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二十节 赢勾王(三)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431 2017.09.12 12:52

  “阿弥陀佛!”任方圆高宣佛号,空中慈航镜一倾,蔼蔼佛光从空中如水银般罩下,黑雾被灿烂佛光一逼顿时弥散,绿蛇和灰鼠全部化为灰尘。

  碧玉杖在佛光中蓦然粗大如巨梁,虎虎生风,向人形怪物当头击下。

  “任方圆,老夫助你一锤之力。”厉擒龙飞身纵起,龙象般若锤一阵龙吟象嗥,跟在碧玉杖之后,一锤向怪物砸去。

  呜嗷......怪物一声怒吼,无丝毫畏惧,伸舞两根手臂向碧玉杖和龙象般若锤架去。

  “咔”一声,一支白骨上肢被碧玉杖和金锤一砸两段,掉在地上不断屈伸,碧玉杖和金锤的余力顺势而下,将怪物一击砸倒。

  “好!”太华派众人发出一片欢呼声。

  呜嗷......怪物一声怒吼,腾地站起身来,白骨断臂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徐徐长出一支手臂,和原来的粗细大小一模一样。

  “此乃尸王赢勾,千万怨魂幻成,无限重生,不死之体。”金昆子一闪而至,朗声命令道:“师妹带弟子们将大荒盟中人逐出青牛庙,由本座来灭这畜生。”

  金昆子的声音,对太华派众弟子来说就是天音玉旨,金昆子的身影,对太华派弟子来说就是巍巍太华山,顶天立地。

  “诺,弟子领命。”太华派众弟子们顿时有了主心骨,随着水鸾子向正在人群中四处杀戮的大荒盟中人冲去。

  赢勾出现后,大部分弥勒会使者又怕又悔,被吓破了胆,纷纷蹲在月色下等死,也有小部分使者使出吃奶力气向青牛庙外的山坳间逃蹿,他们的努力,成功的引起大荒盟中人兴趣,也在月色下四处追逐。

  “你是弥勒佛?”侯公子堵住一名弥勒佛使者喝问。

  弥勒会使者哆嗦答道:“不是。”

  “不是你跑什么?”侯公子一声怒叫,白骨剑光一闪,弥勒会使者登时身首异处。

  “你是弥勒佛?”马公子追上一名逃蹿的弥勒会使者,柳叶刀一指,一声大喝,逃蹿的弥勒会使者顿时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结结巴巴叫道:“我是......”

  “猴哥,猴哥,弥勒佛在此。”马公子高兴的扬声大叫。

  大荒盟中人从四面入方瞬间云集而来,围住蹲在地上的弥勒佛使者,人人神情兴奋,黑鼠一伸手,扯掉使者脸上的面具,面具下现出一张惊恐万状的脸孔,目光涣散,不敢正视众人。

  “你是弥勒佛?”

  “你真是弥勒佛?”

  大荒盟众人一片期待的目光中,弥勒佛使者一着急,口齿竟然利索起来,一口气把话说完:“我......我是弥勒会使者。”

  “哈哈......”大荒盟众修轰然大笑起来,侯公子戏谑问道:“小马,这就是你找到的弥勒佛?”

  “滚蛋!”马公子恶狠狠的咒骂一句,一足飞去,将弥勒会使者远远踢飞,一气之下,居然忘了杀人泄愤。

  太华派弟子们从四面围了上来,水鸾子和金昆子门下首徒杜猛等人堵住雷老大和风麻子,其余人迅速斗成一团,刹那间刀来剑往,法器轰鸣。

  呜嗷......赢勾一声狂吼,旧技重施,黑气缭绕中,污血中挟杂着无数老鼠和绿蛇,向众人喷去,“呼”一声,粗铁链悍然击来,一片怨魂在铁链上不停的戾声嗥叫。

  任方圆手中慈航镜一倾,佛光蔼蔼将黑气尽数驱散,污血中的老鼠和绿蛇被佛光一击,瞬间化成灰尘,碧玉杖粘在铁链中间一截一搅,铁链在空中一个转折,倒飞回去。

  “聚金成塔,登之而无顶!”

