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惟吾逍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这世界,我来过!

惟吾逍遥 微斯人也 5225 2018.03.06 19:00

  剑宗后山。

  每一本修仙文,宗门总要有一个后山,里面养着许许多多修为低微繁殖很快的妖兽,相当于新手村练级点,负责给宗门弟子刷经验练技术,剑宗自然也不例外。

  非但并不例外,剑宗的后山更是绵延数千里,其中重峦叠嶂,峰头林立,堪称西域之最。

  阳光正好,清澈的溪水潺潺流动,粼粼水波荡漾出浮动的碎光,游鱼摇曳摆尾,好不悠闲惬意。

  对进入后山的修士而言,这里处处隐藏着危险,说是步步惊心也不为过;然而对生活于其间的妖兽们而言,这一切正是常态。

  墨天微溯流而上,一路披荆斩棘,不知疲倦,待过了两个时辰,才在溪边的一株大树旁停下脚步,稍作休息。

  这是她进入剑宗后山的第三天,周围陌生的景致渐渐变得熟悉,她也成功地点亮了【丛林生存】这一技能。

  之所以墨天微会出现在这里,便是因为她答应了吴陶然,接下了那个他们曾接下但未能完成的任务——前往后山碧水潭潭底采摘十株碧水青芜。

  听起来很简单,但能让已经炼气七层的吴陶然及她的狗腿小分队折戟沉沙的任务,自然不简单——碧水潭中生活着一只近四百年修为的青蟒,实力与炼气八层的修士相仿。

  墨天微接下这个任务的原因很简单——她觉得自己再闭关也没什么用了,还不如出去在生死之间寻求一线突破。

  其实事到如今,她对自己的处境已经非常明白了,或者就这么浑浑噩噩一辈子匍匐于泥沼之中,或者死中求生争取那一线顿悟之机。

  墨天微没有兴趣像上一世一样沉沦至地狱深处,她并没有一颗站在巅峰的强者之心,但她有着最朴素却又最困难的愿望——心之所愿,虽千万人吾往矣;心之所恶,威武不能屈!

  万类霜天竞自由,站在巅峰方能自由!

  这个世界不是谁的理想乡,即便是正道,也不过比邪魔多披上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而已,没有任何人能保障一个贱如尘埃的低级修士的生命权益。

  假如一辈子要这样活着,那还不如现在去求一线生机,即便以命孤注一掷,又何妨!

  生命于她而言很重要,但总有比它更重要的东西。

  休息片刻,墨天微重新上路。

  小心翼翼地放出神识感应了一番周围的状况,并没有妖兽生活的痕迹,墨天微稍微松了口气。

  昨天与一只炼气五层的狼妖争斗,险险逃生,受的伤还未痊愈,她是不希望现在就遇到另一只妖兽的。

  一路走着,她握紧手中玉简,将一路地形一点点绘制在从同门手里买来的后山地图上——那后山地图不够详细,墨天微也只能自己上了。

  “正北方十里,是绮罗蜂群的领地,能避则避。”

  “东北方二十里的竹林,最近被一只黑风熊占领了。”

  “西方那个小山头,是火云蚁群的领地,寸草不生,不去也罢。”

  墨天微思索片刻,决定往东北方行去。

  黑风熊,修为大概也只在炼气四层巅峰,就算皮糙肉厚,但毕竟势单力孤,比起那些群居的妖兽要好对付许多。

  更重要的是——据地图所说,在黑风熊的领地,生长着一种对蛇类妖兽很有吸引力的灵花,这对她之后的计划很重要。

  花了一个多时辰,墨天微靠近了竹林。

  也许是她今天运气好,一路上都没有遇见什么意外情况,只顺手杀了两只不长眼睛的妖兽。

  墨天微在附近的山上寻了个山洞,清理一番后又布下禁制,她打算今天先休息一夜,明天再去会会那只黑风熊。

  她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后运功化开药力,一番调息后,之前受到的创伤渐渐回复。

  为了这次后山之行,墨天微买了许多上好的疗伤丹药、救急符箓,又忍痛换了一件法衣,把自己这六年攒下来的灵石全都花了个干净,反正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不用白不用。

  如是打坐一夜,待第二日晨光熹微之时,墨天微离开山洞,径直朝黑风熊的领地而去。

  ·

  天气很好,黑风熊爬出洞窟,懒洋洋地躺在一块铺满干燥落叶的地方晒太阳。

  作为一只幼年妖兽,它的生活十分简单,除了吃睡就是晒太阳。当然,偶尔也会有几只不长眼睛的打扰它的安宁,这时候就是它难得的运动时刻。

  黑风熊今年两百岁了,这是个值得庆贺的年纪。为此,它盘算着要庆贺一番,不如就去勾搭隔壁那只母熊吧,说不定可以养一窝小熊崽子。

  黑风熊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幻想之中,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着新鲜的鱼,忽地察觉到周围有些不对,耳朵动了动,立刻爬了起来。

  它这一族感知并不灵敏,是以当它反应过来时,不速之客已经到了它家门口。

  黑风熊警惕地望着那只瘦弱的两脚兽,见她越来越近,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顿时周围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喷了墨天微一脸口气。

  墨天微:“……”

  多久没刷牙了这是?不讲卫生!

