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搞笑吐槽 西游flowerfour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九十章 陈家庄记事,上

西游flowerfour 闫仙将 2263 2019.02.12 05:45

  那尘土飞扬的官道上,我骑马狂奔。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文文弱弱的和尚了。如今,经过风尘仆仆的磨练,我的身板也可以嘿嘿哈哈打出几套像模像样的少林长拳。

  说是这么说,但我这点微末伎俩放在这妖怪横行,强盗遍地的西天路上,还是不够看的。随随便便一个打更巡逻的小妖怪,便可以将我简单擒拿。

  所以,一路来,我十分小心谨慎。那些可恶的妖怪们,听信了谣言。说什么要了我唐三藏的粉粉嫩嫩的小菊花,就可长生不老,立地成佛。

  纯属扯淡,这也害苦了我。

  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贞洁不保,想着那些魁梧挺拔的各种山精野怪,我的心难免时而担忧。

  话说那日辞别车迟国,一路西行。穿过一片茂密的丛林,眼见前方有一片旷地。日当中午,太阳火辣辣的,晒得和尚我心焦气躁。于是,我就回过了头,打算告诉我那三个不成器的徒弟,停下来歇歇。

  想到我说出这个决定,八戒兴奋的表情,拍马屁的样子,我就很有虚荣感。

  当我转过头,脸就黑下来。

  三个徒弟,竟是已经围坐在了一颗繁茂挺拔的柳树下,有说有笑。

  我微微不悦,“悟空,八戒,悟净,你们这是干什么。马上就天黑了,你们不抓紧赶路,还有心思在那撇‘逼’坎蛋。万一到了天黑,还是无法赶到有人家的地方,我们岂不是又得露宿荒山了吗?”

  得得,骑着马,我便到了他们身边。居高临下,很威严的怒视着他们三个。

  “师父哎,吃饭喽。”

  八戒手一抖,便解开了麻袋,一袋子的食物从里边滚出来。

  无视我,这是红果果的无视我!

  为了提高我在他们眼中的威信,我哼了一声,沉着脸,“为师不放话,你们就敢自作主张!”

  我生气,是因为他们太不给我面子了。连个招呼都不打,说休息就休息,当我是摆设啊。

  我们佛门中人肉可以不吃,面子不能不要。

  “瞧给你装的。”

  八戒头也不回,他手里抓这个鸡腿饼,啃了一口,“有本事你一个人走哇,爱吃不吃,来来来猴哥,这个羊腰子你吃。”

  唉......八戒在吃的面前,从来不鸟我这个师父。

  我低头不语,一时下不来台。

  “嘿,呆子!”

  悟空抬手就拧住八戒的耳朵,“怎么和师父说话呢你,俺老孙还治不了你了!”

  “轻点,轻点。猴哥,你还不了解师父那个人吗,一张脸变化莫测,你看,他不是已经吃上了吗!”

  八戒哟哟着。

  “嗯?”

  悟空手一松,却见手里的羊腰子不见了。定睛一看,我站在他旁边啃羊腰子呢。

  我咳咳一声,“你们这三个呀,越来越不听话了,都是为师给惯的。咦,悟空你干瞪着为师做什么?......为师最近这几日,腰有点着凉,必须补补了。好啦,那不是还有两支羊肉串吗。”

  我也加入了大吃大喝的队伍,这年头摆架子不管用。如果我一直不下马,他们有可能一口气把干粮吃了光。那样,我就亏大了。

  忍的气中气,吃的羊腰子!

  我一个做师父的,和徒弟叫什么劲?这些年来,打妖怪,灭山贼,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不能做的太过分了。

  现在吃的这些羊肉,都是从羊力大仙烹炸过的遗骸上扒下来的。

  其实,我们四人之间现在也就这样子了。彼此之间太过了解对方,有些话,有些事,经常是睁睁眼,闭闭眼,就那样了。

  但我坚信,不管表面怎样,我们师徒四个的感情还是坚挺的很。

  所以,有时候对于他们一些行为,我也就一笑而过。有了这些不安分的徒弟,西天路上才不会太孤单。

  听我说腰疼,沙僧的嘴角抽了抽,“师父,您腰疼?”由不得沙僧这般表现,刚才我凌空翻下马的样子,正好被偷偷藏掖羊鞭的沙僧看见了。

  我往沙僧边上靠了靠了,“悟净,你看这白菜水生生的,最适合你吃了。”说着,我暗自从沙僧手里拽过羊鞭。

  沙僧垂下脑袋,潜意识里,怒吼,“不要脸的唐三藏啊!我日你姥姥!”

  我们四个人都是面带微笑,显得和洽,手却是一个比一个快,只怕自己吃的少了。

  我摸摸鼓胀的肚皮,“徒弟们,不是为师苛刻。吃饭虽然要紧,但赶路也是不容松懈的。难道,你们真想在这荒山野外过夜吗?不是为师啰嗦,虽说以前我们也经常天为被地为床的,可那是不得已的么。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不该放弃,殊不知,一里之外没有一院人家?”

  我竭力说服他们赶路,因为现在大夏天的,蚊子又多...我寄希望于前方有个村庄之类的地方。

  叫我一个人走,打死我也不愿意,人家害怕妖怪嘛。

  徒弟们又不听我号令,我只能苦口婆心的劝说。

  悟空嘻嘻笑着,“师父,这个你就莫要操心。俺老孙看过了,前方三里外有一片庄子,一个时辰便能赶到。你操的那份心,是多余的。”

  我大喜,“那还不赶路?”

  三个徒弟懒洋洋的跟在我后边,我喜滋滋的带头,往前方那片庄子赶去。

  这段不太顺畅的我生气,又和他们大吃一顿的插曲,就这么度过了。

  通过这件事,足以证明,我在他们心中的威信大大的降低了。

  记得以前,我一沉着脸,他们都吓得跟龟孙子似的。你看现在,擦他娘的,根本拿我当空气。

  我心中此时暗暗酝酿,如何提高我的威信。

  这事需要慢慢来,急不得。

  三个徒弟显然习惯了我二脸皮的样子,对此表示漠视。

  在车迟国带出来的干粮,这几天也吃得差不多。最后丁点存活,今日也消灭精光。我十分盼望能尽快到了村庄,城镇之类的地方,不然免不了过上剜野菜,啃树皮的苦憋日子。

  赶了三里路,在一块山坡上,果然看到一片村庄。远远的,就能望到,村口的门楼,匾额上镶着三个大字,陈家庄。

  我迎风望着那片村庄,心情大好,驾的一声,便迫不及待的冲了下去,想要第一时间投入陈家庄的怀抱。

  “啊哟!妈蛋!”

  三个徒弟一愣,只见我人仰马翻,栽进一个凹洞内。

  我摔得鼻青脸肿,灰头土脸,气的大骂,“谁,谁干的!不交出罪魁祸首,贫僧灭了这...”

  当我气冲冲爬出来,正要说出灭了这陈家庄的话。忽而,只见不远处三五十个魁梧的庄稼汉,扛着锄头,便杀气腾腾的围向了我。

  对方人多势众,万一被围在垓心,便是一顿暴揍,这可如何是好?

  看来陈家庄的村风是很彪悍的,从外观可看出来,我急忙大呼,“谁来救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