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二节 讨人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305 2017.08.19 10:30

  前方,一群黑衣人簇拥着两名年纪十三四岁的蓝袍少年快步前进,人人神态骄横跋扈,这群人沿着道路七拐八拐,最后在一户府邸门前停下了脚步。

  面前府邸外观十分气派,门前左右摆有一对石狮子,厚重的朱漆大门,大门上包着黄色大铜钉,门前全用大块青石铺彻,显的素净稳重,门牌上写着常府两个字。

  四名府兵模样的男子正在府门前站岗,见一众人气势汹汹前来,立刻站在石阶上拦住去路。

  “在下常府颜文和弟弟颜武。”一名蓝袍少年上前拱手施礼,叫道:“登门求见常世伯,烦几位给通报一声。”

  四名府兵中立刻有一人飞奔进府,时间不长又奔了出来,回禀说:“颜少爷,族长老爷不在府中,请两位少爷隔日再来。”

  “废话,我们天天来,天天全是这托词,认为我哥俩傻嘛?”蓝袍少年颜文眉毛倒竖,指着常府大声咆哮:“我姐不明不白失踪了,定和常子达有关系?今日常族长不出来给个交待,这事不算完!”

  “不算完。”

  “不算完......”一群黑衣男子一起振臂高呼,声势颇为壮观,此时常府门前除了颜府一群黑衣人,还围上来一群不明真相的看热闹百姓,四周立刻人声鼎沸。

  “常子达!”

  这个名字象一道洪亮的钟声,轰然传进苏子昂耳中,他登时想起黄龙谷中暮时准点出现的萧瑟身影,仅凭颜文三言两语,苏子昂便将事情缘由大约猜想明白,但自己当时已将常子达去世前后的事一字不落的告诉火焱子和木桑子,那今天常府门前又唱的是那一出?

  常府大门依然紧闭,府中主人不曾出来应答,只留下四名一脸尴尬而无奈的府兵。

  “姓常的出来一个活的说话?”先前一直没说话的颜武冲上去,放开大嗓门火刺刺的叫嚷:“再躲起来的话,休怪本少不顾颜常两氏多年世交旧情,冲进去揪人了。”

  身后一群黑衣男子立刻又大声附和:“出来个活的,出来个活的......”四周人群一片喧哗,颜文连忙冲上去,将颜武拉下来,两人在低声说着些什么。

  一顶青帘小轿从远处颤悠颤悠而来,穿过人群径直奔到颜文和颜武面前停下,轿帘一挑,出来一名蒙着面纱的高个女子。

  “七弟,八弟,常府有人出面解释嘛?”

  “没有呢,三姐。”

  “你俩这男人怎么当的?真怂包!”三姐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然后说:“当年常子达为接近颜华,在颜府曾百般许诺,说会照顾好颜华一辈子,结果呢?”

  略一停顿,三姐一指常府大门,尖声道:“如今常子达死了,颜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一切说不准就是常府的阴谋诡计。”

  听人背后如此评价常子达,苏子昂心中一酸,深深替常子达感到不平。

  常子达临死前还怕颜华受到一点伤害,可最后还是因颜华而死,而不知情的颜族子弟却在逼问常府要人,只听三姐继续讽刺颜文和颜武,说:“颜华可是你俩的亲姐姐,你们一对怂包,还不冲上去砸门,眼下动手还来得及,晚了颜华怕是要出事。”

  “和姓常的拼了。”

  颜武立刻象红了眼的公牛,飞步冲向常府,府门前值守的四名府兵伸手一拦,颜武飞腿一踢,将一名府兵踢开,口中怒喝:“让我进府理论,不然休怪小爷手下无情。”

  其余三名府兵连忙拦住颜武,确是不敢动粗,原本一直略显胆小的颜文从后面扑上去,“砰”一拳将一名常府府兵的鼻子打破,口中大喊:“来人啊,上来拉开他们,咱们冲进去找常府的人理论。”

  身后的黑衣男子得到命令,一起拥了上来,将四名府兵团团按住,众人劈哩啪啦打起朱漆大门来。

  “金师姐。”青瑶低声说:“他们说的颜华是不是秀水峰的师姐?”

  “嗯。”

  “是那个烈火峰常子达欺负颜师姐嘛?”青瑶柳眉登时竖了起来。

  “不知道。”金依蕙忽然说:“那个三姐绝非善茬,她在挑事。”

  苏子昂正在考虑是否上前替常子达打抱不平,向众人说明当日真相,听金依蕙一说,只见前方三姐正叉着腰,颠着腿儿在美滋滋的看热闹,虽然蒙着面纱,但从抖动的身体上,能感觉出她内心的得意。

  “嘎”一声。

  常府的大门忽然开了,从门中出来一名身材修长的赤袍男道,他静静的站在府门前一言不发,身上透出一种无名威仪,府门前的颜文和颜武登时腰一哈,停住了手。

  青瑶叫道:“这不是烈火峰常子建师兄嘛?”

  “嗯。”金依蕙应了一声。

  “在下颜文见过常大哥。”颜文一拱手,然后说:“家姐被常子达带上太华山修道,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请常大哥给个说法?”

  “家弟已亡,你们要何说法?”常子建顿了顿,道:“一切真相尽在家师火真人处,颜府若是不信我的话,大可请药坊颜长老当面询问家师。”

  他抬头看看远处围观的人群,劝道:“常颜两府多年世交,又都是华清城中的体面人家,两位兄弟今日且退了如何?”

  “行。”颜文应答,颜武却说:“不行,我姐当年是常子达带上太华山的,如今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们休想拿太华派来压人,这不行。”

  “其实......其实家父早已向颜爷爷打听过,不过颜爷爷一直也没回个囫囵话。”颜文看看常子建,说:“越这样家中越是着急,家母已数次吵闹,今日她还想来常府讨个说法呢。”

  常子建眉间闪过一丝无奈,道:“家弟去世之事也甚是蹊跷,只是家师说的明白,子达为奸人所害,仇由太华派负责报,实情便是如此。”

  “姓常的骗子!”

  三姐从后面颠着步儿凑上去,指着常子建怒叫:“少拿太华派什么真人来压人,这里面一定有肮脏黑幕。”

  “道友贵姓?”常子建脸色一沉,肃声道:“在下师尊乃烈火峰火真人,道友你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扣他一顶肮脏黑幕的大帽子,可有根据?”

  “她是我三姐,叫颜芳。”颜文立刻在一边介绍,刚欲说什么,颜武从旁边插上话来:“火真人有什么了不起?太华派有什么了不起?我颜氏每年给你们太华派的供奉何时少了半两银子?”

  “这小子三句话不离太华派,太华派招他惹他了?”青瑶原本同情颜华,如今登时恼火起来,金依蕙伸手将青瑶小手攥的紧紧的,只听颜芳赞道:“颜武说的好,你太华派只是一个江湖门派,把我颜氏子弟弄没了,还强词夺理不让说,这其中没有肮脏黑幕谁信?”

  不等颜华说话,颜芳一歪脖,大叫尖叫:“反正我不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