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惟吾逍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奥义•大嘴炮之术!

惟吾逍遥 微斯人也 3200 2018.03.12 19:00

  山巅宫殿之中。

  慕云霜皱眉看着画面中又一次闯关成功的蓝衣少年,心中不悦。她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但一时间又摸不清楚,忍不住捏了捏怀里的狐狸。

  “咕!”

  小狐狸忍不住发出一声轻轻的痛呼,惹来慕云霜的注意。但在看到她那双冷漠的眼睛时,小狐狸忍不住瑟缩了下,乖乖露出肚子让慕云霜尽情蹂躏。

  其实,它也很怕这个主人的。但是没办法,狐生在世,身不由己……

  忽地,慕云霜眼前光芒一闪,一道透明的薄膜霍地亮起,挡住了前方飞来的那道剑光,光芒立即黯淡下去,显然再来一次攻击就会碎裂。

  “霍元纯!”慕云霜冷眼望着持剑而立的白衣男子,手势一变打出一个法诀,加固即将破碎的光罩,“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被你逃出来了。”

  “妖女,要懂得与时俱进的道理。”霍元纯邪邪一笑,“想用相同的招式打败我两次,你还不够资格呢!”

  “你这个人格,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慕云霜冷笑一声,“若是让正道之人看见……”

  “看见又何妨?我行事素来如此,谁又敢在我面前多说什么?”

  霍元纯确实不是在说大话,比他修为高的,没他后台大;比他修为低的,不敢作死;和他修为一样的,基本打不过他——所以确实没人敢非议他什么。

  慕云霜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将小狐狸丢到一边,手中光芒一闪,多出了数枚颜色各异的小旗,“既然如此,那便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你有情,我才觉得麻烦!”

  慕云霜:“……”

  不说了,再和这疯子说话,我会气到爆炸。慕云霜冷静下来,手中夹着一张符箓,猛地甩出,符箓无风自燃,她立即叱道:“现!”

  霎时间,以慕云霜为中心,一道道粗细不一的金色线条从宫殿的每个角落浮现而出,交叉纵横,勾勒出一个个奇怪却又和谐的图案,最终所有线条汇聚到一处,光芒大放!

  “这便是你的手段了么?”霍元纯勾唇浅笑,原本应穿过他脚下的金色线条像是遇到什么洪水猛兽一般退避三尺,形成了一个无法覆盖的漏洞,下一刻他的神色变得冷漠无比,一字一顿道:“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

  “嘣!”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落到慕云霜耳中却不啻于雷鸣!她神色大变,望着突然间破裂了一个角的阵法,知道霍元纯这一句话便将宫殿阵法的一个阵眼毁了,才会让阵法同样不稳。

  她连忙射出几枚小旗,组成一个小小的替阵,代替那个阵眼运转。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嘣嘣嘣!”

  接连三声,慕云霜还来不及庆幸修补及时,便又听见这该死的声音,心中又惊又怒——这种金口玉言的术法,不是法修才有的么?霍元纯一个剑修,如何能做到?

  不过现在容不得她多想,再不动手,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将阵法毁了?

  不,绝对不行,她花了多少工夫,才掌握这阵法一些皮毛,只要待她出去,将这秘境掌握手中,日后再专心感悟此间阵法,便是九品阵法师的境界,她也不是不能达到!

  这里布置的,可是上古阵法!

  慕云霜席地而坐,拿出一个黑色阵盘,以她的境界,想要操控上古阵法,那是痴人说梦,她只能做到凭阵盘引动阵法,发挥阵法极少一部分力量而已。

  黑色阵盘悬浮在她面前,她又取出七八个瓶瓶罐罐,摆在身前。

  “滴答!”

  慕云霜割破手指,将一滴血滴入阵盘之中,便见那黑色阵盘像是突然活过来一般,亮起阴森森的幽光,阵盘表面也浮现出无数条细小的沟壑。

  闷响声不绝于耳,慕云霜哪还敢犹豫,玉手一挥,所有玉瓶全都打开,血腥味弥漫而开。

  一条条血线没入阵盘之中,很快便将阵盘上的沟壑尽数填满。

  七颗五色珠子浮现在阵盘表面,慕云霜见状稍稍松了口气,望向一步步踏近的霍元纯,露出一丝自信且得意的微笑,玉手一指,叱道:“岁煞!”

  其中一颗五色珠子飞起至半空,光芒大作。

  宫殿忽地动荡了一下,像是地下有什么东西正在翻身一般,下一刻一条巨大的藤蔓探入宫殿之中,往霍元纯身上绞去。那藤蔓呈灰色,带着股令人厌恶的气息,显然不是寻常灵植藤蔓。

  霍元纯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将之放在眼里,朱唇再启:“宫天地,怀万物,友造化,含至和!”

  这时候,慕云霜才看清,随着霍元纯一个个字出口,一股无形的力量萦绕在他身体周围,直到最后一个音落下,那力量便好像找到了发泄的出口,直接朝着目的而去——那目的,便是藤蔓!

