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九节 欠条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53 2017.08.07 16:34

  王朝洛都,天牢一间阴暗囚房中。

  “苏子青,本官托江城郡太守查问过,苏子昂至今仍无消息。”许雅之看看苏子青脸色,轻声解释说:“其实这是一个好消息,说明苏子昂至今平安无事。”

  苏子青喜出向外,施礼道:“民女让许大人费心了。”

  两人说完这几句话后,一时找不到新的话题,谁也不开口,囚牢中一时莫明其妙的安静起来。

  “明日横山王回朝面圣,要大起早上朝,本官先回去歇息。”许雅之找了一个不高明的话题,嘴上说走,双腿却一动未动。

  “许大人。”苏子青大眼睛眨了眨,看看许雅之纹丝不动的双脚,问:“横山王是谁?”

  “横山王乃本朝八骑之后,负责镇守崤山大营,他是一个紫须棱目的老头儿,这长有一道长长刀疤。”许雅之指指自己头顶,做了一个鬼脸,瞬间官威全无,笑说:“说话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眼总这样乜斜着瞅你,让你感觉很害怕。”

  许雅之长相儒雅,不论如何歪牙裂嘴,貌相也不显凶恶,苏子青一双大眼晴瞪的圆圆的仔细看看许雅之的脸,说:“民女没感觉害怕啊?”

  “嘿嘿。”许雅之嘿嘿一笑,话题一打开两人间的话儿多了起来,囚牢中慢慢洋溢着一股轻松欢乐的气氛。

  翌日黎明时,古夏王朝洛都,金碧辉煌的太和宫大殿中,朝堂上的气氛十分凝重,一名银色铠甲的大将军厉声质问,咄咄逼人。

  “你、邱尚书,崤山军粮今日午时若不能发走,本王今夜便搬到你府上住。”

  “横山王,军粮三日内定可发走。”邱尚书是名矮胖老头,两撇灰白小胡子,嗫嗫道:“今日午时可不行,请多容三日如何?”

  “中。”横山王额头上一道刀疤直接裂到腮边,他棱目乜斜邱尚书,就象一尊门神在俯视一名侏儒,点头说:“最晚三天后午时发粮,晚一个时辰本王和你急。”

  “横山王放心。”邱尚书偷眼瞄瞄皇位上眯眼假睡的天子吴元宗,擦了把汗应道:“三日后午时定然发走军粮。”

  “我、很奇怪一件事儿,本朝国泰民安,边关数十年无战事,天下各郡收上来的税赋粮食呢?”横山王冷不丁又嚷了一嗓子:“都让诸位大人借走了?送到玉春楼坊中换花酒喝了?”

  “咳、咳、横山王休在朝堂上胡言乱语。”假睡的吴元宗立刻睁开眼,打断横山王的话头,说:“清理百官借条之事,已由岱王处理,待逐一查清原由,朕自有说法。”

  “我、就知道,得罪人的差事都让我女婿干,好差事从来轮不到他。”横山王一字一顿的慢慢嘀咕,见仁宗面露不悦之色,才恋恋不舍的退回朝位。

  横山王一不说话,众位大臣脸上明显轻松起来,逐一轮流上奏,许雅之站在大臣之中,想起欠条的事儿,心中隐隐生出一丝忧愁。

  古夏王朝百官都习惯向王朝打“借条”养家糊口。

  事情起源于王朝外放的郡县官员,在奉旨升迁或调换辖地时,人往往已调走离任,身份官碟仍在原来辖地,按旧制需在原辖地领取米帛俸禄,一切甚为不便。

  天子吴元宗一时仁慈,便允许调迁官员临时打个“借条”,在新任辖地领取米帛应急。

  皇帝金口一开,官员们大打“借条”,往往新任辖地打“借条”领着俸禄,原辖地俸禄也照领不误,等于两地吃着双份俸禄,日积月累下来,户部存了数千张借条。

  “借条”在古夏王朝成了烫手山芋,清欠这种差事,得罪人不说,一点油水没有,谁也不愿意接手负责,最后吴元宗只能命令精明能干的二皇子岱王负责向百官们清欠。

  横山王也是开国八骑之后,又是二皇子岱王的岳父,负责统兵镇守崤山,保护王朝洛都安全,此次回朝主要是催讨军粮。

  散朝前,吴元宗有命,在紫薇宫宴请横山王,由太子吴知民、二皇子岱王吴知义、三皇子奕王吴知书、八骑之后许雅之等人进宫坐陪。

  紫薇宫中丝弦悠悠,歌女们青丝墨染,纸扇飘逸,灵若仙子,一群蝴蝶般美丽的宫女们将各种菜肴一一传到宫中案几上。

  吴元宗生有四位皇子,三位公主。

  太子吴知民和二皇子岱王吴知义已过而立之年,三皇子奕王吴知书二十出头,小皇子吴知画由汤贵妃所生,年仅十岁,聪慧伶俐。

  君臣们觞觥交错,欢声笑语,众人都一小杯一小杯的喝,横山王则是酒到碗干,一大碗一大碗连着喝。

  “乖、女婿啊......”两柱香后,横山王大着舌头道:“给朝廷‘清欠’要银子的事儿办的如何了?听说没人愿意利索还银子啊。”

  “户部所存借条,只清理出来十分之三。”岱王一一解释,道:“工部许尚书在门前贴出告示,说卖祖居还钱,刑部田尚书令家奴上街卖桌椅锅碗还钱,其余大臣有人哭的死去活来,有人在家中吃发霉的米度日,总而言之全要拖一拖才有银子还。”

  “用软的那能要出银子?崤山大营中军粮不足,尚可从四周郡县临时凑凑,大明王所率的边防军,断粮半天,将士们怕是要造反,”横山王大着舌头,棱目乜斜,强硬的说:“你、听我的没错,咱耍硬的,把欠银子的官员全关押出来,不还银子不放人。”

  “咳、咳、亲家亲家,你又喝多了吧?治国岂能儿戏,大臣们都是本朝千挑万选来的柱梁,纵有过失,也应按律惩治。”吴元宗立刻反对说:“把欠银子的官员全关押起来,朝堂中要空一大半,六部的活儿你一个人能全干过来嘛?”

  “父皇和泰山大人容禀,常言道事急易变,事缓则圆。”岱王一看横山王和仁宗意见不是十分统一,立刻和稀泥说:“朝廷要的是真金白银,又不是要官员们的脑袋,儿臣再想想办法,一定替父排忧,为国解难。”

  “我、看出来了,吴知义你小子向着亲爹,我一会回府向亲闺女告状去。”横山王大着舌头嘀咕完,扑嗵一声摔倒座下。

  “泰山大人你没事吧?”

  “咳、咳、这个老酒癞子吃酒忘醉,没一次能走着回府的,快扶起来。”吴元宗一声令下,众人急忙抢过来一通忙活,将横山王送回府中,然后重开宴席。

  “理天下万民在于理财,户部没了银粮,本朝便会运转不灵。”吴元宗正色征求意见道:“清理‘借条’事在必行,但一不要用硬的抓人,二不能缓缓进行,众位爱卿可有良计献上。”

  众人面面相觑,岱王用软的要不出欠银,横山王用硬的吴元宗不准,一时之间谁也不出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