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青春日常 异人收容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之前的都是梦

异人收容所 埃罗喵 3111 2017.01.04 21:34

  元旦,偌大的校园空荡荡的,只有少数几个没有回家的学生急匆匆地走着,也不知有什么事情等着他们。

  齐宁远睁开双眼,环顾了四下的环境,确认自己的确在那个又脏又乱的宿舍中,舒了口气。

  “这都是什么啊……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世界?”齐宁远从脖子上取下一串样子特殊的吊坠,苦恼地挠着乱糟糟的头发。“这玩意还是少用为妙。”

  将吊坠收起来后,齐宁远爬下床活动了下酸疼的身体,回想起适才那个漫长而奇怪的梦境。约五分钟后,他拨通了电话:“老大,下午我去一趟。对,倒是没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嗯,是有点不舒服那就检查一下吧。不清楚,这梦挺长的。嗯,挂了。”

  电话那端,莫上邪的脸色不太好看,招来一个工作人员询问了刘小仙的工作状况后敲定了齐宁远的体检时间。

  “真是的,难道不知道那个玩意是收容物吗?随随便便拿回去,看我这回不关他禁闭!”莫上邪越想越气,但奈何这个收容物是上头同意由齐宁远保管的,他这个地区负责人也无法用强制手段让齐宁远把这个收容物留在收容点。

  齐宁远所持有的收容物编号为A-1528,是在近期才被收容的物品,样子看上去只是个铜制的双鱼型吊坠。吊坠外环是一个误差不超过千分的圆环,直径三公分。A-1528的收容工作很轻松,前主人只当他是个老物件,从未想过其拥有特殊力量。然而实际上,若不是研究成员例行检查E-033时发现一个没有被归入档案的收容物,A-1528可能还不会被发现。

  “所以说啊,为什么上头要把这个玩意儿交给一个菜鸟保管?明明还没有研究透彻,保密等级也没有定下来。真是的,净是给我们添乱。”莫上邪抱着脑袋往桌子一顿猛敲,大概数十下后,抬起头来看着四周看向自己的属下,怒斥一番。“看什么!都给我回去工作!”

  “处长,上面的人问你林安县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还说不管工作进展到什么地步都要提交一份报告上去。”萌萌的小美女叶语除了本职工作外还兼任莫上邪的秘书。

  其实这也算是莫上邪的私心,作为老友的妹妹,他原本是不想让叶语接触到这一行的,奈何叶语和她哥一样都是倔脾气,愣是用自己的手段挤进这里,要不是半道上莫上邪用关系把她拖到这来恐怕这个人畜无害的小美女就要成为战斗人员了。

  莫上邪无奈地叹了口气,找出林安县负责人的电话拨了过去,铃声响了几遍,随后便传来了播音员那标准的普通话“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

  “稍你个蛇皮怪!行啊,小兔崽子,给你脸了,连我的电话也敢不接!等你回来我非要把你……”莫上邪仔细想了想,貌似自己打不过他,又不好用职权来压他,顿时泄了气。“算了,反正是那家伙负责的事,上头再不开眼也不会去惹他吧。没我们事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待叶语离开,莫上邪起身把自己关在了吸烟室,却不点上烟,只是静静地坐着,抬眼看米黄色的天花板,闭上双眼。

  “嘛,那家伙应该不会有事吧。”

  与此同时,林安县东南方郊区。

  巨大的黑色前肢插在半山腰上,那质密的甲壳外层布满黑细的针刺,极为狰狞。往上,是形似蜘蛛的腹部,再往上却是一个腰肢纤细身着轻纱令人血脉贲张的的美女。

  不过她现在的情况可不好。一记刀伤从胸口一直蔓延到左肩,隐约间还能看见森森白骨,与粉嫩的肺。

  “哦?没想到节肢动物化成的妖物也会有哺乳动物的器官。这真的是一个不得了的发现呢!”面色阴沉的青年人舔了口手术刀上的血液,眉眼间厌恶神情更重。“臭不可闻。”

  “我又没有伤人,为什么要杀我?”

