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星遨的银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公元2098年3月15日,高烧

星遨的银白 星遨 1046 2019.02.11 17:54

  这几天发烧,浑身很是难受。

  13日开始中午,体温计显示39,全身又冷又热,我脱了上衣,拿了些冰块放在额头和腋窝。

  手上的淤肿消了一半,手指依旧不能灵活使用。我没有在小船上找到消肿或者退烧的药。

  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疾病,通常在发烧初期就会治愈。脱掉检测仪之后,身体各项指标都处于离线状态,再者正处在服刑期,医疗护理同样会被剥夺。

  当时给采真写完信之后就有一点不适,自己没有在意,还以为是手掌肿痛引起的不良反应。

  从13日中午到今天,高烧终于退了。金属地板上全是冰块融化后的水渍。打湿的裤子已经放在洗涤器中,正在烘干。

  窗外依旧是黑灰色,小船正在加速,朝着远离太阳系,远离银河悬臂的方向飞去。

  我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三天都没收到回信,我不知道你们这会儿是否在为我的事忙碌。原本预料地联组织会更新飞船航线,至少与我通话更新航行日志。然而并没有,航行图依旧是弯弯扭扭,显示不出目的地。

  下午。呵呵,现在说起早上,中午,晚上的概念,似乎都没有任何意义。在我的一天中,从早到晚都是一样,船尾方向的阳光早已照不过来。

  好在船内有时间信息,可以知道我的生活作息还未打乱,生理节律也还未被破坏。

  中午吃了很多东西,两袋咸鱼酱,一包青椒,两包土豆泥,外加2000CC淡水。要知道发烧的两三天内我滴水未进,滴食未沾。

  船内温度又降了两度,只有十来度,我没有调高,担心燃料不足。我加了件厚外套。热量消耗太快,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船内的物资也会消耗更快。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命保住,等待地球传来好消息。

  另外,我终于知道怎么操作飞船的边缘系统。

  步骤一:将固定的垃圾桶踹倒;

  步骤二:抡起垃圾桶,砸操作台左侧第一个柜子,得劲儿砸;

  步骤三:扯掉柜门上乱七八糟的线路,不要理会船内警报声;

  步骤四:这一步很关键,必须把上一步扯掉的一根麦克风线重新接好,至于怎么接我忘了;

  步骤五:很简单,只需对准里面大吼播放音乐即可。

  总而言之,这是一套声控装置......

  现在播放的是风野洋子的《明日记忆》:

  “远处的风

  像欢闹的夏季

  在田野中

  奔跑

  杯中的酒

  似寂寞的澄澈

  往九天下

  倾泻

  ......”

  我好想打开舱门,踹开这只囚笼,让自己在宇宙间随意漂浮。

  写到这里,突然发现眼睛湿了。

  如果我能像龙克一样把宇宙当做四海,将任意角落当做自己家,飘逸洒脱,无牵无挂该有多好。

  但是,现实的宇宙是那样寂寥虚无,没有生命气息,我走的每一步,都代表着人类对未知宇宙的探索(至少这片领域是这样),这种探索没有激情,没有意义。

  高烧过后,我发现现在的自己与在地球上完全不同,前者增添了太多的多愁善感,就连说话也变得像写遗言。

  不能再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