝色屏幕上显示着可以兑换物品,武功秘籍,装备药材,应有尽有,下面标写的数字,也够吓人。

  比如说这个“一级爆发丹”,简介是:可令使用者提高1.5倍战斗力。然后后面跟了一排零头,郑钱略微输了输了,这个也还好,10000系统积分。

  然后是“二级爆发丹”,顾名思义,可以令使用者提高2倍战斗力,郝大力数了数,一共有五个0,也就是十万战斗积分。

  “我靠,我还以为2000分挺多,现在看来,一文不值啊。”郝大力很是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主人,吊打更强的强者,才能获取更多积分。”系统的声音响起。

  吊打更强的强者!

  那该是怎样的光景?

  郝大力心中一动,目光方向远方,充满向往。

  回到家里,发现门已换了一把锁,这才想起家里多了一个宋微微。

  想到这个难缠的女孩儿,郝大力不禁揉揉额头,开始头疼。

  “开门,开门。”

  “谁呀。”宋微微好听的声音传出来。

  “我,你的房东郝大力,明知故问。”

  “你骗人,你不是我的房东,我不开门。快说,你到底是谁,不然我报警啦。”宋微微在房间里面刻意刁难。

  “我真是郝大力,不信你从猫眼看看。”郝大力一阵无语。

  “你不是,我的房东怎么会没有钥匙?你要是我的房东,你自己开门吧。”宋微微在里面憋着笑。

  “锁是你换的,我哪来的钥匙?你开不开门,不开门我可要踹开了。”郝大力出言威胁。

  “踹吧,踹吧,反正门也不是我家的,踹坏了,就让我那穷鬼房东换一个。”宋微微终于憋不住笑,在里面哈哈笑起来。

  郝大力仔细一想,确实如此,这门是自己的,踹坏了还得自己修自己买。

  “开不开门?”郝大力有些愠怒,这小妞当真以为吃定自己了?

  “不开,就不开,怎么滴?”宋微微开心极了,凑在房门边听外面的动静。

  没了动静?

  “难道赌气跑了?这黑家伙,这么小气?”宋微微凑在猫眼上一瞧,不见了郝大力的身影,气鼓鼓的说道。

  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她回过头去,郝大力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一脸坏笑。宋微微吓得花容失色,脸色唰一下白了,一声尖叫后,提着浴巾的手臂下意识的捂住眼睛。

  然而她的浴巾没有裹紧,倏然滑了下去,她雪白诱人的胴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这一幕完完全全映入郝大力里,他的眼睛逐渐瞪大瞪圆,从宋微微高耸的胸部,一直扫描的到她神秘的三角地带。

  老实说,他有些吓傻了,脑袋“嗡嗡”直响,口干舌燥,心跳如雷,完全是没有意识的自然生理反应。当然,某处器官也下意识的昂首挺立起来,在他裤裆撑起一个小帐篷。

  而宋微微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仓皇后退,脚底不知绊到什么东西,一头栽倒。

  好在郝大力是经过吊打系统折磨出来的,反应极其迅速,一把拉住宋微微的手臂,将她揽入怀中,软玉温香入体,这才突然想起,她现在是一丝不挂的!

  “啊!”宋微微的尖叫足以吵醒四五个街区熟睡的人,那一瞬间,郝大力甚至觉得自己会不会就此失聪。

  啪!

  接着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郝大力脸上立刻出现五根清晰的手指印,然后鼻腔一暖,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啊~~~血!!”宋微微白眼一翻,晕死过去。

  晕血?

  郝大力抽了抽自己的嘴角,扯过一张被单盖住宋微微的胴体,想了一想,又揭开看了两眼,喃喃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多了胸前二两肉嘛…嗯…好像挺好看的,要不再看一眼?”

  ……

  宋微微没过多久就醒了,郝大力鼻孔插着卫生纸,坐得远远的,脸上的掌印还未褪去,可见宋微微这一巴掌,不比他的降龙十八掌威力小。

  “你…没对我做什么吧?”宋微微双目几乎要喷火,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事儿本来就是她自己淘气惹出来的,根本不能怪郝大力。

  “我哪敢啊。”郝大力捂着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如果他是一只小羊羔,看到他这模样,最凶残的老虎也舍不得吃他。

  然而,这家伙却在宋微微昏迷的这几分钟时间里,假借研究科学之名,观察男女身体构造的差异,鼻血一直就没止住过,到最后还想扒了自己的裤子认真对比,最终被自己的理智克制住。

  “不能这么做啊,郝大力,这可是禽兽行为啊!”当时他神色痛苦的用自己的左手抓住自己的右手,而右手却放在宋微微高挺浑圆的胸脯上,连连痛骂自己:“右手啊,右手,你可真是不争气的禽兽啊!”

  宋微微裹紧了床单,忽然看到床单上的一波殷红,顿时怒火丛生,差点急哭了:“你…你…你,还说没做什么?!”

  郝大力急忙站起来解释:“别误会,那是我的鼻血!”

  宋微微松了口气,眼眶一红,又嘤嘤哭了起来。

  “别哭啊,我也不是故意的。”郝大力立刻慌了手脚。

  “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来到这里,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

  又来来了…郝大力无奈苦笑。

  “好好好,免你一个月房租可以了么?”

  “嘤嘤嘤,我是那么肤浅的人?为了一个月房租?”宋微微大眼睛眼泪汪汪,哭得梨花带雨。

  “啊?真委屈了。”郝大力挠了挠脑袋,想想也是,遇到这种事情,换谁都得委屈。

  他想了一想,很认真的说道:“别哭了,我会负责的。”

  “嘤嘤嘤…真的么?”宋微微小声抽泣。

  “嗯。”郝大力点点头:“你别哭了吧。”

  “那我的房租…”宋微微小声问道。

  “都免了…”

  “那今天房门换的锁钱…”

  “我给。”

  “一共五百块。”

  “我靠,钻石的呀?”

  “嘤嘤嘤…我那么肤浅么?为了你的五百块?”

  “不是,不是,好…我给。”

  “还有我的精神损失费。”

  “我赔。”

  “三万块。”

  “大姐,出门左转有银行。”

  “两万。”

  “要不,你把我的命给拿去。”

  “一万。”

  “…给,给,给,我人都给你。”

  “你的人我不要,黑不溜秋的,我又不烧煤。”不知何时,宋微微已破涕为笑,笑得像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郝大力痛苦的抓着头发,几欲抓狂,这家伙又在演戏!真的,全世界都欠你一个奥斯卡!

  自己又着了道!今天一天的收入,不仅泡汤,还得倒贴。

  妈蛋!你是租客还是煞星?哪位神仙姐姐行行好,来收了这小妖孽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