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青春日常 异人收容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雄起,战八岐!

异人收容所 埃罗喵 3450 2017.01.24 19:38

  “八、八、八岐大蛇?”

  “嗯。”

  “那个有着八头八尾的霓虹大妖怪?”

  “嗯嗯。”

  “那个被须佐之男设计杀死分尸还从尾巴里爆出天丛云剑的八岐大蛇?”

  “嗯嗯嗯。”

  齐宁远果断后退几步将手中的一摞符纸拍在裴永瑞的怀中:“大哥,还是你来吧。”

  “别介,我不会用这玩意儿啊。”裴永瑞又推了过来。

  “我也没学过啊。”说着齐宁远又将怀里那枚手雷拿出来连同符纸一起塞给裴永瑞。“你是大佬,开荒的事教给你来。”

  “大佬个毛,为了赌马装备都卖了,现在一身蓝白装混经济呢。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再说了,这也不是开荒啊,都二刷副本了,没见过攻略么?”裴永瑞将手雷揣进兜里,又将符纸推了回去。

  齐宁远表示很无奈:“你让我现在去哪儿准备八桶酒?难不成和他说停一会,我们去准备能打败你的道具?怎么可能!”

  “喂!你们俩够了吧!现在是生死斗,是战场啊,能不能不要这么儿戏啊?”那边八俣远吕智见两人打太极互相推脱好久也没得出个结论,不开心地嚷嚷着。黑风妖骨带来的力量很不稳定,若不尽快地使用将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影响,虽然这只是被砍去的八个头颅其中一个化作的分身,但要是没了他也是蛮心疼的。

  “裴哥,他说的对,这是战场,我们不能这么儿戏。这样吧,我这里有枚17年刚出来的硬币,我们赌正反如何?谁输谁去!”齐宁远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你在逗我?赌硬币不算儿戏吗?这回没得商量,你去,我殿后!小齐,你放心,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你要相信,在我的眼里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的父母还是我的父母。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他们的,安心地去吧!”裴永瑞一把将齐宁远推了出去,眼眸中满是不舍与决绝。

  八俣远吕智觉得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明明大敌在前对面那两人居然还有心情哄闹,真是哔了大天狗。为了找回反派的尊严,八俣远吕智觉得还是先下手为强比较好点,当即挥手捞起一个在身旁转悠嚎叫的厉鬼,对着齐宁远的小白脸呼了过去。

  厉鬼:嗷呜嗷呜呜~~~

  厉鬼无形,没入齐宁远的身体,顿时齐宁远面色发黑,一阵阴寒从骨子里透出。他心知不好,手忙脚乱地从那一大摞符纸中挑选出大概有用的一张撕开一半贴在额头。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这、这种情况要用哪个符、符纸?”齐宁远哆嗦着看向裴永瑞,却发现这货早已躲在车子里,还启动了传说中可以抵御一次核爆的限量版特案组特制车载防御系统。

  “你自己看着用,不用管我们了!”说话间裴永瑞还开启了避光系统外加隔音系统,这防护措施只要不是降维打击基本上是不愁的……话说要是将这辆车扔到外太空去会怎么样?

  果然队友什么的都是不靠谱的存在。齐宁远哆嗦着看向不远处还再不断朝这里砸厉鬼的八俣远吕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塞进手中的小半符纸,囫囵咽下。

  但愿到时候不会便秘。

  黄纸和朱砂混合起来的味道很是奇怪,饶是齐宁远这种百无禁忌家伙也是感到一阵恶心。但没过多久,他便感到腹中如火烧般疼痛,随后体内寒气一扫而空。

  “那么多符纸都吞下去,也不怕起冲突将自己废了。”八俣远吕智冷眼看向齐宁远,伸手又捞起一个厉鬼,这回,竟是自己吞了下去。“黑风的妖灵特性还真是好用,索命的同时还能储存厉鬼,待自己虚弱就吞噬那些厉鬼恢复力量,简直与我绝配。”

  “只可惜你这是分身吧?得到的力量却无法带回去,还真是悲哀呢。”齐宁远推了下眼镜,脱下制服活动几下手腕。“刚刚的感觉令我回想起一些很讨厌的事,所以,我不开心了。”

  “哦?那又如何?一介凡夫俗子罢了,一怒也仅是血溅三尺,还想怎样呢?”说话间,八俣远吕智吞下最后一个厉鬼,顿时削瘦的身体膨胀开来,虬结的肌肉撑破西装,露出古铜色的肌肤。

  齐宁远解开领口的扣子,修长的手指再次推了下黑框眼镜:“事先说一下,我没有打过架。但是,我可是非常之强哦!”话音刚落,他便夹着一张符纸冲了过去,没走两步那张符纸便是无火自燃,在空中划出一道流光。

  砰一声响,八俣远吕智单手接住齐宁远扔来的火球,一握之下化为飞灰,随后一记冲拳直打面门。齐宁远正是冲刺之态,面对着迎面而来的拳头岂能立刻停下,随即脚踏七星步,鞭腿扫向八俣远吕智下盘。