  “一个背离常理的妖物有什么资格活着?还不如让我看清生命进化的本质。你们的存在的唯一真理,就是让我的研究再进一步。”青年人的声音很低,但其中包含着的疯狂与无妄却是展露无遗。

  “死吧。”

  如死神般的低语响起,紧随其后的是一抹猩红。

  “未经过我的允许在我的辖区内肆意破坏,不太好吧?”轻描淡写的话传到紧闭双眼的蜘蛛精耳中,她睁开双眼,只见到一个略显宽大的身影,还有,一抹飘飞的猩红。

  青年人似是早就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嗤笑一声迅速收回手术刀,并且后退至自认为很安全的距离:“你终于出来了,还以为自上次一别后你就躲起来不敢露头了呢。这次你可不能把我的研究对象带走哦。”

  “抱歉了,这个是我们的收容对象,你要是想对她做什么,我可不答应。”于善尧脱下外套披在蜘蛛精的身上,顺带将一个东西在她手中。说来也怪,当蜘蛛精将那个东西握进手中时,瞬间就失去了身影。

  “特罗兹的隐身符?不对,能量波动很小,应该是复制品。没想到你们这么厉害,居然可以复制圣器,虽然能力小很多但一定可以量产吧?真厉害啊!”青年人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辞,只不过他的中文并不太好,要不然肯定要飚出各种各样的成语来表示自己的仰慕之心。

  于善尧对于眼前这个经常猎杀异人生物的家伙完全没有好感,再加上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动手了,便直接省略通报姓名要求合作的过程,径直冲了过去。

  与其他全副武装到牙齿的战斗人员不同的是,于善尧很少使用武器装备,正常情况下都是凭借一双肉拳处理各项事务,只有在少数情况下才会使用武器。这一次,也不例外。

  青年人名为古丹·布里多,原本是一个19世纪的乡村医生,后在一次瘟疫中结识女巫残党,随其学习黑魔法。学成后致力于研究异人生物,曾多次策划异人生物捕猎计划。对异人生物的研究使得他拥有着年轻的身体和奇特的力量,但在一个世纪前忽然销声匿迹,再次出现时已是千禧年之后。

  古丹与于善尧的第一次交手是在于善尧第一次任务的时候,因为当时对事件的评估并不准确,最后让古丹安全逃脱。至此之后,于善尧便对这个看似是一个绅士的非人医生秉持着强烈的恨意。

  至于原因……因为任务失败拿不到丰厚的年终奖算不算?

  “年终奖是其次,那个惨死的异人少女才是关键啊。”于善尧随随便便地便接近了古丹,然后又随随便便地便抓住了古丹紧张到颤抖的手,然后随随便便地便将他踩在了脚底。

  古丹太弱了?不,是于善尧太强了。

  “利用投机取巧的手段来获得的力量就是弱啊。”于善尧摇了摇头,刚准备再来几句帅气的话,不想腰间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接还是不接?这是一个问题。

  要是接电话得要将摆好poss的手伸到口袋里面去,然后再拿出来,然后还要划一下……“算了还是不接了,好烦啊。”

  于是乎,某位分局处长的电话就这么随意地被忽略了。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强了!不对,刚刚我为什么没有注意到你?明明感觉你离我那么远,可是不经意间便来到了我的身边,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古丹一脸的难以置信,但随即又摆出一副狂热的表情。

  “这个力量……简直太美妙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人!哪怕是当年的范海辛,面对我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从容。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如何拥有这样的力量的吗?”

  看着古丹那张有些扭曲的面容,于善尧觉得在死之前给他解释一下会比较好点,虽然他的说法很可能会让古丹对人生产生怀疑:“每天负重五公里,五百个深蹲,五百个俯卧撑,五百个仰卧起坐。当然最重要的是——不挑食!”

  “哈?”古丹表示怀疑。

  于善尧知道古丹对这个说法肯定是嗤之以鼻,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也不知道这三年来为什么他的力量会如此的突飞猛进,而且更为神奇的是在经历了三年负荷“巨大”的训练后他的体重身高脂肪含量一点也没有变化。换句话来说,他仍然是个摸起来手感不错的胖子。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变强的原因是因果律。因为我想变强所以我就变强了……话说这不是唯心主义吗?哎,不管了,总之你可以安心的去了。”说着脚上的力道猛然增加了一倍。

  可怜的古丹还在满脑子思考“这个胖子究竟是怎么变强”的时候就被胖子的普通一脚给踩死了。至此,为祸异人世界多年的“血腥怪医”正式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

  通报收容所过来收尸的同时,于善尧好好寻找了一番适才的蜘蛛精,发现这家伙居然在他和古丹聊天的时候跑了。气得某胖子差点鞭尸。

  “我那件乔丹羽绒服可是价值三百大洋啊!你要走总得给我留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