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青春日常 异人收容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是为凡人

异人收容所 埃罗喵 3299 2017.01.29 18:06

  当齐宁远接到电话赶到那家迪厅时,外面早已被几辆警车围住,向旁边的大婶为了下情况,得知里面发生了斗殴事件,而且闹得还挺大的。

  特案组为了防止成员在执行任务时被警察缠上,特意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顾问证明。如今遇到这事情,齐宁远自是将证明拿出来给带队的警察看,那警察不相信这份证明打电话给上级请示,结果被痛骂一顿,只好让齐宁远进去。

  “哟,你来了啊。”上了二楼,齐宁远一眼就看见了被数名特警持枪瞄准的于善尧,在他的屁股下面是几个不断呻吟的黑衣汉子,在他脚旁还坐着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跟在齐宁远身后的小队长示意那些特警放下枪,其中有两个人迟疑了一下,但随后还是放了下来。

  齐宁远踢了一脚中年男子,于善尧见状点了点头:“去哪儿?挑个地方,总是麻烦人不太好。”

  “我才到这地界几天?要不原地解决?我打电话给小仙。”

  “不用了,你来就行了,小仙那里我布置了其他任务。”说话间于善尧将那中年男子扔到旁边的包间,齐宁远看见中年男子的手脚都被一根极细的丝线缚住,心想难怪这家伙那么安静。

  “要我问什么?”

  “随便问吧,他身上的味挺小的,要不是正好离我比较近我都懒得过来。对了,楼下有个昏过去的酒保,叫柳青来着。实力不错,有空接触一下,能招进来最好。”

  “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目送着于善尧远去,齐宁远随便找了个理由支开了那些警察,随后顺手抄起一瓶酒尽数淋在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

  中年男子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忙挣扎地站起来,但他手腕脚踝早已因丝线而变得血肉模糊,一声痛呼后又坐了下来:“啊,你……你究竟要干什么?”

  齐宁远也懒得回答他,伸手将那两道丝线解开收了起来。他知道这丝线,由夏姬的丝在一种特殊溶液里浸泡而成,坚韧无比,又因丝线极细,绷紧后稍一用力就会划破皮肤,因此五课里也只有于善尧敢随便使用这玩意。就连齐宁远解开它时都要小心翼翼,以防弄伤自己。

  虽然失去了丝线的束缚,但中年男子很清楚这并不能代表自己获得了自由,或许眼前这人只是怕自己待会会用那诡异的丝线自杀罢了:“你要问什么尽快问,时间拖久了我会因为失血过多死掉的。”

  齐宁远闻言一脚将其踹倒,脚尖点在他破损的脚踝上用力碾了碾,顿时,渗人的惨叫回荡在这密闭的包厢内:“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能拉出你的魂魄来询问,所以你就不要催促我了。现在,第一个问题,一千减十三是多少?”

  ……

  柳青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在迪厅一楼。只不过这原本热闹无比的地界现在则是寂静无比,不,似乎还有哀嚎,声音很小……是从二楼传来!

  迪厅的二楼都是一些隔音很好的小包厢,七爷当初这样设计就是为了方便一些寻乐子的男女,但如今看起来那里恐将成为他的坟墓。

  柳青起身查看了下身体,除了胸口那里不断传来的闷痛外其他一切还好。

  那个胖子的身手是在太厉害了,哪怕他用尽了全身解数也只能在他手下支撑十数个回合。甚至于,他有种错觉,那个胖子在面对自己时有没有使出全力,或者,连一半的实力也没有使出。

  “这种人简直太可怕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柳青捂着胸口,在暗中环视四周,一片杯盘狼藉之中还倒着几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家伙,想来应该是七爷的手下。

  “警车没来么?”

  “不,警察来过了。”正当柳青自言自语之时,忽地听到身后传来男子声音,迅速转过身去,做出戒备姿态。

  来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身黑色风衣,与那胖子身上所穿一模一样,看来他们是一个组织。风衣胸怀大敞,里面白色的衬衫上溅上了几滴猩红的血液。

  “你……是上面那个?”柳青问。

  “齐宁远,齐鲁山如何的齐,宁静致远的宁远。对,我之前在上面。那个叫什么来着……七爷,是叫七爷吧?在上面的包厢,A-11,你要去救?”齐宁远拉过一张椅子,随意地坐在上面,边踢着脚旁的碎玻璃碴边问柳青。

  柳青虽然在这里打工,但对七爷的所作所为也是痛深恶绝自不会救:“你说警察已经来过了,那为什么没有将这些家伙都带走?那个胖子呢?被警察带走了?”

  “我隶属于一个特殊部门,这个部门虽不对国家高层直接负责,但是与国家机器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密切的。我们有专门清理这些事务的人,所以就不用麻烦警察叔叔咯。至于那个胖子,抱歉了,他并没有被警察带走。他是我的上司,权力比我还大。对了,你要加入我们部门么?”

