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青春日常 异人收容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八俣远吕智

异人收容所 埃罗喵 3324 2017.01.23 22:58

  夜凌收回新亭侯,身后是十来个异人的尸体。而那个被他拦下来的魈级异人鼻青脸肿地跪在一旁,也是没了声息。

  “这边搞定了,你们呢?什么?基地被进攻了?黑婆婆在么?于课不见了?好的,我现在就赶回去。”

  西边,肆伍陆挂断通讯,推开还趴在自己身上的死尸,看着身边死伤过半的战友,恼怒地啐了口:“有气的都回去!清扫人员给老子过来!姥姥的,这次亏大发了!”

  夜凌与肆伍陆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总算解决了敌人,而齐宁远这边的状况就不太妙了。时间,转回两队人马分开十分钟后。

  眼见车子就要驶入外环路,裴永瑞一干人等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可忽然间,原本空无一人的路面上竟站着一个幽白的身影。裴永瑞见状忙熄火刹车,在距那人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那人是个女子,身穿白色和服,肌肤如雪,青丝如墨。就在这么短短一瞬间,齐宁远觉得周围温度降低了许多。毫无疑问,面前这个女子正是一个雪女。

  “我不认识,不是我们家的。”雪乃迅速撇开关系。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谁先去?”虽然这是问句,但裴永瑞的目光就没离开林遥半步。林遥撇了撇嘴,开门下车,拔出双刀。

  “你们……”

  “闭嘴!”林遥摆开姿势,一刀斩去。

  雪女避开这试探性的一刀,对方才说话被打断十分气恼:“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么?”

  “无聊。”林遥说罢又是一刀斩去。

  “自我介绍一下都不行么?”雪女伸手在身前凝出一层冰甲,挡住了林遥的一刀。

  林遥停下脚步,板着的小脸上满是不耐烦:“要说就说,别那么多废话。”

  “奴家雪乃美月,请多多指教。”雪乃,为了区分还是叫美月吧,美月纤指轻点,空中的水汽迅速凝成一柄冰剑。

  “林遥,参上。”林遥报完自己的名字,随后欺身而上,刀尖直指美月脸部。

  美月见刀刺来,出剑将林遥的刀逼至右侧并压制。林遥没有着她的道,迅速后跳一步避开剑刃,从下方攻向美月的手腕。美月横剑自上而下挡格,林遥顺势攻击持剑之手。不想,美月居然丢掉手中的冰剑,一掌拍向林遥。

  感受着掌上传来的刺骨寒冷,林遥丝毫没有犹豫地发动了妖刀附带的能力,整个身体化作一片雾气散开,再次出现时正处于美月上方,右手镜花水月带着凌厉的剑风斩出。美月感受到身后的杀意,侧身避开,不料林遥一击未成左手明镜止水又横切而出。

  这明镜止水一旦发动,便是一柄无形之刃,看似空无一物,实则杀人无形。

  然而美月身前的冰甲再次浮现挡下一击,随即身形暴退,怒叱一声,林遥感觉四周温度骤低,再瞧美月,已被飞舞的雪花层层包围。

  这边美月与林遥斗得火热,那边裴永瑞几人已是发动车子远远跑开。

  “雪乃美月?瑠奈真不是你们家的人吗?”齐宁远觉得这个美月和瑠奈必定有着一丝联系。

  瑠奈闻言,苦苦思索一番后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不知:“她应该也是我们族中之人,但是我真的和她不认识。”

  雪女一族与其他妖怪不同,雪女一族只有女性并无男性。例如瑠奈的母亲是雪女而父亲是个普通人,因此他们两个孩子中便只有瑠奈继承了雪女的血统,而她的哥哥白石泽就是个完完整整的人类。

  除此之外,雪女也有地域之分,每个地域的雪女都有着各自的姓氏,每一个雪女在未嫁人前的姓氏必须是本族的姓氏。瑠奈母亲来自山形县,那里的雪女一族姓氏便为雪乃。因此雪乃美月与她是同族中人。

  不过现今非同以往,同族之人未必就在同一个地方,瑠奈不认识族中前辈也属正常。

  “那什么,瑠奈你母亲现在姓什么?”开着车的裴永瑞忽地发问。

  “当然是白石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找点话题打打岔罢了,哦对了,我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没发现车子已经开始原地打转了吗?外面那个广告牌子我已经看过不止十遍了,下车迎敌吧。”说着裴永瑞靠着一旁的广告牌停下车子,开门下车伸了个懒腰。

  齐宁远看了眼那个广告牌,的确没错,上面的小广告和之前窗前一闪而过的广告牌上的一模一样:“鬼打墙?”

  “这个可比鬼打墙高明多了,莫比斯乌环知道不?很那个类似,有人将这段空间连起来了,要是他不让我们走,我们是出不去的。”裴永瑞从口袋中摸出那枚他常拿在手中的硬币,抛向空中。“来猜一下,是正面还是反面?”