  墨天微听不懂熊语,黑风熊尚不能开口说人言,两者对望一阵,发现都不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那还等什么,开打就是。

  黑风熊猛地扑上前去,结实的熊掌对准墨天微头颅狠狠拍下。

  墨天微见黑风熊来势汹汹,心中也被激起一阵杀意,手腕一抖,长剑出鞘,挽出一个剑花,身形急转。

  “黑风熊,两百年妖兽,其种族乃黑奎王熊血脉后裔,每次攻击皆有【力】之加成,不可不防。”

  墨天微双眼微眯,连退数步,避过黑风熊这一击,手中剑光一闪,轻飘飘地落在黑风熊熊掌之上。

  黑风熊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它看出来这人族修士实力不济,想要伤到它的熊掌,还得回去练练。

  然剑光与熊掌相触的那一瞬,原本锋锐逼人的剑光陡然内敛,无声无息地斩入熊掌毛皮之中。

  这并不是结束,在切开熊掌后,内敛的剑光窜入血管之中,又骤然若烟花般炸开,化作无数无形的锐金之气,宛若一群流窜作案的强盗团伙,顺着血管尽情地释放着它们那不容小觑的杀伤力。

  《星海剑法》,【星如雨】。

  原本这一招剑法应用于针对防御弱而灵敏高的对手,但墨天微灵机一动,将之与《陨星剑法》中【星陨】这一式结合,杀了黑风熊一个措手不及。

  黑风熊愤怒大吼,右熊掌传来一阵阵尖锐的刺痛,这让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它更加暴躁。

  该死的,它要吃掉这只两脚兽!

  墨天微才不理会黑风熊的愤怒,握紧手中长剑,似乎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让她的情绪变得亢奋不已,出招间如有神助,越打越是兴奋得难以自持,特别在看见黑风熊身上一点点多出来的伤口及流淌而出的鲜艳血液时,她的亢奋更是达到了顶峰。

  黑风熊感觉到对手的气势正在节节攀升,与之同步的是她的攻击,每一击都比前一击更加恐怖,让它越来越难以招架。美丽的皮毛已经破破烂烂,强壮的躯体也伤痕累累——是可忍,孰不可忍?

  原本因为被压着打而渐渐磨损的战意陡然沸腾,黑风熊克制不住地咆哮出声,其中蕴含的战意与煞意将近在咫尺的墨天微从亢奋之中惊醒过来,她的攻击也稍微停滞一瞬。

  妖兽的直觉让黑风熊抓住了这可能扭转战局的一点,它眼中闪过一丝阴毒的光芒,张开血盆大口狠狠朝墨天微咬去。

  墨天微下意识地闪避,却不防一只熊掌从身侧拍来。

  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这只熊掌正是之前被她重创的那一只。长剑一挑,劲力喷吐,将熊掌挑开,她就要闪出黑风熊撕咬范围。

  然而就在这一瞬,她心中油然而生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忍不住偏了偏头。

  “唰!”

  一抹幽深的亮光从眼前划过,墨天微感觉脸颊一阵刺痛,便知道刚才是被伤到了。

  黑风熊有些遗憾地看着墨天微脸颊上那一抹血痕,没想到这修士直觉如此敏锐,竟然避过了它突袭的这一招。

  没错,黑风熊虽然以【力】出名,但这一只黑风熊却还有别的本事,那就是——毒!

