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念容执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 莫名的举动

念容执魔 晚香林苑 4062 2020.05.10 18:00

  苏子陌一直看着她,自然看到她表情也听到了这声,听到之后他惊坐了起来,却没有走过去。

  虽然他很希望她是那个人,但是他不敢确定,加上男女有别,怕是有阴谋,所以他没有过去,过会女子也没动静了继续晕睡过去了。

  苏子陌心里藏着太多事了,他总觉得这事并没有那么简单,都凑在一起,是巧合还是预谋,他不知道,但他心里却想着如果真的是她,那他也不会去在意这件事,其实苏子陌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一点。

  想着想着他最后也睡过去了,这一夜苏子陌睡得也不踏实,梦里都是回忆。

  与此同时虎头寨

  “你们一群居然还干不过几个人,都没吃饱饭吗?”只见一位差不多30多岁的男子坐在高台,脸色阴沉,目露凶光,脸上有一道疤,有点吓人。

  “大当家,原本是占上风的,但是后来来了两人,武功高强,对方实在是厉害。”下面一位刚从半陡崖逃回来的山匪跪在地下,一脸苍白的低着头。

  “呵,对方说了什么?”刘大虎冷笑了一下。

  “他说如果他们公子有何事定要我们…陪葬。”说这话的时候,他偷偷抬头看了一眼上面坐着的大当家,见他没有其他情绪,他暗自缓了一口气。

  “这群人倒是敢如此大话,大当家的,让我们带一群弟兄过去救二当家出来,也让他们看看我们虎头寨的厉害,为我们死去的弟兄报仇”下面旁边一个矮矮胖胖的男子听到这话倒是一脸气愤,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

  “是啊,定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其他人也跟着附和着。

  只有跪着的人心里慌张着。

  刘大虎看了下面的弟兄,收起了情绪,思考了一下:“先不要着急,老二肯定是要救出来的,弟兄的仇我们定会报,老二一群人都打不过十人,瘦猴,你去城里查一下这些人的来头。”

  “是,大当家”被叫瘦猴的说完就走了。

  “好了,你们先下去的,查出来之后再计划。”刘大虎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说完也就离开了这里。

  商洛驿站

  “忠叔,是属下保护不力,没有寻到公子”青歌一副有罪的样子,跪在一位中年男子的面前。

  “起来吧,现在找到公子是要事,发现了脚印,那就是人还安全的,明天继续加多人手找”叫忠叔的男子扶起了他,镇静的跟他分析道。

  这忠叔原名为苏忠义,是苏家的人,苏顺让其跟着苏子陌,苏子陌让他带着兵过来,也是刚到,就听到公子出了这个事,他也是一惊,但现在也不能慌张,先找到苏子陌才是关键。

  “是,属下会尽快找到公子。”青歌对苏忠义很尊敬,苏忠义是侯爷身边的人跟着侯爷出生入死,后来公子出山之后就跟着苏子陌。

  他跟公子不久,但因武功高强成为公子得贴身侍卫,结果这次没有保护好公子,所以他内心也是很自责,心里期待着公子不要出事,不然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嗯,还有公子出事先不要传到京城,免得让侯爷担心”而且怕会惹得不怀好意的人,毕竟公子这是刚入朝不久,就出现这事,会带来负面。

  “是”青歌点了点头,也知道一些。

  “刚才外面那位是谁”苏忠义看了外面的男子一眼,他并没有见过那男子,而且那男子生的也引人注意,容貌比女子还过于美。

  “忠叔,他是中途帮助我们的少侠,名为司雪衣,他的师妹为了救公子也跟着掉下悬崖”青歌知道他说的是谁,也没有隐瞒,直接把他知道的告诉了苏忠义。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感谢这位公子,他师妹我们也会尽力寻找的”毕竟找到她也就找到了公子。

  “是,忠叔,属下告退。”看苏忠义没事交代,青歌也就下去了。

  “嗯。”公子世无双,希望赶紧平安归来。

  这边司雪衣在青歌的安排下住进了驿站,但他并没有休息而是坐在椅子上看着天空夜色。

  他脑海中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其实那时候他就在师妹旁边,原本她不会跟着掉下悬崖的,但她却飞身过去救他苏子陌,他没想到她居然为了苏子陌做到这一步,且还是在她不确定的情况下,舍身前去救他,要不然也不会一起掉入悬崖,司雪衣的心里有点不太好受。

  师傅让他们接近苏子陌,因为以莫友容身份接近苏子陌不太妥当,所以就恢复女装,就有了今天的救助,所以那女子其实就莫友容女装的样子。

  因为女子扮男子会有点娘气,所以莫友容男装的时候是易容的,所以是男女模样是认不出来的,莫友容易容术在江湖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而女子模样才是她真实的模样,后来莫友容每次回想觉得幸好有易容,没有被逼上绝路。

  莫友容醒来已经是白天了,她睁开眼睛便看到头顶的墙壁,感觉陌生,就起身看了看周围,发现是一个山洞,而她睡在石头上的草料上,石头旁边还有一堆已经烧完的柴火,身上盖了好似男子的衣裳,她看着身上的衣裳似曾相识,过一会才想起这好似是苏子陌穿过的衣服。

  看到了这件事衣服,她就想起了她为了要救苏子陌,而一起掉入了悬崖,现在看这个样子,倒是她被苏子陌救了,这件衣服应该是苏子陌看她没有盖就给她盖上的,而此时山洞并没有人,她想应该他是出去了。

  她抬手想把衣裳掀开起身,动了一下感觉手臂的疼痛,才发现手臂原来受伤了,只是有包扎了一下但是包扎的有点不好看,想必也是苏子陌帮她包的。

  就在她准备忍痛站起来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她顺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过去,便看到苏子陌两只手拿着一只野鸡和野果,而苏子陌进来后也看到了坐在石头上醒着的莫友容。

  “醒了?”苏子陌提着东西走向里边的水泉,看了一眼她,随即就移开。

  “嗯,谢谢。”莫友容看着他的动作,微楞了一下,点了点头,也跟他道谢。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掉下来,所以应该是我对你道谢”苏子陌边说边弄着摘回来的野果,洗了一下,然后送到莫友容面前:“你刚醒,先吃点果子”

  “嗯嗯,多谢”莫友容眼里划过一抹情绪,看了苏子陌一眼,随后便接了过来。

  两人无话,苏子陌接着到水泉旁边处理野鸡,然后坐在石头旁生火烤着野鸡。

  莫友容坐在石头上看着苏子陌这一连串的动作,想起了以前她二哥也这样做过,她直愣愣得看着苏子陌,脸上慢慢浮现一抹忧伤,她想如果二哥在那该多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