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四节 五真人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164 2017.07.31 10:15

  苏子昂心中果然害怕,而且是十分害怕,猿愁涧是一个万仞深涧,涧对面的绝壁削仞上,用巨石堆彻出一个堡垒,一道长长的吊桥从堡垒中伸出,悬架在两边峰仞上,一股股气雾从涧谷中不停向上翻滚。

  一记凄厉猿吼声,倏地从气雾中孤独穿出。

  水鸾子白袍飘飘,如足不沾地般从吊桥上滑过,后面的青年弟子们在跟随通过,个个落脚有轻有重,吊桥微微颤抖,青瑶狡黠一笑,倚在涧头石壁边,笑看苏子昂出洋相。

  苏子昂偷偷探头向山涧下一看,顿觉脚下山峰左右晃悠,涧底仿佛一头上古洪荒猛兽的巨口,在等待择人而噬。

  两名男道执牛缰绳踏上吊桥,拉车的黄牛一声长鸣,奋力扬蹄驰上吊桥,吊桥两边的铁索一阵嘎嘎乱响,第二辆牛车随后也驰上吊桥,铁索响声更是嘎嘎大响。

  苏子昂听到铁索响声,第一感觉便是吊桥要断了,随后腿软筋麻,挪不动步,若不是身边人多,早趴在地面上以策安全。

  一只纤纤素手伸来,一股清凉温和的灵力从掌中源源不断传入苏子昂体内,将恐惧一丝丝的驱散。

  青瑶道:“子昂哥哥手抓着牛车尾架,不要乱看,跟着牛车走,片刻就到对岸。”

  苏子昂猛猛胆子,依青瑶指点紧紧抓住牛车尾架,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挪步,半盏茶后,终于蹭到对面堡垒。

  堡垒墙垣间留有数个方形窗口,每个窗口下边均有一台大弩机关绞架,弩尖对准吊桥,通过堡垒后。

  眼前蓦然开朗,出现一个十分宽阔的广场。

  “子昂哥哥,这叫御风台。”青瑶撤了手掌,指了指广场,解说道:“凡到太华派的宾客均在此解剑进山,能御器而行的来宾也需在此地降落,由巡山弟子通报,步行进山。”

  御风台大小方圆百余丈,整个地面由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块磨就。

  台上摆有九个巨大石槽,石槽中栽有九株枝叶翠绿的苍松,苍松下搭建九个木亭,亭内摆有木桌、木椅,台下三面山风呼啸,云雾翻滚。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道生万物、天下万物只有归回大道,才能相安无事,永享天年。”青瑶悄声道:“木桑子师伯嫌御风台只栽一株松树,显的太突兀,索性栽了九株,取九九归一,寓示太华派万世长存,一派独秀之意。”

  御风台后面是一道城墙关隘,牛车上所有物品均搬到一个大木台上,“吱吱咿咿”的吊上城头去。

  关隘后出现一条山道,众人在云雾中曲曲折折穿行,偶尔从云雾中,传出一声声猿鸣虎啸。

  苏子昂刚拐出山道,蓦然一亮,面前出现一个方圆周数千丈的广场。

  广场用白玉石铺彻地面,广场北侧,彻有百余层玉石台阶,台阶两边苍松翠柏,数只仙鹤在台阶上悠然散步。

  一片淡雅而清新的灵气,在广场内外飘浮缭绕。

  台阶尽头,阳光明媚,一片雄伟大殿在浮云下巍峨屹立,大殿斗拱层层堆叠,立鼎万钧,殿顶一飞冲天。

  不用青瑶解说,苏子昂也知道,这便是修真界玄门正宗,万众瞻仰的太华殿!

  艳阳高悬,光线充足,太华殿外的白玉阶上端忽然涌出来一片人影。

  人群中,众星拱月般出现四名中年男道,遥遥只见黑、青、赤、黄四色道袍在风中凌舞,一股仙风道骨的威仪扑面而来。

  “参见掌教真人。”白玉阶下的弟子们一起躬身施礼。

  “各峰弟子各回各峰。”水鸾子回头看了苏子昂一眼,说:“苏子昂且在殿下侯着,一会有事传你问话。”说完一提白色道袍,拾级而上。

  阶顶人群中,一身黑色道袍的金昆子剑眉入鬓,排众而出,施礼道“水师妹一路辛苦,殿外风大,且到殿中叙话。”

  “行。”水鸾子应了一声,和金昆子身后的木火土三位真人一一见了礼,一起奔进太华大殿。

  太华殿内纤尘不染,灵气渺渺,一颗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镶嵌大殿柱上,熠熠闪烁,一股沧桑陌陌,亘古不变的宁静。

  太华五子落座后,几名眉清目秀的女道童奉上茶。

  水鸾子略做寒暄,便将去平原郡历练一路所遇之事一一讲述,特别提到与弥勒会发生的冲突。

  “慈师多骄徒,依蕙此次若出手伤了普通百姓,本座定然要罚。”身穿赤色道袍的火焱子,一脸赤须根根竖立,冷声批评说:“若罚重了,水师妹肯定又要生气。”

  “当然要生气。”水鸾子好似对金依惠极为护短,白了火焱子一眼,说:“依蕙脾气是急了些,但师兄你是没见过弥勒会那伙人的无赖劲,都贴到身上搡着你走。”

  想了想,她抬手比划道:“当时就贴这么近,要是给一名普通的江湖女散修,早一剑斩了他们。”

  火焱子赤须一抖,刚要接话,一道笑声忽然传了过来。

  “呵呵,莫争,莫争!”一身青色道袍的木桑子,翘着小胡子出来和稀泥,说:“火师弟和水师妹有所不知,弥勒会原在关中郡活动,以盗墓为生,受到关中郡官府抓捕追揖,便逃到平原郡落发为僧,如今竟搞义施?不知他们葫芦中卖的什么药。”

  “弥勒会一群宵小之辈,不议也罢!”金昆子忽然淡淡说道,抬眸扫了四子一眼,问:“水师妹此去平原郡,可曾发现大荒盟的踪迹?”

  “没有发现大荒盟的任何踪迹,平原群到处是成群结队的灾民。”水鸾子应答说:

  “本派只要布下天师道场,弥勒会中人必来捣乱,打又打不得,只得提前结束历练,返回太华山。”

  金昆子看看木桑子,问:“木师弟,四海帮传来的消息是否有误?”

  “四海帮主厉擒龙为人谨慎精明,吃口米饭都能数出几粒,传来的消息向来如板上钉钉,从无差错。”木桑子肯定的说道:“大荒盟中人重出江湖,一定想去平原郡寻找好处。”

  他摸了摸小胡子,问:“水师妹在平原郡没有一点收获?”

  “没有任何收获,只是顺路捎回一名江下县少年,乃金师兄门下弟子武六七的儿时玩伴,一直流落在平原郡。”水鸾子问道:“师兄要不要见见他?”

  “唤来问问也好。”金昆子抬首望了一眼殿外,眸中蕴含着一股望碎虚空的深邃,问:“少年叫什么名字?”

  “苏子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