  齐宁远不知道裴永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随便猜了一个:“反面。”

  裴永瑞挪开手,露出硬币上面的图案。那是一只半开合的眼睛,眼睛四周还有一圈不知名的符文。裴永瑞拿着硬币在齐宁远眼前晃了晃,随后又将另一面拿给他看,这两面的图案竟是一模一样。“这个没有正反,你猜错了。”

  “呃……我记得没有哪个国家的的硬币是这个样子的吧?”齐宁远懒得去关注没有正反还要他去猜正反这个槽点了。

  “这是个奖品,也算半个法器。”说着裴永瑞将它抛了出去,硬币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随后不知滚向何处。“忘了说了,每隔三年春节时期我那逆天的运气和隐隐约约存在的预感会消失,那个时间的我就和普通人一样,你知道我说的普通人是什么概念。而很不幸的是,今年就是第三年,而这次事发的时间也很凑巧在虚弱时间内。”

  齐宁远闻言联系起近几天裴永瑞的表现,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个明面实力数一数二的家伙居然只给自己一个司机的工作:“难怪你连枪都没配。我之前还纳闷,你这个照着方向闭眼开枪都能中的运气逆天家伙为什么要将狙击手的位置让给别人,原来是这样。不过……这样一来谁来保思雨安全?”

  “你咯,林遥去阻碍雪女了,我现在是个普通人,思雨没战斗力,难不成还指望叶语一个文职?胖子不是给了你保命的东西了么,一股脑拿出来吧,大家伙要来了。”说话间,忽地刮起一阵阴风,在道路的不远处,一道黑影正迅速接近。

  符咒在手,手雷在怀,齐宁远顿时觉得底气大增,而原本于善尧交给他的保命指环则是交到了叶思雨手中。没办法,这里的人谁都可以死,唯独叶思雨不能。其他人死了顶多会令人伤心,而叶思雨死了,那可就会召出一个强大无比的邪魔,天下必定生灵涂炭。

  那黑影越走越近,终于众人在车灯的照射下看清来人。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青年男子,长发齐腰,身形削瘦。

  “八俣远吕智,没想到是你这个家伙。那么那尊邪魔是什么呢?黄泉污秽之女神还是水蛭子?”

  “是你啊,天运者。”八俣远吕智撩开额前的刘海,将手中那块浅黑色的月牙状骨片插进额头,不止为何,那骨片进入额头却不流血,反倒慢慢地融了进去。“啧,这股力量还真是令人感到反胃。”

  “喂,回答我的话!”裴永瑞语气有些不善。

  “啊,抱歉抱歉,我刚刚分神了。大天狗说我此次来华夏必会遇上苦战,我得多吞噬点力量为那场所谓的苦战做准备。”八俣远吕智笑着抚了抚额头,随后身体四周弥漫起道道黑气,其中隐约有厉鬼在哀嚎。

  裴永瑞看着眼前这一幕,推了下眼镜,满脸的无可奈何:“可怜的黑风最终还是死了。呵,真以为半神就可以横行霸道了?活了这么久连这个都想不明白,一把年纪都进狗肚子里了。”

  八俣远吕智闻言不由笑出声来:“你这话要是被大天狗听到那可不得了,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称他为狗了。不过我倒是经常这样说他,反正他也打不过我。话说回来了,那些所谓的神也真是无聊,居然定了个什么不得干预世俗的规矩,无聊透顶。”

  “也正是这样那群半神才觉得自己已经是天下无敌了吧?不过可惜啊,这回他倒是遇上一个硬茬。”裴永瑞也是笑了起来。

  “我对那个家伙很感兴趣。”

  “很巧呢,虽然我是他唯一的朋友,但也不清楚他的一切。我们一起探索怎么样?”

  “现在的你应该没力量了吧?不该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吗?”说着,八俣远吕智舔了下嘴唇。“我还没吃过天运者呢,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裴永瑞靠在车门旁,一边给身后的齐宁远做手势,一边笑着说:“你还没改掉吃人的习惯吗?上次被收拾得还不够惨吗?哦,我忘了,那件事是好久以前发生的了。只不过,离开霓虹的你现在又有多少力量呢?我想,除了那吞噬来的力量之外,你已经没多少力量可以用了吧?”

  “对付你,足矣。”

  “可惜你要对付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他。”裴永瑞一把将身后的齐宁远拉到身前,还将他推了出去。“我进了特案组,这位是特案组华南分处的新起之秀,姓齐名宁远。这才是你要对付的人。”

  齐宁远万万没想到打了一大段嘴炮的裴永瑞居然如此之爽快地将他推了出来,真是卖的一手好队友:“裴哥,不带你这样玩的。你们多聊聊说不定他就把我们给放了呢!”

  “做梦吧。他明知思雨是我媳妇还敢对她动手,这分明就是没将我放在眼里。去,给他点颜色瞧瞧。”说着裴永瑞伸手将齐宁远又往前推了推。

  “快去啊!哦,忘了和你说了,这家伙就是八岐大蛇,注意一点啊。”

  “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