  金昆子擎方皇剑倚天而立,古老咒语在月色下朗朗颂唱,空中金光灿烂,十三块山峰般大小的金块重叠攀升,高与天齐,煌煌神威,一股睥睨天下的神圣道念,瞬间充溢苍穹。

  “破!”

  随着金昆子一字嗔喝,十三枚金块磅礴咆哮,催枯拉朽般向赢勾一击而下。

  “呜嗷,”,赢勾早通灵智,在这冠绝天下的玄门道法袭来之际,一声怒吼,铁链飞舞,挥动上肢奋力向砸来的金块击去。

  金石雨落,轰然巨响,尸王赢勾被一瞬间砸成齑粉。

  苏子昂跟着青瑶和金依蕙身边,一边在人群中奔跑,一边仰头观看金昆子与赢勾斗法,心中对太华派道法憧憬无限。

  金昆子一击之威,青牛庙外大荒盟中人目瞪口呆。

  “晦气,以后有金老儿在,雷爷爷不陪着玩。”,雷老大咒骂几声,撇下水鸾子,拖着八荒开天斧落荒遁走。

  黑鼠尖叫一声:“撤吧,有金老匹夫在,没咱的食儿吃。”

  雷老大和黑鼠一走,大荒盟余人顿时失去主心骨,四公子带领北斗五雄与一众手下,纷纷捏爆辛辣呛鼻的丸药掩护,趁着一片混乱,向弥勒佛使者人群中冲去。

  “不追,迅速救助青牛庙内外弥勒会伤者。”水鸾子飞身站在一块石块上,高声命令,“诺。“众弟子轰然答应,纷纷散入人群中寻找伤者。

  “金师姐,子昂哥哥,快跟我来。”青瑶忽然发出一声欢叫,伏低身子借助月色的掩护,向弥勒会使者人群中钻去。

  “青瑶回来,别乱跑。”苏子昂伸手一抓,却抓了个空,只得低声急叫,手掌一紧,金依蕙反握过来竟扯着苏子昂向青瑶追去。

  月色斑驳,处处弥漫着一股残忍的血腥味,黑暗中漫山遍野全是晃动的人影,三名少年一会便隐入人群中,找不到一片影子。

  “呜嗷,”一声狂吼,地面黑气缭绕,赢勾在黑气中缓缓站起,一阵“咔嚓、咔嚓、、”的异响声中,一片片森森白骨在赢勾身上瞬间生成,身形比先前更巨大。

  “杀!”

  碧玉杖绿意千重,龙象锤龙吟象嗥,大金块璀璨如山,瞬间又将尸王赢勾砸成齑粉,可在数息之后,地面上黑气缭绕,白骨森森,尸王赢勾在月色下又一次站了起来。

  “尸王赢勾应是土中之精,木克土,看本座出手灭它。”

  木桑子金昆子身后冒了出来,也不掐诀,在尸王赢勾再一次被砸成齑粉后,度玉尺信手挥出,地面上立刻青芒闪烁。

  “落木成林,围之而无路!”

  一片青色树丫从尸骨齑粉中生出,活力无限,地面黑气略现浓郁,青色树丫一阵疯长,将黑气抽吸的一干而净,“咔嚓、咔嚓、、”的异响声中,森森白骨刚欲成形,青色树丫瞬间从白骨间穿出,丫骨交错,将白骨死死缠住。

  “厉帮主金锤砸,师兄改用业火烧,方圆慈航镜阻其复生。”,木桑子指挥若定,一口气下达三条命令。

  “木师兄,我干什么。”水鸾子蹿过来询叫?

  木桑子笑道:“最好一边看热闹。”

  “畜生,去死!”,厉擒龙精悍身影一跃而起,两柄金锤龙吟象嗥,双锤一击之下,将赢勾再次砸成齑粉。

  “业火焚魔,灼之而不灭!”

  金昆子一声长吟,方皇剑一挥下击,五行轮转,一片蓝色火焰从剑尖上喷出,如星火燎原,在月色下烈烈灼烧,齑粉刚刚凝聚出黑气和白骨,在蓝焰的灼烧下滋滋冒烟。

  慈航镜蔼蔼佛光一扫,业火灼烧后的黑气瞬间烟消术散,“啪”一声,一片残骨从黑气中坠落在地,发出一声虚弱嘶吼,幻成一丝黑气钻入地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