  一团剑光猛地炸开,一道道锋锐剑气将藤蔓割得遍体鳞伤。

  藤蔓不甘赴死,试图用自身所带的煞力污浊剑光,却不想侵染入内后,宛若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当最后一道剑光落下,藤蔓身上无数小伤口齐齐爆裂开来,将它炸成了一滩碎——木。

  “嘭!”

  五色珠子在半空炸裂开来,慕云霜脸色一白,心中惊愕不已。

  “这是唇枪舌剑!”她终于想起曾经流传过的一门剑法,创造者乃是一位由法修转为剑修的大能,他将法修中【金口玉言】这门道术神通改造成了剑法,名字就叫【唇枪舌剑】——好吧,这也是个起名废。

  此剑法,需要高深的剑道境界,毕竟将剑意剑气附着实物之上容易,附着在这种虚无缥缈的语言上,可谓难之又难。

  但同样,只要能做到,其威力绝不容小觑——虽然慕云霜不知道其中原理,但只看在此剑法风靡一时时,多少修士死于简简单单几个字便知晓了。

  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这门剑法失传了。

  “没想到,他剑道境界居然如此高深,必不能留他了,否则即便今日不死,被他逃了,日后剑宗找上门来,也是麻烦!”

  慕云霜杀心已起,当即连喊三声“天吴”“飞廉”“雷泽”,又是三颗珠子飞起大亮。

  霍元纯只觉脚下忽地一空,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坠落,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阵恐怖的飓风袭来。他目光一扫,周围已换了天地——风雨如晦,鬼神夜哭;愁云聚顶,怨气冲霄;雷霆如瀑,倾盆而下,一派绝境之景。

  面临如此险境,霍元纯却神色微动,怡然不惧,仿佛一个闲庭信步间偶尔吟咏一二诗句的文人,轻声道:“凤凰之翔至德也——”

  此言一出,剑光乍起,鬼神辟易,怨气尽消。

  “雷霆不作,风雨不兴!”

  赤红如火的剑光穿梭在风雨雷霆之中,宛若一只翱翔天宇的凤凰,消去风雨,斩尽雷霆!

  下一瞬,这一方天地被一股无形巨力劈开,霍元纯再睁眼时,又回到了宫殿之中。

  接连三声脆响,慕云霜被反噬,连退七八步,吐出一口鲜血,已是受了重伤。

  这次慕云霜的感受更加清楚,她动用三颗五色珠子,牵动阵法,形成了一个域,将霍元纯困于其中。然霍元纯却也用出了他的剑域——是的,仅凭十五个字,他用出了自己的剑域,将整个域击碎!

  “剑域!”慕云霜咬牙切齿,“你竟领悟了剑域!你是剑魄六转,还是七转?不,我抓不到你剑域的痕迹,是剑魄七转对不对?!”

  霍元纯冷漠地看着她,他为什么要告诉一个敌人他的剑道境界?

  慕云霜知道这是最后一搏了,她还不想死,于是强忍着内伤的折磨,叱道:“太白!荧惑!后土!”

  “何必如此麻烦!”霍元纯终于说出了自战斗以来的第一句废话。

  慕云霜惊骇地抬起头,只见那俊美如月的男人眸中闪过一丝与形象不符的杀意,他嘴唇微翕,“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

  “嘭嘭嘭嘭!”

  三颗五色珠子连带一块阵盘破裂而开,阵盘更是碎成齑粉。

  “噗!”慕云霜再度喷出一口鲜血,无力地坐倒在地。

  宫殿中的阵法失了人主持,金光闪烁了一阵后终究还是悄然黯淡。

  “逃!”

  慕云霜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一道雪亮的剑光袭来,下一刻她便失去了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霍元纯收剑站在原地,看着死状凄惨的绝世美人,面无表情地吐出几个字:“丑人多作怪。”

  慕云霜的尸体:信不信我气活过来???

  霍元纯回到原地,开始运功调息——不要看他与慕云霜一战似乎轻轻松松搞定毫无压力的样子,实际上他也受了不轻的伤,只是之前一直被他强行压下而已。

  毕竟慕云霜已经是元婴后期,虽然有点水分,但也不那么容易打。他只是初入元婴中期不久,若不是之前在秘境中得到了【唇枪舌剑】的传承,单凭他那尚有瑕疵的剑域,恐怕要陷入一场苦战。

  【唇枪舌剑】有个好处——附带恐吓buff,对付这种无形无相的攻击,一些心志不坚的对手很容易陷入恐慌之中,忽略一些原本可以发现的破绽。

  “这次受伤颇重,需要一段时间调息,希望那小家伙能坚持下来吧……”

  入定前,霍元纯漫不经心地想——对,他又换了个人格,这个无情人格不会感到痛苦,适合受伤状态的他。

  一旁角落里,小狐狸蜷缩着身体,又惧又怕,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你看不见我!你真的看不见我!你看到的都是假象!这里什么都没有!不要抓我啊,我的肉真的不好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