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一十四节 中秋节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236 2017.09.09 08:49

  十数日后,天凉如水,中秋月圆。

  金昆子传下真人令,中秋节期间,太华派所有弟子放假三天,各自沐浴剃度,准备果品菜肴,在平原郡过一个中秋团圆节。

  中秋当夜,数百名太华派弟子共聚一堂,女弟子人人白袍素雅,花枝招展,男弟子个个神采奕奕,每一名年轻人的脸上洋溢着欢笑和兴奋。

  金、木、火、土四峰的弟子,明挤暗抢,拼命向秀水峰女弟子桌上奔,男弟子中,唯有苏子昂最悠闲,一身乍眼白袍,早早与金依蕙和青瑶等女弟子同坐一桌。

  “苏子昂,能不能让姐夫和你在一张桌上挤挤?”武六七一脸不耻下问的神情。

  苏子昂有些犯愁,水鸾子命令金依蕙和李明娟安排女弟子座位,这两人都不太好意思求,想来想去,只好去求青瑶。

  “武六七和你是老乡,团圆节应该坐在一个桌,让他来吧。”青瑶看看远处眼巴巴的武六七,应声道。

  苏子昂道:“金师姐不会反对吧?”

  “不会,不会,她知道你和武六七是同乡,今日过节,会当看不见的。”青瑶笑道。

  武六七一身黑色道袍,扛着一张椅子满面红光的贴着苏子昂坐下,然后向对面的卓一燕傻傻一笑,卓一燕骤见武六七朝自己一脸傻笑,先不明所以的左右看了看,随后莞尔一笑。

  苏子昂侧目一看武六七半脸神秘莫测的傻笑,急忙在桌底狠狠跺了一脚,武六七才慢慢正常起来。

  太华派其余男弟子眼中一片羡慕,更多的人看着苏子昂的目光中多了一份嫉妒。

  厉伏虎与林小小挤在一桌,远远看着风光无比的苏子昂和武六七,眸光中更是充满狂野嫉妒,伏耳在林小小耳边说些什么......

  林小小初时脸色一愣,然后摇头拒绝,但在厉伏虎不懈的劝说下,她看看人群中的苏子昂,目光迟疑的点点头。

  “太华派的少年们,今日中秋佳节,掌教真人有令,菜管吃,酒少喝,谁若醉酒闹事,必然重惩,”木桑子一击掌,大声宣布命令,最后笑道:“在咱们太华派,除了掌门真人位,弟子们都允许成家婚娶,大家听明白没有?”

  “明白!”众弟子轰然应答。

  客栈中的伙计,将各种菜肴流水般传了上来,木桑子一声令下,大家举筷开餐。

  菜肴十分丰盛,此次太华派遣弟子们到平原郡历练,仅仅破了一个无影宗,便斩获无数财宝,有银子好办事,因此这一次聚餐准备的十分详细和周到。

  整个平原郡中能找到山珍海味,除了应龟妖丹,在餐桌上基本全能找到。

  苏子昂从逃离桃花小镇后,在恶狼谷柴房中一个人吃饭,在无间海柴房中一个人吃饭,到厚土峰和秀水峰仍是一个人吃饭,人生头一次多人共聚一桌,神情颇为拘谨。

  武六七反倒举止有度,很快与女弟子苏倩倩窃窃私语。

  酒、是平原郡当地酿的一种黑米酒。

  堂中十多桌酒席,大多清一色男弟子或女弟子,很快就欢声笑语,杯觥交杂,一派热闹,甚至很快有一些女弟子主动唱起歌儿来。

  苏子昂这一桌上十余人,除了熟悉的青瑶、金依蕙、卓一燕、武六七等人,还有于婉,梁妙香,苏倩倩等女弟子,男女混座,人人各自极力保持着礼仪,细嚼慢咽。

  “不唱歌儿不热闹,席上无酒太冷清,大家玩击掌传花,输者要饮一杯酒,还要讲一个儿时有趣的小故事,好不好。”卓一燕明眸闪烁着笑意,询问道?

  青瑶道:“好啊,好啊,我愿意。”

  游戏开始后,苏子昂运气最差,第一个输,只得端起黑米酒站起来,心神慌乱想了半天,实在想不起讲什么好,便问道:

  “实在记不起有趣的故事,讲一个小时印象深刻的故事好不好?”

  “好啊,子昂哥哥讲吧,可得把我逗笑才成。”青瑶杏眸中闪烁着欢乐的光采,拍手笑道。

  “小时侯家中穷,从未吃过西瓜,有一天,母亲买了两个沙心大西瓜,我一口气吃了一个半。”苏子昂老老实实说:“翌日醒来后,发现自己尿床了,怕被姐姐和娘取笑,早不亮便跑到镇外躲了一天,后来被娘找到,又挨了一顿揍。”

  大家一起哈哈笑了起来,桌上气氛顿时轻松活跃,游戏继续进行。

  第二个输的是于婉,于婉身材相貌与金依蕙酷似,只是性情开朗,脸上总是挂满温婉的笑意,神情羞涩的站起来,饮了一杯黑米酒,脸上潮红一片,讲道:

  “我小时侯住在石牛县,家中姐妹众多,县城门口有两只大石牛,是县中的祥瑞物,总缠着问父母,我从那里来?父母告诉我说,下雨天时,从大石牛的肚子领回来的,然后每天下雨天,我总去大石牛处查看,大石牛有没有生小妹妹,结果每次没失望而归。”

  众人纷纷鼓掌勉励,继续游戏。

  “我家附近全是大山,山中有许多漂亮石子,每次上山,我都会捡许多漂亮石子放在竹筐中。”卓一燕第三个输,端起杯一饮而尽,说:“到了傍晚下山时,身上累的没劲了,又只能一块块丢掉来减轻重量,等回到家时,竹筐只能剩下一块石子而已。”

  苏子昂心中一动,卓一燕说了个类似道家有无的经典比喻,正回味间,只见厉伏虎一身描金红袍,举着一个酒杯来到苏子昂身边,道:“卓师妹讲的好精采,人的一生就如背石子,背到最后筐中只有一块石子才是自己的。”

  他举起杯,风度翩翩的向大家举杯示意:“在下借花献佛,来给各位同门敬杯酒。”

  众人纷纷起立举杯回敬,女弟子们均是将酒沾沾唇。

  见厉伏虎一来便抢了风头,武六七大眼珠子翻了厉伏虎一眼,没有出声,也没有喝酒,却奔到锐金峰男弟子多的桌上敬酒。

  苏子昂平生第一次喝酒,只感觉黑米酒又酸又辣,吞咽后腹中难受,小喝一口,将酒杯刚放在桌上,一支手伸过来,将酒杯又端了起来,只听厉伏虎道:“不行,不行,苏师弟可不能少喝,难道瞧不上在下么?”

  “厉师哥,我头一次喝酒,若喝多了,怕会当众出丑。”苏子昂连忙解释道:

  “今日中秋佳节,普天同庆,木师叔刚才也说了,只要不闹事,酒可随意喝,这黑米酒不会醉人的。”厉伏虎一脸温和的笑意,没有世家子弟常见的倨傲,说:“苏师弟有所不知,在下刚来太华山,便对苏师弟十分关注。”

  苏子昂十分好奇,忙问道:“我何事引起厉师哥关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