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射天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七节 告状

射天妖 滨城小道 2190 2017.08.21 15:55

  时间不长,千界山传送阵边太华派弟子人数已然上百,场中顿时响起一片嗡嗡的议论声。

  “秀水峰两位师妹。”颜彪大嗓门喊道:“你们这般护着苏子昂,这叫护犊子知道嘛?”

  阳光下寒芒一闪,留寒刀在金依蕙掌中凝聚,一道凌厉怒意在刀芒中磅礴四射,只见她面罩寒霜,凛然喝道:“想欺负苏子昂,先把我打倒!”

  “别、别、别动兵刃,怎么说咱也是一派同门......”青木峰男道继续上前和稀泥,留寒刀出现时,议论的人群顿时静寂下来,颜彪目光一寒,轻轻后退半步,显然对金依蕙颇为忌惮。

  传送光阵又是一阵闪烁,一群男道奔了出来。

  “苏师弟,你伤好了也不说一声,把在下给忘了吗?”楚天一步一步走到三人面前站定,看了看苏子昂,然后转过了脸看向对面一群人。

  这次,变成四个人一起面对上百人。

  传送阵法闪烁越来越频繁,进来的弟子中开始有人居中而站,小胖子也从光阵中走出,他两边一看,面色纠结一番后,一步站在中间人群里。

  太华殿中,太华金、木、火三子正在列坐,一名锐金峰弟子匆匆来报。

  “禀真人,烈火峰常子建来报,颜氏四兄弟将秀水峰弟子金依蕙,青瑶和普通弟子苏子昂堵在千界山传送法阵边约斗。”

  “反了,这帮小崽子竟敢私下聚众斗殴。”火焱子紫须竖立,立刻蹦起来大步向太华殿外奔去。

  “慢来、慢来,火师弟留步!”木桑子叫道:“你去了准备如何处理?”

  “将挑头闹事的弟子全罚苦役。”

  “火师兄先莫慌,派中弟子们私下约斗,一时绝不会出人命。”木桑子翘着小胡子拍拍火焱子的座椅,笑着说:“回来坐下,听师哥我分析一下如何?”

  火焱子脾气虽暴燥,但对这位风趣而诙谐的师兄却甚是敬重,立刻坐了回来,道:“好,我且看你怎地把这事说出个花来。”

  “此事起因应是颜氏一族在华清城中丢了脸面,憋着一口火没地方泄,不敢找太华派的事儿,便想派一名小弟子出手教训下没家世背景的苏子昂出口怨气。”木桑子笑问:“火师弟,是不是这样?”

  “可能是吧。”

  “那问题来了,若火师弟过去禀公处理,将颜氏一族弟子统统罚了苦役,药坊颜师兄那边嘴上不说,心理一定要堵个疙瘩,改日他背后给苏子昂下个绊儿,苏子昂可吃不了要兜着走。”木桑子笑道:“另外啊,我感觉这次的事儿最好让苏子昂自己解决,一名好男儿必须要直面一切,包括来自宗门内的恫吓。”

  “木师兄又没问清这次事儿的经过,怎知不是苏子昂的错?”火焱子棱目中精光一闪,问:“你是不是想偏护苏子昂?”

  “对事不对人而已,别忘了,颜氏弟子大多投在可锐金峰和青木峰门下。”木桑子坦然笑道:“苏子昂一个刚上太华山的弟子,如何敢主动挑衅颜氏子弟,人家可是兄弟成群,还有一位化神真人坐镇。”

  “木师兄的意思让苏子昂自己先处理?”火焱子问:“那你感觉苏子昂不会吃亏?”

  “不好说,上次两名凝元境杀手都让苏子昂一人干掉了。”木桑子捻着小胡子笑道:“这次嘛,我说苏子昂能赢,若颜氏吃了亏,只能吃个哑巴亏,埋自己人没本事。”

  “我怎么看苏子昂没半点胜算。”

  “火师弟不信,咱哥俩不妨打上一赌,赌品是三粒六品丹丸。”

  “你俩别赌了。”金昆子深邃眸中忽然浮出一片笑意,道:“有人要出手了。”

  “谁?”

  “水师妹!”

  火焱子和木桑子都是智多如妖的人物,眼晴一转,不约而同叫道:“青瑶告状。”

  秀水峰上,碧水轩中。

  “师尊,他们四个人欺负子昂哥哥一个人。”青瑶拉着水鸾子袍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哭诉:“子昂哥哥多老实的一个人啊,只不过为死去的常子达说句公道话,就要挨揍......”

  “无耻!”

  水鸾子美目中腾地升起一股怒火,弹身飘出碧水轩,青瑶一抹鼻涕,立刻眉开眼笑的跟了出去,刚到门口,只见木桑子正捻着小胡子正站在碧水轩外,笑问:“师妹这是要去干啥?”

  “颜氏的人在千界上欺负苏子昂,我去看看。”

  “哎呀,师妹你可不能去,你一去他们这次倒是不敢欺负苏子昂了,可这心理老认为苏子昂是好欺负的,早晚还是个事儿。”木桑子笑道:“另外师妹也不能一点面子不给颜师兄吧。”

  “哼,咱等着看苏子昂笑话?”

  “这可不一定是苏子昂的笑话。”木桑子摆摆手,说:“为这事,我方才和火师弟打赌,但我赌苏子昂赢!”

  “赌苏子昂赢,木师兄竟这般看好苏子昂?”水鸾子美目在木桑子脸上转了个圈儿,见木桑子一脸坦然,说:“不是我要偏护苏子昂,但他替死去的人说了几句公道话,侠义之心,何错之有?若因此受到颜氏晚辈弟子围殴,太华派还有规矩和公道可言?”

  “颜氏近年接连出了三名元婴境以上高手,还有二名正在冲击元婴境,他们中有些人便把尾巴翘上了天,这太华山似是都有些盛不下他们了,凭这份狂劲,他们绝不会派族中弟子围殴一名筑基境的苏子昂。”木桑子诙谐一笑,低声说:“听人回报说是单挑约斗,但俗话说人狂遭雷劈,苏子昂说不谁便是这雷......”

  千界山传送阵法内,人山人海,已然聚集了数百名弟子,场中分成三批。

  颜氏四兄弟一方二百余人,苏子昂一方十来个人,去了青瑶,多了个常子建和几名烈火峰的同门,最多一伙人是居中看热闹的,已然有人在吵吵闹闹的约赌下注。

  跳的最欢的,居然是厚土峰的田多多,他呲着一对大板牙,吐沫星子飞溅,大叫:“苏子昂,颜师兄想和你切蹉切蹉,你又当缩头龟?”

  未等苏子昂回话,传送光阵一阵闪烁。

  一群亭亭玉立的少女从光阵中走出,个个白袍如雪,人人墨发飞扬,她们如花朵般浑身洋溢着青春的魔力,甫一出现,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卓一燕笑容灿烂若花,径直走到金依蕙身边,说:“留寒刀出鞘,师妹一怒为谁拔刀?”

  金依蕙面色稍霁,轻轻点点头,却仍然不肯收起刀来,青瑶从少女人群中冲过来,看看金依蕙和苏子昂,松了一口气,开始在金依蕙耳边说着什么。

  金依蕙一愣,定晴看看青瑶,然后手一抖,收起了留寒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