  这是它尚还十分弱小时得到的机遇,正是这机遇让它比其他黑风熊更强,安稳地过了这么多年。

  它也十分谨慎,只有遇到不能力敌的对手才会用爪刃上的剧毒,而且每次使用都会将一切痕迹处理掉,所以一直没有人发现它是只练了九阴白骨爪的变异熊。

  墨天微伸手一摸脸颊,再看指尖,却发现血液已经发黑,显然毒性极强。与此同时,她也感受到了剧毒带来的眩晕感与无力感,这让她几乎不能握紧手中的剑。

  想也不想,墨天微往身上拍了一张神行符,飞快遁走。

  黑风熊一愣,顿时大怒,想要追赶,但它的速度本就是弱项,追出十几里后,终究还是失去了那修士的身影,只好悻悻回转,去治疗它的伤势了。它倒也并不担心这人族修士能逃生,以前被它毒爪伤到的,没有一个活下来了。

  而此时,墨天微正藏身于一旁山洞间,见黑风熊远去,又等了一刻钟,见周围再无声息,绷紧的弦终于松了松,霎时手上力气一泄,长剑落地,发出一声短促的低鸣。

  墨天微跌坐地上,背靠着冰凉潮湿的石壁,气息飘忽不定,额头汗水涔涔,且看那紧锁的眉头,便知道此时她绝不好过。

  她连忙服下一粒解毒丹,运功化开药力,虽然稍微遏制了毒性散发,但原本应该立竿见影祛除毒素的效果却是迟迟未有,教她明白这只黑风熊的毒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又接连服下各种带有解毒功效的丹药,但无一例外,都是无用功。这让她忍不住有些气愤于琼华峰卖的丹药质量太差,必须差评!

  不过,想要差评也得能活着回去,墨天微苦思冥想,想运功压制毒性,却不想毒性发作更快;想找天材地宝解毒,可惜周围都是荒郊野岭;发了个求救信号弹,但也没得到什么响应——真是,天要亡我?

  事到如今,墨天微只觉得心中冰凉,没想到自己就要死在这里,这次穿越之旅也太短暂了点吧?唉,说起来,穿书连主角都没见着就挂了,实在浪费这么大的金手指。

  她并不十分悲伤,大概是因为在出发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又或是因为这几年来日子着实并不好过,她有些心灰意冷,也就不在乎死不死的。

  虽然如此,快要死的墨天微依旧是那个中二墨天微,她估算了下毒发身亡的时间,大概还有半个时辰,心想人生的最后半个时辰,一定要过得有意义一点,当再入地府,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她可以大声道:“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给主角挖坑而奋斗!”

  墨•柯察金•天微暗暗给自己打气,想起无数先贤都曾在死前留书石壁,或是传功后世,或是孤芳自赏,或是遗恨难休,她觉得,虽然这次穿越之旅怂爆了,但她还是可以为后世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不如就将记忆中《仙魔剑主》的剧情写下来吧!

  后世有人看见,也能证明,这世界,我来过!

  说干就干,墨天微往山洞深处走去,直到前方无路,才停下脚步,点燃一盏青灯,持剑而立,刷刷刷几下将石壁上的苔藓藤叶削去,又扔了几张符箓保证书写面光滑平整,这才开始动手。

  “和光纪元一万零三百零九年,西域,北辰殊拜入剑宗门下……”

  “和光纪元XXXXX年,荒陵域,北辰殊得到魔剑传承,突破金丹……”

  “和光纪元一万零三百九十二年,北辰殊叛逃魔门……”

  ……

  墨天微越写越起劲,剧透一时爽,一直剧透一直爽!

  不知不觉间,她已将一人高的石壁写满,最后碰到地面,这才罢休。

  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墨天微觉得自己真是个尽职尽责的穿书者,等她出事,安昀与慕容决定会来寻她,到时候恐怕就能发现这面石壁,也让他们有些准备,不至于沦落到原书中那般境地。

  想了想,墨天微又在石壁空隙上补上一行字——剑宗墨天微绝笔!同时割破手指,将血液抹在最后七字上,最后的效果图就像是血书绝笔,十分给力。

  这才是标准行文格式嘛!

  墨天微松了一口气,时间也差不多了,貌似该上路了呢。

  背靠着石壁,轻轻吁出一口气,她闭目等死。

  头越来越晕,眼前已经隐隐出现了重影,恍惚之间,墨天微听见一阵猖狂的大笑声:“哈哈哈!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这具身体是我的啦!”

  谁?心魔吗?

  墨天微迷迷糊糊地想,嘴角牵强地扯动一下,似乎想笑,但终究还是没笑得出来。

  我都要死了,你喜欢就拿去吧……

  “……宝物……道君……我的,都是我的!”

  道君?什么东西?我身上有什么宝物吗?

  墨天微听得模模糊糊,有些疑惑。

  “啊!不,这不可能!怎么会……”

  惊恐的大叫声戛然而止,而墨天微此时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也就没有发现,身后的石壁忽然若水波般以她倚靠的地方为中心荡漾出一圈圈涟漪,接着她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没入石壁之中,消失不见。

  很快,石壁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令人惊奇的是原本被墨天微削去的苔藓藤蔓像是加了特技一样疯长起来,眨眼间将她辛苦刻完的话全部遮掩。

  山洞又恢复了寂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