  柳青怎么听都觉得这个所谓的特殊部门不太靠谱,但又怕现在拒绝这个叫齐宁远的家伙会当场翻脸。虽然这家伙看上去文文弱弱的样子,但谁知道会不会也是一个实力超群的变态。要知道,之前那个胖子从表面上看和真的胖子没什么区别。

  “你不想加入也没关系,但是为了保密可能需要你合作一下。嗯……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顶多也就会用一个像钢笔一样的东西照一下你的眼睛,然后你就会将发生的事情全都忘光。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很厉害啊?”说着齐宁远从口袋里拿出口中那个所谓的“钢笔一样的东西”,抛上抛下。

  “我去,那个不是美帝科幻喜剧《白衣人》里面的道具吗!你们连这哥也能造出来?”柳青虽然勤于学习与练武,但是对于电影之流他还是看得蛮多的,尤其是一些科幻片。其中,他最喜欢由黑人男影星比利·史密斯主演的《白衣人》,既脑洞大开又幽默搞笑,实属精品。

  齐宁远见他知道这个东西,开心地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摆出一副痛心的模样:“可惜啊,我们这个产品目前还在研发当中,很有可能不小心就烧坏脑子变成白痴什么的。当然啦,这个概率是很小的,所以不用担心了。那么,你加入我们不?”

  说不加入就要把我变成白痴吗……

  柳青不能肯定他的话是真是假,但是为了让自己没有变成白痴可能性,他决定缓上一缓:“这个……我得好好考虑一下。这样吧,你留个号码,要是我想通了我就打电话给你。你看怎么样?”

  齐宁远倒也不怕这家伙就这么跑掉,毕竟他也没了解到有关特案组多少消息,至于手上的那个所谓能够清除记忆的玩意实际上真的就只是一个钢笔:“那好吧。不过,不要逃跑哦,我们只要稍微一查就能查到你哦!”

  就这样,两个心怀鬼胎的家伙留下了各自的电话号码,柳青的离去十多分钟后。西南的清扫人员这才匆忙赶到,齐宁远看到那货车车厢里甚至还有几具新鲜的妖怪尸体,看来他们是从其他出事地点赶过来的。

  不知为什么,莫杰也跟了过来。

  “你们老大呢?”一见面,莫杰的语气就特别冲。

  齐宁远演了那么多年的乖宝宝并不代表他本身就是一个“老好人”,面对莫杰不善的语气连一丝回答的欲望都没有。

  “你们老大呢?这边的情况是他搞出来的吧!作为交接人不应该在原地等待清扫组过来交接吗?”

  齐宁远懒得搭理他,说实话,从一开始他看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不顺眼。论资历,五课也就他和夏姬比他低;论实力,除去叶语这个文职不谈,最弱的可能就是不太会用自己力量的夏姬,但照样可以吊打他;论权限,五课权限是华夏区所有作战人员中权限最高的。所以,他对莫杰平时的语气很是反感。

  眼见齐宁远没有搭理他的话,莫杰心中怒火大盛,一把抓住齐宁远的肩头往自己那边拉扯:“你给我回来!我跟你说话呢!”

  齐宁远肩头被人拉住,原本只是稍微有点不爽的他这下彻底怒了,一把抓住莫杰的手,用力将其甩了出去。那边莫杰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发现自己飞似的被甩了出去,从手臂传来的巨力甚至扭伤了他的胳膊。

  “你这家伙……唔啊!”刚想站起骂齐宁远几句,转眼间一记巴掌就是打在左脸上。他吐了口带血的吐沫,左脸的疼痛使得他的理智分崩离析,一句纯正的国骂后一记勾拳打去,那勾拳速度极快,肉眼只能见到残影,想来就算布鲁斯·李再世也就这样吧。

  然而,他极为自信的一拳却被一只手稳稳地挡住,这手的主人甚至在挡勾拳前一秒钟还抽出时间推了下黑框眼镜。

  “太弱了,没意思。”齐宁远松开手,一脚将其踹倒在地。对他而言,这种一言不合就恼羞成怒的家伙实在无聊。不过转念一想,他自己如此简单就被人激怒何尝不也是一个无趣的人呢?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如果刚才是他面对你,他应该不会生气吧。因为在他眼中,你和他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我们总是自诩那些愚昧无知的普通人知道更多的东西,但是在那家伙眼里,我们又和蝼蚁有什么区别呢?”

  齐宁远停下脚步,回想起至今为止与于善尧共事时的点点滴滴,发现这家伙很少表露出自己的情感,但不知为何,最近一段时间他的脾气差了很多,而且经常拿着手机发消息,也不知发给何人。

  “哼,没想到我也会这么关注八卦啊,果然我还是一个凡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