  可这眼前的八俣远吕智毕竟是八岐大蛇头颅化作的分身,就凭齐宁远的力量怎能击倒?稳稳接下鞭腿,膨胀如蒲扇大的手掌向齐宁远抓去,齐宁远运足气力收回左腿,随后右脚尖点在八俣远吕智的后腰,借力疾射而退。

  “奇怪,明明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能爆发出这样力气与速度?”八俣远吕智扯下挂在身上的碎步片,未被长发遮挡的右眼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知道肾上腺素么?那是人体分泌出的一种激素,当人经历某些刺激便会分泌出这种化学物质,能让人呼吸加快,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瞳孔放大,为身体活动提供更多能量,使反应更加快速。”齐宁远又解开袖口的扣子,急促的呼吸令他的话语也变得不太清晰。

  “我不清楚我是不是异人,有没有异能力。我只知道,在必要情况下,我可以在一定限度调控我自身的一切。就比如现在,让肾上腺素分泌加快,使我的身体机能在短时间提升数倍。”

  八俣远吕智笑了笑,齐宁远说的话其实他并不太明白,但他也不需要明白,他只要明白一件事就行了:这个家伙,值得一战。

  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力量根本破不开那辆车的防御,因此让“那位”从黄泉归来已是不可能之事,那还不如趁着这个分身还没崩溃的档打个痛快,说不定吃了这个奇怪的家伙还会变得更强一点。

  “那就,来吧!”

  这两人的战斗几乎没有什么章法,比拼的就是两人的力量速度和耐力。总结下来就一句话:我给他一下,他避开了;他开始反击,我也避开了;他挨了我一拳,我也挨了他一拳。

  总之这两人的战斗场景除了动作快得令人眼花缭乱之外并无特色,远不如于善尧和黑风打斗时的暗藏玄机也不如林遥与美月比拼时的杀机四伏。

  八俣远吕智:我当时怎么就没做好准备?现在弄得抹不开面了,让我这个大魔头怎么下台?

  齐宁远:这货还真是结实,就算一个分身也是这么耐揍,不知道他当年全部实力是什么样子,哎呀不行,好痛啊,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至于车中四人则是一手一桶爆米花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直播,期间还在讨论齐宁远这个动作怎么怎么帅气,八俣远吕智那动作怎么这么霸气,甚至稍带一丝腐向的叶思雨已经开始幻想两人如何攻受。

  “原来宁远这么厉害啊,我一直以为这家伙就是一个凑数的呢。”叶思雨诧异道。

  “其实和凑数没有太大区别,以前他的职务是吉祥物。”叶语回答。

  “哼,那是当然。能带我报仇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弱嘛!”瑠奈一脸傲色。

  “大姐,他只是带个路罢了,最后动手可还是你啊!话说夏姬呢?”直到现在,裴永瑞才发现原本应该在车上的某人竟是不见了踪迹。

  叶语皱着眉环顾四周,确认那个蜘蛛没有变回原型躲在角落里睡觉后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我记得她之前和林遥坐在一起的。”

  “该不会是和林遥一起下车了吧?要不要回头看看?呃,我忘了这段路被封起来了。”裴永瑞看着前方还在扭打的两人,觉得这里的情况已经没有大碍了。

  敌人没有假想中的强这还真是一大悲事。

  裴永瑞已经预见于善尧在最后的总结会议上必然要说什么,这回的敌人太弱我们部署的计划完全没用上为什么会这么弱呢等等。

  “话说回来,这个状态的齐宁远还真是厉害啊。难怪三年前可以闹出那样的风波,也正是那件事他才会被死胖子无条件收进五课。这个特案组有点意思,真让人迫不及待。”裴永瑞嘀咕着拨通其他人的通讯,还是无法联系。

  实际上这段封闭的空间并不是八俣远吕智将现世折叠变成了环状,而是在现世的基础上添加了一个附属空间,由于空间特质,当穿过一处边缘时会从另一端的边缘处再次进入这个空间。而这个空间阻隔一切电磁波,这里所能看见的一切除了几人与车外都只是现世的一个投影。

  这就是八俣远吕智的其中一个能力,“衔尾”。

  就在裴永瑞思索之际,齐宁远拼着损坏身体的风险一个爆发击穿八俣远吕智的胸膛,手中攥着的符纸一遇鲜血便燃起了熊熊火焰。那火焰势头凶猛,瞬间就遍布八俣远吕智全身,整个人如同火人一般。

  那火焰呈紫色,热量惊人,就连附近的空间都被其烤炙扭曲。裴永瑞见到那火焰,心中大惊,这正是传说中八景宫灯里的焚天紫火,有着焚天煮海之威能!

  八俣远吕智虽原本实力强大,但此处之身也仅仅只是一个头颅化作的分身,怎能硬抗这焚天紫火的威力?不一会儿便是化作一团飞灰散在空中,而这个由“衔尾”弄出来的空间也是轰然消散,众人得以回到现世。

  齐宁远收回手,腹中的符纸令他痛苦难堪,再加上强制动用力量的缘故,现在的他虚弱无比,眼前一黑,便是晕倒过去。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霓虹的一座深山内,一尊白色的石像忽然裂开,从中竟是站起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而此人也是八俣远吕智,或者说是八岐大蛇的另一个分身。

  “齐宁远,有点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